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8章 变异4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洛夜行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落进了狼群的小羊羔,似乎随时可能被撕成碎片。身在一堆叶姓逆贼后人的包围中,他显得势单力孤。

  “不要那么浓重的敌意嘛,其实我的名字里也带了个‘叶’字……”他懒洋洋地笑着,这种无所谓的笑意让叶姓后人们更加恼火。

  “居然能看出我的汤里放了迷药,你还真不简单哪!”中年妇人瞪着眼睛,“老实交代,你接近我们叶家,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你是羽皇的奸细?”

  “羽皇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给他做奸细?”洛夜行摇晃着脑袋。

  叶家人面面相觑,似乎对他说的话半信半疑。一个胖乎乎的少女接着开口,正是先前声音清脆的那个女子:“那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以为在我们面前耍嘴皮子是很痛快的事?”

  随着她的这句话,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突然迈动步伐向着洛夜行扑了过去。这两个大汉步伐略显古怪,脸上表情僵硬,正是两具早已失去生命的尸仆。

  洛夜行抄手而立,并没有做什么动作。然而,当两具尸仆奔跑到半途时,忽然全身燃起了熊熊火焰,这火焰十分猛烈,竟然在短短的几秒钟之间就把两具尸仆的双腿烧断,令它们无法再奔跑、倒在了地上。又过了不到半分钟,它们的身躯彻底化为了灰烬。

  叶家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大好看。少女一跺脚:“真是看不出来,还是位秘道家呢。看来你今天真的是存心找茬来了。”

  她把手一挥,其他几位叶家的尸舞者也驱动了尸仆,一下子有十多具尸仆从不同的方向向他包围过来,存心要让洛夜行的秘术来不及施展。但这一次,这些尸仆仍然是跑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不过他们停下的原因并不是被洛夜行的秘术袭击,而是少女重新发布了命令。

  “都停下!让尸仆全都停下!千万别靠近他!”少女近乎失态地喊叫起来。

  ——她的眼里看得很清楚,洛夜行已经伸出了手,手里摊着一样东西。那是一块水晶,中央嵌着一枚正在发光的不知名物品。

  “那是……那是我们的法器!”中年妇人也叫了起来,“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从哪里得来的?”“快点放下,别损毁了!”其他叶家人也乱糟糟地喊道。

  果然让我猜对了!洛夜行心里有些兴奋。这个藏在水晶里的奇怪碎片,就是这群叶家人无比珍视的法器。

  那么,毒虫洛金为什么要抢夺这件法器?会不会和他所培育的红色妖虫有点关联呢?

  “各位,你们也知道我是秘术师了,那就好办了,”洛夜行把法器高高举起,“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我就能把它变成碎片,变成粉末。”

  “你敢!”少女怒喝道,“你要是伤到它一丁点,我把你碎尸万段!”

  “就别拿这种没用的话来威胁人了,”洛夜行一笑,“你要是聪明一点,就应该改换一下态度,好好地和我说话。”

  少女大怒,正想说话,却被人拉了拉胳膊。回头一看,正是那个中年妇人。

  “法器在他手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中年妇人低声说,“现在只能和他谈判,看他想要做什么。”

  少女无奈,只能忍气吞声地退到一边。中年妇人上前几步,仍然保持着和洛夜行之间的安全距离:“我们认栽。阁下有什么要求,不妨提出来。”

  “还是你知情识趣。”洛夜行翘起大拇指,“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希望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只要答清楚了这个问题,这件法器我马上物归原主,并没有其他任何附加条件。”

  叶家人都有些惊诧,没有想到洛夜行竟会提出这样一个看似轻而易举的要求。中年妇女想了想,慢慢发问:“你想要问什么?”

  “我想要请你解释一下,你们家族的这件法器,到底有什么效用?”洛夜行说,“一个字都不许隐瞒,完完全全地告诉我。我听完之后,就会把它还给你们。”

  “那怎么行?”中年妇人还没有说话,一个相貌朴实木讷的黑脸汉子已经抢先开口了,正是先前那个嗓音嘶哑的男人,“你若掌握了它的用法,我们怎么拦得住你?”

  “不,不需要用法,”洛夜行说,“只要告诉我它的功用。”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把中年妇人和少女叫到身边,三人低声商议了几句。看得出来,少女对洛夜行颇有敌意,说话时不住摇头,那显然是不同意的意思;中年妇人则似乎赞同以这样兵不血刃的方式拿回法器。而黑脸汉子有些犹豫,拿不定主意。

  但最后,他还是重重地一挥手:“好吧!反正告诉你也无妨。这件法器,是我们叶家几百年前的一位祖先打造的,外面的这层水晶只是用来日常抑制它的力量的,它真正的精髓,在于里面的星流石碎片。”

  “原来这是一枚蕴含星辰力的星流石碎片啊,”洛夜行端详着水晶里正在闪烁着光华的碎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听说,寻常的星流石碎片,坠落到大地上之后,星辰力就会逐渐消散,所以能找到仍含有星辰力的碎片是极为不易的。”

  “的确不易,这一枚碎片来自于云州。”黑脸汉子说。

  “云州?你这位先祖居然去过云州?”洛夜行有些惊讶。九州大陆如同其名字,被划分为殇州、瀚州、宛州、中州、宁州、澜州、越州、雷州和云州。这其中,雷州和云州位于西部大陆,人烟稀少,云州尤其由于地理条件的原因,长期处于闭锁状态,人迹罕至。基本上,如果谁能到云州晃荡一圈然后活着回来,就能成为说书人口中的传奇了。

  “是的,我的这位先祖,曾经和历史上的传奇人物、羽族箭神云灭有过一些交情,而云灭就曾经活着从云州回来。”黑脸汉子说,“这位先祖也是个不安分的人物,对云州一直心向往之,于是向云灭打听了进入的路径,真的去了云州。这枚碎片,就是他在云州的历险后带回来的。”

  “你这位先祖倒还真是不简单呢。”洛夜行真心实意地说,“光有勇气只能算鲁莽,不但去了,还能活着回来,还能有收获,想来也是个人物啊。”

  黑脸汉子愣了愣,一直绷得紧紧的脸上终于略微放松了些。他接着说:“你手里的这一枚星流石碎片,就是太阳的碎片。”

  “太阳?”洛夜行眼前一亮,“这可太有趣了。就是我们头顶上照亮白昼的太阳?”

  “是的,你是一个秘术师,对于天空星辰的特性肯定了解吧?”

  洛夜行当然了解。本质上,秘术就是运用自己的精神来借用星辰力的功夫。一般秘术师的修行,借助的都是九州天空中十二主星的力量:太阳、谷玄、明月、暗月、郁非、亘白、印池、填盍、岁正、密罗、寰化、裂章。

  每一颗主星都有各自的特性,秘道家擅长的每一种秘术,都和星辰特性相关,比如洛夜行最擅长的驱使冰雪的秘术,就来自于岁正;而他同样在苦修的火焰秘术,来自于郁非。

  而太阳,代表着“生长”“活力”和“秩序”。太阳系的秘术,通常都和医疗、生长有关。洛夜行也尝试着修习太阳秘术,不过只练到能治好几个小疖子的程度就放弃了——因为难度太大。

  “太阳主生长,太阳秘术师通常很擅长治愈,那么,这枚星流石的作用是什么?帮你们治伤吗?”洛夜行问。

  “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在几次战斗之后用来疗伤,它的星辰之力十分强大,比秘术师施展的治愈秘术强很多,”黑脸汉子说,“但是后来,后来……”

  他沉吟着,似乎仍然没有决定是否要说出最关键的部分。洛夜行笑了笑,摊开手掌,手里的太阳法器像长了翅膀一样,平平地向着黑脸汉子飞了过去。叶家人齐齐发出了惊呼声,一个个脸色大变,似乎唯恐法器有个什么闪失摔在地上。

  好在洛夜行的秘术还算可靠,这个简简单单的亘白空气秘术没出什么岔子,法器平平安安地落到了黑脸汉子手里。他双手捧着法器,满脸都是惊诧之色,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把法器递给了圆脸少女。然后他走上前数步,来到了洛夜行身前。

  “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他问,“你知不知道没有了法器的制衡,即便你的秘术再高,我们一拥而上,也一样可以把你撕成碎片。”

  “我是开赌场的,这就是赌一把啰,”洛夜行耸耸肩,“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有顾虑,担心我知道真相后会舍不得把法器还给你。所以我索性先把它还给你,希望你能稍微有一点信守诺言之心。”

  “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此这么感兴趣?”黑脸汉子说。

  “为了查明一件和你们叶家无关的案件,从羽皇的手里救出一个人。”洛夜行答得很干脆。

  黑脸汉子思索了一小会儿:“好吧,我们叶家虽然世代流亡,却也不是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那就告诉你吧。我们的先祖在几次战斗之后使用了太阳星流石,医治受伤的人,效果非常好,无论伤势轻重,只要之前人还没有死,都可以很快治愈,恢复如初。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的身上产生了异变。”

  “异变?”洛夜行若有所思,“怎么个异变法?”

  “他们的力量开始迅速增加,明明都是羽人,力气却很快超越人类,甚至人类都不可能有那样的蛮力。而他们的身体也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有的突然增高,有的突然变胖,大多都变得十分畸形,外表看上去就像怪物一样。无论医生还是秘术师,都没有办法令它们恢复原状。”

  “怪物……那后来呢?”洛夜行问。

  “他们不只是外形变化,更可怕的是渐渐失去理智,开始攻击自己人。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把他们……全部……”黑脸男人说得含含糊糊,但洛夜行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摇了摇头:“既然这法器如此危险,你们为什么不把它毁掉,反而要一直留存下来,分裂成两派之后都还要争来抢去……啊,我明白了!”

  洛夜行的脸上现出了鄙夷的神色。黑脸汉子叹了口气:“你也猜到了?不错,虽然这件法器用来治伤已经被证明行不通了,但被它意外制造出来的怪物,却出乎意料地强悍。那时候,叶家还并没有起兵抗击羽皇,但羽族社会里由飞行能力而划分出来的血统阶级已经是矛盾重重。先祖们预料到日后贵族和平民必有一战,不愿意就此毁掉法器,希望它在未来的战争中能够起到作用。可惜的是,经过这几百年的秘密研究,也始终没有找到办法可以完全掌控它带来的变异之力。”

  “倒是你们的整个家族被羽皇打成了叛逆,然后你们那么少的人了,还要为了争夺法器打来打去……”洛夜行微微一笑,“不过,这是你们的家族事务,反正我管不着。总而言之,谢谢你的坦白。顺便告诉你,毒虫洛金已经被别人杀死了,现在你们又已经找回了法器,就不必要再进墨沼里去折腾一趟了——这破沼泽实在是半点也不好玩。好了,我走了,祝你们好运吧。”

  他真的掉过头向着沼泽外的方向走去。叶家人有些踌躇,不知道是不是该让开一条道,但黑脸汉子坚定地做了一个手势,他们还是让开了路。

  洛夜行走出人群,在脑子里思索着太阳法器的意义,以及这件法器会否真的和红色妖虫有关。但没走出几步,他就停了下来。

  “各位,你们恐怕有麻烦了。”他说。

  “什么麻烦?”中年妇人问。没等洛夜行回答,她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脚步声。叶家人都听到了那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从这一阵脚步声的声势来判断,来的恐怕有好几百人,

  那已经是一支小军队了。而它们的来意,也不难判断。

  “我们快逃!”圆脸少女叫道。

  “逃不掉的,”中年妇人满脸都是绝望,“背后是墨沼,根本无法逃远,而通往沼泽之外的路,现在已经被完全封住了。”

  “抱歉连累了你,”黑脸汉子来到洛夜行身边,“如果先前不叫破你,我们进入墨沼,你等我们走后独自离开,或许反而更好。”

  “倒是不至于连累我,”洛夜行淡淡地说,“我是一个秘术师。虽然要打败这些官兵是绝对不可能的,逃生却没有大碍。”

  黑脸汉子愣了愣:“你的意思是说,你有本事从这数百官兵的围剿中逃脱出去?”

  洛夜行点了点头。在两人的身畔,叶家后人和他们所带来的尸仆已经结成了作战阵列,准备迎战。这毕竟是一群血液里就流淌着反叛与战斗的人,虽然实力上处于明显的劣势,几乎可以肯定难逃覆亡的命运,却并没有畏惧。

  “可以想象,你们当年和羽皇的战争,一定打得可歌可泣。”洛夜行很难得的话语里不含讽刺的意味。

  黑脸汉子沉默了一小会儿,忽然问:“如果让你多带一样东西,你还可以逃出去吗?”

  洛夜行不解:“多带一样东西?什么东……啊!你想要让我把这件法器带走?”

  黑脸汉子肯定地点了一下头:“如果你以后能帮我把它转交给我们叶姓剩下的人,那当然最好。如果不能,就自己留着吧,总比落到羽皇手里好。”

  “我明白。这也算是你们在羽皇面前最后的尊严。我答应你,会想办法把它交还给姓叶的。”洛夜行接过了法器。

  已经可以看到官兵们武器上的寒光了。叶氏后人们严阵以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诛仙2 小说 2永生作者:梦入神机 3诛仙 4灵域作者:逆苍天 5镜神寂作者:沧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