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7章 变异3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萧轻盈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叫白茯苓的丫头虽然看起来笨了点儿呆了点儿,烹饪手段却相当不错。虽然只是厨房里简简单单的一些原料,她也能做出两碗香气四溢的鸡蛋面来。

  两人恶斗了一场,肚子都饿了,此刻坐在餐厅里,一人捧着一碗面,西里呼噜地吃将起来。两个习惯了快速吃饭的女人几乎同时放下碗筷,接下来的动作却不大一样。萧轻盈往椅子上一靠,满意地打算休息休息,白茯苓却已经拿起空碗和筷子走进了厨房,厨房里马上响起了刷洗碗筷的声音。

  萧轻盈本来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没想到对方先去干起了家务,只好耐心地等着,耳听得白茯苓刷干净了碗筷,洗干净了煮面的铁锅,擦干净了灶台……好容易等她走了出来,萧轻盈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发现她的两只手里一手拿着笤帚,一手拿着抹布。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萧轻盈大惑不解。

  “这间屋子太乱太脏了,”白茯苓说,“我想打扫一下。”

  萧轻盈目瞪口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天,她才重重一拍桌子:“不想我马上砍了你的话,就把手里的劳什子扔掉!”

  白茯苓委委屈屈地“哦”了一声。

  “也就是说,你被我血羽会里的人骗了,一直帮他们传递消息?”萧轻盈看着白茯苓,“我还真是没见过你这么好骗的……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白茯苓垂着头:“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那你约我见面是想干什么?报复?”萧轻盈问。

  “不是,我一个死跑腿的,哪儿来那么大的胆子报复血羽会?”白茯苓说,“只不过是因为,最近我一个朋友受到了陷害,被冤枉说他杀人了。我琢磨着杀人这种事,不是血羽会最在行么?所以想找你们问一问。”

  萧轻盈的眉头皱起来了:“最近受到了陷害?杀人?等等,你说的这个朋友……不会就是那个什么翔瑞鸾驿的老板吧?”

  白茯苓点点头:“你也听说了?是的,他叫风天逸。”

  “我也是刚刚听说的,”萧轻盈说,“你肯定杀人的不是他?”

  “不会是他,绝对不是他,”白茯苓很肯定地说,“他是九州屈指可数的大富翁,有什么必要去杀一个高官给自己惹麻烦?再说了,就算他想要杀人,难道不能花钱请杀手么——比如请你们血羽会的,为什么要那么蠢自己动手、而且是在虎翼司那样的地方当着无数人的面动手?”

  “这话倒也有理,确实应该交给我们血羽会……”萧轻盈想了想,“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稍微聪明些。那么,这位姓风的大老板,有没有什么可能陷害他的仇家呢?”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也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白茯苓说,“不过他长年做着大生意,翔瑞鸾驿更是挤垮了不少同行,想来仇人不会少吧?”

  “好几年不见了,现在你却为了他的事情这么热心,甚至不惜约见血羽会……”萧轻盈若有所思,“听上去,你们俩的关系似乎有点不寻常啊。”

  白茯苓脸上一红,不知道怎么回事,萧轻盈已经摆了摆手:“我就是随口一问,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我没兴趣过问。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找到我也没用,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位汤大人到底是谁杀的。也许是血羽会的人,也许不是,我并不知情。跟你说实话吧,我这一趟来到天空城,本来是有任务的,结果我的接头人被杀了,也没有其他人找到我——我现在也像孤魂野鬼一样瞎转悠呢。”

  两个人都愁容满脸,相对无言。过了好一会儿,白茯苓才开口问:“你说你是被派到天空城来执行任务的,可是这座房子像是普通人的住家啊。”

  “这是我生父的房子。”萧轻盈淡淡地说,“他在两年前被人杀害了。”

  “抱歉,我不该问的。”白茯苓轻声说。

  萧轻盈摇摇头:“不要紧,反正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他。不过既然你问起来了,我也想要问问你,你以前在翔瑞鸾驿干过,认不认识两年前天空城里负责送货的人?”

  “我早就离开翔瑞鸾驿了,就算是外面的人也不是认识,更不用提天空城里的了。”白茯苓说,“不过,我毕竟认识风天逸,当初也认识一些管事的人,应该可以帮你打听。”

  她思索了一会儿:“嗯,对了,我住在风宅的时候,曾经见到一个赶车送货的车夫进入宅院。他在翔瑞鸾驿已经呆了十来年了,没准会知道两年前的事情,我这就去帮你找他打听去。”

  她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去,萧轻盈在背后叫住了她。白茯苓回过头,正看见萧轻盈的脸,这张脸上现在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这就去帮我打听?”萧轻盈好像是在斟酌词句,“不需要我替你做什么来交换?”

  白茯苓很奇怪:“为什么要交换?不就是帮你打听点事情么?”

  萧轻盈也站起来,来到白茯苓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让后者一阵心里发毛:“喂,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我是想判断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萧轻盈说。

  “我不懂你的意思。”白茯苓说。

  “不懂就算啦。你这样的呆瓜,还真是很少见。”萧轻盈说,“干脆这样吧。你去替我打听翔瑞鸾驿的事情,我也帮你个忙吧。”

  “什么忙?”白茯苓问。

  “我去试试,能不能帮你找到杀死那个汤大人的真凶,替你那位姓风的有钱人洗脱冤屈。”

  “真的?”

  “我在呆瓜面前从来不说谎,因为骗呆瓜太无趣了。”

  白茯苓出门而去。萧轻盈站在院子里,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冲口而出揽下这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或许是白茯苓那副呆呆笨笨毫无机心的样子,让她想起了过去的自己。总而言之,按照师兄的说法,自己又莽撞冲动了一次,一点也不像是个职业杀手。

  她发了一会儿呆,开始琢磨如何下手。刚才白茯苓已经把所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她,听上去,风天逸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在那种场合杀人,被陷害的可能性确实很大。不过,她并不相信汤擎就真的不会有仇家。作为一个杀手,她见识过无数令人意想不到的仇人关系,都不可以以常理度之。何况一个人表面上和和气气八面玲珑,背地里鬼知道会干出什么肮脏勾当。她决定到汤擎的家里去打探一下。比较便利的是,汤家现在正在办丧事,她可以很容易地就混进去。

  “不过,丧事什么的,真是讨厌。”萧轻盈脸上现出十分鄙夷的表情。

  羽族一向是一个讲求仪式感、充满繁文缛节的种族,这样的繁文缛节在丧礼上达到了极致,以至于有一个专门的重要职业,叫做“丧仪师”,专门设计和主持丧仪。而随着羽族和人族交流的增多,这些吃饱了饭没事儿干的丧仪师们又天才地把两族的丧葬风俗综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套驴都能被累死的复杂程序。

  好在汤擎已经死了好几天,前头的许多繁杂流程都已经走完了,剩下不过是汤家大门洞开、供各路亲朋前来吊丧而已。萧轻盈在家里翻腾了一阵子,找出一个雪严君收藏的陶瓷白鹤,也不知道值钱不值钱,不过样貌看起来不错,而且白鹤也蛮符合羽族崇鸟的特性。

  她把白鹤包裹起来,很容易就打听到了汤府的所在。她原本还担心着该怎么混入汤家,到了门口发现这样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汤府的大门敞开,随便人们进进出出,根本没有人盘查来者的身份。

  萧轻盈走进汤府,把白鹤送到收礼处,然后混进了人堆里。她带着满脸的肃穆,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寻找着可以搭话的人。但这是她第一次进入天空城,原本就不认识城里的任何一个人,连谁是汤家的人,谁是宾客都难以分清。

  看来只能找那些穿着明显的仆从下人服色的人去打听了,尽管那些下人未必知道家族的大事,总归聊胜于无。她这么想着,以手扶额,在脸上装出因为人多而感到不适的样子,很自然地走向人少的地方,但刚刚走出两步,就被人拦住了。

  抬眼一看,站在身前的是一个年轻的羽人,和周围那些衣饰华贵的人们相比,他的穿着显得朴素得多,唯有挂在胸前的翠绿的玉环彰显出不一样的身份,一张白净的面孔更是显得有几分儒雅的气质,和通常看上去英气勃勃的羽人贵族青年不大一样。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年轻人问,“人多的地方容易气闷,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让仆妇扶你到房间里休息一会儿。”

  萧轻盈从这一句话得出了两个判断:其一,这个人有权利让自己到汤家的房间里休息,可见是汤家的子弟,而且地位不低;其二,这是个守规矩的人,如果换成那种轻浮浪荡的纨绔子弟,早就伸手过来扶自己了,而不是像他这样规规矩矩地站在三步之外,提出让仆妇来搀扶。这两个判断归结成了一个结论:此人可资利用。

  “啊,多谢你了……”萧轻盈含含混混地说着,忽然身子一歪,向前就倒。年轻人慌忙伸手扶住她。他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搀着萧轻盈把她送到客房。

  居然脸红了,萧轻盈偷瞄了一眼,然后在心里直乐。看来是个老实孩子啊。她索性一装到底,做绵软无力状靠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任由对方十分小心地像扶着瓷花瓶一样把她扶进客房。

  进入客房后,年轻人看了看床又看了看椅子,似乎是觉得把一位漂亮姑娘放到床上的动作过于暧昧,正不知如何是好,萧轻盈看对方也被捉弄得差不多了,慢慢把身子挺了起来。

  “到了这儿就好多了,不必躺下了,麻烦你扶我坐下吧。”她说。

  年轻人如释重负,把萧轻盈放到了椅子上。萧轻盈看着他额头上的汗珠,噗嗤一乐:“多谢你啦,还没有请教你怎么称呼。”

  “我姓汤,汤崧,在家行三,先父就是刚刚故去的汤擎汤大人。”年轻人说。

  “啊,原来是汤家三公子,请节哀。”萧轻盈没有参加过正经的丧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想“节哀”算是个能用的词儿。

  汤崧礼貌地点头致谢,接着说:“不过我过去从来没有见过你,不知道你是哪一家的小姐?”

  居然把我当成贵族大小姐了!萧轻盈心里直乐。那一瞬间她打了若干个算盘,想来想去,无论冒充哪一家贵族都不妥当,很容易被拆穿,不如就直接把组织安排的假身份用到底。

  “我不是天空城的居民,也不是贵族小姐,”萧轻盈说,“我姓萧,来自于宁南城,是来和建造司谈新建风帆的材料供应的。因为我们商号过去曾经受到过汤大人的照顾,所以特地来拜祭他一下,以表心意。”

  汤崧叹了口气:“父亲这一生八面玲珑,虽然功利心重,倒也算是帮过不少人。”

  “听上去……你对汤大人的做派还有些不满?”萧轻盈问。

  “虎翼司掌控的是国家的安全,处处与人为善并不是最适合的选择,”汤崧说,“律法需要的是铁面无私。”

  萧轻盈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来,汤三公子竟然是如此有正义感的人呢。”

  “世上无所谓正义不正义,”汤崧摇摇头,“律法的作用是维系国家的稳定,而国家的稳定并不和正义天然相关。只不过,作为这个体系中的一员,尊重律法的规则还是有必要的。”

  这番话说得真绕,萧轻盈想。她一向不去思考这种“大问题”,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顺着杆子往上爬:“汤公子见识不凡,一定是读过很多书的饱学之士吧?”

  汤崧苦笑一声:“是啊,我还真是读过很多书,但也为此荒废武艺,所以才被家里人看不起。”

  “人不读书就不能明理,”萧轻盈愤愤不平,“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又有何用?”

  真要感谢你啊,师兄,萧轻盈想,你以前训我的话,现在都可以用来哄骗这位爱读书的汤公子了。

  萧轻盈有一句没一句地撩拨着汤崧,很快把汤家的情况打探得差不多了。这位汤公子,头脑还算清醒,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迂腐书呆子,不过就是正义感——虽然他自己不承认——或者说傲气略微强了一些,不愿意和一般的贵族子弟一起同流合污。再加上他从小不喜欢练武,在尚武的羽人贵族圈里更加被人轻视。就算是在汤家,分别在虎翼司和城务司服务的大哥二哥也并不喜欢汤崧。尤其是大哥,堪称羽族年轻一代贵族中的佼佼者,时常对他出言讥刺。

  好在汤擎身为虎翼司高官,俸禄优厚,他也并没有强迫每个儿子都一定要有出息,所以汤崧乐得每天呆在家里,读书,作画,跟着工匠学一些有趣的技艺。

  “工匠的技艺?”萧轻盈一愣,想起自己眼下冒充的是贩卖施工材料的商人,忽然间一背都是冷汗。早知道另外编个身份了,她想,万一这位博学的工匠兴致一来和我探讨材料和工程的事情,那岂不是露馅了?

  幸亏汤崧并没有问及她的事情,而是兴致勃勃地讲起了自己如何喜欢手工制作。萧轻盈耐着性子敷衍着,心里想着,这位汤三公子恐怕是平日里寂寞得太久了,现在总算遇到一个愿意听他说话的人,居然变的滔滔不绝起来。

  说到最后,他的神色有点黯然:“前些日子,父亲一直抱怨年纪大了腰疼,我设计了一把椅子,可以让他的腰靠得舒服一点。可惜刚刚做到一半,他就遇害了。”

  “你虽然不满意他的日常作为,但看来还是很孝顺的啊。”萧轻盈说。

  “他虽然算不上一个特别正直的官员,但在家里,始终是对我很好的,”汤崧说,“至少他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的不成器。”

  话题总算绕回到汤擎身上了!萧轻盈差点要跪在地上感谢天神了,她赶忙抓住这个机会:“可惜的是,汤大人最终还是……他真的是那个姓风的大老板杀的吗?”

  “风天逸不认罪,虎翼司还在调查,”汤崧说,“但我也不认为是他杀的。”

  “为什么呢?”萧轻盈问。

  “他没有任何杀人动机。”汤崧说,“他过去和我父亲一直关系不错,在不少事务上都得到过父亲行的方便,当然他也给予了丰厚的回报。就在被害的前一天,父亲在饭桌上还隐隐晦晦地提起,明天他又能收到一份厚礼,我想那应该是来自风天逸。也就是说,两人的约会原本就是为了商谈钱权交易的事情,就算谈崩了,也不可能发生在一两分钟之内。”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萧轻盈半真半假地恭维说。虽然同样的理论她已经听白茯苓说过了,但没想到汤崧这个当事人也能做出一样理性的判断。她接着问:“那你觉得凶手会是谁呢?是不是汤大人有其他的仇人?”

  “仇人么……真说不准。”汤崧并未察觉到萧轻盈似乎对此事过于认真,“父亲表面上和和气气对谁都行方便,但实际上,还是在有些事情上招惹过一些人的。唔,我想想……”

  萧轻盈等待着汤崧说出她想要的人名,但汤崧还没来得及开口,屋外忽然传来一片嘈杂混乱的声响,好像是汤府里出了什么意外状况。汤崧站了起来:“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我已经休息好了,我们一起出去吧。”萧轻盈说着,拉住汤崧的胳膊,扯着他一起出去。汤崧不好甩开她的手,脸上微红,跟着她一起走了出去。

  一出门,两人都愣住了。先前汤府里那些四处走动、似乎无所不在的吊唁来客,此刻都已经纷纷贴着墙、柱、房门而立,那挤在一起的模样活像是人类爱吃的贴饼子。而在前院的大片空地上,汤府的子弟们和一些身怀武艺的宾客则围成了一个小圈子。他们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手中握着兵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萧轻盈和汤崧对望一眼,向前走了几步,从人圈的缝隙之间,看清楚了被围在当中的事物。汤崧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即便是在杀手生涯中见多识广的萧轻盈,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是个什么怪物啊……”她轻声说,“这里真的是天空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比特人作者:[英] J·R·R·托尔金 2灵媒作者:风流书呆 3沧元图作者:我吃西红柿 4黑暗塔6:苏珊娜之歌作者:斯蒂芬·金 5镜辟天作者:沧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