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38章 被一个笨蛋拖累死2

第38章 被一个笨蛋拖累死2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滕征好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依然是白茯苓留守在家里,其余四人出去奔走。汤崧先去找他虎翼司和城务司的熟人打听了一圈,竟然没有任何人知道滕征的存在,更不必提他的踪迹住所了。

  “也就是说,这个人平时从来不和官家的人有所往来,”汤崧一脸的郁闷,“他可能是那种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抛头露面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王国麟的豪宅价值太高,非要亲自面谈不可,或许高夫人都见不到他。而且,他选择到王国麟家里谈,也是为了不让猎风馆的任何成员知道他。”

  “那该怎么找他?”萧轻盈有些茫然。

  “只能依靠风老板那些商场上的朋友了,”汤崧说,“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曾经和滕征有过交易。”

  “那我们做什么呢?”

  “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可以去试试运气。”汤崧说,“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在我父亲死前的一段日子里,我曾经听到过他和别人争吵?我曾经怀疑那些争吵里可能有文章,想要去父亲的书房里看看,但是……”

  “家里人不让你去看?”萧轻盈问。

  “我是父亲最没用的儿子啊,多半也是同辈中最没用的之一,”汤崧耸耸肩,“书房被上了锁,钥匙在我的大哥手里。不过嘛,我现在突然想起来了,我身边有一位天才,她或许可以不用钥匙也打开那把锁。”

  “‘或许’两个字是对我最大的侮辱,”萧轻盈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我怎么会变成天才了?”

  “就在前两天,你指出妖虫的目的并不是风帆本身的时候,”汤崧说,“我的知识都是关在房门里看书琢磨出来的,而你的知识却来自于真实的人生历练,来自于血淋淋的现实。我觉得,我过去……有些……”

  “觉得我就是个头脑简单的打手,只应该跟在你聪明的脑子旁边卖苦力,是么?”萧轻盈揶揄地说。

  汤崧慌慌张张地摆手:“不不不,没有这意思,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

  萧轻盈在他背上拍了一把:“行啦行啦,我又没怪你什么。我们做杀手的,什么事儿没经历过?咱们快走吧。”

  她走出两步,却发现汤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不由得很是奇怪:“你怎么了?”

  “萧小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汤崧磕磕巴巴地说,看上去十分紧张。

  “啊?问题?问呗。”萧轻盈说,“还有,咱们认识那么久啦,别老是小姐小姐的了,再说我是穷人家出身,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大小姐。叫我名字就好了。”

  “好吧,轻……轻盈,”汤崧看上去鼓足了全部的勇气,“如果我们能顺利地解决掉这件事情,把幕后元凶揪出来。之后,你打算干什么呢?”

  “我还能干什么?”萧轻盈很奇怪,“当然是继续回到血羽会做我的事情啊。”

  “杀手?”汤崧追问道。

  “废话,难不成当厨子?”萧轻盈说,“我唯一擅长往食物里放的东西就是毒药。”

  “我是觉得,你也许可以不做杀手。”汤崧嗫嚅着,“你还年轻,也许可以试着过一个年轻女孩子应该有的生活。”

  “什么叫‘一个年轻女孩子应该有的生活’?”萧轻盈的口气忽然变得很冷,“是你从书上看来的,还是你在你们汤家的深宅大院里见到的?”

  汤崧一时语塞:“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萧轻盈走到汤崧跟前,和他四目相对,几乎呼吸相闻。汤崧有些窘,下意识地想要后退,萧轻盈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不让他退开。

  “告诉我,你这辈子去过哪些地方?”萧轻盈紧盯着汤崧的眼睛。

  “我……去过一次厌火,去过一次宁南,去过一次雁都。当然还有从小一直在齐格林长大。不过大部分时间我都躲在家里,不管是以前在旧齐格林还是现在在天空城。”汤崧说。

  “所以你有没有经历过穷人的生活、尤其是羽族穷人的生活?”萧轻盈说,“你真的亲历过?真的体会过吗?”

  汤崧摇摇头:“我没有。当然我在不同的城市、在道路上都见到过穷人,但我没有过过他们的生活。”

  “那么我来告诉你吧。”萧轻盈说,“对于一个羽族的穷人、羽族的贱民来说,他的命运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被注定了。他无法拥有自己的森林和自己的土地,因为宁州所有的土地全部分封给了贵族们。他辛辛苦苦一辈子劳作,大部分所得都上缴给了贵族,以及交给了官府的税收,自己却所剩无几,只不过可以勉强糊口甚至连糊口都难。”

  汤崧默然,萧轻盈接着说:“对于你这样的饱学之士,你当然会想:读书啊。读了书,有了知识,前景就广阔了。退可以到虎翼司城务司之类的好地方当个文吏,起码吃饭有保证;进可以考科举当官,一步一步往上爬,没准几十年后就是下一个汤擎汤大人呢。”

  “不是……不是这样么?”汤崧嗫嚅着。

  “理论上似乎的确是这样,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首先,穷人家的孩子如果不从小就帮家里干活,一家人的饭就会不够吃,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时间去念书,到头来会写自己的名字、能算清每年该交多少租子多少税就不错了。其次,科举这种东西,虽然我们跟着人类学了,但学的只是个表象,骨子里,各地主持文考的官员还是会优先选拔贵族出身的考生,贱民想要和他们争,几乎不可能。”

  “你知道穷人的生活是什么样,那没什么奇怪的,因为你也出身贫寒。可你怎么会知道科考这种事呢?我记得你说过你对这些毫不关心、连羽皇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啊。”汤崧问。

  “我的确对这些没兴趣,但是我杀过这样的官员啊。”萧轻盈说。

  汤崧浑身一震,萧轻盈微微一笑:“就在去年,有一个主持杜林城区域科考的考官,因为受贿舞弊做得太过分,导致了三名绝望的贫民考生公开自尽,你还记得这事儿吗?”

  “我听说过,”汤崧忧郁地说,“这是国家的奇耻大辱。”

  “你所想到的是国家的耻辱,别人想到的,却是不想被他牵连以至于影响自己的仕途。”萧轻盈说,“所以血羽会接受了某个高官的委托,炮制了他的假认罪书,然后我出马,杀了他,伪装成他畏罪自杀的样子。”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汤崧很是震惊。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萧轻盈反问,“我接受一个活之前还先要去分清楚所谓‘善’‘恶’,‘正义’与‘非正义’?我也要像你那样胸怀着熊熊燃烧的正义感,只做‘对’的事情,不做‘错’的?那我要怎么活下去?”

  汤崧再次沉默,过了好久才说:“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正义’这种东西其实是很难界定的。”

  “那我们就换个词,不谈正义,”萧轻盈说,“律法、道德、准则……随便什么玩意儿,总之是你心中所想要遵守的准绳,对吗?”

  汤崧没有回答。

  “但是你心里持守的那些准绳,对我而言连狗屁都算不上。你这辈子最大的难题无非就是没有办法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真正的’贵族,所以会被自家人取笑,认为你有一个失败的人生。然而即便是在这个失败的人生里,你还是可以悠闲自得地每天躲在房间里读书、做你喜欢的手工活,偶尔向别人展示一下你有这非同于一般书呆子的过人智慧。你不愁吃不愁穿,每月领取家族发给的月例钱,也许一个月就足够一个穷人家庭挣好几年。再过上几年,你的家族会为你安排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你会娶一个贵族小姐为妻。你未必喜欢她,她也未必喜欢你,但是无所谓,你们成亲生子,继续延续汤氏的高贵血脉,那才是最重要的。”

  萧轻盈一口气说完这段话,汤崧愣愣地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萧轻盈的目光里忽然有了一丝哀伤:“而穷人呢?只能继续和穷人成亲,继续生下带着低贱血统的平民甚至于无翼民。要是有谁不小心爱上了贵族家的人,就算是有了孩子,也会被驱逐滚蛋,独自一个人……”

  她忽然转过身,背对着汤崧,没有再说下去。

  两个人就像是两尊雕像,谁也不说话,就这样沉寂着。过了许久,萧轻盈才轻声说:“走吧,去你家,找找你父亲有没有留下什么。”

  汤崧“嗯”了一声,当先走在前头,萧轻盈跟在他身后。走出没几步,汤崧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住脚步,要不是萧轻盈反应够快,差点鼻子就要撞上汤崧的后背。她正想发火,汤崧却抢先开口了。

  “这一切,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他大声说。

  “什么不可能发生?”萧轻盈没回过神来。

  “我不会去娶一个我不认识的贵族女子,”汤崧回过身来,凝视着萧轻盈的脸,“我只娶我喜欢的人,而且不管她出身高贵还是贫贱,不管她是大小姐还是杀手。如果有谁要拦在我面前,无论是谁,我都会跨过他。”

  这家伙头一次这么正面盯着我,萧轻盈想,而且居然没有脸红,今天太阳真是从南边出来了。不知怎么的,她居然也头一次感到心里有点慌,然后又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小的愉快。

  “你到底还是个读书人……”萧轻盈叹了口气,“什么叫‘我都会跨过他’?要是换了我,谁敢拦我,应该是干掉他才对。”

  此刻的汤府很安静,只能偶尔看见仆人们快步而静默地穿行于院落之间。丧事已经结束,生活终究要回到正轨,汤姓的精英们继续上工,少年们也都严格接受着各种课程。唯一一个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大概就只剩汤崧少爷了。

  “只有你一个人那么闲,你果然是家族之耻……”萧轻盈一面开锁一面嘀咕着。

  “这个真理已经不必你来重复了。”汤崧探头探脑地张望着把风,不过这份谨慎似乎是多余的。果然如萧轻盈所说,只有他那么闲,现在院子里想要找个人来打扰他也不容易。

  萧轻盈很快用一根铁丝打开了那把看似沉重的大锁,两人赶紧溜进汤擎的书房,再把门关上。

  “这里的摆设……还是和父亲死前一样,基本没怎么动过。”汤崧的语调有些伤感,“可惜这些书,他再也没法回来读了。”

  萧轻盈左右打量着:“汤大人看来很喜欢读书,家里的书比我父亲还多多了。”

  “雪大人管查案,更多靠的是现场的经验;但我父亲主要管人,需要动的脑子更……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行啦,我知道你经常脑子不好使,”萧轻盈宽容地拍拍汤崧的脸颊,然后似乎意识到这个动作有点过于亲密,赶紧把手收了回来,“咱们快找吧。”

  汤崧不敢多说,埋头开始在书桌上翻找,偷空悄悄地摸了一下刚刚被萧轻盈拍过的脸。略有点发烫。

  和雪严君不同,汤擎并没有记录日志的习惯,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都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书桌上堆放的,基本都是一些普通的来往信函,有的是日常事务的公文,有的是远方朋友的来信。汤崧一一取出查看,都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重要信息。汤擎果然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似乎对谁都尽量行方便,所以不管是公函还是私信,最多的内容就是对他表示感谢。

  “越看这些信,越让人感觉到,我父亲这样的大好人,会有谁非杀他不可呢?”汤崧苦笑着。

  萧轻盈则一本一本地翻看着书柜里的书籍。她原本也就算是粗通文字,翻看汤擎那些佶屈聱牙的书籍,着实头疼。但她权当是在血羽会接受艰苦的训练,咬牙坚持着。不过从这些书里好像也看不出点儿什么名堂。汤擎似乎是个爱书之人,极少在书页里批注,所以那些书虽然都很旧了,保存得还挺不错,每一页纸张都干净整洁,折皱都几乎没有。

  当翻开一本《简子说辑要》时,书里忽然掉出了一个信封。萧轻盈连忙把信封捡起来,发现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写。

  汤崧也凑了过来,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信纸。他展开信纸,眼神里有些疑惑。

  “这是一张白纸,上面什么字都没有。”汤崧举起这张信纸,迎着透进窗户的阳光仔细审视着,“真是奇怪,为什么父亲会把一封什么都没有的信藏在那本书里呢?”

  “那不是白纸!”萧轻盈猛然意识到了些什么,“快扔了!”

  但是已经晚了。经常被萧轻盈取笑弱得像面条的汤崧,此刻真的就像一根面条一样软到了地上,动也不动。萧轻盈自己也感觉到了一阵阵头晕眼花,几乎要栽倒。她明白,自己和汤崧都已经中毒了。

  不过她毕竟常年和毒物打交道,自身也有一些抗毒的能力,虽然中了毒,并没有像汤崧那样完全失去知觉。但她还是顺势也倒在了地上,假装昏迷。

  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萧轻盈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这个人关上门,一步一步地走近他们,当此人走到她的身边时,萧轻盈拼尽全部的残余力气,猛然一跃而起,一掌劈向对方的头顶。在中毒的情况下,她只能一出手就是杀招,争取能一击毙命,以免后患无穷。

  但毕竟是中了毒,力量和速度都大打折扣,更重要的在于——对方的武功似乎是她在没中毒的时候也无法轻易制服的。来人以闪电般的速度挥掌挡住她这一击,然后胳膊肘顺势发力,一下子顶在萧轻盈的咽喉上。萧轻盈眼前一黑,只觉得咽喉处已经吸不进空气了,一头栽倒在地上。对方毫不客气地一脚踩在她的背上,萧轻盈浑身乏力,已经不可能再挣扎着起身了。

  “三弟可真是太没出息了,”来人用一种冷酷而高高在上的语调说,“成天和一个贱民厮混在一起也就罢了,明明知道这是个血羽会的杀手,还不知自爱,真是丢尽了父亲的脸。”

  “三弟?”萧轻盈虽然脑子昏昏沉沉的,但还是挺清楚了对方说的每一个字,“你是汤崧的虎翼司大哥还是城务司二哥?啊对了,我记得他说过,他的大哥武艺高强,而且尤其喜欢讽刺他,还不许他和平民往来,想来你就是他大哥了。你叫什么来着?汤文钦?”

  “是啊,三弟惹出来的祸,只有大哥才能收拾。”对方一声冷笑,“可不能让人以为汤家无人。”

  萧轻盈想要说些什么,但舌头就像是坠了铅块一样,实在发不出声了。她努力对抗着眼前仿佛正在无限扩大的黑暗,竭力让自己不昏过去。

  就算是要死,老娘也得看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死的,萧轻盈在心里恶狠狠地想。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38章 被一个笨蛋拖累死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 魔戒同盟作者:[英] J·R·R·托尔金 2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3天下第九作者:鹅是老五 4一剑独尊作者:青鸾峰上 5镜破军作者:沧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