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0

所属书籍: 天行者

  投稿信寄出后的第三天,邮递员送来一封信。

  张英才以为是省报的回复。

  当他看出是姚燕的笔迹时,竟然有些失望。

  姚燕一改前一封信只写一句的风格,情意绵绵地写满三页纸。

  张英才只读了一遍就塞进口袋里,更没有急着回信,他觉得,如果这时候还有心思谈情说爱,就太不道德了。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教育站的黄会计领来一个陌生人,说是省教育厅派来进行高考落榜生抽样调查的。

  要和张英才好好谈谈。

  黄会计将这人扔下,自己回去了。

  那人自称姓王,张英才见他年纪较大,就喊他王主任。

  王主任和张英才谈得很少,却老爱往教室和学生中间钻,还逐个同余校长、邓有米和孙四海谈了话。

  张英才好奇地问他们,都说只是拉了拉家常。

  有一次,王主任竟然跑进明爱芬的房里,举起照相机,咔嚓咔嚓地拍了十几张照片。

  幸亏余校长发现得快,硬将他拉出来。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张英才到处找不着王主任,还以为他不辞而别了,想不到天黑后,王主任又重新露面,并解释说,自己跑到附近山村里看风土人情去了。

  王主任最喜欢看学校升国旗、降国旗,每到这个时候,就拿着照相机拍个不停,一点也不心疼胶卷。

  那天黄昏,当学生们跟着笛声唱完国歌,一个衣服穿得太少,老在队列中哆嗦的孩子,从余校长手里接过降下来的国旗,披在身上欢快地跑进低矮的屋子时,王主任不知是要擦眼镜,还是擦眼泪,背转身去,好一阵才回过头来。

  隔了一天,又逢周末,王主任跟着孙四海送学生回家,沿着山路绕了一大圈,返回时,一不小心绊着什么,摔进一道山沟里。

  所幸山沟不深,沟里的杂草又很厚,王主任打了几个滚后,还能自己爬起来,并且解嘲地说,山沟深处的那一群狼,正用无数绿莹莹的眼睛盯着自己。

  孙四海说:“王主任是被摔得眼花缭乱了吧!”

  王主任装出生气的样子:“难道就只有你们能看到狼,我就看不到?”

  孙四海说:“你怎么晓得我们看见狼了?”

  王主任说:“不是狼,也是与狼差不多的野狗!”

  路过一处山村,王主任敲开一家小杂货店的门,买了一瓶酒。

  王主任还要买些下酒菜,杂货店里只有几袋太阳牌锅巴,一看上面的字,早过了保质期。

  正在犹豫时,夜空里飘来一阵卤菜的香味。

  王主任吸了几下鼻子,问是谁家在卤牛肉。

  店主小声说,还有谁,村长呗!

  王主任让孙四海到村边站着等一会儿,自己循着卤菜的香味进了村长余实的家。

  时间不长,王主任便提着一包热乎乎的。

  卤牛肉出来。

  孙四海有些惊讶,王主任居然能够虎口夺食。

  问起来,王主任说,回学校后再将秘诀告诉他。

  回到学校,孙四海按照王主任的意思,将余校长和邓有米,还有张英才叫到一起。

  王主任二话不说。

  上来就敬大家三杯酒。

  只有孙四海顶着不肯喝,故意说,王主任不明不白地将村长余实家的卤牛肉打劫来了,眼下吃得痛快,只怕日后小鞋要磨破脚后跟。

  王主任要大家放心,他是凭着这个证件掏钱买的。

  王主任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记者证。

  叭的一声拍在桌面上。

  到这一步,王主任才和盘托出,前面对他的介绍,只是微服私访的幌子,实际上,他是省报的高级记者。

  张英才所写的稿件寄到报社后,读过的人没有不感动的。

  为了确保此事的真实性,报社专门派他下来核实。

  王主任说,只有亲眼目睹这一切,才敢相信那篇文章每一字都是真实的。

  王主任又说,这是一篇自己从事新闻工作以来见过的最好的文章,一个星期以内就能见报,发头版头条,还要配编者按和照片。

  为了赶时间,喝完酒王主任就摸黑下山去了。

  刚好一个星期,王主任走后的又一个周末,大家正聚在学校里等邮递员,想尽快看到王主任的承诺能否兑现。

  远远地看到有入朝学校走过来,还以为是邮递员到了。

  走近了些,才发现是村长余实。

  邓有米马上想到,村长余实来一定没有好事,过完年村委会就要改选,除非将这两年拖欠的民办教师工资一一兑现,否则,界岭小学的三张票,就不会是他的铁票。

  一会儿,村长余实就站到了旗杆下面,余校长正想上前打招呼,冷不防听到一声吼:“老子总算打听清楚了,原来那个闯到我家敲诈勒索的假记者,是你们这帮酸秀才引来的。”

  大家这才明白,村长余实是为那晚被王主任弄走的卤牛肉而来。

  余校长话到嘴边又停下来。

  邓有米和孙四海站在那里像木头一样毫无反应。

  张英才当然清楚,与村长余实对话,必须是自己这样的外来者。

  张英才问:“你怎么敢断定人家是假记者?”

  村长余实说:“在界岭教书的都是水货民办教师。记者是无冕之王,就是刮十二级大风也吹不来,不请自来的全是清一色假货。那天晚上我若在家,不将那家伙的假记者证扔进灶里烧了才怪。”

  张英才说:“你不也是从界岭小学毕业的吗?老师是水货,教出来的村长一定也是水货!”

  村长余实说:“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老师是水货,时至今日。老子也许连县长省长都当上了。”

  张英才也急了,面红耳赤地说:“教师职业的神圣是因为她只教学生做人,不教学生做官,只教学生知识,不教学生无知。”

  张英才说完后,下意识地扭头看着余校长和孙四海。

  因为这话是从他俩某次聊天时听来的。

  村长余实一定是故意找茬,他从怀里掏出一本练习册扔给余校长:“说得好听,课文上说,当总理的周恩来还要穿有补丁的衣服,分明是宣传艰苦朴素的精神,你们给孩子布置写读后感,非要结合本地实际情况,这是不是含沙射影?”

  张英才在心里笑了一下,这篇作文是他布置的。

  而且确实是针对上个星期六这一带山里,唯有村长余实家在卤牛肉之事有感而发的。

  余校长将练习册细细看了一遍才说:“借名人来教学生如何做人,这也是很正常的教书之道。”

  张英才及时补一句:“只想做官的人,才会将任何事情都与做官扯到一起。”

  村长余实明白张英才今天是不会给他面子了,便自找台阶下:“其实我也是好心,怕你们总想着转正,不小心上了假记者的当。”

  村长余实刚在这边路上消失,那边的小路上,又出现了一大群人。

  万站长在头里趾高气扬地走着,明明已经很近了,还要放开嗓门高声叫着:“余校长,来贵客了!”

  万站长所说的贵客,是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县教育局一位副局长,其他陪同人员也都是从来没有到过界岭小学的相关干部。

  他们亲自上山,送来刚刚出版的报纸。

  大家都说,张英才和界岭小学为全县教育事业争了光,省报用如此显要的位置,大篇幅地报道县里的教育情况,是从未有过的。

  张英才接过报纸,刚看一眼便小声嘟哝:“王主任说话不算话!”

  张英才发现,自己写的文章,虽然发在头版,但没有安排在头条位置上。

  王主任早先拍着胸脯保证过,还信誓旦旦地说,如果这样好的事迹都不能用在头版头条位置上,那就不是新闻而是丑闻了。

  县里来的领导却不在乎,还说,对界岭小学来说,这已经是“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样的大喜事了。

  省报头版头条位置上,是一篇关于大力发展养猪事业的文章。

  《大山·小学·国旗》排在这篇文章后面,编者按和照片倒是都有。

  匆忙之中自然觉得照片最打眼,也是因为照片印得非常好:余校长抓着旗绳的大骨节的手,横吹笛子的邓有米和孙四海,打着赤脚。

  披着余校长的破褂子、站在满地霜花中的余志,趴在几块土砖搭起的木板上做作业的李子,以及围在桌边吃饭的一群小学生,这些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看了照片,余校长直惋惜:“早晓得这些都要上报纸,一定要帮他们好好整理一下。”

  县里来的人在山上待了两天,下山之前,他们客气地问学校里还有什么要求。

  余校长、邓有米和孙四海的眼睛,顿时变得像是天空中出现六只月亮。

  三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好不容易由余校长带头开口,竟然是说,能不能帮忙添置一些课桌课椅。

  余校长话一出口,不仅属于自己的月亮消失了,就连属于邓有米和孙四海的月亮也躲进乌云里。

  好在万站长又将话题找回来,使着眼色说:“领导来了,虽然是贵客,但还是很愿意为基层排忧解难,余校长带头说了,你们几位老师再补充几句。”

  张英才担心邓有米和孙四海,将心里最惦记的事说走了样,马上抢在前面开口说:“请领导发点善心,给几个转正指标,解决这些老民办教师的后顾之忧。”

  此话一出,先前的六只小月亮又升起来了。

回目录:《天行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额尔古纳河右岸作者:迟子建 2茶人三部曲作者:王旭烽 3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4部作者:孔二狗 4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5部作者:孔二狗 5丰乳肥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