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

所属书籍: 天行者

  下午仍然只有一节课,张英才陪着孙四海站了两个多小时。

  孙四海怎么样讲课他一点也没印象,他一直在琢磨六个年级分成三个班,这课怎么上。

  中间孙四海扔下粉笔去上厕所,他趁机跟上去问这事,孙四海说,我们这学校是两年招一次新生。

  返回时,教室里多了一头猪。

  张英才去撵,学生们一起叫起来:“这是余校长养的猪,它就喜欢吃粉笔灰。”

  孙四海在门口往里走着说,别理它就是。

  往下去,张英才更无法专心,他看看猪,看看学生,心里很有些悲凉。

  山太大,天也黑得早,看似黄昏,实际上才四点左右。

  放学后,留在余校长家住宿的十几个学生,在那个叫叶萌的男孩带领下,参差不齐地往旁边的一个山坳走去。

  眼里没有学生,只有猪,张英才感到很空虚。

  他取下那只凤凰琴,拧下钢笔帽,左手拿着它拨动琴弦,右手去按那些键,试着弹了一句曲子,不算好听,过得去而已,弹了几下,就没兴趣了。

  他歇下来后,忽地一愣:怎么音乐还在响?

  再听,才明白是笛子声。

  张英才趴到窗口,见孙四海和邓有米一左一右靠在旗杆上,各自横握一根竹笛,正在使劲吹奏。

  山下升起了云雾,顺着一道道峡谷,冉冉地舒卷成一个个云团,背阳的山坡上铺满阴森的绿,早熟的稻田透着一层浅黄,一群黑山羊在云团中出没,有红色的书包跳跃其中,极似潇潇春雨中的灿烂桃花。

  太阳正在无可奈何地下落,黄昏的第一阵山风就掩盖了它的光泽,变得如同一只被玩得有些旧的绣球。

  远远的大山就是一只狮子。

  这是竖着看,横着看,则是一条龙的模样。

  笛子吹出的曲调有些耳熟,听下去才晓得是那首《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之所以没有一下子听明白,是因为节奏慢了一半。

  两支笛子,一个声音高亢,一个声音低回,缓慢地将那首欢快的歌曲吹出许多悲凉。

  张英才跟着哼一句,那种节奏,需要好久才能将“幸福的花儿”这一句哼完整。

  张英才走到旗杆下:“这个曲子要欢快些才好听。”

  孙四海和邓有米没理他。

  张英才就在一旁用巴掌打着节拍纠正,可是没用。

  张英才惆怅起来,禁不住思索一个问题:能望见这杆旗的地方,会不会听见这笛声?

  他一边想,一边打量眼前这根用两棵松树捆绑着连接而成的旗杆。

  忽然间,哨声响起来。

  余校长叼着一只哨子,走到旗杆下,在余校长家留宿的十几个学生迅速从山坳里跑回来,在旗杆面前站成整齐的一排。

  余校长望望太阳,喊了声立正稍息,便走过去将领头的叶萌身上的破褂子用手整理一下。

  那褂子肩上有个大洞,余校长扯了几下也无法将周围的布扯拢来,遮住那露出来的一块黑瘦的肩头。

  张英才站在这支小小的队伍后面,他看到一溜干瘦的小腿都没有穿鞋。

  余校长试了几下,见旁边还有几个破褂子的学生在盯着自己看,便作罢了。

  这时,太阳已经挨着山了。

  余校长一声厉喊:“立正——奏——国歌——降——国旗!”

  在两支笛子吹出的国歌声中,余校长拉动旗杆上的绳子,国旗徐徐落下后,学生们拥着余校长、捧着国旗向余校长的家走去。

  这一幕让张英才着实吃了一惊。

  一转眼想起读中学时升国旗的那种场面,又觉得有点滑稽可笑。

  邓有米走过来问他:“晚上有地方吃饭没有?”

  张英才答:“这两天我先在余校长家搭伙。”

  邓有米说:“你是想回到旧社会么?走,上我家去吃一餐,要是吃得习惯,以后干脆咱们搭伙算了。”

  张英才推辞再三,见推不脱就同意了。

  路不远,顺着山坡往下走,一会儿就到了。

  邓有米的妻子叫成菊,长得很敦实,左边生了个疤瘌眼。

  见张英才老是看她,邓有米就说:“她本是个丹凤眼,前年冬天我送路队回来晚了,她来接我,半路上被狼舔了一下,就落下残疾。”

  张英才暗暗叫声苦,嘴上却说:“这地方有狼?”

  邓有米说:“大家都这样说。也许是野狗吧!”

  张英才说:“野狗只会咬人腿,不会咬到人头上去呀?”

  邓有米想迁就张英才:“那就当它是狼吧!”

  张英才说:“小时候听说。狼会从后面用一只爪子拍人的肩膀。一般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看。狼正好一口咬住人的脖子。”

  邓有米说:“山太大了,什么怪事都有可能发生。”

  张英才说:“这么苦的事,我舅舅他们了解么?”

  邓有米说:“都是余校长嘴严言辞短,什么苦都兜着不说出去,从不跟上面汇报,还说万站长在这儿待了十年,他还不知道这儿的底细?不说人家心里会记着,说多了人家反会讨厌。”

  张英才说:“我舅舅是常挂惦着你们,所以才特地放我来这儿锻炼的。”

  邓有米说:“你锻炼一阵就可以走,我是土生土长的哪怕是转了正,也离不开这儿。”

  说着忽然一转话题,“万站长一定和你交了底,什么时候有转正的指标下来?”

  张英才说:“他什么也没说,他是个老左,正经得很。”

  成菊插嘴说:“疼外甥,疼脚跟,舅甥中间总隔着一层东西。”

  邓有米瞪了一眼:“你懂个屁,快把饭菜做好端上来。”

  又说:“我的年龄、教龄和表现都达到转正要求的好几倍,就等你舅舅开恩了。”

  这时,成菊将一碗上面平摊着两块腊肉的挂面端到张英才面前。

  邓有米说:“不是让你上酒吗?”

  成菊说:“太晚了,来不及。反正又不是来了就走,长着呢,只要张老师不嫌,改日我再弄一桌酒。”

  邓有米说:“也罢,看在张老师的面上,不整你了。”

  张英才听出这是一台戏,在家时,来了客,父亲和母亲也常这样演出。

  中午在余校长家没有吃好,张英才饿极了,一会儿就将碗里东西全吃光了。

  山上的夏天,同山下一样,有点活动就会热得满头大汗;不一样的是,只要停下来,用不着擦拭,再多的汗也会马上被凉风吹干。

  张英才稍不注意就打了几个喷嚏,他怕惹上感冒,就起身告辞,要回去赶紧洗个热水澡。

  路上,拿上手电筒送他的邓有米,忽然介绍起孙四海的情况。

  他说孙四海打着勤工俭学的幌子。

  让学生每天上学放学在路边采些草药。

  譬如金银花什么的,交到一个叫王小兰的女人家里,积成堆后再拿去卖。

  孙四海不肯结婚,就是因为刚来界岭小学,就和王小兰成了情人。

  那王小兰的丈夫结婚不久就瘫在床上,什么事也做不了,一切全靠孙四海。

  邓有米最后说。

  若是哪天夜里听到笛子响了起来,那准是王小兰在他那里睡过觉,刚走。

  要是没有后面这句话,张英才一定会讨厌孙四海。

  有后面这句话,张英才觉得孙四海活像他那本小说里的年轻人,浪漫得像个诗人。

  有一句话,他掂量了一番后才说:“邓校长,我舅舅最不喜欢别人打小报告,这是降低了他的人格。”

  邓有米听了他编造的这句话,就不再说孙四海了,回头说自己有哪些缺点。

  这时他们已走到了学校的操场边。

  张英才就叫邓有米回去。

  张英才回到屋里点上灯,拿起小说看了几行,那些字都不往脑子里去。

  只好放下书,拿起凤凰琴,将《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弹了一遍,有几个音记不准,试了几次。

  到弹第五遍时,才弹出点味道。

  山空夜寂,仿佛世外,自己弹,自己听,挺能抒情。

  上山来半天了,随着心情的放松,他发现琴盒上写着一行字:赠别明爱芬同事并存念。

  这时,余校长在外面敲门。

  张英才打开门问:“有事吗?”

  余校长欲言又止地支吾一句:“山上凉,多穿件衣服。”

  张英才说:“我正想过去问你,琴盒上写着的明爱芬是谁?”

  余校长等一会儿才回答:“就是我妻子。”

  张英才说:“没问过就用她的琴,她会生气么?”

  余校长冷冷地说:“你就用着吧,这东西对她是多余的。她若是能生气就好了。她不生气,她只想寻死,早死早托生。”

  张英才被这话吓了一跳。

  余校长不明不白地离开后,张英才想再给姚燕写封信,然而思来想去,总也拿不定主意如何将自己的地址告诉姚燕。

  半夜里,低沉而悠长的笛子忽然吹响了。

  张英才从床上爬起来,站到门口。

  孙四海的窗户上没有亮,只有两颗黑闪闪的东西。

  他把这当成孙四海的眼睛。

  笛子吹的还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吹得如泣如诉,凄婉极了,很和谐地同拂过山坡的夜风一起,飘飘荡荡地走得很远。

  夜里没有做梦,睡得正香时,忽然听到笛声,吹的又是国歌。

  张英才睁开眼,见天色已亮,赶忙起床,披上衣服走到门外。

  操场上正在举行升旗仪式,余校长站在最前面,一把一把地扯着从旗杆上垂下来的绳子。

  余校长身后是用笛子吹奏国歌的邓有米和孙四海,再往后是昨晚住在余校长家的那些学生。

  九月的山里,晨风又大又凉,这支小小队伍中,多数孩子只穿着背心短裤,黑瘦的小腿在风里簌簌抖动。

  大约是冷的缘故,孩子们唱国歌时格外用力,最用力的是余校长的儿子余志。

  国旗和太阳一道,从余校长的手臂上冉冉升起来后,孩子们才就地解散。

  张英才走过去,问余校长:“怎么昨天没人提醒我?”

  余校长说:“这事是大家自愿的。”

  张英才又问:“孩子们也愿意起这么早?”

  余校长说:“开始不愿意,教了一阵就愿意了。”

  余校长忽然伤感起来,他指着正在操场上跑来跑去的孩子:“又少了一个爱读书的学生。昨天他还在这儿,夜里有人捎来口信,他父亲在外面挖煤,出事故死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男人,他不回去顶大梁,日子就没法过了。他才十二岁呀!听到父亲的死讯,只红了红眼圈,硬是犟着没有哭出来,收拾书包时一点方寸也没乱,就连借别人的橡皮擦都晓得还。我怕他难过,谁知分手时反而是他来劝我,说自己会抽空读书,将来若是出息,一定要回学校给老师们磕头谢恩。还说,他家那儿望得见这面红旗,每天早晨他会在家里一边想着老师和同学,一边唱国歌。只要能唱歌,他就什么也不怕。”

  余校长用大骨节的手揉着眼窝。

  孙四海在一旁说:“就是领头的那个大孩子,叫叶萌,是五年级最聪明的一个。”

  张英才明白这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很感动地说:“余校长,这些事你应该通过万站长向上面反映,让县里或者省城出面关心一下这些孩子。”

  “这山大得很咧,许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哪能顾到教育上来哟。”

  余校长说,“听说国家在搞科技扶贫,这样就好,搞科技就要先抓教育,孩子们就有希望了。”

  邓有米插嘴说:“还希望我们几个都能早点转正。”

  张英才的情绪被这句话破坏了。

回目录:《天行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活着作者:余华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4部作者:孔二狗 3战争和人作者:王火 4第三部《筑草为城》作者:王旭烽 5中 山在虚无缥缈间作者:王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