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8

所属书籍: 天行者

  正月十四这天。

  村长余实从山下请来两大一小三只狮子,从自己家开始。

  将大大小小的二十几座山村走遍,最后在界岭小学结束。

  村长余实还发表讲话,将自己表扬了一通,余校长他们听明白了,年底发给民办教师的工资,是用村长余实妻子开代销店赚的钱垫付的。

  收锣之前,舞狮子的人从狮子皮底下钻出来。

  向大家作揖。

  余校长认出来,舞小狮子的人是望天小学的胡校长。

  胡校长复又披上狮子皮,钻进余校长家里,先跳到凳子上,胡校长说了句:“好有本钱的凳子!”

  再从凳子跳到桌子上,胡校长又说一句:“靠老祖宗吃饭最稳当!”

  这两句话其实是戏谑余校长家的桌子凳子太破旧了。

  村长余实家的家具又新又好,小狮子跳上去时,胡校长说的是另外的话:“新龙椅换新人!”

  “三房四妾坐不得,山珍海味快送来!”

  如果是专门玩狮子的人,一定会从桌子上翻着跟头下来,胡校长做不到这一点,只能配合着一齐跳下来。

  余校长赶紧按照规矩,用红纸包了两元钱,作为彩头塞到小狮子的嘴里。

  裹在狮子皮里的胡校长叹息说,想不到余校长家里如此寒碜,要不了多久,只怕会穷得进教室上课,却不敢在黑板上写字,因为裤子破了,不好意思让学生看到自己的屁股。

  余校长也叹息;他觉得胡校长最好不要参加这样的民间活动,毕竟是当校长的人,如此走乡串户,弄几个小钱,影响形象。

  胡校长哪里肯听,他说,都是被迫无奈山穷水尽了,要是还有一点办法,谁不想舒舒服服地待在家里过年哩!

  临走时,胡校长神秘地告诉余校长,年底时,他到县里上访,一位权威人士向他透露,下半年可能要出台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的政策。

  胡校长再三劝告余校长,暑假集训时,不能再温良恭俭让了,基层群众不烧火,高屡领导就不会加油。

  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为民办教师讨个说法。

  第二天是正月十五。

  吃过午饭,乡初中要上课了。

  李子到学校与余志会合,是一个人来的。

  一向要送女儿上学的王小兰,突然提出让小叔子替自己。

  李子对余志说,她最讨厌这个当叔叔的,连他给的压岁钱都没有收,所以就自己背着行李离开家。

  余校长在一旁听着,觉得李子真的懂事了。

  她说叔叔要在家里待到正月底才走。

  那意思像是要余校长传话,告诉还在茯苓地里忙个不停的孙四海。

  余校长说,李子将来上高中也好,上大学也好,如果有困难,最能帮她的人,一定是像喜欢女儿一样喜欢她的孙老师。

  李子从背包里掏出一只塑料饭盒,说是妈妈炒的油盐饭,她不想往初中带。

  李子要余校长将妈妈炒的油盐饭转交给孙四海。

  这让余校长觉得,李子不仅懂事,还懂得妈妈的心。

  孙四海在山上听到动静,连忙赶回来。

  将王小兰炒的油盐饭从饭盒里倒出来,换上早就蒸好的腊肉,交给李子。

  李子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谢谢,就同余志一起离开了。

  这时候,孙四海才将那碗油盐饭捧在手上,顾不上放进锅里热一下,就大口大口地吞了下去。

  这天下午,余校长在开学前的教务会上,将关于民办教师转正的传闻告诉大家。

  邓有米第一个表示不相信,年年暑假集训,胡校长都要摆出一副首席民办教师的样子,其实内心一点也不大气,每逢有转正名额下达,哪怕自己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要与别人纠缠到底。

  孙四海也不相信。

  这么多年。

  凡是在民办教师中流传很广的转正消息,事后证明都是假的。

  真有转正名额分配下来,反而没有任何传说。

  就算找上门去打听,对方也会一问三不知。

  而且,这类真真假假的消息中,有些根本就是上面故意放出的风声,就像二桃杀三士,让民办教师们相互猜忌,没办法形成一股力量。

  见他俩想到一处了,余校长也就不再提这事。

  转而说起如何送叶碧秋到省城王主任家。

  叶碧秋差不多天天都来问什么时候走,余校长一直不知说什么好,只说等万站长来了才能确定。

  大家都觉得余校长说得挺好,这事本来就是万站长交代下来的,当然要他定夺。

  开学后,依然是一个老师带一个班,不管忙与不忙,大家都在想念骆雨,总觉得这事还未了,毕竟骆雨行李还在,起码得来人取走吧!

  才上几天课,就到了三八妇女节,按农历才正月十九。

  下午,余校长正在教室里上课,万站长突然来了。

  余校长连忙放下粉笔迎上去。

  万站长说:“三八妇女节下午不是不上课吗?”

  余校长说:“我们这里没有女老师,不好意思放假。”

  与万站长一起来的还有蓝飞。

  余校长一看蓝飞的表情,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果然,余校长将邓有米和孙四海叫到办公室后,万站长就说,从今天起,蓝飞就是大家的同事了。

  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乡教育站同时决定,让蓝飞担任界岭小学校长助理。

  接下来万站长又将蓝飞主动要求到艰苦的地方锻炼成长的愿望说了一通。

  见万站长的架势,与送两位支教生来学校时大不相同,其认真程度甚至超过当初送张英才来报到,余校长就随着万站长说了一套好听的话。

  在万站长面前一向说话机巧的邓有米,有些反常地说,界岭小学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学生,一种是老师。

  轮到孙四海时,他轻描淡写地将过年前跑到蓝飞家吃饭的经过复述一遍,别的什么也没说。

  这之后大家便将目光盯着蓝飞。

  万站长像是鼓励一样,也要蓝飞表个态。

  “只要拿着课本,到哪里都是教书。”

  过了一会儿,蓝飞又不无哀怨地冒出一句,“我没有万站长说的那样高尚,但也不是来界岭投机的。”

  见大家都表态了,万站长就将话题转到事务性问题上,特别是高年级学生入学率。

  乡中心小学都有接近十分之一的学生没有返校,大部分是同大人一起到外地打工去了。

  听孙四海说他们班上的学生全部到齐了,万站长特地到教室里看了看。

  回来后便感慨地说,各村办小学,凡是教师待遇好一些,学生的返校率就要高一些。

  蓝飞居然敢顶万站长,他用很冲的语气说,教师待遇好。

  脸上的笑容多,学生自然爱看,谁愿意花钱天天到学校来当出气筒。

  余校长将蓝飞领到骆雨先前住过的屋子里,帮他放下行李后,才发现压在玻璃板下面的那首诗抄,已不是先前那一张。

  细看之下,余校长认出来,替换上去的诗抄笔迹是李子的。

  先前那张诗抄肯定被李子收藏起来了。

  余校长很高兴,界岭小学终于有了一位喜欢诗歌的学生,他听说,但凡喜欢诗歌的学生,都会有出息。

  蓝飞不知道,他还以为这诗抄是骆雨留下的。

  万站长果真按先前计划的。

  将骆雨留在乡中心小学。

  让蓝飞来界岭小学,本不在万站长的计划里,是蓝小梅让他这样安排的。

  蓝小梅见过余校长两次后,就认定要趁儿子还年轻,让他跟着余校长好好学习做人。

  余校长心里还有话,见万站长要留在界岭小学过夜。

  就没有急着再问。

  吃晚饭时,他将邓有米和孙四海留下来,陪万站长和蓝飞多喝了几杯酒。

  蓝飞一下子就喝醉了,放下酒杯就要回家。

  邓有米和孙四海费了老大的劲,才将他弄到床上。

  蓝飞半醒不醒地躺在那里,…

  口气喊了十几声:“妈,别让我去界岭,打死我也不去!”

  然后才彻底地睡过去。

  万站长也喝得差不多了,拉着余校长的手,不停地责骂自己,当年放着牡丹不采,硬要抓把牛屎抹在头上,如今想后悔却没有人让自己后悔。

  余校长明白这话指的是蓝小梅,就随着他的话说,也不一定,你对她儿子那么好,她会感谢你的。

  万站长横了一眼,数落他不懂女人,一旦伤了她们的心,你无意中摸一下她的手,她都会用烧碱褪去那层皮。

  余校长本想问问他,蓝小梅有没有用烧碱洗过手,但又觉得这样问有些无耻,况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问。

  那边屋里,邓有米和孙四海将蓝飞安顿好后,又想回到余校长这里。

  余校长悄悄地做了个手势,让他俩站在门外别出声。

  随后,他问万站长张英才过年回家没有。

  万站长似乎很烦这个名字,他一拍桌子说:“疼外甥,疼脚跟!这话是真理中的真理。这几年,当舅舅的都难得见他一面。初一那天被他娘老子逼着上门拜年,枯坐半个小时,用磨子也压不出一个屁来。”

  余校长问:“怎么初一就上你那儿,不是初二才拜娘舅吗?”

  万站长说:“娘老子要他初二来给你们拜年。他没来吗?”

  余校长连忙说:“对,是来界岭小学了,可惜那天我们都出门了。”

  万站长说:“你们是不是烧香拜佛去了?要是被学生看到你们在泥菩萨面前磕头的样子。你就是说一字是一横,二字是两横,他们都不信了。”

  余校长说:“因为万站长从不进寺庙,所以你说四字是四横,我们都相信。”

  万站长说:“当干部的才是这样,要让别人相信百字是一百横,千字是一千横才有权威。”

  见万站长越说越顺口,余校长便说了他最想说的话:“蓝飞老师就像是你的半个儿子。换了我也会着重栽培他,才让他到艰苦地方镀点金。”

  万站长突然提高声调:“镀金不值钱,要不怕火的真金才行。”

  余校长说:“镀金总比锈铁强。像张英才那样,一有转正指标,填张表就成了。”

  万站长叹息起来:“蓝飞也是这样问我,好像我走到哪里都带着转正指标。说实在话,我现在最怕上面拨三两个转正指标下来,杯水车薪,那是将我往火坑里推。”

  余校长说:“你手里到底有没有转正指标呢?”

  万站长又横了他一眼:“我手里只有不转正的指标,要多少,有多少。”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邓有米和孙四海走了。

  夜里,余校长再也没有可以多想的问题,同喝醉酒的万站长一样,睡得格外踏实。

  一觉醒来,余校长突然想,既然蓝飞是校长助理,校长是否应该回避一阵?

  如此,今后说起来,蓝飞的成绩就会更明显。

  顺着这条思路,余校长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离开界岭小学,让蓝飞主持全校教务工作。

  天亮时,余校长已经想好了。

  升旗仪式时,余校长将升旗绳交给蓝飞。

  唱完国歌,余校长问万站长,叶碧秋的事如何才好。

  万站长数落他,这么小的事情都不肯拍板,有人送没人送都行,叶碧秋又不是金枝玉叶,到哪儿都得安排仪仗队。

  余校长笑呵呵地说,穷人家的姑娘反而更娇气,还是派人送一送为好。

  万站长没想到这是个圈套,随口说,谁送都行,就是别打他的主意。

  吃早饭时。

  余校长才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叶碧秋太小,连县城都没去过,王主任又不是一般的人,随便找人带去省城,会让王主任觉得受到轻视。

  想来想去,还是由他亲自送去最合适。

  同时,他还有一个很久以来就有的念头,既然去了省城,就抓住机会向同行学习取经。

  所以,到时候,他要请王主任帮忙,在省城里找所小学让他听课。

  万站长愣了好久才说:“如果蓝飞能顶得上去,老余离开一阵也未尝不是好事。”

  蓝飞毫不谦虚:“我在中心小学锻炼了几年,日常教务不会有问题。”

  万站长说:“界岭小学可不一样,这里有许多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蓝飞说:“不就是天天早上对着荒山野岭吹笛子升国旗吗?”

  万站长说:“你太轻狂了,难怪你妈总是担心。”

  见蓝飞不做声,余校长反而替他辩解:“年轻人不狂不傲。就会未老先衰。”

  接下来的事情就谈得很细了,按万站长的要求,余校长这一走,界岭小学的教务工作,就应该由邓有米主导。

  蓝飞只是邓有米的助理。

  余校长也提了一个要求,前两次来支教的老师,有毕业班时就带毕业班,没有毕业班就带五年级。

  今年没有毕业班,就让蓝飞教五年级,而将孙四海调整到自己教的一年级。

  三个人谈妥之后,又将此事扩大到邓有米和孙四海那里。

  他俩什么也没说,只用怪怪的目光看着余校长。

  等万站长走了,余校长才对他俩说,昨天夜里突然想起毛主席的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于是就反复对自己说,蓝飞年轻,千万不要成为他的绊脚石。

  这次送叶碧秋,自己想在省城撑一个学期,明的暗的,学些东西回来,也当是对自己的充电和培优。

  余志刚上初一,还可以离得开,等到余志上初三了,就是将绳子套在脖子上,自己也不会离开界岭半步。

  邓有米忽然问:“如果这期间有转正指标下来呢?”

  余校长说:“老邓,你不要整天都想着这事。过年只有几天,不吃肉也能过来,平常日子有三百六十天,光靠勒紧裤带可不行,今天都过不好,老想着明天又有什么用!”

  三个人正在说话,已经走到山坡那边的万站长突然转回来了。

  万站长将余校长盯了足足两分钟才说:“我想起来了,昨天夜里你问过我,有没有转正指标。”

  余校长说:“这是民办教师的心病,见人就要问。”

  万站长说:“我也是民办教师出身,看得见你心里正在想,蓝飞来界岭小学,一定有不可告人目的。所以,老余呀,你是只老狐狸,一夜之间就将自己打扮成外出学习取经的模样,其实是想回避那个凭空想出来的难题。我,姓万的,界岭小学三位民办教师的铁杆朋友,在此对天发誓,派蓝飞来这里教书,只是答应他妈妈的要求,此外再无任何私念,更不是要给他镀金。如有半句假话,就让明爱芬的墓碑飞起来砸碎万某人的狗头。”

  这一次。

  万站长真的走了。

  学校内部的事比较容易,因为刚开学,学杂费还没用完,财务上还有点钱,需要说明一下。

  若是已没有钱了。

  甩手就走也不会影响教务工作。

  余校长重点要做的是,赶到村长余实家,将蓝飞介绍给村长,也将自己的动向交代一下。

  与村委会打交道的事情,在原有的三位老师之间,一向配合得很好。

  想不到蓝飞一来就拒绝与余校长一同前往。

  余校长劝他。

  到一个新地方,头三天都是客人,主动与主人见见面,往后也好说话。

  蓝飞坚决不肯去,还说,凡事最开始的做法是关键,否则形成惯例,想改也改不过来。

  余校长没办法,只好独自前往。

  好在村长余实被王小兰的小叔子约去玩麻将,不在家。

  村长余实的妻子有些惊讶,万站长走后这么多年,乡里第一次派人来领导界岭小学,她觉得这是大事情,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村长余实,让他马上去学校看望蓝校长。

  余校长本想纠正说,蓝飞只是校长助理,又想如果这样特别强调,就太无趣了。

  余校长绕到王小兰家,还没进去,就听到王小兰的小叔子在屋里叫喊:“嫂子,你沏的茶香一些,再给我们来一壶茶吧!”

  紧接着,王小兰的丈夫说:“小兰,客人要你过去沏茶哩!”

  随着大门一响,王小兰闪了出来,她没有看到站在暗处的余校长,只顾涮茶壶。

  这时,村长余实在屋里说,王小兰的样子,像是好久不用的景泰蓝茶壶,擦一擦就能放亮。

  王小兰听见后,小声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还当村长!”

  余校长便放弃了进屋的念头。

  本来已与叶碧秋的家人说好第二天出发。

  余校长又将行程往后推了几天。

  村办小学校长外出这么长时间,不与村长余实当面请假,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可是村长余实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也没来。

  余校长趁空去课堂上听了蓝飞的几节课。

  私下里与邓有米和孙四海议论,蓝飞讲课一点不比两位支教生差。

  当着蓝飞的面,余校长还是找些问题提醒他,譬如说,不要动不动就将教鞭甩得叭叭响,更不要轻易让回答问题错了的学生罚站。

  还有一个问题,余校长忍着没有说。

  蓝飞到界岭小学才三天,正式上课才两天,就骂男生:“果然是界岭的男苕除非当教授的也是男苕,否则下辈子也休想考进大学。”

  余校长听到的就有十几次。

  一开始蓝飞还忍着不骂女生,到了第四天,他终于开口,指着一个他还叫不出名字的女生说,难道你也是界岭的名牌货——女苕吗?

  余校长不是不敢说,他想通过这事,给蓝飞一个深刻教训,才暂时没做声。

  那天上午,村长余实终于来了。

  村长余实一来就在学校的黑板报上用粉笔写了一行字:同学好,今天早上是谁用弹弓将余壮远家的猪射伤了?

  请你们明白,壮远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最后的落款不是村委会,而是校委会。

  蓝飞见了,也不说话,上去就用黑板擦擦去几字。

  再用粉笔改成:村民好,今天早上是谁用粗话将教育事业的神圣伤了?

  请你们明白,师生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落款也由校委会改为村委会。

  村长余实盯着蓝飞看,蓝飞也盯着看他。

  余校长连忙上前向蓝飞介绍:“这位就是我们村长。”

  蓝飞似笑非笑地说:“又不是皇上,怎么连姓都没有?”

  村长余实也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姓余,余校长的余,单名实,不是不打不相识的识,而是老实的实!这些年,在界岭我一直是孤独求败,希望蓝助理能在此地多待些时间。”

  村长余实说完扭头就走。

  余校长追上去,抢着将自己要去省城的事告诉他。

  余校长还有意夸张一些,说是万站长安排自己去省城名校上挂学习。

  村长余实只顾走路,哼都没有哼一声。

  见此情况,余校长决定午饭之前就下山。

  他将孙四海和邓有米叫到自己家里,要他们私下与村长余实保持必要的沟通。

  在余校长家寄宿的孩子,由孙四海负责管理。

  余校长再三叮嘱,周末下午放学,路程远的孩子回家时,必须是孙四海和邓有米亲自送,千万不能指望蓝飞。

  在乡初中读书的余志,他也托给了孙四海。

  无非是请他代领自己的工资后,将其中一部分按需要交给余志。

  余校长还写了一张纸条给王小兰,请她在照顾李子的同时。

  顺便关心一下余志。

  放假回来时,将家里的腊肉割一块,假期吃不完的,用罐头瓶装上,让他带到学校去拌饭吃。

  余校长这样写的目的,也是为了让王小兰能够光明正大地来学校。

  平常总觉得事情太多,一天下来没有不累得够呛的。

  眼看要离开学校了,余校长却想不起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

  差不多要想破头了,才记起来。

  还有家里养的猪和菜地的事忘了说。

  他一开口,孙四海就说笑话,听说省城到处都是吃不完的剩饭菜,干脆将猪牵到省城去,养肥了再牵回来。

  孙四海这样说话,让大家觉得一定是蓝飞来了。

  事实果然如此。

  余校长便宣布开一个正式会议。

  所谓开会。

  也就是几个人看着余校长将学校大印交给蓝飞。

  这件事余校长事先没有同任何人商量。

  蓝飞毫不客气地将大印接过去锁在自己的抽屉里,邓有米的脸上才出现一些不快的表情。

  余校长这样做也是有考虑的,邓有米主持工作,印章由蓝飞保管,可以预防大权独揽。

  这时候,叶碧秋的父亲和小姨送叶碧秋来学校了。

  眼看就要上路了。

  邓有米还将余校长拖到一旁,提醒他:学校大权旁落,万一蓝飞胆大妄为,将大印乱盖一通,出了问题谁负责?

  余校长晓得邓有米是担心万一有转正指标下来,蓝飞会不会私下做一些有利于自己的小动作。

  余校长没有将这层纸捅破,只说留得界岭在,处处有柴烧。

回目录:《天行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幕红尘作者:豆豆 2白门柳作者:刘斯奋 3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作者:王火 4人世间 下部作者:梁晓声 5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作者:孔二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