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9

所属书籍: 天行者

  从界岭到县城,一路很紧张。

  出发时,余校长就想,会不会遇上蓝小梅呢。

  路过细张家寨时,真的在小路上面对面遇上了。

  蓝小梅大惊失色地问,是不是蓝飞将他挤走的,或者是他不想帮帮蓝飞。

  余校长讲了半天,才将这事解释清楚。

  蓝小梅这才告诉他,那个同蓝飞做交换的支教生骆雨,哮喘病又发作了。

  他自己也灰心不已,只好放弃支教任务,回省城去了。

  余校长心里难过,嘴上却说,中心小学可是吃亏大了,白白丢了一个老师。

  余校长刚走几步,蓝小梅又追上来提醒他,到省城后,先找个地方让叶碧秋洗脸梳头,再去王主任家。

  女孩子出门,漂漂亮亮的样子,是最好的见面礼。

  离开蓝小梅后,剩下的时间,刚好赶上回县城的最后一辆班车,不要说去乡初中同余志话别,就连与站在路边的万站长打声招呼,都没时间了。

  班车到了县车站,就听去省城的夜行班车的售票员大声嚷嚷:“这是最后一班了!再不走就只有住饭店了!”

  余校长便拖着叶碧秋和一大包行李挤上去。

  还没坐稳,客车就开动了。

  余校长对只顾想心事的叶碧秋说:“这些客车简直是你的专车。”

  夜行班车上全是到省城进货的小商小贩。

  那些人在街上叫喊惯了,声音非常尖锐,而且闲不住,眼睛盯着谁了,就想与谁说话。

  因为是最后上的车,车上的人又不愿意对号入座,余校长与叶碧秋只能分散坐下。

  车上的人越吵,叶碧秋越不说话,眼睛一直盯着窗外。

  靠窗边的女人就说:“你这样子像是从界岭来的。”

  想不到叶碧秋硬邦邦地进出几个字:“我就是界岭的。”

  女人来劲了:“你这样子很机灵,哪像是界岭的女苕。”

  叶碧秋说:“我妈就是女苕,长得和你一模一样。”

  坐在后排的余校长怕叶碧秋惹事,连忙打圆场。

  那女人觉得没趣,便主动调换座位,让余校长和叶碧秋坐到一起。

  一出县界,夜行客车上就安静下来。

  余校长困了,他要仍在盯着车窗看的叶碧秋也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余校长忽然听见,明爱芬在耳边不停地唠叨。

  他有些不爱听,又不能不听。

  明爱芬在说张英才和被张英才拿走的转正指标。

  她说,张英才一去就是九里雾,十里烟,连人毛都不让你看见一根,早知这样,还不如将转正指标让给孙四海。

  余校长突然醒过来,哪里是明爱芬,是叶碧秋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似睡非睡的叶碧秋在问:“到了省城,能见到张老师吗?”

  余校长说:“你还记得想张老师?”

  叶碧秋说:“那次我掉到水塘里,是张老师救了我。”

  余校长说:“好好的路不走,你怎么掉到水塘里?”

  叶碧秋说:“我看到张老师与一个漂亮女孩牵着手的样子,心里就发慌,想从旁边绕过,不小心滑进去的。”

  此时的叶碧秋像被催眠了一样,迷迷糊糊的,问什么答什么。

  余校长问她见过张英才几次。

  叶碧秋半闭着眼睛说,张英才走后,学校放了三个寒假,两个暑假。

  估计张英才也放假了,她就悄悄下山,去找张英才借书看。

  五次当中,只碰上一次。

  但是,那天张英才的母亲正在骂他不晓得报恩,邓有米那样周密计划,孙四海那样恃才傲物,余校长那样忘我工作,这三个人能一致同意将转正指标让给他,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否则,他一辈子也进不了大学。

  她听到张英才像是哭了,哀求母亲不要再说了,本来心里就一直难受,还要天天听她的指责,在家里都没有个人尊严了。

  叶碧秋不敢进屋,在他家附近的树下坐着等,不一会儿就看到张英才背着背包冲出来,骑上自行车,不知去哪儿了。

  下半夜,车上的人都睡着了,叶碧秋的话像梦呓。

  余校长明白,叶碧秋恋上张英才了。

  余校长想到,再过几年,余志也大了。

  到县里读高中,自己还能支撑。

  如果高考落榜,回到界岭,谈恋爱到结婚成家,负担也不算大。

  真的考上大学了,不说每年的几千元学费,单单每个月要吃要喝的生活费,就算将自己少得可怜的工资全给他,也还相差甚远,这个压力要比界岭小学的担子重许多倍。

  这么多年,余校长养成了习惯。

  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

  可夜行班车像只不倒翁,晃几下,又把他的思绪晃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他睡不着,越想越觉得迷茫,还情不自禁地嘟哝,责怪明爱芬,手一摊,脚一伸,一口长气出尽之后,随随便便就将夫妻俩的责任全推给了他一个人。

  早上七点,夜行班车到了省城。

  十年前,余校长曾带着明爱芬的病历来省城求医问药。

  他以为自己记得路,下车之后才发现当初的记忆毫无用处。

  余校长不敢大意,按照王主任信上留的电话号码,用公用电话打了过去。

  王主任一听余校长亲自送人来,并且还是张英才在文章中写到的叶碧秋,非常高兴,要他们在原地不动,他亲自来接。

  等了大约五十分钟,王主任自己开车,和他那穿着孕妇衫的妻子一起来了。

  他俩不带他们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家美容院。

  两个女人进去后,王主任和余校长就在旁边的小吃店里吃早饭。

  王主任问余校长,又不是请他来当小阿姨,怎么也背着一只大包。

  余校长本来就想尽早与王主任谈心,见他主动问,就将自己的想法如实说了。

  王主任立刻露出灿烂的微笑:“这是新生事物,理当帮忙。如果操作得好,这一次真的能让界岭小学上头版头条。”

  余校长没料到王主任会如此重视,一连说了七八次感谢。

  才两个小时,跟在王主任的妻子身后从美容院里出来的叶碧秋,已经变得让余校长认不出来。

  原来王主任的妻子带她到美容院,与蓝小梅先前叮嘱的意思一样,是要将叶碧秋身上的寒碜模样去掉。

  王主任两口子还与叶碧秋约定。

  回头不管问她是哪儿人,就说是王主任妻子的小表妹。

  除了抬高叶碧秋的出身,也能避免使用童工之嫌。

  余校长说叶碧秋:“你这是从粥锅跳进肉锅里。”

  没想到叶碧秋说:“我只做四年,就回界岭!”

  停了停又补充说:“我也要当民办教师!”

  王主任的妻子对余校长说:“想不到下一代也崇拜你!难怪老王逢会就讲,民办教师是当代最伟大的民族英雄!”

  见余校长不好意思起来,王主任就说:“我说这话可不是夸张,这三十年来,大半个中国的孩子,全靠你们这些清瘦的民办教师进行精神抚育啊!”

  安顿好叶碧秋,王主任两口子就开始张罗余校长的事。

  好像没费多大劲,第二天下午,王主任先与省实验小学的汪校长见过面,晚上又带上余校长,在一处茶吧,三人一起面谈。

  坐下来后,余校长发现他俩像是在发暗号,互相眨了几次眼睛。

  说来说去,就是不提余校长到学校听课或者实习的事。

  余校长急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听汪校长无奈地答应。

  让余校长到实验小学当一个学期的门卫,食宿之外,每月工资三百元。

  余校长觉得很意外,一时没了主意,见王主任不断朝他点头,便答应下来。

  回来的路上,王主任也不解释,只说能进实验小学就算成功了,教书的事也是一通百通,只要有心。

  站在走廊上听几句就能偷师学艺。

  虽然当门卫让余校长心里很不好受,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按学校的要求去做了。

  刚好一个月,就有人来通知他去领工资,还告诉他,往后每个月的这天,去财会室就可以了。

  余校长实实在在地拿到工资时,心里有些激动。

  他一算账,四个月下来,就有一千二百元收入,这在界岭小学是无法想象的。

  因为没有上讲台,余校长不好意思写信回去。

  邓有米请王主任转交过一封信,也没多少事,主要是说蓝飞在课堂上将村长余实的儿子罚站三次,还免去其少先队大队长职务,与村长余实彻底闹僵了。

  村长余实说,这学期结束后,就将儿子转到乡中心小学去读。

  信的结尾,邓有米问:我们这里没有任何关于民办教师转正的消息,你那里有没有相关消息?

  余志的信多些,一共来过三封,也是王主任转交的。

  信中所写多是当时的学习情况,三封信说了三次测验,余志和李子的年级排名都在前十名以内。

  余校长只给万站长写过信,让他一并转告大家,自己在省城一切都好。

  他担心万一别人有事到省城拿着信封找来,发现自己是当门卫的,所以信封上的地址,写的是界岭小学。

  期中考试时,王主任的妻子分娩了。

  一个学期过去一半,余校长还没进过实验小学的课堂。

  学校门卫室的电话,只能打进,不能打出。

  王主任又很少主动联系他。

  余校长一开始很着急,慢慢地就找到办法了,他趁清晨或者傍晚学校没人时,用自己掌控的钥匙打开教室的门,将老师们写在黑板上的各类文字全部抄下来,回到门卫室后,再一点点地整理。

  两个月下来,余校长心里的想法就多了起来。

  那天晚上,余校长整理五(5)班的语文课记录,对有些地方不满意。

  早上起来,他到各个楼层巡查,顺便打开教室的门,也是好久没上讲台的缘故,在独自嘟哝几句后,居然放开嗓门,对着空荡荡的教室,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一口气将心里的想法全讲完,再看表,刚好四十五分钟。

  巡查完毕回到门卫室,四周还是空无一人。

  隔了一天,余校长又去教室试讲了一次。

  余校长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用不着麻烦王主任。

  他每天早上起来,就去夜里认准的那间教室,对着桌子椅子,认真得就像真在上课。

  余校长先前还嘀咕,一天到晚守在门卫室,哪儿也去不了。

  自从迷上“讲课”之后,他甚至忘了要到省教育学院去看看张英才。

  有天早上,余校长从教室里出来,刚好碰上汪校长。

  汪校长要去北京开会,将材料忘在办公室,一早过来取,喊了半天余校长没人答应,他就掏出钥匙自己开门进来了。

  虽然没有被发现,余校长还是停了一个星期。

  等汪校长开会回来,见真的没事,这才重新开始。

  这学期的新课全部上完后的第一个周日早上,余校长将大门门锁仔细看了一遍,这才放心上楼,进到五年级的一间教室。

  因为课程已转入期末考试前的复习阶段,这堂课提问特别多,余校长不晓得这个班上学生的名字,只好用自己熟悉的学生名字替代。

  有一个问题,他对“余志”的回答不满意,就再次点名让“叶碧秋”来回答,然后批评“余志”的成绩时好时坏,很重要的原因是男生容易骄傲,他也提醒成绩相对稳定的“叶碧秋”,要预防女生一旦成绩下滑就会出现的自卑情绪。

  接下来的问题,余校长让“村长余实的儿子”站起来回答,结果错得有些离谱。

  余校长罚他到黑板下面站至下课。

  自己则慢慢地往“学生”中间走,一边走一边数落“村长余实的儿子”:你名叫壮远,谐音是状元,取名的人指望你将葫芦长得天样大,事到如今你这葫芦还是不开花。

  你要明白一个简单道理,进了这个门,谁也不是谁的儿子,谁也不是谁的老子。

  能在这间屋子里当老子的只有知识,想当儿子,就只有无知了。

  余校长在黑板上写了“苕”和“傻”两个字,激动地说。

  外面的人爱说界岭的男人是男苕,女人是女苕。

  因为数学老师挖苦班上女生活像拿着一年级课本永远读不完的女苕,你“叶碧秋”就不想读书了,如果你了解到苕字在汉语中微妙的意境,就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了。

  说起来,这一方水土中最有性格的一句话恰恰就是:你是个女苕!

  你是个男苕!

  只要有人这样说你、你、你——余校长指了指“余志”

  “李子”和“叶碧秋”——你们都会生气。

  是不是?

  如果有人只是说你们傻呢?

  肯定不会太生气?

  这样的答案,在十分的题目中,只能给你们五分。

  苕和傻,虽然同义,在使用时,前者要比后者夸张,意味也大不相同。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说你真傻时,含意里往往多为惋惜。

  当一个人形容另一个人是女苕或者男苕时,就不仅仅是惋惜了。

  而是这个人在表达自己的见识,张扬自己的个性,同时也在试图确立自身居高临下、对方必须听从指挥的态势。

  所以,当别人说这句话时,往往只是对方的主观炫耀,实在没必要太悲哀。

  还是以“叶碧秋”的母亲为例,女儿都十几岁了,她还成天拿着一年级的课本在那里学习。

  主观上觉得自己比她强的人,当然就说她是女苕。

  对于她自己来说却完全不是这样,而你们应该把这看成界岭人生生不息的精神象征。

  所以,若是别人说你傻时,就要十分警觉了,因为傻是一种客观事实。

  又所以,你“余壮远”——余校长走到最后一排,转过身来才发现,在“村长余实的儿子”罚站的地方。

  站着汪校长。

  余校长讲不下去了。

  汪校长很客气地将他请到办公室。

  时间不长。

  王主任也赶到了。

  王主任说,所有这些都是他和汪校长一起策划过的。

  为了将这篇可能上省报头版头条的文章写好,他俩有意事先什么也不说,想看看余校长最本质的那一面。

  汪校长也感慨,自己当教师快四十年了,从没见过这样的老师。

  他俩猜想,为了所谓的自我师资培优,余校长可能会采取的种种方法,但到头来真实发生的一切还是出乎意料。

  王主任希望余校长不要生气,更不要误以为这是在做新闻。

  余校长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在他心里,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汪校长同意在合适的时候让余校长正式上几堂课。

  为此余校长紧张了好长时间,轮到他上课时,王主任和汪校长都在后排听。

  余校长费了很大力气,课堂效果还是没有独自讲课时的好。

  余校长一共上了两堂课,后一堂课的效果比前一堂课有明显改善。

  汪校长倒是同意多给余校长一些机会,却有学生家长打电话提意见。

  实验小学学生的家长。

  尽是省里的干部,动不动就是处长,还有当厅长和省长的。

  汪校长不敢再让他试讲了,但也不要他当门卫,而是允许他自由地到任何一个班级听课。

  期末考试前一周,王主任亲自写的大文章完稿了,还送给余校长过目。

  王主任的手笔要大气许多,不像当初张英才的文章,尽是萝卜籽一样的小事。

  王主任不无得意地说,这是自己生平写得最好的文章之一。

  只上头版都是失败,一定能上头版头条。

  为此,王主任为这篇文章取了一个响亮的标题:《没有丰功伟绩的民族英雄》。

  他的导语是:“十年动乱,百废待兴,国力绵薄,一时之计,只能无奈地优先考虑核心都市,在荒芜的乡村,如果没有一大批民办教师勉力支撑二十年,乡村之荒漠将更加不堪设想!”

  这些话,界岭小学最有头脑的孙四海老师,也不曾想到过。

  余校长的脑海里一次次地出现“叹为观止”这个词。

  期末考试一结束,余校长与实验小学的临时约定就废止了。

  余校长就像一个从不旷课的学生,当门卫期间,从未离开校园一步。

  这时候,才决定去看看叶萌。

  在省城里,他真正牵挂的,不是张英才,更不是王主任,只有早早退学的叶萌才让他放心不下。

  余校长早将贺年卡上的地址记下来了。

  来接替他的门卫是省城的下岗工人,出门之前,余校长从他那里将要去的路线问得清清楚楚,上了大街,再也不用问别人了。

  一路上很顺利,到了叶萌所在的建筑公司,正要打听,就见到叶萌从一间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叶萌吃惊地叫声:“余校长!”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他拉到一间大办公室,冲着一位其貌不扬的男人说:“董事长,这就是余校长。”

  董事长反问了一句:“什么校长?”

  叶萌连忙说:“就是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一直教我的余校长。”

  董事长马上站起来让座,说了许多客套话。

  余校长才晓得。

  叶萌已经是这家建筑公司的总出纳,一年下来,经他摸过的现金有几千万元。

  在叶萌之前,公司的总出纳是董事长的妻子。

  为了选一个能替她的人,他们用各种方法测试过不少人,结果都不满意。

  叶萌刚来省城时。

  在一家酒店当清洁工。

  有一天董事长带着客户去打麻将,突然有警察来抓赌。

  情急当中,董事长将牌桌上所有的钱,用桌布包上,塞到正在窗外做清洁的叶萌怀里,让他赶紧拿走。

  警察破门而人,因为找不到赌资,只好放过他们。

  隔了一阵,董事长再去那家酒店,叶萌居然将那一万多元现金,尽数还给了他。

  董事长问了叶萌的身世,决定聘用他当公司的总出纳。

  余校长很高兴,在叶萌那里吃了午饭才往回走。

  公共汽车上很挤,人们都很烦,也有皱着眉头,小声骂人的。

  余校长却一直在笑,叶萌私下告诉他,他已经将初中课程自学过了,正准备自学高中课程,再过两年就能报名参加高考。

  如果只上过小学五年级的叶萌考上了大学,对余校长他们而言,是再好不过的正名。

  叶萌对余校长说,在界岭时,以为只要富起来,所有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想不到像董事长这样身家过亿的入也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大儿子不爱读书,十七八岁了,只好由他去少林寺学武功。

  小儿子也快十岁了,读书比哥哥还要差,在学校的时间,和逃学的时间相差无几。

  请了十几个家教老师,大多数人来过一次后,连工资都不要,就不肯再来了。

  少数人勉强撑到一个月,也只是为了拿到事先谈好的那份工资。

  这样一比较,余校长觉得余壮远还是很不错的。

  他打算晚上去看看叶碧秋,顺便与王主任告别,再将来省城之前让余壮远抄写的几篇作文交给王主任。

  如能在省报副刊上发表,对自己重新协调与村长余实的关系,会大有帮助。

  更重要的是,余壮远的学习积极性将大大提高。

  对村办小学来说,一村之长的孩子都教不好,负面效应之大不言自明。

  回到实验小学,接替他的门卫拿出一封信,说是他走之后不久,一个姓张的年轻人送来的。

  余校长马上想到是谁。

  接过信一看,果然是张英才。

  张英才替万站长送来一封信。

  他在留给余校长的纸条上写道,这两天,自己就要毕业回县里了,未来如何安排,他还不清楚。

  装在信封里面的信才是万站长的。

  万站长开宗明义。

  头一句话就让人心惊肉跳。

  “老余:算我求你了,收到信后务必即刻回来,否则,我将在先前的愧疚上,又要多出许多愧疚。”

  再往下看,余校长才明白,两个月前,县里决定将部分担任基层小学负责人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界岭小学和望天小学各分到一个名额。

  万站长在第一时间就写信通知了余校长,请他用一切可能的办法办好这件事,还明确表示,乡教育站采取一步到位的方法,在空白表格上先盖上大印,再将表格发下去,由两所小学做出决定后,自行交到县教育局。

  让他想不到的是,转正手续批下来,才发现:界岭小学竟然是蓝飞,望天小学也不是胡校长,而是男外一位副校长。

  经过调查,万站长才弄清楚。

  界岭小学这边,蓝飞没有与任何人说,就将自己的资料填在登记表上,盖上学校大印后,亲自送到县教育局。

  望天小学那边,因为副校长当民办教师的时间比胡校长还长,所以他与胡校长闹得不可开交。

  最终决定采取抓阉的方法,两个人还在保证不反悔的字据上按了血指印。

  没想到胡校长手气不好,抓起来的是一只废阉,有一万个不服气,又无法反悔,便在私下联络人,准备在全乡教师集训时闹个天翻地覆。

  万站长不怕胡校长,就担心界岭小学这边,眼下邓有米和孙四海还只是听到传闻,完全没有想到蓝飞如此胆大包天,等到真相大白,谁也不敢预料他俩会翻成什么样子。

  万站长要余校长尽早回来,协助他处理这件事。

  余校长的手在不停地颤抖,心里也在一阵阵抽筋。

  他觉得天旋地转头重脚轻,幸好屋子里有空调,余校长将头伸到风口上吹了一阵,才缓过劲来。

  他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就去找省报的王主任。

  王主任的妻子还在休产假,见到余校长,第一句话就说,他教出来的学生真是太好了,既聪明能干,文善解人意。

  之前,闺密们总在抱怨,找个合适的小阿姨,比找个好老公还要难。

  几个月下来,叶碧秋的表现让她们羡慕死了,都说恨不得再生一个孩子,将叶碧秋请去,好好享受产妇的幸福生活。

  王主任的妻子对叶碧秋也不错,不让她看电视,而将自己上自修大学的书籍全给了她,要她抽空慢慢读。

  想不到叶碧秋家务事一点也没耽误,还看了许多书,打算这个月底就去参加第一门课的考试。

  趁她到卧室打电话叫王主任回家时,余校长问叶碧秋是不是真要去考试。

  叶碧秋点点头说。

  难得遇上这么多好人,自己说什么也要争一口气。

  余校长还没来得及高兴,叶碧秋又小声说,王主任写的那篇文章出了问题。

  先是实验小学的书记告状,说余校长的教学能力很糟糕,宣传这样的人,不仅是出实验小学的丑,也是丢教育界的脸。

  紧接着省报总编与社长又对着干了起来,总编说好,社长坚决说不好,还找来实验小学的书记,证明所谓自我师资培优是一场刻意安排的作秀。

  所以,王主任这几天总在家里骂人。

  王主任回来时果然脸色铁青。

  他给了余校长一封信,说是压在一大堆群众来信中,刚刚发现的。

  这封信就是万站长说的那封“第一时间”通知他转公办教师的信。

  可惜因为王主任的失误,从过程到结局已经全都不同了。

  王主任的妻子见余校长轻叹了一声,就问是不是有为难事。

  余校长赶紧摆头表示,大概是想家了。

  王主任被这话逗笑了,说你连老婆都没有,这么大年纪想什么家。

  余校长笑着说,难道不能想儿子吗?

  王主任顺便问了一下余志的情况。

  余校长嘴里说余志,手上已经将村长余实儿子的几篇作文拿出来,递给王主任。

  王主任翻了一遍,当即将写落雪时兔子蹿到屋顶上的那篇留下来。

  接下来,王主任主动谈起他那篇文章,情况似乎不像叶碧秋形容的那样严重。

  王主任只说标题要改一下,用“民族英雄”来称呼民办教师会引起争议,改成“乡村英雄”,分量虽轻了,但更稳妥。

  王主任要余校长留意教师节那天的报纸。

  余校长要赶夜行班车回县里。

  王主任和妻子将他一路送到公共汽车站。

  第一次见面时,王主任的妻子挺着大肚子,脸上长满孕斑,看不出模样。

  生完孩子后再看,他才明白王主任为何要将这个可以做他女儿的女子,亲手改造成少妇。

回目录:《天行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南方有嘉木》作者:王旭烽 2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作者:孔二狗 3中 山在虚无缥缈间作者:王火 4人世间 中部作者:梁晓声 5金粉世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