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0

所属书籍: 天行者

  一过正月十五,乡政府就派人来界岭,宣布村委会要改选了,而且强调说,与往年不同,这次改选上面会派巡视员坐镇。

  一开始大家没当回事,以为又是乡里来几个人,上午在会场上板着脸坐到散会,然后由新当选的村长陪着吃一餐丰盛午饭,下午再将新选出来的村委会成员叫到一起说些套话,太阳还有老高时就走了。

  如今有了载客的机动三轮车,也许会吃了晚饭再走。

  过了几天,巡视员真的来了。

  一看不是乡政府的人,而是从县团委抽调出来的蓝飞,界岭人的兴趣突然浓了起来。

  村长余实却不高兴。

  虽然有意见,但没法改变,因为蓝飞不只是界岭的巡视员。

  他的观察对象是全乡所有的村。

  后来又听说,选举的时候,可能还有比蓝飞级别更高的巡视员到场,村长余实这才放下心来。

  往年的选举活动,界岭小学的三位民办教师是雷打不动必须参加的,从选民登记,到唱票计票,都是他们的事。

  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张英才是公办教师,余校长也成了公办教师,村里已无权支使。

  剩下一个孙四海。

  老会计去通知时,他却说自己最近特别忙,这种事情只能让别人做。

  老会计正在失望,余校长说,自己和张英才可以在课余时间帮忙。

  村长余实有一天专门来到界岭小学,对孙四海说,是不是觉得自己是最后的民办教师,要成重点保护的文物了,反而比公办教师的架子还大。

  孙四海也没好话回应,他要村长余实收敛一点,不然,自己这一票就得不到了。

  村长余实大笑不止,临走时高声放话,没有孙四海这一票,也能稳操胜券。

  村长余实这样说话是有道理的,从正式公布改选那天起,除了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登记参选村长。

  上次改选中击败余实、后来又辞职不干的叶泰安,过完年一直在家里待着,大家都以为他会再次参加竞选,可就是不见行动。

  临近截止时间时,叶泰安终于放话,说自己玩不过余实,不再同他玩这个游戏了。

  眼看着自己就要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自然当选,村长余实格外高兴,走到哪里都会欣然接受别人的赞扬。

  那天下午。

  村长余实信步走到界岭小学。

  因为是这个月最后一个周末,王小兰又到学校来接李子。

  村长余实正好看见她从孙四海屋里出来。

  一向落落大方的王小兰,看到村长余实时忽然脸红了。

  她觉得,村长余实的眼睛里藏着一种让她害怕的东西。

  村长余实来学校,也像王小兰一样,是为了接在乡初中读书的儿子。

  在操场有太阳的地方,蓝小梅用两条长凳架着一只宽大的晒箕,将拆开后浆洗过的被里、被面与棉絮。

  用一枚粗大的缝衣针重新缝到一起。

  考虑到蓝飞的关系。

  村长余实上前去同蓝小梅客气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恭维蓝小梅说,她既是余校长的福星,也是界岭小学的福星,这,一次只怕还要成为他的福星。

  说着话时,一辆机动三轮车停在操场边的路口上,从车上下来的全是在乡初中读书的学生。

  村长余实没找到儿子,就问余志和李子。

  余志说:“我们请村长的儿子坐专车去了……”

  一会儿,又来了一辆机动三轮车。

  余壮远果然孤零零地坐在上面。

  见到村长余实,余壮远委屈地说:“余志带头排挤我。”

  学生们被余壮远的模样逗笑了,李子的笑声显得格外响亮。

  余壮远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火气,眼睛一转就找上了李子,冲着她叫骂:“大婊子,细婊子,还有一个假老子!”

  听到这话,孙四海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操场上安静得只剩下李子扑在王小兰怀里的抽泣声。

  孙四海伸手摸了摸李子的头发,然后走向村长余实和他的儿子。

  余壮远明白事情不妙,躲到村长余实的身后。

  孙四海招招手,让余校长和张英才都过来。

  看热闹的学生及家长也都跟着过来了。

  孙四海在村长余实面前站了一会儿,然后和颜悦色地问他,是否记得那句古语,养不教父之过。

  村长余实说,这话又不是孩子自己想出来的,好多人都在这么说。

  孩子不过是告诉大家皇帝新衣的真相。

  孙四海一挥手给了村长余实一记耳光,再挥手又给了村长余实一记耳光,接下来冲着村长余实的面门给了一拳头。

  “我要你记住,第二耳光是替李子打你,第二耳光是替王小兰打你,第三拳头是替那个躺在床上起不来的人打你。你家的人骂了三个人,我只打你三下。”

  孙四海说完,又想起什么,“不对,还有一个人。我们学校的蓝飞老师。你还欠他一耳光。”

  孙四海没来得及再挥手,余校长已经挤过来将二人分开。

  村长余实何曾挨过这样的打,蒙了好一阵才清醒过来,他隔着余校长叫阵,要孙四海等着瞧,不将他整到趴在地上吃屎,这么多年的村长就是白当的。

  孙四海已经平静下来了,他干干脆脆地告诉村长余实,明天上午自己就去登记参加村长竞选,冲着他将儿子宠成这种样子,也要将他拉下马来。

  村长余实还没反应,旁边的孩子们已欢呼起来。

  村长余实气急败坏地走了,王小兰和其他人也都走了。

  学校的几个人自然地聚到余校长家里。

  余校长说:“孙老师,你要想好,村长可不是好当的。”

  孙四海说:“余实能当村长,我为什么不能当!”

  余校长说:“你这样做,非要将自己逼上梁山不可。”

  孙四海说:“我也想继续当老师,是他们在逼良为娼。”

  张英才这时插嘴说:“学生是家长的应声虫,刚才反响那么热烈,孙老师可以试一试。”

  蓝小梅觉得,孙四海一直在学校教书,从未在村里当过干部,还是稳妥点,先听听今晚的动静,不行的话,还是继续教书。

  余校长同意蓝小梅的话,界岭村的村长挨了民办教师孙四海的一顿揍,若是没有得到界岭人的喝彩,就不要去凑竞选村长的热闹。

  从余校长得到邓有米和成菊的帮助转为公办教师后,孙四海和张英才就将他家的厨房当成了公共食堂。

  当然,这也是蓝小梅多次邀请的结果。

  吃过晚饭,大家还在餐桌旁边说话,忽然听到附近村里有鞭炮声,这是村民们对村长余实挨打的反应。

  时间不长,全村大大小小二十几个村落,大部分都放了鞭炮。

  蓝小梅说,既如此,孙四海若不取而代之,就是有负众望。

  接下来大家替孙四海想了几个竞选口号:最后一个住楼房,最后一个骑摩托车,过年时最后一个吃肉。

  蓝小梅还希望他在这些口号之后,再加上一句:决不最后一个娶老婆。

  大家觉得这虽然很幽默,也容易让对手抓住孙四海和王小兰的感情问题做文章。

  正说得热闹时,余校长突然嘘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余校长才告诉大家他好像听见狼叫。

  大家安静下来,侧耳听了一阵,除了狗叫,什么也没听见。

  张英才于是旧话重提,说他不相信界岭有狼,如果真的有狼,这次孙四海参加竞选,还可以用来攻击现在的村长余实。

  有狼的地方,自然生态一定是很不错的。

  然而,在这么好的自然生态环境下,界岭的社会面貌迟迟得不到改善,很显然是地方主导者的工作的缺失。

  张英才的想法没有得到孙四海的采纳。

  孙四海说,自己之所以跳出来叫阵,是因为讨厌村长余实的一系列恶劣行径。

  如果自己也像村长余实那样去做,哪怕是以毒攻毒,也会陷入丑陋的政治恶斗,那样的话,他就要投自己的反对票。

  夜里孙四海睡得不好,脑子里的事情太多,好不容易睡着,又被敲门声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太阳已经照在窗口了。

  打开门,见是村里的老会计,孙四海就明白,他是来当说客的。

  昨天夜里的鞭炮声,让村长余实感到很紧张。

  天还没亮,就将老会计叫到家里,要老会计出面规劝孙四海,不要登记竞选。

  老会计还拿出一张由村长余实手写的字条,给孙四海看,上面写着,只要孙四海放弃竞选,他有办法让王小兰离婚,嫁给孙四海,还可以用村委会的名义帮他借一笔贷款,用来交付民办教师转正的工龄钱。

  在此之前,孙四海可以继续当民办教师,工资待遇则比照村长执行。

  他自己也决不会因为昨天下午的事,对孙四海有任何的打击报复。

  孙四海还没答复。

  蓝飞就从门外闯进来。

  “孙老师,你已经是中国最牛的民办教师了!敢打村长不说,还打得他没脾气。”

  “谁说村长没脾气了,他正派说客来,不让我参加竞选哩!”

  听孙四海一说,蓝飞立即警告老会计,再有此类举动,自己就要以巡视员的名义上报,取消余实的竞选资格。

  老会计不敢多说一个字,连忙低头走了。

  蓝飞是听说孙四海的事后,专程赶来的。

  蓝飞很高兴地说,孙四海的出位,显然是自己在界岭小学传播思想火种的结果。

  为了不让村长余实再生出花样,蓝飞陪孙四海到乡政府找主管领导说明情况后,才转回界岭正式登记,成为村长余实的竞争对手。

  从村委会出来,孙四海特意绕道从王小兰家门前经过。

  王小兰正在门口一把把地撒着谷子喂鸡。

  孙四海握着拳头做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手势。

  王小兰却明白了,脸上的笑容出现从未有过的灿烂。

  孙四海满怀喜悦地回到学校。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是自己与王小兰最后一次见面。

  夜里,孙四海刚睡下,就有人在往屋里扔石头。

  他爬起来,打算开门出去看个究竟,门闩都抽开了,忽然多了个心眼。

  他将自己的外衣用一根棍子撑着,一边开门,一边伸出去。

  只见门口黑影一闪,外衣被重物击落在地。

  孙四海叫一声:“谁?”

  人已跳到门外。

  他分不清有几条黑影,双手抓起门口那块用来练习臂力的条石,举过头顶后又放回地上。

  接着再举,再放回地上。

  第三次,孙四海将石条举起后,不再放下,他平静地说,男人的力气,并非总是用来揍谁。

  这时,余校长和张英才的屋里先后有了动静。

  等他们出来,几条黑影已经跑得不见了。

  不用分析,大家都明白,这几个人要干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孙四海格外小心。

  那天早上升完国旗,孙四海正在想竞选的事,叶碧秋的父亲跑来,老远就在喊:“快去救王小兰!”

  孙四海慌了,什么也来不及问,便往王小兰家里跑。

  余校长和张英才随后赶到现场,只见孙四海抱着王小兰的尸体泣不成声。

  与王小兰同时死去的还有瘫在床上的丈夫,整个情况都被王小兰的丈夫写在遗书里。

  他说,王小兰是被自己掐死的,他一恨王小兰与别人私通这么多年,二恨王小兰竟然将野种放在家里养这么多年,三恨王小兰这么多年一直用从不反抗来表达蔑视,四恨王小兰爱唱自己最讨烦的那首歌,五恨王小兰竟然在他面前说要选孙四海当村长。

  所以,他不想再放过王小兰,同时也不想放过自己。

  在弄死王小兰后,这个叫李志武的男人也服毒自杀了。

  一墙之隔的邻居后来对孙四海说,昨天傍晚,村长余实到过王小兰家。

  他一走,王小兰的丈夫就破口大骂起来,都是从未有过的脏话和狠话。

  听那意思,似乎是知道了李子不是自己女儿。

  王小兰一直没有做声,半夜里,她很奇怪地唱起歌来。

  是孙四海总喜欢用笛子吹的那首《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刚开始声音很大,慢慢地就弱了,越来越弱,再后来就听不见了。

  王小兰的死让孙四海沉默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蓝小梅把回来与妈妈做最后告别的李子送回了学校。

  她对孙四海说,李子写了一首纪念王小兰的小诗,丝毫不亚于压在玻璃板下的诗抄。

  李子下次回来时,会亲手交给孙四海。

  孙四海在心里叫了一声好女儿。

  再看到那些因为王小兰的死,而对自己不再友善的人,感情上也平静许多。

  又到周末,蓝小梅再次下山,将李子接回来交给孙四海。

  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俩时。

  李子默默地递上一张纸,正是她写的那首怀念母亲的诗。

  诗很短,却让孙四海将三天三夜积蓄起来的眼泪全部倾泻出来。

  孙四海流泪,李子也跟着流泪,两个人哭到一起。

  李子紧紧抱着孙四海的一只胳膊,仿佛怕他也走了。

  孙四海有一肚子话要说,直到李子趴在自己怀里睡着了,也没能说出一个字。

  夜里,这个冬天最后一场雪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李子习惯起来早读,开门后见外面白茫茫一片,脱口叫了一声:“爸爸!快起来看雪,好大的雪呀!”

  孙四海早醒了,正躺在床上想事情。

  李子的叫声让他眼窝一热,顾不上披件棉衣,飞一样来到门口。

  他没有看雪。

  而是很轻很轻地将李子搂在怀里,李子也将自己的脸轻轻地贴在孙四海的脸上。

  吃过早饭,李子拉上孙四海,要他陪自己去踏雪。

  孙四海跟着她走到下面村里。

  雪有些大,到屋外活动的人仍然不少。

  李子牵着孙四海的手向人们说:“这是我爸!我是他的女儿!”

  李子牵着孙四海的手走遍了界岭的山村,见人就这么说。

  倒春寒带来的雪融得很快。

  第二天上午,界岭小学的操场上空前热闹。

  老会计见叶碧秋的母亲又拿着一年级语文课本来了,就上前去逗她。

  问她是来读一年级还是读二年级。

  叶碧秋的母亲瞪了他一眼,憨憨地说:我来选村长。

  周围的人哄地笑起来。

  老会计说,选村长要会读书才行。

  叶碧秋的苕妈马上将课本交出来,要背诵课文给他听。

  叶碧秋的父亲过来了,他早已习惯大家的取笑,只对老会计说,小心百年之后,老村长在那边不让他当会计了。

  这时,一辆机动三轮车停在学校旁边的路口,从车上跳下一位身姿绰约的女孩,看上去有些面熟,大家又不敢相认。

  就连叶碧秋的父亲也只小声地嘟哝,好像我家碧秋呀!

  话音未落,女孩就冲着他响亮地叫:“爸爸!”

  这一声叫,将操场上的人全惊动了。

  女人们更是蜂拥而上,转眼之间就将叶碧秋围得水泄不通。

  与叶碧秋一起回来的还有叶萌,他俩到老会计那里登记时,特别说明自己是专程回来投票的。

  老会计一查户口本,叶碧秋和叶萌都满十八岁了。

  忙完这些事,叶碧秋才与父亲母亲打招呼。

  她特别爱怜地埋怨母亲,这种场合不要来,让人家看笑话。

  母亲倔犟地说:“是我爸要我来的,他不想让他不喜欢的人当村长。”

  老会计问她:“你打算选谁当村长?”

  叶碧秋的母亲想也不想,说:“孙四海!”

  听到的人笑翻了天。

  老会计赶紧抽身走开。

  叶碧秋也将父亲和母亲暂时丢在一边,跑到前排,叫了一声余校长,又叫了一声孙老师,随后看了张英才一眼,嘴唇动了几下,红着脸,什么话都没说,便跑到李子那边去了。

  李子还没有选举权,她举着一块牌子,在人群中走来走去,上面写着:我爸爸叫孙四海,我是他的乖女儿,我和妈妈永远爱他!

  村长余实看着很不顺眼。

  从上级机关派来巡视的人,分乘两辆机动三轮车赶到了。

  除了乡政府的干部和蓝飞,还有一个先前没来过的人。

  等走近了,才看出竟然是曾经在界岭小学当过支教生的骆雨。

  骆雨说。

  支教生经历结束后,去了省民政厅工作,他自己也没料到,会有机会重回界岭。

  余校长将叶碧秋拉过来,介绍给骆雨。

  骆雨还记得那次他发病的情形,将叶碧秋称为救命恩人。

  大家又问起他的哮喘病。

  听他说回到省城后又发作过两次,余校长他们觉得不好意思,认为还是当初没有照顾好骆雨。

  这时候,受村长余实鼓动的几个人来投诉,要求禁止李子在会场上举牌子。

  蓝飞和骆雨都认识李子,却不明白怎么李子变成孙四海的女儿了。

  余校长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对他俩说过后,蓝飞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将一直盯着这边看的那些人吓得不轻。

  不过,他很快镇静下来,小声与骆雨商量一阵后,告诉那几个投诉的人,任何时候,孩子都有权利表示对父亲的爱。

  骆雨和蓝飞夹在一排干部中间,坐在临时摆成一排的课桌后面。

  选举大会开始,蓝飞是干部当中最后一个讲话的。

  本来他以为骆雨也会发表讲话。

  没想到他坚决不肯开口,坚持说自己是下来学习的。

  之后就轮到两位候选人了。

  孙四海抽到二号签,等村长余实说过,他才上去。

  想好的话都写在纸上,可他一句也说不出来。

  愣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我想将李子写的一首诗念给大家听听。”

  会场上一阵骚动。

  连蓝飞都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了一句:“这里不是课堂。”

  孙四海明白自己走神了,失言了。

  但他还要说下去。

  “大家说得对,这里不是课堂,是选举大会。然而,难道为了选出一个人当村长,就可以放弃人活在世上一天也不能缺少的感情吗?”

  孙四海接着说,与一号候选人只想赢得选举不同。

  自己很想在这里对着大家痛哭一场,然后输个精光,这样自己就有理由不管别的事,回家去陪伴李子。

  让她不再伤心,不再流泪,连做梦都笑个不停。

  但是,既然自己报名竞选,总得将心里话说出来才行。

  从老村长去世后,界岭的许多事情就变得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情味。

  当县长的可能只要将大家当成公民,公事公办。

  当公办教师也可以只要将学生当成可造之材,因势利导地搞教育。

  当村长和当县长不一样,当村长的要将村里人当成自己的家人。

  这就像当民办教师和当公办教师不一样,民办教师是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的。

  孙四海说完,主持人宣布开始投票。

  时间不长。

  余校长开始唱票了。

  选举大会到这一步才开始紧张起来。

  与村长余实的坐立不安相反,孙四海一直静静地看着。

  唱票了,李子跑过来紧紧地依偎着他,让他感到无比的踏实。

  随着最后一个正字的最后三笔全部划到孙四海的名下,人们都将目光转向叶碧秋和叶萌,还有叶碧秋的母亲,仿佛余校长唱出来的最后三票是他们投下的。

  事实正是如此,当计票的张英才在黑板上写下两个数字后。

  乡政府的人和蓝飞一起站起来,郑重宣布,孙四海以三票之优当选为界岭村新一任村长。

  万站长赶到界岭小学时。

  余校长他们还在清扫操场上的垃圾。

  孙四海被请到村委会开会去了。

  万站长是余校长托人请来的。

  他想借这个好日子,当东道答谢所有人。

  那天晚上,蓝飞没有送骆雨他们下山。

  骆雨本来不想走,但又怕哮喘病复发,还是走了。

  吃饭的人正好坐满一桌。

  为了不破坏气氛,大家都小心翼翼地不提王小兰。

  叶碧秋和叶萌到底是年轻。

  又都和李子是同学,稍不注意,就放松了警惕。

  再加上他俩离开界岭的时间长了,对什么都好奇,偏偏追问李子什么时候学会写诗了。

  李子说是夏雪老师教的,叶碧秋和叶萌要李子将她写的那首诗念给大家听听。

  李子低着头轻轻地朗诵起来。

  前天,我放学回家锅里有一碗油盐饭。

  昨天,我放学回家锅里没有了油盐饭。

  今天,我放学回家炒了一碗油盐饭放在妈妈的坟前!

  朗诵完后,李子的头垂得更低了。

  李子一哭,蓝小梅和成菊也跟着哭了,叶碧秋更是哭得厉害。

  万站长将眼泪一抹,大声说,李子能写出这样的诗,三年后,大学的门肯定要开到她家来。

  张英才和蓝飞说,有了这首诗,看谁还敢说界岭尽是男苕和女苕。

  所以,选一个老师当村长,正好对应了界岭的需要,将来李子考上大学了,更是堂堂皇皇的正名。

  余校长说,叶碧秋已经在省城考上自修大学,是大学生了。

  叶碧秋连忙说,当初自己也是这样想的,读的书越多,就越不想这些了,上不上大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像她妈妈那样,坚持将一年级课本读上二三十年,表面上水平低,实际素质反而更高。

  余校长拿着酒杯站起来,再次给大家敬酒。

  万站长率先一饮而尽,随后大发感慨,想当初张英才和蓝飞同时当上民办教师时,自己很犹豫,不知该派哪个来界岭小学。

  那时候,真的是将一个头,想成两个大。

  谁来谁不来,都有道理,最后还是用丢硬币的方法确定的。

  成菊总算找到说笑话的机会,问万站长,当初在蓝小梅和李芳之间选择肘,是不是也丢过硬币。

  万站长正色回答,看上去丢硬币是没有道理,其实是比道理更大的天理。

  看看张英才和蓝飞,现在不是各得其所吗?

  叶碧秋插嘴说,夏雪老师在这里时,也很喜欢丢硬币。

  她离开的那天,叶碧秋看到她丢了三次硬币,才决定将自己最喜欢的婚纱送给李子。

  大家一齐笑起来,都说叶碧秋一定后悔极了,怎么那枚硬币就不了解她的心思,没有让夏雪老师将那么漂亮的婚纱送给最想得到的女孩。

  叶碧秋却说,她不后悔,她已经用在王主任家带孩子的工钱,给自己买了一件婚纱。

  叶碧秋的话,让大家笑得更欢。

  “其实丢硬币还算是个好办法。”

  蓝飞也开口说了自己的事。

  他到县团委后,遇上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女孩也对他有意思,可惜已经有男朋友。

  犹豫了好久,蓝飞用丢硬币来帮自己做决定,那女孩果然很快了结前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

  蓝小梅笑得像个小姑娘。

  她要蓝飞将女朋友的照片给大家看看,蓝飞不好意思地答应了。

  那张女孩搂着蓝飞脖子的照片,从万站长开始,转了一圈,交到张英才手里。

  张英才很仔细地看过,夸奖蓝飞眼光独到。

  他正要将照片还给蓝飞,蓝小梅伸手接过去,又转交给余校长。

  余校长看了一眼照片,又看了一眼张英才。

  张英才向蓝飞,女孩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

  蓝飞说,女孩叫姚燕,在县文化馆搞舞美设计。

  余校长点点头,眼睛却盯着张英才。

  屋里越来越热闹,趁人不注意,张英才出门,沿着操场走到旗杆下面那块大石头旁边。

  春寒料峭,星月如冰。

  张英才摸索着将带在身边的一张照片轻轻地撕开,再撕开,一直撕到不能再撕。

  也不知什么时候,身后有很轻的脚步声,张英才一动不动地说:“不要告诉蓝姨。”

  “我晓得。”

  张英才一听声音不对,转身看时,才知道走近他的不是余校长,而是叶碧秋。

  “我见过你和她牵手的样子。”

  “她很漂亮,也很有艺术气质。”

  叶碧秋问:“你为什么不丢一下硬币呢?”

  张英才说:“我中了界岭小学的毒。余校长、邓老师、孙老师,还有你爸你妈和你外公,全都不丢硬币。所以,我也不丢硬币了。”

  “要是不丢硬币,怎么晓得别人还爱不爱你?”

  叶碧秋告诉张英才,那次见到他和姚燕牵着手后,自己也丢过硬币,丢了几次,正反两面平分秋色,决定性的最后一次,那枚硬币掉进路边的水沟里。

  张英才开心地笑起来。

  笑完了才说,他现在有点想丢硬币了。

  说着就要叶碧秋将手摊开。

  他做出往空中抛了一下的样子,然后将自己的手覆在叶碧秋的手心上。

  叶碧秋觉得手心里有东西,抬起来一看,真是一枚硬币。

  “你想猜正面,还是猜反面?”

  张英才摇摇头,他不想说这枚硬币的来历。

  “凡事一到界岭,就变得既是正面,也是反面。你怎么猜?”

  “其实,只要男人主动点,根本不用猜。”

  叶碧秋用很小的声音问张英才,想不想看她给自己买的婚纱。

  叶碧秋下了车,就赶着投票,到现在还没回家,行李都在李子那里。

  界岭的春夜已经不算太冷了,这种气候,让张英才轻易地产生各种回想。

  他问叶碧秋还记不记得,自己初来时,她父亲说过的话。

  叶碧秋没有害羞,反而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已经满十八岁了,可以做父亲说的那些事了。

  身后的屋子里,传出蓝飞找张英才喝酒的声音。

  余校长说,叶碧秋一路奔波太辛苦,张英才送她回家去了。

  张英才回到自己屋里,打开尘封很久的凤凰琴。

  弹起几乎可以成为界岭小学校歌的那首乐曲。

  叶碧秋没有跟过去。

  她从孙四海专门为李子腾出来的那间小房里,取出自己的行李,再往张英才的屋子走去时,心里怦怦地跳得很厉害。

  余校长他们都在张英才的窗外站着,像旗杆下面的那块大石头那样,默默地听着凤凰琴声。

  叶碧秋鼓起勇气走进去,问张英才能不能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他屋里。

  她想说的其实是另一种意思,但到底是青春少女,因为羞涩,迅速补上了一句掩饰的话,她说:这间屋子本来就是给外面来的老师住的,等她拿到大学文凭,再回来当老师时,也应该算是半个外来者。

  听说叶碧秋想当老师,张英才点点头。

  至于是因为觉得她很适合当界岭小学的老师,还是同意她将行李放在自己屋里,他自己也不清楚。

  叶碧秋却懂了,脸庞变得绯红,嘴唇更是红得晶莹剔透。

  这时,屋后曾遭雷暴轰击的石峰上,传来一声长长的嚎叫。

  张英才也听到了,他放下凤凰琴,走到窗边,看到许多人站在那里,就问他们听到狼叫没有。

  孙四海反问他,是不是确信界岭有狼在活动。

  张英才轻轻一笑,信手在凤凰琴上从低音到高音,按了一遍音阶;然后,又从高音到低音,按了一遍。

  2009-4-22于东湖

回目录:《天行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惊心动魄的一幕作者:路遥 2人世间 下部作者:梁晓声 3都市风流作者:孙力 / 余小惠 4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2部作者:孔二狗 5天幕红尘作者:豆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