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3

所属书籍: 天行者

  季节又在变化。

  离界岭小学很远的山坡上,阔叶的乔木开始变艳丽了。

  那些为数不多的红豆杉,总是独立在山的不同寻常处,用常青的叶冠,将满树的红果衬托得格外亮眼。

  已经是十月了,在地势稍低的地方,庄稼仍在漫不经心地生长,一点收获的心情也没有。

  那些在墨绿丛林中生发出来的红叶,让张英才想起界岭小学那几张红得不太正常的脸庞。

  张英才头一次前往界岭小学时,虽然有万站长陪同,这条路仍然让他觉得神秘莫测。

  如今再次走来,往日的神秘已被漫无边际的忧郁所替代。

  一路上,山沟里的阴凉,山脊上的清凉,都没有第二个人与他分享。

  张英才觉得奇怪,没有同路的人。

  有迎面而来的人也行,然而,从上山开始,这条路就归他一个使用。

  这种情景,有些意味深长,似乎是对他一去不返的这几年的深刻回应。

  不是万站长不肯陪他来,是李芳定了一条不近情理的家规。

  看在张英才是丈夫亲外甥的面子上,李芳不再旧事重提。

  这一次李芳的表弟又没有分到转正指标,她也不再追究。

  关键的问题在于。

  李芳在万站长的皮包里发现一双女式皮鞋。

  那一天,被抽调到县教育局工作的张英才因公事回来,本来要见万站长,却只见到李芳。

  李芳用有史以来最难看的脸色对着他,哪怕他身上带着县教育局的公函也没用。

  张英才只好先回家。

  张英才关上门,将那份公函放到桌子上。

  父亲先看,看完之后连连说,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做好人一定会有好报呀!

  母亲后看,看完之后抹着眼泪说,余校长他们总算有出头之日,我家英才也不用愧疚一辈子了。

  一直以来,家里的入总在提醒张英才要对余校长他们感恩。

  张英才这样做也是为了缓解父亲和母亲多年来内心的压力。

  张英才不让父亲和母亲往外说。

  毕竟这次回来只是将一些有疑问的情况核对一下,正式文件要等情况核实汇总之后再下达。

  张英才打听了两天,谁也不清楚万站长去了哪里。

  第三天上午,张英才正要再去乡教育站,母亲从外面回来,说听别人说,这几天李芳总在细张家寨躲躲闪闪,只怕是听到什么闲话,想找人家的麻烦。

  张英才懂得母亲的意思,二话没说就往细张家寨赶。

  刚走进村子,就听到蓝小梅家里传来叫骂声。

  张英才冲进屋子,看到万站长伸出双手将蓝小梅护在身后,自己脸上却被李芳抓出几道血痕。

  “哪有你这样当外甥的,余校长让你捎皮鞋给蓝小梅,你却往我包里塞!这下子好了,舅舅是越说越黑,你来与舅妈说明白吧!”

  舅舅劈头盖脸一顿骂,张英才全听到心里去了。

  他走上前去,想将舅舅推开,却又害怕李芳那虽然白嫩,却锋利无比的十指。

  只好顺着万站长的话现编现说。

  张英才说皮鞋是余校长在省城买的,本来想给王小兰,不料码子小了,王小兰不能穿。

  又想送给成菊,那个女人也是大脚穿不了。

  后来,余校长的儿子余志提醒说,蓝小梅曾给他做了一双布鞋。

  余校长才决定将这双送不出去的皮鞋送给蓝小梅。

  事后,张英才听说他凭空虚构的这些事,居然全是真的,也忍不住啧啧称奇。

  那天他进门之前,万站长已如此说过一遍,见张英才的说法相同,李芳的火气才消退下来。

  因为太愤怒,李芳的思绪全部集中在皮鞋上。

  皮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后,她规定,从即日起,以公路为界,万站长不许往北边去,北边的几所学校交给教育站的黄会计管,他自己只能管公路南边的几所学校。

  后来有空说起这段有惊无险的事,万站长还心有余悸地叹息,危难之时,还是血缘关系最靠得住。

  与万站长见面后,张英才将核实后的情况带回县里。

  等他再次回到乡教育站时,相关红头文件已经揣在怀里了。

  这些红头文件让万站长忘了近来所有的不快。

  万站长很想亲自去界岭宣布这条喜讯。

  但一方面由于李芳立了家规,不好马上违反,另一方面,全乡十几所小学,他和黄会计两个人全部跑一遍,最快也得两天。

  因此,万站长觉得,让张英才跑一趟界岭小学,是最理想的选择。

  自从转为公办教师。

  张英才就没有回过界岭小学。

  万站长问过原因,张英才说,自己走得很不光彩,如果只是回去叙旧,无论对他自己,还是对余校长他们,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机会。

  暑假期间县教育局抽调人员组成一个专门处理民办教师问题的办公室,万站长力荐张英才,也是考虑到,唯有余校长他们转为公办教师,张英才心里的郁结才能最终化解。

  万站长觉得,对于张英才来说,再也没有比送红头文件上山去更好的机会了。

  张英才当然没有异议。

  一个人在山里走路,即便是刻意控制速度,也只能维持很短一段时间,稍不注意,步伐就自动加快了。

  想消磨时间,除非停下来,找个石头坐下,或者找块草地躺下。

  一阵清风从头顶上吹过,隐隐约约地落下一些笛声。

  张英才心里一动,紧走几步越过山脊,果然看到山腰上的界岭小学正在举行降旗仪式。

  让张英才意想不到的是,记忆中一切还是那样清晰,真实的学校已如此破败,屋顶上的黑瓦大部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全是枯黄的茅草。

  因为父亲的责骂,每年正月初二,如果没有落雪,张英才都要来界岭小学拜年。

  实际上,张英才从未越过这道山脊。

  唯有今年的正月初二,他真的走上这山脊,看见了久违的界岭小学,还有正在水泥球台上打乒乓球的孙四海和余志。

  那时候,他还觉得一切如初,想不到变化来得如此之快。

  虽然听万站长说过,界岭小学在雷中毁了一间教室,亲眼看到后,张英才还是十分吃惊。

  越过山脊的那一步有些沉重,之后是下山路,走起来轻松多了。

  山路拐到界岭小学背后的山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撑着教室山墙和后墙的每一根圆木。

  路边的树林里出现一个女人,是蓝小梅在那里呆坐着。

  张英才叫了一声。

  蓝小梅回过头来,见是张英才,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自己走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再下去。

  蓝小梅一定是被心里的话憋坏了,第二句话就说李芳上她家胡闹,弄得她天天做噩梦,眼睛一闭,就看见李芳穿着一双大皮靴,追赶着要踢人。

  睡不好。

  别说爬山,就是走平路也会累坏人。

  蓝小梅说:“余校长真是太奇怪了,无缘无故送皮鞋给我,惹出这么大的风波。”

  张英才说:“余校长只奇不怪,他要送皮鞋给你。肯定是有道理的。”

  蓝小梅说:“我是想当面把这皮鞋还给他。”

  张英才说:“还给他有什么用,他家里又没有能穿女式皮鞋的脚。”

  蓝小梅说:“你那个舅妈,也太霸道了。我和你舅舅年轻时的那点事,她也要倒回去管。若不是你救场,我这老脸往哪里搁呀!”

  张英才说:“莫说舅妈,当初舅舅让我到界岭,将蓝飞留在中心小学,我也吃过醋。”

  蓝小梅说:“你舅舅和舅妈,一个心肠比脑子好,一个脑子比心肠好,所以才会出现好心办坏事的情况。”

  张英才说:“会不会还有坏心办好事的情况呢?”

  这话本无所指,却让蓝小梅脸红起来。

  她将头一低,站起来往界岭小学走去。

  张英才仔细一想,也觉得自己这话似乎在说,李芳上细张家寨胡闹,反而会成全蓝小梅。

  蓝小梅神情紧张的样子,反而让近乡情怯的张英才平静了。

  蓝小梅不再说话,拎着一只小提包在前面走走停停,刚在操场上露面,几个在余校长家寄宿的学生便欢呼雀跃地跑过来。

  他们不认识张英才,拼命地往蓝小梅怀里钻。

  蓝小梅像挑西瓜那样,一边摸着他们的小脑袋,一边要他们报告余校长,有贵客来了。

  学生们还没跑到门口,余校长就听到动静了,他快步走向张英才,还大声叫道:“孙老师,快出来。看看谁来了!”

  孙四海拿着笛子在门口露面后,愣了一下。

  张英才过去,他俩握手时,只是相互笑一笑,什么话也没说。

  几个大孩子腼腆地走过来,很礼貌地叫了声:“张老师!”

  张英才没料到自己还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

  孩子们很高兴,余校长当然更高兴,孙四海也笑了笑,并且说,张英才这样子,天生就应该当老师。

  张英才也笑着说,民办教师的最大特点是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自己也算是民办教师出身,哪能记不住自己的孩子呢?

  见他们老是站在操场上说话,蓝小梅在一旁小声提醒。

  要他们进屋去谈。

  余校长这才想起还没同蓝小梅打招呼,就问:“你怎么来了?”

  蓝小梅有点娇嗔地小声回敬一句:“都是你做的好事!”

  余校长知道她话里有话,有点心虚地转向张英才。

  张英才正在问孙四海,学校的房子怎么破成这种样子。

  孙四海指着旗杆下的那块大石头,将经过说了一遍。

  随着孙四海的话,大家一齐走到旗杆下。

  石头实在是太大了,有成人胸脯那么高。

  余校长说,大石头若是再多打一个滚,山下衬子里的人就遭殃了。

  张英才走到六年级的教室里,虽然重新摆上了课桌,被石头砸出来的大坑也用沙土回填过,留下来的痕迹依然使人惊心动魄。

  蓝小梅先惊呼起来。

  如果正赶上老师和学生全在教室里,可就太惨了。

  孙四海告诉她,巨石滚下来时,首先砸中了教室的讲台。

  将一张三尺高的桌子砸进地垦。

  孙四海说,余校长、邓有米、他自己、张英才、夏雨、骆雪,最后是蓝飞,这些老师都在这张讲台后面站过,别人都没有事,蓝飞一来就出这种怪事。

  蓝小梅惊魂不定地嘟哝,这么大的事情,蓝飞回家后,竟然只字不提。

  最让张英才难过的是用来挡风雨的那些茅草,这已经不是学校,而是看护山货的草房子。

  余校长他们也叹气,一间教室被砸,别的教室跟着受到牵连,小雨小漏,大雨大漏,旧瓦全碎了,又没有钱换新瓦,只好盖上茅草顶着。

  这时候,闻讯赶来的邓有米在外面响亮地叫着张英才。

  几句客气话说过,邓有米就说,看张英才的样子像是有喜事,若是公事他就不猜了,若是私事,肯定是送喜帖,请他们去喝结婚喜酒。

  张英才笑着回答:“我是带着私人感情来办公事。”

  邓有米说:“千万别对我们说,你舅舅又给了一个转正指标。那样的话,又不晓得会便宜谁!我们三个是界岭的刘关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么一起转正,要么一起不转正。你要是有办法就将我们三个一起转为公办教师,等你结婚时,我送你一台大彩电。”

  张英才伸出手要与邓有米拉钩。

  邓有米想也不想就将手指弯着迎了上去。

  邓有米还说:“就算让你腐败一次,也心甘情愿。”

  张英才狡黠地笑了一下,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封信递给邓有米。

  邓有米打开一看,开头一句竟然是表达男女私情的话,便连忙还了回去。

  邓有米说:“私人信件不能随便看。”

  张英才开心地说:“让你看信,就等于告诉你,早点将大彩电准备好,免得到时候不是没有现钱,就是没有现货。”

  张英才将信放回提包后,重新取出一只信封交给余校长。

  余校长不肯接,说自己是无妇之夫,开不起这样的玩笑。

  邓有米伸手想接,张英才却说,这是公事,必须由余校长先看。

  余校长将信将疑地接过信封,取出里面的红头文件。

  只看了一眼文件头,眼睛就放出异样的光彩来。

  余校长看了一遍后,什么也没说,用双手递给邓有米。

  邓有米与之相反,越看眼睛越细,直到眯成了条缝,将文件交给孙四海时,两只手还在发抖。

  孙四海看完了,却冷笑一声说,界岭的天上只会掉大石头,想让它掉馅饼,就算活十辈子也修炼不出那样的福气。

  “真的像《红楼梦》所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我与万站长说过,界岭小学的情况格外不同,这么大的事让他来宣布才合适。万站长非让我来,是因为我与你们几位关系非同一般,即使是叫一声恩师也不为过。而且,如果你们几位不能转为公办教师。我这一生就会活得不踏实。”

  听张英才这样说,蓝小梅从孙四海手里拿过文件,越看越惊喜。

  “我说过嘛,将七十二行中的好人全都加在一起,也比不上第七十三行的民办教师。看起来政府也开始欣赏民办教师了,所以才下这样的文件,将全中国的民办教师全部转为公办教师。这不叫苍天开眼,是余校长你们终于感天动地了!”

  孙四海要过文件,重新看了一遍,然后交给邓有米。

  邓有米将文件重新看了一遍,又还给余校长。

  余校长双手捧着红头文件,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蓝小梅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在操场上决定了?”

  说话时,她轻轻地拉了拉余校长的衣襟。

  余校长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有话说不出来,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家。

  余校长在前面走,其余的人都跟着他。

  走在最后的蓝小梅一只脚跨进门,又犹豫地退了出来,并将门掩上。

  黄昏时节,掩上门的屋子里已经很暗了。

  余校长站在堂屋正中,大家都不说话。

  一只松鼠不知从哪里钻进来,探头探脑之后,居然蹿上桌子。

  余校长轻叹一声,松鼠像离弦之箭一样顺原路逃跑了。

  “张老师,这是真的吗?”

  “若有半点不实,就让那块大石头压死我!”

  “我们可是被骗苦了。”

  “只有比畜生都不如的人,才会再骗你们!”

  话音未落,张英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抽泣几声后,忽然对着空中大吼。

  余校长双手掩面,任凭积蓄二十多年的泪水沿着指缝无声无息地倾泻出来。

  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忽然听到操场上有歌声在响。

  余校长他们赶紧到后门外,将顺着竹涧流下来的泉水,浇了几把到自己的脸上,这才打开屋门。

  操场上,寄宿的学生在蓝小梅的指挥下,正在放声齐唱《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见到孙四海出来了,蓝小梅叫他给学生们伴奏。

  孙四海回屋拿出笛子,舔了舔笛膜,就吹了起来。

  蓝小梅又要余校长他们同学生们一起唱。

  余校长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唱了。

  一益还未唱罢,蓝小梅就叫起来,要他们在心里想着刚刚得到的喜讯。

  不要再将这首歌唱得无比忧伤。

  余校长他们试了几次,还是不行,唱不了两句,又习惯地回到从前那种唱法。

  蓝小梅无奈地笑了笑,说他们天生是苦命,该快乐的时候也快乐不起来。

  蓝小梅不勉强,让他们站在一旁欣赏学生们的歌唱。

  他们发现,蓝小梅打拍子的样子很好看。

  一问,原来蓝小梅也当过民办教师,若不是后来蓝飞的父亲患癌症,她不得不回家照料,这次政府的好政策,她也有资格享受。

  蓝小梅提议,这天晚上大家都在余校长家吃饭。

  邓有米带头叫好,还将成菊叫来了。

  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正在开心。

  孙四海又忧伤起来。

  连蓝小梅都知道这是为什么,正在安慰他,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么热闹。是不是余校长有大喜了!”

  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王小兰,让孙四海大吃一惊。

  原来是蓝小梅抽空去了叶碧秋的小姨家,让她找个借口,将王小兰叫来一起高兴。

  孙四海说:“蓝小梅很像这个大家庭的嫂子啊。”

  成菊马上接过话说:“对,我当二姐,王小兰就当三妹好了。”

  余校长怕蓝小梅生气,连忙把话岔开,他说,凡事总会有些预兆,昨天夜里梦见新来的学生们在教室弹凤凰琴。

  醒来后,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只凤凰琴早就送给张英才老师了,后来的学生连见都没见过。

  怎么会弹哩!

  原来是应在张英才老师带来的给所有民办教师转正的政策。

  王小兰说,昨天夜里自己也做了一个弹凤凰琴的梦,只不过弹琴的人是余校长。

  王小兰边说边朝成菊使眼色。

  成菊会心地说,昨天夜里她在梦中笑醒了。

  她还要邓有米作证。

  邓有米煞有介事地证明,妻子确实在梦里笑出声来。

  成菊又说,之所以笑,是因为看到余校长在一棵桃花树下弹着凤凰琴,每弹一下,树上的花瓣,就像雪一样往下飘。

  两个女人一起问蓝小梅,如何解这个梦。

  蓝小梅心里有数,却故意说成是余校长在怀念爱妻。

  王小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着巴掌说,大嫂到底是大嫂,要么不开口,开口便是一语中的。

  琴就是情。

  凤凰琴,即是男女之情。

  看来,要不了多久,余校长就要请大家喝喜酒,庆祝老树新花,二度梅香。

  蓝小梅乱了方寸,明知对方是在暗指自己,又不能不说话。

  她问:“余校长的新花是什么样子?”

  王小兰说:“什么样子我不清楚,只晓得是三十六码的!”

  大家笑得正开心,叶碧秋的小姨打着手电筒进来了。

  王小兰一看时间,比原先约好的超出了半小时。

  王小兰一走,大家也就散了。

  成菊问蓝小梅,要不要上她家去睡。

  蓝小梅说不用了,先前蓝飞在这里时,她都是同寄宿的女生一起睡,已经习惯了。

  至于张英才,余志没有回来,他可以睡余志的床。

  临走时,成菊贴着蓝小梅的耳朵说了一句什么,将蓝小梅弄得满脸通红。

  男人们显然明白那话里的内容,都将目光移到余校长身上。

  余校长不敢在屋里停留,赶紧到厨房去给客人烧洗澡水。

  洗澡水烧好了后,张英才先去用。

  屋里只剩下余校长和蓝小梅。

  两个人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蓝小梅感叹,现在想来,蓝飞来界岭工作一阵子,真的是太好了。

  只可惜蓝飞悟性差,还没得到余校长他们的真传,就当了逃兵。

  其实,人一生,吃也吃不了多少,穿也穿不了多少,用也用不了多少。

  要说享福,也就是有事做,累不着;有饭吃,饿不着;有衣穿,羞不着。

  再想得到太多,就是作孽。

  蓝小梅说来说去,总也离不开蓝飞,她说,蓝飞至少是半个男苕,年纪轻轻的,急于转正,不择手段,如果能耐心等到这一次,那八辈子也还不清的良心债也就不用背了。

  蓝小梅不停地说话,根本不让余校长开口。

  余校长明白她的心思,只是默默地听着。

  蓝小梅突然问了他一句:“好不容易盼到能转正了,往后你打算怎么办?”

  余校长说:“在没看到细则之前,什么也不敢想。”

  蓝小梅叹了一口气:“你呀,悲观了二十年,听到再好的消息也不会笑。要是像你这样,我一个女人家的,还要养孩子。不如找个深水塘跳下去算了。”

  余校长说:“从最高一级制定政策的人,到最低一级的民办教师,中间隔得太远。只要哪一环脱节,问题就来了。”

  蓝小梅说:“这么大字的红头文件。哪能设局骗你这个老实人!你就好好想想往后的好日子如何过吧。真像你说的那样悲观,转不了正,我替你负责。”

  余校长说:“其实也没多少好想的,万一有这样好的运气,还是要待在界岭,继续教教孩子们读书。”

  张英才洗完澡,就轮到余校长了。

  蓝小梅是女人,最后洗澡,这是界岭的规矩。

  蓝小梅洗澡时,张英才本来已经上床了,又披着衣服出来,问余校长:“蓝姨是来找你的吧?”

  余校长从没问过,当然不清楚。

  张英才说:“依我看,蓝小梅已经爱上你了。”

  余校长说:“人家可能是来还皮鞋的。”

  说着,余校长指了指蓝小梅随身带来的提包,鼓鼓囊囊的样子,很像塞着一双皮鞋。

  张英才诡笑一下,上前打开一看,果然是那双皮鞋。

  虽然猜中了,余校长难免失望。

  张英才却说:“蓝小梅若是真想不要这双皮鞋,完全可以托我带来,用不着跑这么远的路。再说,像她这样的女人,哪会当面将事情做绝哩!”

  余校长也觉得这话有道理,便转移话题,说曾在县车站看到张英才被一个漂亮女孩子接走。

  张英才承认,那就是他的女朋友,也是在省里读书回来的,如今在县文化馆搞舞美设计。

  张英才告诉余校长,当初那句作为上联的“时时刻刻等你来敲门”,就是这个叫姚燕的女孩写给自己的。

  那时候,因为对刚刚萌芽的爱情没把握。

  内心才像疯了一样。

  渴望能去省城,天天与姚燕在一起。

  张英才要余校长想想自己的事:“实在不好在蓝小梅面前开口,我可以帮你。”

  余校长说:“你敢帮这个忙。小心万站长打断你的腿。”

  张英才说:“爱情之事要两情相悦,一厢情愿是成不了的。那天李芳到细张家寨胡闹,我总算看清楚了,舅舅不过是蓝小梅稍微有点特殊的普通朋友。”

  这时,蓝小梅在厨房里说话了:“你们两个还在说话呀,早点睡吧!”

  张英才应了一声,小声对余校长说:“听到没有,这口气是女当家的吩咐男当家的。我去睡了,你就在这里等她吧!”

  余校长说:“为什么要我等,你不等?”

  张英才笑起来:“余校长多年不近女色,都忘了,女人洗完澡,是不会再穿外套的。”

  余校长慌了,连忙说:“我也去睡。”

  余校长钻到卧室里,却没有往被窝里钻,坐在床边,听着外面的各种动静,他明白那是蓝小梅在收拾屋子。

  很多年前,明爱芬也是这样,洗过澡后,穿着短衫短裤,将屋子重新收拾一遍。

  那时的女人格外妩媚动人。

  余校长天天晚上都等不到明爱芬将家务事做完,就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有一次,欢爱之后才发现,明爱芬手上抹布还没有放下。

  两人你笑我,我笑你,嬉闹一阵,又冲动地搂在一起。

  事后,明爱芬一边叫头晕,一边又说这是他俩爱得最深的一次。

  那次,明爱芬怀孕了。

  余校长觉得心里憋得慌,拼命地想,如果明爱芬还活着,遇上这么好的政策,夫妻俩都转为公办教师,过几年儿子余志如愿考上大学,是多么美满。

  想了一阵,忽然发现外屋灯还亮着,却没有动静。

  余校长走到门后,透过门缝看到蓝小梅蹲在地上,一只手伸到提包里,像是想取什么东西,又犹豫不决。

  她果然是穿着贴身的短衫短裤,半截腰身同样裸露在外。

  余校长悄然退后,不敢再看。

回目录:《天行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部 山河入梦作者:格非 2黑铁时代作者:王小波 3第一部 人面桃花作者:格非 4第二个太阳作者:刘白羽 5黄叶在秋风中飘落作者:路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