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超级学习者 > 12 原则9 试验:跨出舒适区去探索吧

12 原则9 试验:跨出舒适区去探索吧

所属书籍: 超级学习者

结果吗?哎呀,我已经得到了很多结果!至少我知道这几千种方法是行不通的。

——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

如果你读过他的生平趣事却没有看过他的作品,你绝对不会想到文森特·凡·高(Vincent van Gogh)会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画家之一。他26岁才开始学习绘画,这个年纪已经不小了。艺术是一个早熟的领域,著名的大师们通常起步较早,一般在幼年时就展露天赋。像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小时候就能写实绘画了,他的立体派风格得益于此,他可以毫不谦虚地说自己“像拉斐尔一样画了四年,但像孩子一样画了一辈子”。莱昂纳多·达·芬奇十几岁时曾当过画家学徒,他年轻时在一个农民的盾牌上画了一个怪物,结果被米兰公爵看上并买了下来。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在14岁生日之前就举行了他的第一次画展,充分展现了他成为著名画家的天赋。相比之下,凡·高在年幼时没有表现出任何过人天赋。无论是作为一个艺术品经销商和还是牧师,他都失败了,后来才重新拾起画笔。家里的朋友、艺术品卖家H.G.特斯泰格(H.G.Tersteeg)认为,他的艺术抱负只不过是为懒惰找借口。“你起步太晚了。”1他说,“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绝对不会成为画家,你这幅画会和你之前做的其他事情一样,变成泡影,你将一事无成。”

比他起步晚更糟糕的是,凡·高根本不太擅长绘画。他的素描作品技法粗糙而幼稚。当他最终说服模特们坐下来画像时——以这位荷兰人出了名乖张的个性,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做了很多次尝试才画出了一幅肖像。在巴黎画室短暂逗留期间,他也学习了后印象派绘画运动的未来领袖,如亨利·德·图卢兹-罗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的画法。然而,与图卢兹-罗特列克轻挥几下手腕就能把场景捕捉得惟妙惟肖相比,凡·高画得颇为吃力。“我们觉得他的绘画太没技巧可言了。”2一位同学回忆说,“他的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最后,才华平平的他无法与同学相处,举止也令人生厌,不到三个月,他就离开了画室。

他起步晚,看起来明显没有什么绘画天赋,脾气也不好。几乎所有走进他生活的人最终都将他拒之门外,因为尽管他一开始狂热而深情,后来却不可避免地与所遇到的人发生激烈争吵。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经常被关进精神病院,从“急性躁狂伴广发性精神错乱”到“癫痫”,他被诊断患有各种精神疾病。他的爆发,或者他所说的“攻击”,使他与那些可能成为他的同伴、导师和老师的人疏远了。因此,尽管凡·高尝试过接受正规教育,但他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学成才的,他只接受过短暂的传统教育。在这短暂的时光里,他可以在推开别人之前,和人友好相处。

凡·高离奇的英年早逝使得他姗姗来迟的艺术生涯也过早结束了。37岁时,他死于腹部的枪伤。尽管有人怀疑他是自杀,但他的传记作者史蒂文·奈菲(Steven Naifeh)和格雷戈里·怀特·史密斯(Gregory White Smith)认为他更可能是死于意外或谋杀,他甚至可能是被村里的一个年轻人开枪打死的,这个年轻人对他做恶作剧,称他为“fou roux”,即“疯狂的满头红发的家伙”。

尽管如此,凡·高还是成了有史以来最著名的画家之一。《星空》《鸢尾花》和《花瓶里十五朵向日葵》都成了他的标志作品。在四次拍卖中,凡·高的每幅作品几乎都创下了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成交价,其中包括他的《加歇医生》,成交价超过8200万美元。3凡·高标志性的旋涡状笔触、厚重的涂色以及鲜明的轮廓,让许多人认为他的画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

我们如何解释这些差异呢?一个起步较晚,没有明显的天赋还伴随着许多人格障碍的人,是如何以其最具个性、特立独行的绘画风格而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的?为了了解凡·高,我想谈谈超级学习者的第九个也是最后一个原则:试验。

凡·高是如何学会绘画的

先站在凡·高的立场上思考一下。尽管你有家族关系,但作为一个艺术品经销商,你失败得很离谱。你也是个失败的传教士。现在你开始了一项新的职业——绘画,即使你很难准确地画出东西。你会怎么做?凡·高应对挑战的方式终其一生都是如此。首先,他会确定一种学习资源、方法或风格,并投入令人难以置信的精力和时间,在这个方向上创作至少几十个(即使没有数百个)作品。在这种高强度学习之后,他意识到自己仍然存在的不足,又会投入到一种新的资源、方法或风格中,然后重新开始。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凡·高自发意识到这点,但我在这一模式和成功的科学家使用的模式之间看到了相似之处:假设、实验、结果、重复。无心插柳柳成荫,凡·高在绘画领域的大胆尝试,让他不仅成为一名熟练的画家,而且是一名令人难忘、独一无二的画家。

自他首次试着成为一名画家时起,凡·高的漫长试验就开始了。在那个年代,进入艺术生涯的正常途径是去艺术学校或在画室当学徒。由于别人并不认为凡·高有什么才华,再加上他古怪的脾气,所以他在那些传统的道路上没有多少出彩的机会。因此,他开始自学,自学一些绘画基础知识课程。尤其是他大量使用了查尔斯·巴格(Charles Bargue)的《炭笔练习》和《绘画课程》,以及阿尔芒·卡萨格(Armand Cassagne)的《绘画入门指南》。那些厚厚的书上面配有逐级的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一步一步坚持训练,有志向的画家完全可以逐步提高绘画技巧。根据传记作家的说法,凡·高“狼吞虎咽地阅读了这些大部头的书……一页又一页,一遍又一遍。”4凡·高向他的弟弟提奥报告:“我现在已经完成了全部60张。”他还补充说,“我几乎画了整整两周,从早画到晚。”临摹是凡·高早期采用的另一种策略,他在后期的艺术生涯中一直坚持临摹。他一遍又一遍地临摹他最喜欢的作品之一——让-弗朗索瓦·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的《播种者》。早年,他就开始了画素描,但是他画得很吃力,特别是画模特,因为他很难准确地构图。

凡·高向其他艺术家、朋友和导师学习。安顿·凡·拉帕德(Anthon van Rappard)建议他尝试用芦苇笔和墨水,并采用成熟艺术家的短而快的笔触风格。另一位艺术家,安东·莫夫(Anton Mauve),建议他尝试各种不同的媒介:木炭、粉笔、水彩和蜡笔。这些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们在一起期间,也就是在凡·高后来割掉耳朵的那所房子里,保罗·高更(Paul Gauguin)让凡·高根据记忆作画,让色彩暗淡一些,并采用新材料来达到不同的效果。这些策略对凡·高不起作用。因为没有直接面对场景描绘,他在素描方面的弱点更加突出,而且采用不同的绘画材料也于事无补,甚至与后来使他成名的风格背道而驰。然而,试验不一定要成功才有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凡·高有了很多尝试新技法的机会。

凡·高不仅仅试验了新材料和方法,还在此过程中逐步奠定了他的艺术理念和绘画哲学。尽管他的画作以强烈、充满活力的色彩而闻名,但这并不是他的初衷。最初,他倾向于柔和、灰暗的深沉色调,就像在早期作品《吃土豆的人》中看到的那样。“几乎所有颜色都是灰色的。”5他说,“在自然界中,除了那些色调和阴影,人们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他坚信这一点,并以此为基础开展绘画。然而,后来他又转而使用了完全相反的颜色:明亮的、互补的色彩,通常是强加在一个场景上,而不是从自然中提取出来。他对当代艺术运动的立场摇摆不定。一开始,他更喜欢传统绘画,而不是新的印象派风格,后来他转向了前卫派,选择大胆而超越现实的形式。

凡·高的绘画试验,有两点值得注意。首先是他运用方法、理念和资源的多样性。他在绘画的许多方面都比较吃力,但最终能找到一种适合他的风格,我相信其中多样性尝试至关重要——取长补短。尽管艺术天才们通常能够抓住教给他们的第一种方法,并坚持到底。但其他人则需要进行大量的试验和尝试,才能找到适合的方法。第二点是他的学习强度。就像我到目前为止讨论过的所有超级学习者一样,为了成为一名艺术家,凡·高对绘画异常执着,一直在努力。尽管收到很多负面的反馈,经历了许多挫折,他坚持不懈地追求他的艺术高度,有时每天都能创作出一幅新画。在这两个因素的影响下,再结合多样性试验和积极的探索,他克服了早期的障碍,并创作了一些最具代表性的辉煌画作。

试验是精通的关键

当你开始学习一项新技能时,通常只要以优秀的人物为榜样就足够了。在讨论超级学习原则时,首先是元学习:理解一门学科是如何分解成不同的元素的,并看看其他人以前是如何学习的,从而寻找到一个有利的起点。随着你掌握的技能越来越多,你不再满足于效仿别人,你需要尝试并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

原则9 试验:跨出舒适区去探索吧

这个部分原因是学习一项技能的早期阶段往往是最容易上手、得到最佳支持的,因为每个人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开始的。随着你技能的提升,可以教你的人越来越少,可以与你保持同步的同学也越来越少(你对书本、课程和教师的需求也降低了),你也开始与你的学习榜样分道扬镳。虽然两个新手的知识和技能非常相似,但两个专家可能已经掌握了完全不同的技能,这使提高这些技能成为一种越来越个性化的特殊冒险。

越精进越意味着需要遗忘,因为你不仅要学会解决你以前不能解决的问题,你还必须忘记那些陈旧无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试验很有价值的第二个原因是,在你掌握了基本技能之后,你的能力更有可能进入停滞期。一项技能的早期学习是知识积累。你获得了新的事实、知识和技能来处理你以前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然而,越精进越意味着需要遗忘,因为你不仅要学会解决你以前不能解决的问题,你还必须忘记那些陈旧无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新手和大师级程序员之间的区别通常不在于新手不能解决某些问题,而是大师们知道如何使用最佳方法,最有效、最干净的、没有任何后续麻烦地解决问题。当精进变成了一种适当忘却而不是积累的过程,当你强迫自己走出舒适区去尝试新事物时,试验就变成了学习的同义词。

当你愈发精进时,试验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最后一个原因是,许多技能不仅奖励熟练程度,而且奖励独创性。伟大的数学家是能够解决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的人,而不仅仅是能够轻易解决以前已经有人解决过的问题。成功的商业领袖能够发现别人不能发现的商机,而不仅仅是模仿前辈的风格和策略。凡·高之所以成为有史以来最著名的画家之一,是因为他依赖的不仅仅是技巧,更有他的独创性。随着创造力越来越受重视,试验也显得越发至关重要。

三种类型的试验

在试验中,你可以看到不同层次发挥作用的整个过程,无论是凡·高作为艺术家的成功之路,还是凡·高作为榜样的学习探索之路。

资源试验

第一个试验就是你的学习方法、材料和资源。凡·高在他艺术生涯的初期就广泛地做了这方面的工作,尝试不同的艺术媒介、材料和学习技巧:参加自学课程,观摩同行艺术家创作,在画室、生活中写生等。这种试验有助于你找到最适合你的指导和资源。然而,重要的是,你的试验冲动必须要有与之相当的付出。凡·高在刚开始自学绘画时尝试了许多不同的方法,对每种方法他都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并创作了大量的作品。

一个好的策略,往往是选择一种资源(可能是一本书、一门课或一种学习方法),并在预定的时间内严格地应用它。一旦你积极地运用新的方法,你就可以回过头来合理地评估它的效果,以及是否有必要继续使用这种方法,还是应该去尝试另一种方法。

技能试验

在一开始,试验往往集中在材料上。然而,在大多数领域中,接下来学习什么,选择越来越多,所以问题就不再是“我怎样才能学习这些东西”,而是“接下来我应该学什么”。语言学习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大多数初学者的资源几乎都是相同的基本词汇和短语。然而,随着你的提升,接下来可能学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你应该学习阅读文学作品吗?还是应该学习口语直至能流利地谈论专业话题?看漫画书?谈生意?每一个领域的专业词汇、短语和文化知识都会成倍增加,所以很有必要选择你要掌握的知识领域。

试验这时再次发挥了关键作用。在你想培养的技能中选择一个小主题,花些时间积极地学习,然后评估结果。你应该继续这个方向还是选择另一个?这里没有标准答案,但心底有方向会对你想掌握的特定技能更有用。

风格试验

当你在学习上成熟了一些,学习资源或你想掌握的技能方向已经不再是问题,关键就到了你想培养什么样的风格。虽然有些技能只有一种“正确”的学习方式,但大多数并不都是这样。写作、设计、领导、音乐、艺术和研究都涉及开发特定的风格,这些风格有不同的优劣。一旦你掌握了基础知识,就不必再沿着死板的套路去做每件事,而是可以去尝试更多不同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都有各自的优缺点。这为试验提供了另一个机会。凡·高尝试了许多不同风格的艺术创作,从传统画家如米勒,到日本版画,并研究了他的画家朋友如高更和拉帕德使用的绘画技巧。虽然没有准确答案,但你也可以像凡·高一样,你会逐步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知道哪些风格比其他风格更适合你。

尝试不同风格的关键是要了解现行的所有不同风格。凡·高再一次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因为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讨论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这让他尽可能了解了大量风格和理念,总有一种特别适合他。类似地,你可能想要在你的研究领域找到大师,分析是什么使他们的风格成功了,看看有没有你可以模仿的方法,把它整合到你自己的方法中去。

在每一个层次的试验中,你的选择范围都在扩大,可供探索的可能性也呈指数级增长。是花时间尝试不同的资源、技术和风格,还是把精力集中在一种风格上直至精通为止,这两者之间存在着冲突。随着你不断探索、深入学习新方法,这种冲突带来的紧张感通常会自行缓解。尝试新想法并积极地付诸实践——凡·高将这一模式运用得非常出色,并借此弥补了他所有的缺陷。

试验的心态

试验所需要的思维模式和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所说的成长型思维模式6有相似之处。在她的研究中,她区分出两种看待个人学习和潜能的不同方式。在固定思维模式下,学习者认为他们的特性是固定的或天生的,因此没有必要去提高。相反,在成长型思维模式下,学习者认为自己的学习能力是可以被积极提高的。在某些方面,这两种思维模式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那些认为自己可以提高和成长的人,真的做到了;那些认为自己是固定不变的人,被困住了。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区分出两种看待个人学习和潜能的不同方式。在固定思维模式下,学习者认为他们的特性是固定的或天生的,因此没有必要去提高。相反,在成长型思维模式下,学习者认为自己的学习能力是可以被积极提高的。

显而易见,这与试验所需要的思维模式是相似的。试验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即你能够改进你的学习方法。如果你认为你的学习风格是固定不变的,或者你认为自己具有某些不可改变的优点和缺点,这将阻止你去尝试不同的方法来获得技能,你将根本无法进行尝试。

我认为试验型思维模式是成长型思维模式的延伸:成长型思维模式鼓励你看到改进的机会和潜力,试验则执行某项计划来实现改进结果。试验型思维模式不仅假设成长是可能的,而且创造了积极的策略,探索所有可能的方法来实现个人成长。要想进入试验的正确思维空间,你不仅需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是可以提高的,而且要明白有很多可能的方法可以帮助你做到这一点。不断试验和探索,摒弃死气沉沉的教条主义,是发挥出这种潜力的关键。

如何试验

试验,听起来很简单,但事实上实施起来相当棘手。原因在于,一连串随性的学习活动通常效果并不好,并不能让你精通。为了奏效,试验需要你先了解自己面临的学习问题,并想出可能的方法来解决。这里有一些策略可以帮助你把试验融入超级学习项目中。

策略1:模仿,然后创造

这是试验的第一个策略,我们可以在凡·高的作品中看到。虽然凡·高最著名的是他的原创作品,但他也花了很多时间临摹他喜欢的其他画家的素描和画作。模仿在某种程度上简化了试验的问题,因为以此为起点,你开始尝试自己做决定。如果你像凡·高一样,正在学习绘画,你能创造出什么样的艺术作品,你能运用什么绘画技巧,可能性多如繁星,要想从中做出选择和决定,如大海捞针一般。然而,如果你一开始就模仿另一位画家,你就可以利用这个立足点在你自己的创作方向上进一步探索。

除了简化选择之外,这个策略还有另一个优势。在试图模仿或临摹时,你必须解构它,以理解其运作原理。你会发现别人在某些方面做得特别好,而这一开始时并不明显。你还可以消除幻想,或许你认为某一方面很重要,但当你临摹他人作品时,你会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7

策略2:平行比较各种方法

科学的方法是认真控制条件,使两种情况的差异仅限于你研究的变量。你可以将同样的过程应用到你的学习实验中,通过尝试两种不同的方法,只改变一个条件,看看效果如何。同时使用两种不同的方法,你不仅可以快速地知晓哪些方法最有效,而且还能知道哪种方法更适合你的个人风格。

我在学习法语词汇上应用了这种策略。我不确定助记法有多有效。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都会找50个新单词,包括我经常阅读的书中的或生活中偶然碰到的词。

其中一半的词,我边查字典边看翻译。对于另一半词,我努力用视觉助记符把这两个意思联系起来。然后,在以后的测试中,我比较了我从两个列表中记住的单词的数量,每个单词都是从列表中随机抽取的。结果如何呢?在阅读了本书关于检索和记忆的章节后,你心里可能已有预期了,是的,我用助记法记住的单词几乎是没用助记法的两倍。这表明,虽然创建助记符需要多花一些时间,但是值得一试。

进行分割测试有两个好处。首先,就像在科学实验中一样,哪种方法最有效呢?如果把变量限制在你想要测试的因素中,那么试验结果会呈现更可靠的信息。其次,通过使用多种方法或应用多种风格来解决问题,你将增加专业知识广度。强迫自己去尝试不同的方法也会鼓励你走出舒适区,去大胆尝试和试验。

策略3:引入新的约束

学习的最初挑战在于你不知道该做什么,学习的最终挑战在于你认为自己已经知道该做什么。正是由于后者,我们才会习惯性地重复以前用以解决问题的常规方法。事实上,以往的方法并不见得总是最好的。我们需要引入新的约束条件,使旧方法失效,从而强有力地摆脱惯性思维。

学习的最初挑战在于你不知道该做什么,学习的最终挑战在于你认为自己已经知道该做什么。正是由于后者,我们才会习惯性地重复以前用以解决问题的常规方法。

最了不起的创新来自约束和限制,这实际上是一条设计公理——给设计师无限的自由,设计方案通常会一团糟。另一方面,在如何继续前进的问题上设置一些特定的限制条件,可以激励你去探索你不太熟悉的选项,磨炼你的潜在技能。你该如何增加限制来迫使自己拓展新的能力呢?

策略4:在不相关的技能中寻找你的超能力

传统的掌握技能的方法是选择一种明确的技能,并坚持不懈地练习,直到出神入化、得心应手。这是许多运动员的必经之路,他们经过几十年的训练来完善他们的投篮、跳跃、传球和投掷技巧。对于许多创造性或专业技能的领域,另一个捷径是将两种不一定重叠的技能结合起来,从而获得那些专攻其中一种技能的人所不具备的明显优势。例如,你可能是一个非常擅长公开演讲的工程师。你可能不是最好的工程师,也不是最好的演讲者,但将这两种技能结合起来,你就能成为在公司会议上展示工程主题的最佳人选,从而获得新的职业机会。《呆伯特》(Dilbert)的作者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的成功就是因为采纳了这种策略:他具有工程师背景,同时又具有工商管理硕士教育背景,而且还是漫画家。8

这种水平的试验经常在多个超级学习项目中进行。在完成MIT的挑战项目后,我可以运用我所学到的编程知识编写脚本,从而自动生成学习中文的单词卡。一旦你开始探索自己掌握的一项技能是如何影响另一项技能时,协同增效效应就成为可能。

策略5:探索极端

凡·高在很多方面都超越了常规艺术。他厚重的颜料与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所使用的薄层釉相去甚远。他的笔触粗狂热烈,比其他画家的精细笔触要迅猛得多。他的色彩大胆,通常既夸张又鲜明,而不是谨慎微妙的。如果你画一张图表,把凡·高的风格与其他画家的风格进行比较,你可能会发现他在许多方面都是极端的。

一个有趣的数学现象是,当你达到越来越高维度时,高维球体的大部分体积都在它的表面附近。例如,在二维(圆)中,只有不到20%的质量位于半径1/10的外层。在三维空间(一个球体)中,这个数字几乎上升到30%。在十维空间中,几乎3/4的质量都在最外层。你可以想象学习复杂的主题,类似于去寻找在高维空间里除开长度、宽度、高度外的一个最佳点,这些维度可能是定性方面的技术,如凡·高的颜色的互补,颜料的应用,或者其他方面的技巧,你可以选择不同的应用强度。这意味着技能领域越复杂(也就是说,它包含的维度越多),该技能的应用范围就越大,而这些应用至少跨越了其中一个维度。这表明,对于许多技能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最佳选择是极端的,因为更多的可能性本身就是极端的。坚持中庸之道并谨慎行事,并不太合适,因为这样你很可能浅尝辄止,不能探索所有的可能性。

通常更好的试验策略是把你正在培养的技能的某些方面发挥到极致,即使你最终决定让它回到中等水平。这样,你就能有效地搜索可能性空间,同时也获取了更广泛的经验。

试验和不确定性

学习是以两种方式进行实验的过程。第一,学习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试错实验。直接练习,获得反馈,试着找寻问题的正确答案,这些都是调整你头脑中的知识和技能以适应现实世界的方法。第二,尝试学习方法也是试验过程。尝试不同的方法,找到并使用最适合你的方法。我在本书中试图阐明的原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但它们只是指导方针,而不是铁律,是起点,而不是终点。只有通过试验,你才能在不同的原则之间找到正确的取舍,例如,什么时候直接学习更重要,什么时候你应该专注于训练弱项,到底是记忆还是直觉是学习的主要障碍等。试验会帮助你在方法上的细微差异中做出决定,而这些差异是没有一份原则列表可以详尽涵盖的。

拥有试验的心态,勇敢地走出你的舒适区去探索吧。许多人墨守成规,方法老旧,因此,他们很难领会知识,因为他们不知道最好的方法。效仿典范、运行测试、探索极端,这些都能帮你摆脱根深蒂固的习惯,并尝试新方法。这个过程不仅会教给你抽象的学习原则,还会教给你具体的策略,以适应你的个性、兴趣,让你取长补短。学习语言的最佳途径是练习口语,还是通过电影和书进行大量输入?你是否更适合通过创建游戏或参与开源项目来学习编程?这些问题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人们采用各种不同但适合自己的方法取得了成功。

效仿典范、运行测试、探索极端,这些都能帮你摆脱根深蒂固的习惯,并尝试新方法。这个过程不仅会教给你抽象的学习原则,还会教给你具体的策略,以适应你的个性、兴趣,让你取长补短。

我自己的学习经历就是不断试验的过程。在大学里,我特别注重建立关联和连接。在MIT挑战项目中,我转而以实践为基础。在我第一次学习外语(法语)的经历中,我很马虎,大部分时间其实都在说英语。在第二轮尝试中,我尝试了另一种极端,看看我是否能避开这个问题。在进行这些超级学习项目的时候,我不得不经常调整方法。例如,尽管只有30天的时间,从画素描图开始,我的肖像绘画挑战项目就涉及了大量的试错,一直曲折前进。如果我使用这种画法,进展明显变慢时,我便尝试着更快地画素描,以获得更多反馈。当达到一定的极限值时,我就花点时间学习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画法,二者通用以达到更高的准确度。

当然,我的学习经历有成功也有失败。很多次,我以为我一定可以取得进步,结果却惨败了。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我想我可以用某种助记系统来记住汉字,用颜色来表示声调,用记忆符号来表示音节。这是因为我常用的类似发音的视觉助记法对汉字不起作用,这些汉字听起来和英语很不一样。结果我彻底失败了,这些方法一点用都没有!其他时候,我尝试使用新方法,结果却极为成功。到目前为止,我在这本书中分享的大部分技巧,一开始我都不太确定是否会成功。

试验的原则是将所有其他因素联系在一起考虑。它不仅让你尝试新事物,认真思考如何迎接具体的学习挑战,还鼓励你大胆地抛弃那些不起作用的方法。谨慎的试验不仅能激发你最大的潜能,还能在现实生活中对学习成果进行及时检验,让学习的坏习惯和盲从迷信销声匿迹。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超级学习者 > 12 原则9 试验:跨出舒适区去探索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重门作者:韩寒 2龙日一,你死定了2作者:小妮子 3小时代1.0:折纸时代 4别想打扰我学习作者:月流光 5冰上无双作者:真树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