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超级学习者 > 9 原则6 反馈:不要回避负面评价

9 原则6 反馈:不要回避负面评价

所属书籍: 超级学习者

人人都有打算,直到一不留神被人打脸为止。

——迈克·泰森(Mike Tyson)

当听到主持人宣读自己的名字时,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从后面狭窄的楼梯登上舞台。所有的节目和HBO的特别节目秀门票场场售罄,可见洛克已经不是单口喜剧的新手了。他的表演充满活力,唱腔抑扬顿挫,他一向擅长重复笑话中的关键部分,就像歌曲的副歌一样,他的节奏如此精确,让你感觉他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得很有趣。看他的表演感觉像在欣赏一场摇滚音乐会。这就是问题所在。当你做的每件事都很有趣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是什么让一个笑话变得好笑呢?

远离拥挤的音乐厅和欢呼的人群,在纽约市格林尼治村的喜剧地下室里,克里斯·洛克走到简朴的砖砌舞台上的麦克风前。他手里拿着几张纸片,上面潦草地写着一些短语,这是他从祖父那里学来的新把戏。祖父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周末布道。没有标志性的激进风格,他重重地靠在了后墙上。这是他的实验室,他要以实验的精确性来表演喜剧。

“没那么好的事。”洛克提醒观众,他突然出现在小喜剧舞台上,大家都惊呆了。1“这价格不公道。”他开玩笑地继续说:“要是这样的价格,我就马上离开。”他预想着可能的评论:“克里斯来了,然后离开了。这很好!他虽然没有讲任何笑话,但那也很好了!”手里拿着便签,洛克开玩笑式地提醒观众,这不会是一个典型的克里斯·洛克的表演。相反,他想在有限条件下想出新的表演素材。“他们说会给我大约6分钟的时间,因为我很有名,”他解释说。“我得从头再来。”当他不想搞笑的时候,他想知道什么是有趣的。

洛克的方法并不是唯一的。喜剧地下室以大牌演员的突然出现而闻名:戴夫·查普利(Dave Chappelle)、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和艾米·舒默(Amy Schumer),在参与黄金时段特别节目和演唱会之前,他们都曾在一小群观众面前检验过自己的表演素材。如果一场大型演出就可以轻松地吸引大批观众,赚得盆满钵满,为什么还要在一个小俱乐部里表演呢?为什么突然出现,故意在这儿自降身价?洛克和其他著名喜剧演员所强调的是超级学习的第6个原则——反馈的重要性。

信息的力量

超级学习者无一例外都使用了反馈的策略。无论是罗杰·克雷格在《危险边缘》智力竞赛节目中,完全不知道答案的情况下抢答测试,从而获得简单反馈,还是本尼·刘易斯走到陌生人面前说他前一天才开始学的语言,这虽然让他很吃力,但他获得了反馈。获得反馈是我遇到的那些超级学习者最常见的策略之一。超级学习策略与更传统的方法之间的区别,往往在于所提供反馈的即时性、准确性和强度。特里斯坦·德·蒙特贝洛本可以采取常规的做法,认真准备讲稿,然后像大多数演讲会一样,每一两个月发表一次演讲。但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直接开始,每周发表几次演讲,在不同的俱乐部间寻找对他演讲的不同看法。对反馈的深度投入曾让他感到不适,但这种快速的沉浸也让他对台上可能产生的许多焦虑麻木了。

在艾利克森和其他心理学家提出的关于获得专业知识的科学理论——刻意练习研究中,反馈具有显著的特点。在研究中,艾利克森发现,对一个人的表现获取即时反馈的能力是达到专家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没有反馈意见意味着,你继续使用某项技能时不会有任何进步,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会停滞不前。有时,缺乏反馈甚至会导致能力下降。许多医生逐渐遗忘在医学院积累的医学知识,随着经验的增加,他们的诊疗水平反而变得更糟,因为他们诊断的准确性并没有得到快速反馈,而这些反馈通常会促进进一步学习。2

原则6 反馈:不要回避负面评价

反馈可能适得其反

反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都能直观地感觉到,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对是错,的确能加快学习进度。更有趣的是,关于反馈的研究表明,反馈并非越多越好。至关重要的是反馈的类型。

在一项大型元分析中,阿夫拉罕·克鲁格(Avraham Kluger)和安吉洛·德尼西(Angelo DeNisi)查看了数百项关于提供反馈对学习影响的研究。3尽管反馈的总体效果是积极的,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超过38%的案例中,反馈实际上产生了负面影响。这就很令人困惑了。一方面,反馈对于提升专业素养必不可少,刻意练习的科学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在超级学习项目中,反馈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反馈源,很难想象他们会成功。与此同时,所有资料的综述表明,并非所有反馈都是正面的。这怎么解释?

克鲁格和德尼西认为,这种差异在于所给予的反馈的类型。当反馈能提供有用的信息来指导未来的学习时,它就能发挥很好的作用。如果反馈能告诉你哪里做错了,或者如何改正,它会是一个有力的工具。但是,当反馈针对的是一个人的自尊心时,往往会适得其反。表扬是一种常见的反馈方式,老师经常使用(学生也很喜欢),但它通常对进一步的学习有害无益。当反馈转化为对你个人的评价时(例如,“你真聪明”或“你很懒”),通常会对学习产生负面影响。此外,即使包含有用信息的反馈也需要被正确处理,如此才能成为学习的动力和工具。克鲁格和德尼西指出,一些研究表明,反馈之所以有负面影响,是因为受试者没有建设性地使用反馈。他们可能拒绝了反馈,降低了对自己的期望,或者完全放弃了学习任务。研究人员指出,关于如何提高个人能力的反馈信息比较重要,而由谁提供反馈信息也很重要,来自同伴或老师的反馈具有强大的社会动力。

不仅是过度的消极反馈,过度的积极反馈也会降低你的积极性。

我发现这项研究有两个方面比较有趣。首先,很明显,虽然信息反馈是有益的,但如果处理不当或未能获得有用的信息,可能会适得其反。这意味着在寻求反馈时,超级学习者需要提防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对反馈(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反应过度,因为这些反馈并没有提供能够带来改进的具体信息。超级学习者需要对真正有用的反馈非常敏感,而忽略其他的反馈。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我遇到的所有超级学习者都使用反馈,但他们并没有对每一个反馈采取行动。例如,埃里克·巴隆就没有去关注有关他的游戏软件草图的所有评论和批评,在很多情况下,当反馈与他的观点相冲突时,他会忽略。其次,如果对反馈意见使用不当,你的积极性会受到负面影响。不仅是过度的消极反馈,过度的积极反馈也会降低你的积极性。超级学习者必须平衡这两个方面,为他们当前的学习阶段找到适当水平的反馈。虽然我们都知道(并且本能地避免)严厉和无益的批评,但研究也支持洛克的策略,即无视他的名气会自动产生积极反馈。

关于这项研究的第二个有趣的地方是,它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往往没有充分寻求反馈,因此反馈仍然是超级学习者可以利用的资源。反馈令人不适,也可能是残酷的、令人沮丧的。站在喜剧俱乐部的舞台上讲笑话可能是提高单口喜剧水平的最好方法之一,但这种行为本身可能是可怕的,因为台下尴尬的沉默会令人刻骨铭心。同样的,立即用一种新的语言说话也会令你痛苦,因为与你的母语沟通能力相比较,你现在的沟通能力急剧下降。

对反馈的恐惧通常比体验反馈本身更让人不适。因此,阻碍进步的并不是太多的负面反馈,而是对听到批评的恐惧。

对反馈的恐惧通常比体验反馈本身更让人不适。因此,阻碍进步的并不是太多的负面反馈,而是对听到批评的恐惧。有时候,最好的行动就是直接处理最困难的情况,因为即使最初的反馈是非常消极的,它也有助于减少你开始一个项目的恐惧。并且后续如果证明过于苛刻无所助益,你还可以进行调整。

没有自信、决心和毅力,积极反馈就无从谈起。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自主学习者无视积极反馈,本来这些积极反馈能帮助他们更快取得成果。人们通常选择避开重大打击性反馈,但这样你就会失去潜在的取得巨大进步的机会,因为你无法直接获取反馈,并利用这些信息来快速学习。超级学习者获得技能的速度很快,因为当其他人选择较弱形式的反馈或根本没有反馈时,他们会寻求积极的反馈。

你需要什么样的反馈

对于不同类型的学习项目,反馈也以多种不同的形式出现。比如,擅长单口喜剧和学会编写计算机程序,反馈就是非常不同的。同理,学习高等数学和学习语言也将会有不同方式的反馈。寻求更好反馈的时机取决于你想学习的内容。我认为重要的是考虑所有类型的反馈以及如何采用意见,如何加强练习,而不是试图详细说明学习项目需要什么样的反馈。了解你收到的反馈,确保最有效地利用它,同时认识到它的局限性。我想特别强调三种类型的反馈:结果反馈、信息反馈和纠正性反馈。结果反馈是最常见的,在许多情况下是唯一可用的反馈类型。信息反馈也是相当普遍的,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什么时候你可以把学习结果分开,对你正在学习的部分内容进行反馈,什么时候只对整体结果进行反馈。纠正性反馈是最难找到的,但如果使用得当,可以最大程度地加速学习。

结果反馈:你做错了吗

第一种反馈是结果反馈,也是影响最小的一种。这种反馈只会告诉你总体上你做得如何,但不会告诉你哪些方面做得好,哪些方面做得差。这种反馈可以以分数的形式出现——通过/不通过,A、B或C,也可以是对你同时做的许多决定的综合反馈。特里斯坦·德·蒙特贝洛在演讲后得到的掌声(或者他听到的嘘声)就是结果反馈的一个例子。这种反馈可以告诉他,他的演讲表现是好了,还是差了,但不能真正告诉他原因和解决办法。当一个新产品上市时,每个企业家都会经历这种反馈。它可能卖得很好,也可能卖得很差,但反馈是综合性的,不能直接分解成产品的各个方面。产品的成本太高了吗?营销信息不够清晰吗?包装不吸引人吗?客户的评论可以提供线索,但最终任何新产品的成功或失败都是一系列复杂的因素导致的。

结果反馈通常是最容易得到的,而且研究表明,即使这种反馈没有明确指出你需要改进的地方,也是有帮助的。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对视觉敏锐度是否促进学习的任务进行了反馈。4即便反馈信息量太大,无法获得有意义的信息,分不清哪些反馈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对研究者而言也有帮助。许多完全缺乏反馈的项目,我们可以很轻松地进行更改,以获得这种大规模的反馈。例如,埃里克·巴隆开通博客来发布游戏,并从早期游戏设计草案中寻求反馈。虽然这无法为他提供具体需要改进和改变的细节信息,但是沉浸在一个能够提供反馈的研发环境中,这一点就对他很有帮助。

结果反馈可以通过几种不同的方式促进你的学习。一种是为你的目标提供一个激励基准。如果你的目标是获得说明你已达到某一水平的反馈,那么你获得的反馈可以让你更新自己的进度。另一个好处是,它可以向你展示你正在尝试的不同方法的相对优点。当你进步很快的时候,你可以坚持那些学习方法。当进度停滞时,你可以看到当前方法有什么需要改变。虽然结果反馈是不完整的,但它通常是唯一可用的,并且对你的学习效率有巨大的影响。

信息反馈:你做错了什么

下一种反馈是信息反馈。这个反馈告诉你你做错了什么,但它不一定会告诉你如何改正。到异国他乡,和当地的本族语者用他们当地的语言沟通,就是一种信息反馈的练习。当你误用一个单词时,那个人困惑的眼神不会告诉你正确的单词是什么,但它会告诉你你弄错了。特里斯坦·德·蒙特贝洛除了在演讲结束时得到观众对他的整体评价外,还可以获得实时的信息反馈,了解演讲的情况。那个笑话让他们笑了吗?我的故事让他们厌烦了吗?关于这一点,你可以从你演讲过程中观众们分心的小眼神或背景声中去发现。洛克的单口喜剧实验也是一种获得信息反馈的方式。他能根据观众的反应判断某个笑话是否有笑点。然而,他们不能告诉他怎么做才能让它更有趣——他才是喜剧演员,而不是他们。

当你能够实时访问反馈源时,这种反馈很容易获得。当她的程序没有正确运行时,得到错误信息的计算机程序员可能没有足够的知识来弄懂她哪一步出错了。但是随着错误的增加或减少,她可以使用那个反馈信号来解决问题。自我反馈也无处不在,而且在某些学习中,它几乎和来自他人的反馈一样好。当你在画一幅画的时候,你只需要看着它,就能知道你的笔触是在给你想要表达的形象增色还是减色。因为这种反馈通常来自你与环境的直接互动,所以它通常与原则3——直接相匹配。

纠正性反馈:你如何修正错误

最好的反馈是纠正性反馈。这种反馈不仅能告诉你你做错了什么,还能告诉你如何改正。这种反馈通常只有通过教练、导师或老师才能得到。

最好的反馈是纠正性反馈。这种反馈不仅能告诉你你做错了什么,还能告诉你如何改正。这种反馈通常只有通过教练、导师或老师才能得到。然而,如果你使用了正确的学习材料,有时它可以自动提供。在MIT挑战中,我的大部分练习都是在作业和解答之间来回切换,所以当我解完一个问题时,我不仅会看到我的答案是对还是错,还会看到我的答案与正确答案有何不同。类似地,记忆卡和其他形式的主动回忆,在你答题后即向你展示正确答案,也可以提供纠正性反馈。

教育家玛丽亚·阿拉塞利·鲁伊斯-普里莫(Maria Araceli Ruiz-Primo)和苏珊·M.布鲁克哈特(Susan M.Brookhart)认为:“对接受反馈的学生来说,最好的反馈是信息丰富且有针对性的建设性意见的。”5最佳反馈能表明当前状态和期望的学习状态之间的差异,并帮助学生采取措施来提高学习效果。

纠正性反馈的主要挑战在于,你通常需要找到一位老师、专家或指导者,这样他们才可以指出你的错误并帮你改正。这样,你不仅可以得到信息反馈,还可以获得额外的纠正机会。这个优势显而易见,无论你花多大的努力去找这样的人,都是值得的。特里斯坦·德·蒙特贝洛和迈克尔·根德勒一起帮助他进行公开演讲,帮助他发现了演讲中细微的弱点,这些弱点他本人察觉不到,缺乏经验的听众也只会给出整体反馈而忽视细节。

纠正性反馈胜过结果反馈,因为结果反馈不能指出需要改进什么;同时也优于信息反馈,因为信息反馈只能指出需要改进什么,但不能指出如何改进。然而,它也可能不太可靠。特里斯坦·德·蒙特贝洛在演讲后经常得到相互矛盾的建议:一些观众会告诉他演讲语速放慢些,另一些人则说要加快语速。在这种情况下,请导师就显得很有用了,因为导师能准确地发现你的错误,并告诉你如何纠正,你不需要那么费劲。超级学习虽然是自我主导性质的,但你不应该误以为,学习是完全独立于他人的个人追求。

关于反馈类型的进一步说明

这里有几件事值得注意。首先,当你试图将反馈从一个较弱的形式“升级”到一个较强的形式,但实际操作比较困难时,你就需要谨慎了。要从结果反馈转换为信息反馈,你需要根据所做的每一个具体事项来获得反馈。相反,如果反馈是对你学习的整体评估,试图把它变成信息反馈可能会适得其反。游戏设计师知道要留意这一点,询问游戏试玩家他们不喜欢游戏的什么内容时,通常会得到似是而非的答案,例如,他们不喜欢角色的颜色或背景音乐。事实上,玩家是在全面地评估游戏,所以他们通常无法提供此类反馈。如果他们的回答是基于一个整体来反馈的,而不是基于每个单独的方面来反馈的,要求更具体的反馈可能会导致给予反馈的人疑虑。

类似地,纠正性反馈需要一个“正确的”答案或一个公认的专家的回答。如果没有专家或唯一正确的方法,提供错误的更改建议,试图将信息反馈转化为纠正性反馈可能会对你不利。德·蒙特贝洛告诉我,大多数人给他的建议并不是特别有用,但反馈的一致性很有用。如果他的演讲每次引起的反应大相径庭,他就知道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当演讲开始得到越来越多趋于一致的评论时,他就知道他要怎么做了。这表明,超级学习者并不仅仅是最大化反馈,还要知道什么时候选择性地忽略其中的细节,以提取最有用的信息。理解这些不同类型反馈的优点,以及使它们成为可能的前提条件,是为一个超级学习项目选择正确战略的重要部分。

反馈应该多快

在反馈研究中,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反馈应该有多快。你应该立即得到关于错误的信息还是等待一段时间?一般来说,研究表明,在实验室之外的环境下,即时反馈更有优势。詹姆斯·A.库利克(James A.Kulik)和陈林·C.库利克(Chen-Lin C.Kulik)查阅了关于反馈时间的文献,并建议“对于使用实际课堂测验和真实学习材料的应用研究,即时反馈比延迟更有效。”6研究专家的学者K.安德斯·艾利克森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即时反馈有助于识别和纠正错误,并能使人根据反馈对自己的表现做出正确的反应。7

有趣的是,实验室研究似乎表明,将正确的反馈与最初的任务一起延迟(延迟反馈)更有效。对这一结果最简单的解释是,再次呈现问题和回答提供了间隔后的第二次信息接触。如果这个解释是正确的,那么它就意味着,与单一的接触相比,即时的反馈最好与延迟的复习(或进一步的测试)相结合来增强记忆。我将在下一章关于记忆的章节中更多地介绍时空间隔以及它是如何影响记忆的。

尽管从表面上看,以往科学文献关于反馈时间的研究结果并不一致,但我建议更快的反馈,这样你就可以更快地识别错误。然而,这个建议可能存在风险,因为在你还没有尽全力回答问题或解决手头的难题之前,快速做出的反馈往往是不可靠的。早期关于反馈时间的研究倾向于表明即时反馈对学习的中性或负面影响。然而,在这些研究中,实验者经常在受试者完成提示之前就给他们看到正确答案。8这意味着受试者可以经常复制正确答案,而不是试着回忆。

太快的反馈会把检索练习变成被动复习,而我们已经知道被动学习的效果不是很好。对于困难的问题,我建议给自己设置一个计时器,以鼓励你认真思考难的问题,而不是直接放弃答题去查找正确答案。

如何改进你的反馈

现在你明白了反馈对学习的重要性。我已经解释了为什么反馈,特别是给别人反馈有时会适得其反。我还展示了三种类型——结果型、信息型和纠正型——如何具有不同的优势,以及使它们有效所需的先决条件。现在,我想重点介绍一些具体的策略,你可以应用,以获得更好的反馈。

策略1:消除噪声

无论何时你收到反馈,都会有信号(你想要处理的有用信息)和噪声(无用信息)。噪声是由随机因素引起的,没必要反应过度。比如你正在写文章,这些文章会在网上发布,其目的获得反馈来提高写作能力。大多数文章不会引起太多注意,即使引起了注意,也往往是因为你无法控制的因素,例如,恰好有人适时分享了它,导致它在社交网络上传播。你的写作质量确实会推动传播,但这有足够的随机性,你需要谨记,不要基于一个数据改变你的整个写作方法。当你试图改善写作技巧时,噪声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因为你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排除干扰,来获得真正有指导意义的有用信息。通过修改和选择你所关注的反馈流,你可以减少噪声并得到更多的信号。

在音频处理中使用的一种噪声消除技术是滤波。声音工程师们知道,人类的语音一般都在一个特定的频率范围内,白噪声则遍布整个频谱。因此,可以通过放大人类语言中出现的频率来增强信号,使其他一切都安静下来。一种方法是寻找代理信号。代理信号并不完全能达到目的,但它们往往消除了一些嘈杂(无用)的数据。对于博客写作,一种方法是使用跟踪代码来计算有多少百分比的人会把你的文章一直读到最后。这并不能证明你的文章是好的,但比起原始的随机数据,它的噪声(无用信息)小得多。

策略2:达到最佳难度点

反馈就是信息。更多的信息等于更多的学习机会。对信息的科学度量基于你能多容易地预测它将包含什么信息。如果你知道成功是有保证的,反馈就不能提供任何信息,因为你早就知道一切都会顺利的。这时好的反馈会适得其反。只有当反馈结果很难预测时,收到反馈才能为你的改进提供更多的信息。

反馈有助于你调整任务难度。许多人直觉上不愿接受接二连三的失败,因为接连失败提供的反馈并不总是有用的。然而,对于一直顺遂成功也要警惕。超级学习者小心地调整他们的学习环境,因此他们无法预测自己将会成功还是失败。如果他们失败的次数太多,他们会简化问题,这样他们就能开始注意到自己什么时候做的是对的。如果他们失败的次数太少,他们就会加大任务的难度或提高标准,这样他们就能区分不同方法的成功与否。基本上,应该尽量避免那些总是让你对自己的表现感觉良好(或不好)的情况。

策略3:元反馈

典型的反馈是表现评估:你在小测验中的分数反映了你对材料的了解程度。还有一种更有用的反馈:元反馈。这种反馈不是关于你的表现的反馈,而是关于评估你用来学习的策略的整体成功程度。

元反馈的重要形式是学习速度。这可以让你了解自己学习的速度,或者至少让你知道你在某方面的技能提高得有多快。国际象棋玩家可能会跟踪他们的Elo(等级分)评级的增长速率。LSAT(法学院入学考试)的学习者可以跟踪他们在模拟考试中的进步。语言学习者可能会跟踪在写作或说话时学到的词汇或犯的错误。有两种使用此工具的方法。一个是决定什么时候应该专注于你已经使用的策略,什么时候应该尝试其他的方法。如果你的学习速度慢得像涓涓细流,这意味着你目前的方法的回报在递减,这时如果你采取不同的训练、难度或场景,会获得更好的回报。

应用元反馈的第二种方法是比较两种不同的学习方法,看看哪种效果更好。在MIT挑战中我经常在考试前从不同的子主题把考题拆分,并尝试不同的方法。是直接答题更好,还是先花点时间试着理解主要概念更好?要想知道结果,唯一方法就是监测你自己的学习速度。

策略4:高强度、快速反馈

有时候,改善反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反馈意见越丰富越好,反馈的次数越多越好。当默认的学习模式很少或几乎没有反馈时,这一点尤其适用。德·蒙特贝洛提高公众演讲技能的策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比大多数演讲者更频繁地接触舞台。刘易斯的语言浸入式学习让他接触到有关自己发音的反馈信息,而此时大多数学生还没有说出一个单词呢。高强度、快速的反馈提供了信息优势,但更多时候,这种优势也是情绪化的。与其他障碍相比,害怕收到反馈会阻碍你提升。把自己置身于一个高强度、快速得到反馈的场景中,一开始你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但比其等待数月或数年才能得到反馈,这么做你能更快地克服最初的厌恶情绪。在这种情况下,你会比在其他情况下更积极地投入学习。知道你的学习结果将被评估,这是是一种难以置信的动力,会让你竭尽全力做到最好。从激励角度而言,这种致力于高强度、快速反馈的模式的优势,最终甚至会超过它所提供的信息优势。

超越反馈

接受反馈并非易事。如果你把它看作关于你的“自我”的攻击而不是关于你的技能的反馈,你甚至可能会一拳把反馈者击倒。审慎地掌控反馈环境,使反馈最大限度地鼓舞人心,这可能可望而不可即,现实生活中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因此,最好早点进入状态并接受打击,这样他们就不会因为你的失误而贬低你。虽然短期反馈可能会让人感到压力,但一旦你养成了接受反馈的习惯,处理反馈就会变得更容易,你就不会在情绪上过度反应。超级学习者利用这一优势,充分接触大量反馈信息,并且将信号(有用信息)从噪声干扰中剥离出来。

只有当你记住它给你的教训时,反馈信息才是有用的。遗忘是人的天性,仅靠学习是不够的;你还需要让这些信息被牢牢记住。这就引出了超级学习的下一个原则——记忆,接下来我们将讨论一些策略,确保你学到的东西不会被遗忘。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超级学习者 > 9 原则6 反馈:不要回避负面评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作者:张嘉佳 2爱与痛的边缘作者:郭敬明 3小时代3.0:刺金时代 4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作者:玖月晞 5可爱的洪水猛兽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