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19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9)

第19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9)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验完后贺王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面色发青,怒目圆睁。

    他胸口的鲜血早已凝固,赭色锦衣几乎被染透。

    左言希跪在贺王跟前看着,一直僵直着脊背,握紧拳沉默不语,眉眼间有种一触即发的锋锐蠹。

    景辞跪坐到他跟前,低声道:“言希,节哀!髹”

    左言希紧绷的身体终于倾了倾,头已靠在景辞肩上,竟是无声痛哭。

    他虽是名家子弟,却自幼失怙,被贺王养于膝下,虽是异姓,着实与亲生无异。如今祸生不测,自然悲痛。

    景辞揽住他,轻拍他的肩,却道:“逝者已矣,伤心也是无益。寻出真凶,然后过好自己的日子,便算是对逝者、对自己最好的交待了!”

    这话说得很是冷情。

    若是换了以往,阿原必会腹诽不已,认定景辞口毒心狠。可她分明已经听左言希说得明白,景辞病势不轻,未必能活得长久。

    很多时候,那些冷情刻薄的言语,只是洞彻世事生死后的锐利清明。

    洞开的门扇间,有晨风挟着浓重的血腥气穿户而过,连卧房里芬郁的清香都无法掩盖。

    阿原不由抱住肩,竟觉冷得心悸。

    窗外的廊下,传来数名女子的悲泣,显然该是贺王的姬妾。

    左言希听得传报赶过来时,虽是悲痛,但眼见义父死于非命,也恐人多手杂破坏了现场,立时将已经赶到的姬妾请出门外,派人四下里把守停当,方令人火速报官,并命人去找贺王世子慕北湮。

    如今官府的人已经到了,验完尸了,慕北湮还没见踪影。

    李斐虽打定主意,在这件事上只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和追随者,此时也禁不住问道:“小贺王爷哪里去了?”

    那边贺王府的侍从便忍不住够着脖子往外看,“早就让人去找了……”

    李斐摇头,“莫非你们不清楚他到底看上了哪家小娘子,还没找到?”

    “不……不是……”

    慕北湮说过要去花月楼,左言希和贺王的侍从更是亲眼看到他留宿在花月楼。花月楼和县衙相距不远,没道理衙门里一大群人到了,慕北湮还没回来。

    正说着时,外面忽有人叫唤道:“左言希,你给我滚出来!为了哄我回来,连我爹遇害这谎都编得出来!果然是孝子!大孝子!”

    景辞面色一沉,大步踏了出去。

    门外便传来一记清脆的耳光,然后是景辞冷冷道:“进去看了再说话!”

    慕北湮懵住,然后飞奔进来,看着屋中的尸体惊住。

    他小心地走过去,跪地推了推他父亲,低声唤道:“爹!爹!”

    他摸了摸贺王昨天尚能大力殴打他的大手,颤抖的手指又触了触他胸口已经干涸的血迹,忽冲过去,扯住左言希的前襟,声音已在急怒间变了调:“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做的?谁?”

    左言希被他搡得透不过气,吃力地抬起眼,苦涩道:“我也想知道。”

    慕北湮几乎要将拳头挥到左言希脸上,叫道:“你不是在府里吗?你怎会不知道?”

    阿原忍不住上前,叫道:“他在府里便该事事知晓?那你是贺王世子,岂不更该承欢膝下,事事了然于心?”

    慕北湮竟不曾辩驳,回头再看一眼地上的父亲,已有泪水滚落。他松开左言希,哑声问:“到底……是谁干的?”

    左言希摇头,“我……不清楚。听到消息赶来时,义父已然遇害。”

    慕北湮不可置信,“也就是说,父亲在自己卧房遇刺,你们这么多人竟都没发现!连守在外面的侍卫,一个个也都是死人,什么动静也没听到?”

    阿原已仔细问过当夜侍奉贺王的侍从和姬妾,闻言便道:“这个得问昨日世子都做了什么,令贺王如此大发雷霆?听闻贺王侍从去找你,你不肯回府,侍从不敢担责,想从实说,被左公子阻拦,并自行去回禀贺王,说是想让你们父子俩都消消气,自作主张吩咐让侍从不必去找,结果被贺王当胸踹了一脚,一直罚在门外跪着。后来靳大德入内跟贺王回禀了一些府中事宜,薛夫人过来替贺王铺了床,差不多亥初时,二人告退出去,左公子才一起离开。”

    慕北湮道:“于是,昨夜屋内外只有我爹一个人?”

    他又看向门口的侍从,怒喝道:“你们当时都在哪里?”

    侍从连忙叩首道:“王爷当时正在生气,走出来跟言希公子说,滚出去,又跟我们说,都滚出去!都不中用,没一个让他省心……于是我们只得各自离开,但稍远处的廊下、角门,都有人值守巡逻,并未发现异常,再不知凶徒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贺王性格暴烈刚硬,被世子忤逆后怒意勃发,连素来温和听话的义子都一再被打被罚了,其他人自然更不敢靠近,被斥骂离去简直是求之不得。

    何况入夜后别院防守严密,贺王又是当朝猛将,武艺超群,谁能想到他竟会在自己府中遇害?

    景辞看过门窗内外,又走到案前,看那茶壶茶盅,将茶水闻了闻。

    左言希已道:“我已检查过,茶中无毒,而且茶水还是满的,义父应该不曾饮用过。”

    贺王身为武将,被人一刀致命,无法置信之余,难免怀疑是不是饮食被人做了手脚。左言希精通医理,若饮食被动了手脚,断断瞒不过他。

    景辞沉吟,“贺王有睡前饮茶的习惯?”

    左言希道:“有。不过这一二年病着,我提醒过他数次,饮茶太多会影响夜间安睡,建议他少喝或不喝。”

    景辞道:“那怎会在睡前给他预备一满壶的茶?”

    慕北湮抹了把泪,转头喝问:“靳大德,是谁备的茶?”

    靳大德一直坐在门外靠墙哭泣,闻言忙站起身,站在门口回道:“世子,小人不知!小人昨晚被王爷叫进来说话,王爷一直在生气,倒是喝了不少茶。”

    屋外忽有一女子轻声道:“是妾为王爷备的茶。”

    慕北湮转头看过去,“薛姨!”

    那女子踏入门槛,向李斐等行了一礼,却如一株海棠般耀亮了人的眼睛。

    竟是个高挑美貌的少妇,生得长眉秀目,虽一袭素衣,未饰簪铒,依旧明媚照人,艳惊四座。

    靳大德极有眼色,见李斐、景辞等不识,已说道:“这是我们家薛夫人。贺王爷的饮食起居,向来都是薛夫人照应。”

    原来,贺王妃早逝,贺王兵马倥偬,也就未曾再娶,只纳了数名姬妾。

    那些姬妾中,就数薛夫人薛照意最聪慧最细致,深得贺王宠爱,故而内院之事,多由薛照意处理。

    阿原瞧着薛夫人有几分眼熟,仔细一想,才记起这美人正是当日小玉为她挖凤仙时,与小玉闲聊的那名姬妾,不想居然是贺王府内院主事的夫人。

    贺王府的妾,其实也只是妾而已,“夫人”不过是个尊称,与有诰命在身的王妃或命妇根本不好相比。但这薛照意无疑在贺王府很得人心,靳大德颇有敬意,先前吟儿、小馒头提起薛照意,同样很是敬服。

    薛照意虽然神色悲戚,但显然见过些世面,惊变陡生之际尚能从容上前答道:“昨晚王爷大发脾气,大约话说得多,所以也喝了许多水,我瞧着一壶已经见底,怕稍后王爷口渴时没水喝,所以赶着令人去茶房另取了一壶来。怎么,这茶有问题?”

    景辞问:“原先那壶茶呢?”

    薛照意道:“自然交侍儿送还茶房了。我早先原要自己为王爷烹茶,但王爷说我烹的茶太烫了,不如茶房里现提来的好。所以后来都是茶房里直接送的,各处都一样。”

    嫌弃茶烫……

    阿原蓦地想起吟儿曾赞薛夫人能自己制香分与众人,想来也是个锦心妙手的雅人,自然精于烹茶品茶。遇到这么个以冷热来品评茶道的贺王爷,大约也无奈得很。

    景辞问:“原先那茶壶可还找得出来?”

    薛照意道:“便是找得出,也早洗净了。大人怀疑茶有问题?但因为王爷不讲究这些,每次要喝茶都是茶炉里现烹着的倒上一壶,不仅他喝,靳总管和其他姐妹们也喝,全都一样的。何况昨晚人都知道言希公子在这边,谁敢在他跟前向王爷下.药?”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19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9)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2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3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