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14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4)

第14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4)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侍人慌忙道:“没有,没有……这回是真的!王爷刚去县衙带回靳总管,把那李知县骂得给坨屎似的,然后……”

    两人相视一眼,到底没敢说,贺王一路叫骂,差点把他的宝贝儿子也骂成一坨屎了。

    慕北湮这才想起被押到衙门去的靳大德,虽有些心虚,兀自犟着嘴道:“我这会儿去县衙,也不晚吧?我爹也太心急了,还怕这小小的沁河县衙把靳总管吃了不成?蠹”

    其实小小的沁河县衙当然是吃不下靳大德这尊贺王府的金刚,但如果县衙里多了那位端侯,只怕连他这个小贺王爷也照吞不误……

    他不禁沮丧,挥手道:“走走,回府去!髹”

    侍从忙应了,一边跟在他后面急急往贺王府行去,一边往慕北湮出现的方向看去,忍不住问道:“那边……有什么样的小娘子?很漂亮?比花月楼的傅姑娘还漂亮?”

    慕北湮待下人素来没什么架子,闻言便问:“什么小娘子?”

    侍从道:“不是说你半途遇到什么美貌小娘子,所以丢下靳总管不管,跟着那小娘子跑了?”

    慕北湮暗暗将那个杀千刀的景辞诅咒了千遍万遍,却也万万不肯说出这夜之狼狈难堪,只得道:“嗯,那小娘子挺有味道,有味道……”

    侍从这才点头,却又不由地揉鼻子,“哪里来的臭味?”

    另一名侍卫终于也道:“是臭,好臭,好像是……”

    慕北湮瞪他们一眼,“是什么?”

    “是小王爷身上传来的……”

    “呸,我刚不是说了吗?那小娘子有味道,有味道……有狐臭啊,真他妈熏死老子了!”

    “那小王爷干嘛还追着跑……”

    “人长得漂亮呀!大眼睛高鼻子,樱桃小嘴儿……”

    慕北湮说着,嗅了嗅自己的衣衫,忍不住奔到路边,弯腰大吐。

    臭成这样子,他三五天都别想好好吃饭了。

    侍从一旁看着,又是纳罕,又是佩服。

    他们家小贺王爷就是吐光了隔夜饭,也不愿错过有味道的小娘子,果然口味独特,与众不同,堪称天下第一风流公子,举世无双。

    --------------------------

    返回县衙时,景辞一路并不安生。

    知夏姑姑露在外面的半张脸已经阴沉得快要倾下暴风雨。她道:“我以为那小贺王爷得罪了你……弄了半天,你还是为了那个小贱人?你这一世在她手中吃的亏还不够多?好容易在燕国捡回的一条命,打算葬送在梁国?”

    景辞缓缓向前走着,并不说话。

    他的双足不利于行,但今日所做之事也不便让人知晓,一路行走,难免吃力。若是听着知夏姑姑的言语,更觉一步一步迈得沉重。

    知夏姑姑道:“你化名景知晚,知晚,无非知晓风眠晚那小贱人的本性而已!她空有一副美人皮相,实则毒如蛇蝎。你细想她种种行径!恩将仇报、鲜廉寡耻!若非你侥幸逃出一条命来,她此刻早已嫁作他人妇,踏在你尸骨上享她一世的荣华富贵!你居然还敢记挂着她!”

    景辞眸光飘忽,声音寡淡如水,“姑姑,如今这世上,已没有风眠晚,只有阿原。”

    知夏姑姑冷笑,“阿原?你以为让她失去记忆,便能是由你涂抹的白纸?也不想想,当年你执意留下的那个女婴,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张白纸,你教她识文习字,教她练剑驯鹰,将她看得命根子般宝贵,最后她给你的是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她很善良,她居然没有立刻取你性命,而是断了你双足,留你拖着重伤之躯,赤手空拳在荒山里对群狼和野兽?”

    景辞眼底仿佛又映入了当日漫无边际的黑。

    黑夜里,殷红的鲜血在流淌,布条绑得再紧也无法阻止生命和体力随之流失。不远处,狼群如影随形,绿荧荧的眼睛在黑暗里幽幽闪亮,不时发出闻得浓重血腥后的兴奋嘶吼……

    他曾是它们最勇猛的对手,但终将是它们最可口的美食……

    狼的爪牙在他体力耗尽后,竟能如此轻易地扎入皮肤。

    他一直以为他会是狩猎者。

    但终究他成了猎物,被设定好折断双足、受尽折磨而死的猎物……

    ---------------------------

    春末的沁河,阳光明灿,却意外地失去了热度。

    景辞轻抱着肩,仿佛又是人在地狱般的阴冷和痛楚。

    知夏姑姑继续在说道:“你以为她现在换了个名字,换了个性情出现在你跟前,就真的是另一个人了?看看这几个月,她又学坏了多少?比之前更不像话,想害起你来只怕更加得心应手!”

    景辞终于开口,“姑姑,你想太多了……”

    知夏姑姑道:“我想多了吗?你明明和先前一样待她,看她爱吃什么,早早为她烹煮;看她想做什么,也不劳她出手,抢先替她做上……这不都是你从前干的事儿?”

    景辞慢条斯理道:“那又如何?若不让她如先前那般恋上我,我又怎能将她施予我的,一一还给她?”

    知夏姑姑正气势汹汹,忽听得这句话,所有怒意顿时被生生地压下。她愣愣地看着他,声音微哑,“她……还会恋上你吗?”

    景辞淡淡道:“她来了。”

    “嗯?”

    知夏姑姑不解抬头,正见那边阿原带着小鹿东张西望地一路走过来。忽一眼看到景辞,阿原的眼睛立刻亮了。

    “阿辞!”

    她奔过来,背后的阳光染着她秀致的轮廓,连绾起的发髻都散着璀璨的明光。虽是男装打扮,可她奔向他时,并不失女儿家的明媚和剔透。

    景辞站定,待她赶到跟前,才微笑问道:“找我?又有案子?”

    阿原摇头,却又忍不住捧腹大笑,“你最好暂时别回衙门。李大人已经疯了,气疯了!”

    “哦?”景辞低头沉吟,然后眉峰一挑,“莫非贺王前去带走了靳大德?”

    阿原惊异,“你怎么知道?”

    景辞叹道:“李大人涵养不错,不容易生气,除非被人骂得狗血淋头,还得生受着,才可能气疯。近来和咱们大人有瓜葛的,也就贺王府了。你能跑出来,也足以证明嫌犯走了,衙门里闲了……”

    阿原愈加佩服,见他身后知夏姑姑用看贼般的眼光看着她,才不敢太过夸张,只悄悄向他一竖大拇指。

    可惜那厢小鹿唯恐天下不乱,已凑上前来,谄媚笑道:“不愧我们小姐相中的,果然是拔尖儿的!要才情有才情,要容貌有容貌,当真可称得才貌双全,才貌双全哪!”

    阿原大是头疼,觑着景辞不曾生气,才松了一口气,连忙道:“小鹿,你不是说要去茶楼听说书吗?也快开门了,还不快去?”

    她掷了一串钱过去,小鹿忙接着,笑道:“好,好……有景典史陪着,小姐今天自然不需要我陪。我晚上再回去吃景典史炖的红豆汤好了!”

    既然小姐如今只钟意景典史,大约不会介意把那五十七颗红豆都煮作红豆汤。

    景辞便转头向知夏姑姑道:“姑姑,你来沁河后也不曾好好逛逛,不如也去听听说书吧!”

    知夏姑姑扫过他云淡风轻的面庞,犹豫片刻,默默行礼离去。

    路边便只剩了二人静静相对。

    阿原面庞不由又泛起红晕,赶紧垂了眼帘,竟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景辞默然看她晶莹的面庞,忽低声问道:“你喜欢我?”

    阿原羞窘,下意识便想摇头,又觉违心。再一想,以先前原大小姐的本性,开口说喜欢只怕比张口吃饭还轻松方便,她居然这般藏着掖着,未免太矫情。

    踌躇半日,她鼓起勇气看向景辞,说道:“如果你不再对我出言不逊,也管住你那个什么姑姑别对我出言不逊,我便考虑……喜欢你!”

    景辞凝视她,然后低声答道:“好!”

    阿原听得应得爽快,反而惊讶,局促地捻着手指要看往别处时,景辞已低下头来,唇覆上她的。

    阿原瞪大眼,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却又很快柔软下来,柔软得如依傍他而生的一株紫藤花,舒展着所有的藤蔓,拥抱他赋予的柔情——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14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4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5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