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21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21)

第21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21)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景辞的笑便有些发苦,低低道:“我并不需要他看重。不过……还是赶紧查案吧!”

    李斐哈着腰道:“好!好!”

    他忽然间万分庆幸,昨天被贺王羞辱后,没能有机会在景辞身上找补。

    若是为了死去的贺王,得罪这位显然深得皇上看重的贵公子,那才是背到家了髹。

    幸亏没得罪他,幸亏还一起看秘戏图的好同僚,幸亏他们阿原生得俊俏,便是有慢待之处,到时将阿原往他怀里一推,再没解决不了的事儿……

    阿原却暗自纳闷,待无人在跟前时,便悄声问景辞:“喂,你跟皇上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何封你为端侯,还特地跑郊外去看你?”

    须知近来梁帝身体也不大好,有什么事大可把人叫进宫去吩咐,岂有纾尊降贵自己跑去看望的道理?端侯府又不在汴京城内,沿途有些地段还颇是荒凉,才有原家大小姐遭遇劫杀之事。

    更耐人寻味的是,景辞不在,梁帝也不生气,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卧房,一待就是一整夜……

    景辞显然不愿意多提此事,只淡淡道:“没什么关系。”

    “嗯?他有病,平白封你为侯?”阿原挠头,“你到底是怎样的身世?往日必定告诉过我吧?可惜如今我全忘了,连你父母是谁,哪里人氏都不晓得……”

    景辞眸光黯沉下来,“我父母早逝,是舅父将我养育成人。”

    “那皇上……”

    “皇上跟我没关系,早已桥归桥,路归路。只是他自觉欠我罢了……”

    景辞神情阴郁下来,大约自觉已经解释得够细致,转身便要走开。

    阿原瞧他面色很不好看,似乎有些羞怒;再听他说什么桥归桥路归路,倒似有一刀两断的意思。

    她凝视着景辞俊秀得不似真人的面庞,细细思忖一番,终于恍然大悟,“莫非皇上喜好男风?他……他对不住你?哎,那什么,谁过去没点算不清的烂帐?算了,别放心上,咱们好好过以后的日子便成了……”

    景辞心神不属,开始没留意她说什么,待听着好像有点不对劲,才留意看向她时,她正很男子气地一手叉着腰,一手拍着他的肩以示安抚……

    他慢慢抬手抚了抚额,问道:“你刚……在说什么?”

    阿原爽朗地笑,“没什么,没什么……即便你从前喜好男风也没啥,反正我从前也荒唐……”

    景辞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噎死,指着她怒道:“你……你才喜好男风!什么乌七八糟的,哪里想出来的?”

    他拍开她的手,快步走了开去。

    阿原甩着被他拍疼的手,鼓起腮瞪他的背影,“弄错了?好吧,错就错吧……不过我怎会喜好男风呢?我只喜欢男人!”

    嗯,必须是景辞这样高冷好看偏偏有着好厨艺好武艺的男人!

    ---------------------

    那些受贺王信重的随从大多跟随贺王出生入死过,平时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李斐亲见他们在县衙打人伤人跟打稻谷劈柴火般寻常,原没那个胆子去细查,但如今他一躬腰,顶着这事的成了景辞,便没有太大顾忌了。

    贺王意外遇害,左言希明显支持官府查案,世子慕北湮惊痛父亲之死,尚未回过神来,何况已知晓景辞身份非同寻常,遂也不曾对小小沁河知县敢在贺王府兴师动众排查凶手提出异议。贺王府声势再暄赫,此时那些武将没了凭恃,倒也敛了气焰,乖乖配合一次次的调查盘问,赶紧先洗清自己嫌疑要紧。

    李斐等日夜辛苦,足足盘查比对了两日,却惊异地发现,似乎别院所有可能杀害贺王的人都排除了嫌疑。

    根据死亡时间推测,贺王应该在左言希、靳大德等离开不久便已遇害。

    那段时间,因贺王大怒赶逐,随侍们都有些忐忑,除了部分值守的,其他人聚在一起议论好久才散去,大多可以找到证人,且彼此分开询问时,连讨论小王爷最爱的是哪家的小娘子之类的证言都能对得上。

    因前日之事,李斐对靳大德颇有成见,但贺王爱姬薛照意因贺王大怒,在离开后即与靳大德商议,想在第二日设法将贺王世子劝回来,免得贺王气坏了身子。以薛照意和她的侍女兰冰的证词,靳大德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何况,靳大德完全靠着贺王威势才能作威作福。

    这样护短护得不分青红皂白的好主子,他就是打着灯笼也没地儿找去,又怎会相害?

    阿原踌躇了许久,说道:“如今贺王府没被盘查、又能让贺王全无防备之心的,只有两个人了。”

    李斐张了张嘴,没敢说话。

    慕北湮,贺王世子;左言希,贺王义子,且是景辞好友。

    事发当天,慕北湮与贺王激烈争吵,甚至动上了手;左言希无辜受累,同样被打骂罚跪。虽是父子,可算来都有矛盾。

    景辞翻着案上越来越厚的证词,缓缓道:“也不必盘查,这些侍卫和下人不经意间的证词,基本能证实这两位主子那晚的行踪。慕北湮当晚住于花月楼,整夜未归;左言希跪得双膝红肿,回到医馆后便敷药睡下。”

    阿原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手指有力地叩着那些卷宗,说道:“证词应该不假,但慕北湮睡下后难道不能趁着夜深人静再悄悄回来?他有武艺在身,对地形又熟悉,瞒过众人耳目悄悄回来,应该没什么难度吧?左言希虽文弱了些,但住得更近,去而复返向贺王下手,估计也不难。”

    李斐咳了几声,说道:“这个……都难说,难说……我先去喝盅茶。”

    眼见又遇需下决断的为难之事,他当机立断地踱了开去。

    景辞皱眉瞥阿原一眼,也转身走向门外。

    阿原忙跟过去,“你觉得呢?”

    景辞道:“我觉得你背着手一点不像好好的姑娘家。”

    阿原尴尬地揉着鼻子笑道:“我这个原家大小姐,咳……的确算不得好好的姑娘家。我以后不吃红豆了,还成不?”

    阅人无数,青出于蓝,红豆都快凑成百了,她自然算不得好好的姑娘家。不过她原来怎样的,景辞应该一清二楚吧?当日婚约,分明是两厢情愿的。

    景辞不由转过身站定,阿原红着脸闷头走,差点撞到他怀里。

    她愕然抬头时,景辞正无奈地瞅着她,“我说你现在举止跟个男人似的,言语也动不动粗俗不堪……你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阿原怔了怔,细想当日原大小姐颠倒众生,必定气度高贵,优雅不凡,的确不可能像她这样动不动拔剑拍桌子。

    她觑着景辞的俊雅面容,忙笑道:“嗯,我以后改,一定会……像一个好好的姑娘家!”

    想想也是,如景辞这般人物,旁边站着个言行举止比男人还粗俗的女子,的确不般配,太不般配……

    景辞很满意,又叮嘱道:“特别要记住,以后万万别再说那些糙老爷们说的脏话。跟没刷过的马桶似的,臭不可闻,难道你自己说着不恶心?”

    阿原问:“你是不是也说过,以后不会再对我说这些刻薄话儿?”

    景辞怔了怔,淡漠地转过脸,说道:“我去花月楼,查证下慕北湮那夜行踪。”

    阿原忙道:“你腿脚不方便,还是我去吧!”

    景辞道:“不用,那地儿不是你该去的地方。你留在这里,去找言希的侍儿谈谈吧!”

    “难道是你该去的地方?”

    阿原虽愤愤,但景辞显然没打算跟她讨论此事,转身便坐了肩舆离开别院。

    阿原默默思量着自己从前在原府时该是怎样的言行,顺便扭着腰向前走了几步,忽听得身后井乙叫道:“原兄弟,你腿怎么了?扭伤了吗?”

    阿原被他这么一叫,差点真的扭到腿,连忙站稳身,背着手笑道:“没什么,刚左言希的一个侍儿走去,走得好生怪异,我学着走两步,看看是啥感觉。”

    井乙笑道:“这些小娘们有什么好学的?”

    待说完他才想起,阿原其实也是个小娘们,这两日还和景辞走得亲近,知县大人似乎颇有撮合之意……

    他咳一声,忙向前一指,“是不是那个侍儿?”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21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2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