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33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33)

第33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33)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而贺王遇害那晚,左言希并无确凿的不在场证据;何况他一身武艺深藏不露,若想暗中潜回贺王卧房杀人,简直轻而易举,越发令人生疑。

    长乐公主虽视阿原如眼中钉,但二人判断竟出乎意料地一致蠹。

    而今,不仅证据确凿,若算上昨晚杀害证人傅蔓卿,连证人都齐全了,完全可以办成铁案。

    慕北湮并不相信父亲奸杀小玉,但目前更要紧的是不能让左言希受刑。可即便他冒险与长乐公主对峙,也难以解决左言希眼前困局。

    景辞沉吟着,走到谢岩跟前,轻声说了几句髹。

    谢岩正在踌躇,闻言眼睛亮了下,上前道:“公主,刚阿原他们已经勘察过,并找到证据,证实小玉正是在那边树林中遇害。”

    长乐公主道:“不论小玉在哪里遇害,既然有香囊为证,足以说明与贺王、与左言希脱不了干系。”

    她的目光淡淡扫过谢岩,声音冷而清朗,“左言希既有重大嫌疑,收监审讯是少不得的例行程序。既然你们都不愿为难这位左公子,少不得由本公主来做这个恶人。父皇交待下的差使,你们敢耽误,本公主可不敢耽误!”

    此话一出,谢岩固然不好硬拦,连慕北湮也不由犹豫。

    慕北湮素日时虽任性胡闹,但到底久在京中,深知宦海浮沉,君心难测。

    梁帝出身武将,伐晋失败后性情越发暴躁多疑,爱将遇刺对他必定也是不小的打击。慕北湮若敢阻拦公主审讯嫌犯,如果追究起来一样罪责难逃。

    左言希忽绕过慕北湮走上前,平静道:“想来我再怎样辩解自己从未见过这些证物,于公主而言,也不过一面之辞。但我若将所有罪责揽下,公主当真认为便可以向皇上交差了?”

    长乐公主靠在椅背上,轻笑道:“为何不能交差?”

    左言希尚未回答,旁边忽有一人答道:“小玉乃是被人奸杀,若是贺王所为,以贺王权势,根本无须借着深林暗夜掩饰行止,更无须抛尸;左言希虽有嫌疑,但为一侍女弑父,即便真是心中所爱,也是匪夷所思,难以服众。他留下小玉贴身衣物做纪念还可理解,把小玉遇害时凶手留下的香囊留下做什么?怕人无法发现他的杀人动机?何况,他既留下香囊,岂会认不出香囊上的珠子?又怎会容得另一名侍儿将珠子缀在珠钗上招摇?生怕旁人不疑心吗?暗中布局之人做得越多,破绽便越多,公主聪慧英明,想来不会受人诱导,妄动刑罚。”

    长乐公主眸光连连闪动,盯着眼前抱肩而立的年轻男子,慢慢问道:“你是何人?”

    景辞轻轻扬唇,“我姓景。”

    他很无礼,未说官号,未报名字,甚至没有最起码的敬称和谦称都没有。

    但长乐公主手中的茶盏已顿了一顿,“景……”

    谢岩忙上前道:“以公主之才智,当然也已看出其中蹊跷。好在小玉之案已有进展,不如先将左言希押下,若下面能查出更多证据,也可令他无可辩驳;便是真有人刻意栽赃陷害,公主也必能还他清白!”

    长乐公主透过纱帷打量着他和景辞,又啜了口茶,方惬意地轻笑,“嗯,你们说的……也有道理。来人,先将左言希押下去,待我细细查过再审吧!若你们能证实他的确是被冤枉的,我自然还他清白!”

    谢岩松了口气,应道:“遵命!”

    他本是因左言希暗中求助才接了贺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案子,再不料查了没多久,左言希自己居然被卷了进去,心下着实为难。如今只要长乐公主不用刑,他暗中斡旋,想保左言希平安倒也不难,一切便有回旋余地。

    慕北湮也略略放了心,只低喝押送左言希的侍从道:“给我小心侍奉着,如果有什么差错,小爷要了你们脑袋!”

    侍从领命时,左言希转头看了眼他的卧房。

    卧房内早已被翻得底朝天,所有箱柜一概打开,衣物衾被一一搬出,连他珍藏的药材都被尽数取出,摊了一地。

    阿原慢慢穿过满地的杂物走出,手中执着一枚刚刚找出的半旧剑穗,清亮的眸子有些黑沉,正冷冷地盯着左言希。

    苍黑色的剑穗,编织了精致的双雀纹绳结,垂落着长长的流苏。

    左言希蓦地变色,连唇边的血色也顷刻褪尽。

    景辞、慕北湮等一心为左言希化解眼前危机,都未曾留意到阿原什么时候进了左言希卧房,见左言希面色不对,才顺着他的目光向阿原注目。

    阿原已悄然藏起那枚双雀纹剑穗,然后在他们的注视下,空着双手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

    景辞打量着她,问:“有什么发现?”

    阿原摇头,“没有。就看着不少罕见的药材被翻在地上,忒可惜了。”

    景辞沉吟,“嗯,都是他的宝贝,回头叫人收拾下。天热,的确容易坏。”

    他们说话间,左言希已在侍卫的押送下离去,再看不出是何神情。

    ---------------

    长乐公主的目光向来爱在谢岩身上流连,但此刻更多在盯着景辞,颇有研判之意。

    景辞已走到那边石桌旁坐下,仔细检查那只香薰。

    长乐公主问:“你和谢岩可把这香薰拆开两遍了,看出什么没有?”

    谢岩对她向来避之不及,可惜如今避无可避,只得淡淡道:“没什么,就看着里面的香丸尚未燃尽。”

    长乐公主沉吟,“燃了一半时,熄了?倒有些奇怪。”

    贺王所用之香丸和炭料,当然都是最好的,不可能无缘无故中途熄灭。

    谢岩道:“并不像淋了雨,或浇了水,不然香丸早该就被泡得没有形状了……”

    小鹿不知哪里摸了个桃子在啃着,亦凑在阿原旁边观望。

    景辞忽向她一招手,“过来!”

    小鹿指了指自己的脸,嘴里含着一口桃子,口齿不清地问:“我?”

    阿原已将她一推,推到景辞跟前。

    景辞握住她的手,仔细看她的脸。

    小鹿受宠若惊,忙将桃肉咽下,努力挺胸显出几分贵家侍婢的端庄气度来。

    景辞手持香囊,和她手中的桃子比了比,又放到小鹿嘴边比了比。

    小鹿便有些心虚起来,问道:“有……有什么不对吗?”

    阿原道:“没什么,他只是看看你嘴里能不能塞得下这个香囊。”

    “香囊……塞嘴里干嘛?”小鹿很莫名,忽想起香丸中途熄灭,不觉变了色,“莫非,莫非……”

    她的想象力素来丰富,又跟阿原去过小玉遇害地点,此刻几乎都能还原出小玉被人欺凌的场面了。

    贺王卧室里,锦衾绣褥间,小玉被人压于身上,哭叫求饶……

    悬于帐中的鎏金银香囊因小玉的挣扎和那人的凶悍而左右摆动着……

    大手伸出,将香囊拽下,连同断了的挂链和上面的缀珠,一起毫不容情地塞向小玉的嘴,堵住她的惨叫和求救……

    本来尚在萦着袅袅烟气的香囊,在小玉叫不出声的嘶喊中慢慢濡湿,熄灭……

    但小玉最后并不是死在那锦绣床榻中,而是死在深林密丛中。

    她被人从贺王卧室带出,带到那株老槐树下,在黑夜里继续施暴。

    凶手尽兴后,终于从受尽蹂躏的小玉口中,挖出了那枚香囊,然后掩住她口鼻……

    香囊随后被收起,小玉的尸体也被穿上衣裙,扛出林去,丢入沁河之中。

    但林中黑暗,那人再没法留意到,小玉口中尚残留着一枚小银珠,而老槐树下也滚落了另一枚小银珠……

    小鹿忍不住弯腰呕吐,手里的桃子再清甜也吃不下了。

    她将桃子丢了出去,咕哝道:“没熟的桃子,真酸,酸……”

    慕北湮的面色已越发难看,侧过脸默默看向父亲停灵的方向。

    谢岩不忍,拍了拍他的肩,低声道:“真相未明,先别想太多。”

    景辞瞥过他们,将香丸捻开,细细嗅着,缓缓道:“这香里还另外加了些东西。”

    长乐公主丝毫不曾受案情影响,依然悠闲优雅地喝着茶,随口问道:“什么东西?”

    景辞不答,只问向慕北湮:“贺王来到沁河后,是不是很少唤姬妾侍寝?”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33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3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2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4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