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12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2)

第12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2)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眼看天色已暮,也来不及审讯犯人,李斐只得安排靳大德好吃好喝地先住下,又招呼主薄先去安排苦主写诉状,陈案情。

    阿原得空便问向景知晚:“慕北湮那个混蛋呢?檎”

    景知晚懒懒睨她,“刚不是说了,追美貌小娘子去了!”

    阿原道:“扯!我看到他追着你跑了,然后没回来!难道你是美貌小娘子?”

    景知晚轻笑,“我是不是美貌小娘子,你难道不知道?魍”

    阿原噎住,脸上便有火苗烈烈地往上窜,慌忙逃了开去,再顾不得问那倒霉的慕北湮哪去了。

    倒霉人么,估计自有倒霉的去处。

    景知晚负手瞧她离开,依然眉眼淡淡,唇角却有一丝笑意微绽。

    知夏姑姑走来,看着阿原的背影,已忍不住自己的憎恶,冷冷道:“果然天性的轻浮无礼!你看她这样子,哪有半天名门闺秀的模样!”

    景知晚道:“嗯。她颇有自知之明,所以跑来当了个小捕快。甚好。”

    知夏姑姑皱眉,仔细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清贵公子,却怎么也看不出他究竟是真心赞扬还是暗含嘲讽。

    而景知晚已转身离去。

    幽暗的暮色投于他高瘦的身形,宛如一道孤寂行走的单薄剪影。

    在他还是蹒跚学步的幼童时,他看着同龄人在父母的爱惜下欢声笑语,他便有一种和富丽堂皇的府第格格不入的孤寂。

    直到,那个如影子般无时无刻跟在他身后的小女孩出现,他的眼底才渐渐有了些暖意。

    ---------------------

    这一晚慕北湮并没有再出现,阿原开始想着他放过这么好的过来纠缠自己的机会,是不是真的遇到更美的小娇娘了,心下便有些庆幸。

    可糟糕的是,第二天一大早,贺王出现了。

    李斐已为是否得罪了贺王忐忑了一整夜,听闻传报贺王亲来县衙,连跌带爬从床上滚下,歪着帽子边系腰带边奔出去迎接。

    贺王气势威猛,高而精壮,但气色并不怎么好,手上也没提五十八斤重的大陌刀,而是柱着根竹杖。

    他从轿中出来,并未和李斐多话,而他手下一众亲兵早已冲入狱中,将那妻儿被害的苦主拉出来,刀架在脖子上问道:“再告诉知县大人一遍,你妻子是怎么死的!”

    那苦主早已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哭嚎道:“是……是小产自己死的!”

    “靳总管有没有碰你妻子?”

    “没有,没有,靳总管是好人,大好人,是我……是我污陷了他!王爷饶命,饶命啊……”

    满是杀气的壮汉刀持得很稳,稳稳地割破了那苦主脖颈上的皮肤。虽不致命,鲜血滑落时,那男人已在惊吓之中撕心裂肺地乱嚎起来。他的脚下渐渐汪出一团湿痕,却不是血,而是尿。

    大梁建国未久,基本延用前朝律令,有诬告反坐的定制。也就是说,诬人偷盗,诬告之人将以偷盗罪论处;诬人奸淫他人妻女,当然也要以奸淫他人妻女罪论处。但大刀架在脖子上,堪堪就要砍下去,对身首异处的恐惧便远远超过了对反坐的恐惧,于是杀猪般的号叫和求饶便是意料中事。

    李斐一个小小文官,几时见过这等阵仗?别说那苦主吓尿了,连他都快吓尿了,伏在地上连连叩首,只管赔罪道:“下官原想着查清楚便将靳总管放回,可以洗刷嫌疑,还他清白,免得落人口舌,损了贺王的清誉,都是下官的不是,没有事先请示贺王的意思……”

    贺王冷笑道:“你想多了!本王杀人无数,刀下亡魂不知几许,哪有什么清誉?本王也不怕落人口舌,谁舌头长我就割谁舌头,割个百八十条,谁还敢多话?”

    说话间,靳大德已被带了出来,向贺王行了一礼,贺王也不看他一眼,柱杖上轿,高喝道:“回府!”

    一众亲兵便裹卷了贺王和靳大德飞奔而去。

    来如闪电,去如疾风,只在县衙大堂前留下惊吓昏死的苦主,以及跪在地上筛糠般抖成一团的李斐。

    等睡梦中的阿原闻到动静披衣赶来,李斐兀自惊魂未定,抱着乌纱帽在堂间捶胸顿足地高声咆哮:“景知晚呢?景知晚呢?这个不靠谱的东西,要紧关头死哪里去了?他惹出来的一大摊子烂事儿,脖子一缩当了乌龟,一锅屎尿全扣到老子头上怎么回事?”

    看着平时子曰诗云的大老爷发疯,小鹿又是骇异,又是好笑,老气横秋地背着手摇头,说道:“真是斯文扫地啊,斯文扫地!”

    -------------------

    李斐所不知道的是,那边气势昂扬收兵而退的贺王也正咆哮大怒。

    他拿竹杖敲着轿门,高吼道:“给我去找!把那不靠谱的小畜生给我找回来!不回来打断腿给我抬回来!这点子破事也要老子出马,这儿子养来何用?他心里只有花街柳巷美娇娘,哪有我这个老子!”

    侍从连忙应了,举目四顾,却是茫然。

    本来世子随着同去,都以为一起去衙门溜个弯吃个饭就回府了,根本没敢回禀贺王。结果靳大德没回去,世子也没回去。内院主事的薛夫人不放心,曾叫人过去打听,才知他们家小贺王爷跟到半路就跑了,传言是看到了什么美貌小寡妇还是小娘子,丢了魂儿般追美人去了……

    贺王虽听左言希提过官府查案,再不晓得查的居然是靳大德,根本没当回事儿。第二日醒得早,天没亮就找靳大德有事吩咐,闻得被押入了小小的沁河县衙,差点气歪了嘴。多年征伐的暴烈性子上来,唤了素日跟随的亲兵,直奔县衙带回靳大德,再想起放着正事儿不干天天追着美人满地跑的宝贝独子,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问题是这回小贺王爷似乎没去花街柳巷,天晓得这会儿在哪里风流快活。难不成让他们挨家挨户到人家床上找人?

    贺王见侍从干应着不动,又吼道:“还不快去!老子要剥了他的皮蒙大鼓!”

    有前一日围观过阿原和世子之战的,便忽然想起,小贺王爷最近真挺倒霉的。

    喜欢的小美人要剥他的皮不算,这会儿连他爹都要剥他皮了。

    他的皮虽厚,大约也不够蒙两张大鼓。

    ---------------------

    天色将明未明,坊间已有不少百姓起庆,洗漱的洗漱,洗衣的洗衣,洗刷的洗刷。

    刷的是恭桶。

    妇人们将拎着满满的恭桶,走向街坊们共用的茅房,然后意外地发现茅房那破门居然锁上了。

    “谁这么缺德呀?好端端的连茅房都锁,叫人可怎么用?”

    “就是……咦,不对,这里有封条!官府的封条!”

    “啊?”

    妇人们从门缝往内张望。

    这种小茅房结构很简单,大大的粪池一半在屋内,方便遮身蔽体出恭,从里面闩上妇人也能用;另一半在屋外,方便粪池满了时,让乡下的掏粪车装走。于是茅房根本不曾设窗扇,只有茅坑上方透出点外面的微光,再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一个妇人踌躇道:“里面好像吊着个人影。”

    另一个妇人吃了一惊,“吓,不会有人吊死在这里吧?”

    先前那妇人也惊恐起来,“昨日是有很多公差从前面路上走过,指不定真是出人命案了!大约天太晚,才锁上预备今天来处置?”

    “那咱们的恭桶……还要不要刷?”

    “当然刷!横竖我们在外面刷,也碰不着里面!”

    “也是!”

    片刻后,秽物“哗啦啦”倒入粪池,搅动一池粪水,恶臭熏天。

    妇人们也顾不得张嘴抱怨,屏着呼吸提来清水倒入恭桶,拿竹刷转着圈儿刷了多少遍,看着恭桶上秽物刷净,再又拿清水清洗两遍,方才提了恭桶到别处晾晒。

    因那粪池着实恶臭得厉害,她们走出老远,才开始议论茅房内到底发生了怎样骇人听闻的杀人案。

    再片刻,又一壮汉捂着腹部奔来,一眼也瞧见门上有锁,嘀咕道:“搞什么鬼!”

    眼瞧四下无人,他解了裤带便蹲到粪池边,但听得一阵劈哩啪啦,那人便惬意地仰头叹息:“爽!好爽!”

    茅房内,一双眼睛尚能透过粪池上方的空间,看到纷纷而下的坠物溅起的浊臭水花……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12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1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九州 · 缥缈录3 · 天下名将作者:江南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