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07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7)

第07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7)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阿原仔细回想着昨日之事,才觉得那些好像真不是梦,不由抱着头呻.吟,“我的老天!这都什么事儿!”

    小鹿笑嘻嘻地为她披衣裳,“好事儿啊!你看景典史那态度不是立刻变了么?想来小.姐虽然啥也记不得,内啥的本领还在,才立刻将他收拾得服服帖帖,多棒!”

    她窥向阿原神色,“小.姐自然是很厉害的,不晓得景典史厉不厉害?檎”

    阿原依稀还记得两人拥抱亲吻时彼此身躯的炙热,但后来的事却打破脑袋也想不起来,看小鹿一脸希冀地等她答案,只好说道:“记不清了……”

    小鹿有些失望,很快又振作起来,笑道:“没事,下回再试试,必定就记得了!哎,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就别计较他往日的臭脾气啦!魍”

    阿原摸.摸中衣,干燥洁净,分明是小鹿后来为她更换的。她一时便再也想不出,她在客栈跟那臭脾气的景知晚颠凤倒鸾会是怎样的情景。

    她问:“你后来没在客栈?干嘛去了?”

    小鹿心虚,忙道:“我?我没干嘛呀,我刚就在数红豆呢!”

    “数红豆?”

    “我在算小.姐有过多少男人呢!不算景典史,我已经数到五十七个了!红豆……又叫相思豆,多合适!”

    小鹿被景知晚斥出,跑茶楼去找萧潇,自然是没找到的。看看天色晚了,也不敢去客栈见景知晚,一溜烟跑了回来。如今见阿原问起,生恐怪她不够忠诚,只作领会错了,继续扯原大小.姐的男人们。

    阿原果然不响了,披衣坐在床榻间,将赤烫的脸颊埋在双掌里,怔怔地出神。

    这时只闻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是景知晚走进来,手中漆盘上托着一盅汤。他眉眼清淡,并看不出小鹿所说的温柔,但显然没打算恶语相向。

    他将盖盅递过去,说道:“醒了?正好趁热喝了这汤。”

    小鹿忙接了,打开盅盖时,已闻得淡淡的药味伴着鸡汤的香味萦绕而出。

    阿原从昨日折腾到现在,粒米未尽,早已饿得饥肠辘辘,见状忙令小鹿端来吃时,药材裹在鸡汤里,不但觉不出苦涩,反而将鸡汤提得异常鲜香。阿原闷着头一气吃了半盅,才抬起头看向景知晚,“你炖的?”

    景知晚淡淡睨她,也不回答,分明是嫌弃她明知故问。

    小鹿在旁已将口水咽了又咽,这时终于忍不住问道:“还有没有?”

    景知晚道:“有。李大人、井乙他们把剩下的端走了……”

    小鹿含恨,“也不早知会我一声……”

    这时,只闻景知晚叹道:“我这鸡汤里另外加了药材,特地配给你喝的,可以清心寡欲……李斐没家眷随在任上还罢了,你说井乙也争着抢着,没等我说完就把汤给盛跑了是怎么回事?但愿他妻子莫怨恨我……”

    阿原刚喝入口的汤呛了出来。

    小鹿忙接过她还剩一半的鸡汤,说道:“饱了就放着吧,我待会可以吃,不会浪费……”

    她收拾着阿原喷出来的汤水,低声道:“看你把人家景典史折腾的!给吓着了吧?一早就赶着给你送这种汤!”

    阿原浑沌半日,才意识到小鹿似在怨她不懂得“怜香惜玉”,张了张嘴没能说话。

    现在软在床上的是她,她才该是怜香惜玉的对象吧?

    景知晚也不理会,走到桌边,看小鹿数的红豆,“五十七颗?”

    小鹿怔了怔,“嗯,就是……红豆而已!”

    景知晚也不说话,将茶盏里那五十七颗豆子一齐倒入一方帕子上,包好塞入怀中,说道:“挺好,晚上炖红豆汤给你们喝。”

    小鹿张大嘴,瞠目不知所对。

    阿原见他快要踏出门去,忽然唤道:“景知晚!”

    景知晚顿住。

    阿原道:“其实……昨晚就是个误会,对不对?”

    景知晚道:“我不觉得是个误会。”

    不是误会,便是当真了?

    阿原不由盯紧她,心口砰砰直跳,掌中竟捏出了大把的汗。

    景知晚回头看她一眼,“昨天是慕北湮捣的鬼?”

    阿原僵硬地点点头,“你查到了?”

    景知晚也不答她,只道:“回头我塞他十颗午阳丹,把他送最老最丑的青.楼女那里过夜。”

    替她出气吗?

    阿原心跳愈快,勉强笑道:“那倒不用。若能把他在最脏最臭的茅房里关上一整夜,让他三天吃不下饭,我也就解气了!”

    景知晚道:“好!”

    他快步走了出去。

    两人对话之际,他竟不曾回头看过她一眼。

    但不看似乎更好。阿原按着自己心口,只觉那心七上八下地蹦个不住,仿若随时都要跳出腔子一般。

    她抬头看向正喝汤的小鹿,“小鹿,如果我说,我又对他动了心思,你会不会真的抽我三个大嘴巴?”

    小鹿品着汤,笑得两眼弯弯,“不会!我说过我不敢……而且景典史厨艺好呀!你看,景典史会做汤啊!”

    于是,除了长得好看,会做汤也可以成为阿原接受他的理由吗?

    何况景知晚真是她的男人了,是她可怜的记忆里唯一的男人了……

    阿原脸上赤烫,忽“嘤”地低吟一声,将头也埋入被中,整个人裹在衾被间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

    但这天晚上阿原等并没有喝到那五十七颗红豆煲的汤。

    便是景知晚真的煲好红豆汤,只怕他们也喝不下去。

    午后,沁河边的渔民打捞出一具女尸,井乙带仵作去验看后,立刻遣人回衙禀报,说是又出命案了。

    李斐大是头疼,连忙带景知晚、阿原去看时,远远便闻到了尸臭味,不由掩鼻,嘀咕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皇上暂时休战,正该休养生息,偏放着这难得的好日子不过……还嫌战场上死的人不够多?”

    女尸已被陈放在堤案边,覆着一张旧草席。井乙等过来见礼,摘下塞住鼻子的棉团,说道:“开始以为是沿岸谁家姑娘失足落水,但仵作验过尸,尸体虽已膨.胀,但腹中无水,应该属死后抛尸。”

    “死因呢?”

    “脖子上有勒印,身上有明显的蹭擦伤痕,应该是被掐死,且死前有过挣扎。”

    “可曾查问出死者何人?”

    “已经问过里正,应该不是附近的女子。仵作说至少已经死了三天以上了,沁河水虽然平缓,三天也可以飘流很远了,也不知是上游哪里飘来的。”

    说话间,差役已揭开草席,却见那女尸果然已经泡涨,皮肤泛出青黑,口唇外张,杏黄色的细布单衣将尸身勒得紧紧的,领口碧叶蓝花的缠枝兰花纹反而显得格外娇.媚,与那肿.胀变形的面部形成鲜明的对比。

    景知晚取过苍术、皂角在上风处烧了,将尸臭味熏得淡些,才蹲身检查着,沉吟道:“也可能不是上游飘来的,就是这附近的。”

    李斐看看水流,摇头道:“你看这河水的确流动,恐怕还是远处飘来的可能更大。”

    景知晚指向女尸腰部,让他们看剪开的腰带和腰带勒出的痕迹,“仔细看这处勒痕,被腰带束紧后并不像别处虚肿得那么厉害。它是不是比腰带要宽?腰侧这里,仔细看能分辨出有两道印痕。”

    李斐怔了怔,“是死后被人在腰间悬上重物,沉入水底?”

    “死者被沉水时,腰带居然扣的死结。这不合常理,很可能是凶手所扣,想来悬挂重物的绳索也曾缠在腰带上加固,以免她浮起。可惜人算不如开算,腰带未散,悬重物的绳索却意外散了,这才让死者浮上水面。”

    李斐看着那尚未泡得肿.胀的隐约绳索勒痕,喃喃道:“嗯,有理,有理……”

    景知晚惋惜地看着女尸领口,叹道:“应该出身小康之家,更可能是大户人家得宠的侍儿,才有那闲情在领襟袖口绣上这么精致的花纹。”

    阿原也要上前细看时,景知晚忽道:“慢着!”

    阿原抬头,景知晚取过两个蘸过麻油的小棉团,塞入她鼻际,说道:“麻油可以将掩去那气味,免得太过恶心反胃。”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07章 倚剑谁家少年郎(7)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4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5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