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帐中香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43章 章台照出几家意(1)

第43章 章台照出几家意(1)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帐中香

    身旁又有黑影掠来,然后便是萧潇有些慌乱的询问:“公子,你怎样了?”

    景辞立时猜到他也在留意此事,应是追着慕北湮等行踪跟来,抬眼看向阿原离开的方向,勉强道:“快去帮阿原!她不是那黑衣人的对手!”

    萧潇不过略一迟疑,便应道:“是!”

    景辞走出还没多远,那边也有公差跟了上来。|以他们那点本领,想抓那身手高明的黑衣人难如登天,但照顾景辞应该不会有问题。

    看萧潇飞身离开,景辞抬袖拭去额上的冷汗,掩去眼底的忧虑和痛苦,站直身形向赶过来的差役说道:“没事了,先回那院里看看。醢”

    他虽竭力维持着身体平衡,但遭受重创无法痊愈的双足并没那么听使唤。

    他缓缓往回走的步履有些蹒跚。

    两名赶来的差役见状,忙上前挽扶时,景辞甩开他们的手,冷冷扫过去一眼缇。

    差役被他目光中的寒意扫得打了个寒噤,各自退开一步,面面相觑。

    景辞定定神,努力稳住身形,艰难地保持着挺地的肩背继续往前走。

    双足痛如刀扎时,他还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阿原离开的方向。

    目之所极,是将一切吞噬的黑暗。

    他向来极有主见,但此刻,他竟无半分把握,破开这无边无垠的黑暗,能不能看到他所冀望的那片洒满阳光的天空。

    -----------------------

    景辞的判断很准确。

    那个黑衣蒙面人的武艺极高,阿原本该追不上。

    但地上跑的无论如何快不过天上飞的,关键时刻,天天跟在主人后闲逛的小坏又派上用场了。

    黑衣人自以为甩开阿原,两度放缓步伐略事休息时,都被阿原追上,最后竟在某处巷道被堵住。

    待刀剑相向,他发现有个扁毛畜生在旁唳鸣助威,才晓得自己摆脱不了追兵的缘由。

    他并无惧色,却笑得森冷,喝道“既然你执意找死,也只好成全你!”

    阿原接了他几招,已然叫苦不迭。

    她着实不该因为在沁河不曾遇过强敌,就高估了自己的身手。这人不论体力、武艺,都远在她之上。

    她当日在涵秋坡曾见景辞出手,可称得捷若闪电,快若流星。

    此人身手,当与景辞在伯仲之间。

    但景辞并未跟来;即便跟来,他疾病缠身,足疾未愈,也无法跟这人相抗衡。

    她曾数度见过说书人,知道其年龄身材,已能判断这人绝对不是说书人。

    那么,这人到底是怎样的来历,与那说书人以及贺王案又有着怎样的关联?

    惊心之际,她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不答,只是手中单刀愈发使得凶悍迅猛。阿原虽打足十二分的精神对敌,怎奈实力悬殊,再缠斗数招,左肩蓦地一凉,已被砍了一刀。若不是退得快,只怕连整条胳膊都能被他卸下。

    阿原只觉伤处热血涌出,很快***辣地疼痛起来,不由大惊。但此时她想撤退时已经来不及,眼看黑衣人一刀狠似一刀,招招逼往要害,竟真的打算取她性命,并不因为她是公门中人而有所顾忌。

    小坏见主人遇险,也是慌了,斜掠着翅膀一次次俯冲而下,想啄向敌人。

    黑衣人早就想着砍了这扁毛畜生以绝后患,见状正中下怀,寻隙狠狠一刀砍去。

    阿原见状,连忙挥剑相救时,小坏腹部已中了一刀,惨唳着振翅高飞逃去。

    当空划过的锋刃光芒,以及猎鹰中刀后的惨嘶,似又将某处隐约的记忆撕开了一个缺口。

    此情,此景,熟悉得可怕。

    惊怒疑惑之际,阿原稍一分神,黑衣人的刀已劈面袭来,锋刃转瞬近在咫尺。

    眼看着阿原避无可避之际,只听清脆的“丁”的一声,一把宝剑横次里冲来,挡下了那极险的一刀。

    黑衣人怔了怔,抬眼时,便见萧潇临风而立,颀秀如竹,却刚硬如岩,与他对面而立,把受伤的阿原护到了身后。

    萧潇微微侧脸,向后问道:“原大小姐,没事吧?”

    阿原惊魂未定,答道:“没事,手……手臂还在。”

    萧潇略舒了口气,扬剑逼向黑衣人,喝道:“欺负个女孩儿家算什么本事,且让我来会会你!”

    黑衣人似这才知晓阿原是女子,惊异地扫了阿原一眼,又扫过萧潇的面容,飞快与萧潇对了几招,寻隙跃起身来,纵身逃去。

    萧潇待要追时,感觉那人身手似在自己之上,又记挂阿原受伤,不知情形如何。稍一怔神,黑衣人在夜色掩护下,已消失于重重屋宇间。

    他迟疑了下,返身先去察看阿原伤势。

    --------------------------

    薛照意果然在说书人的屋子里。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狡黠多智的贺王小妾,差点从众人眼皮子底下逃开,此刻竟已倒在了地上。

    她和贺王一样,被人当胸插了一刀。

    但她居然还没死。刚刚点燃的油灯下,尚能看到她胸口在微微地起伏着。

    慕北湮抱起她,急促问着:“是你杀了我父亲,对不对?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

    贺王府并无主母,贺王也无续弦之意,薛照意出身并不高贵,虽是妾室,却打理着贺王府内务,几乎是半个主母,也可算得富贵尊荣。而她的富贵全从贺王而来,贺王又不曾发现她的奸情,她为何做出弑主之事?

    薛照意头发散乱,滑落的衣衫下尚有被折磨出的青紫痕迹。她那双曾顾盼含情的美眸无力地盯着上方,不知在看满是尘灰的屋顶,还是在看逼视她的慕北湮。

    慕北湮看着她微张却始终不曾发出声音的嘴,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已经伤重得神智不清,再也说不了话了。

    小鹿眼看着小姐追着贼人跑了,也跟着追了几步。可惜她没那飞檐走壁的本事,眼看着追不上,气势汹汹叫骂几声,才匆匆赶到小屋。

    慕北湮追问薛照意时,她正忙在屋里寻找她的说书师父。

    摸着先前她为说书人烧的水还微温,她冲过来问那垂死的美人儿:“喂,张先生呢?他不至于会杀你吧?何况你连贺王都能杀了,他又病又瘦的,自然不是你的对手。”

    薛照意呆滞的目光忽然转动了下。

    慕北湮急追问道:“薛照意,快说,你为何杀我父亲,又是谁杀的你?你都活不了了,还打算保护凶手,让自己死不瞑目?”

    薛照意急剧地喘着气,慢慢抬起手来,压住胸部的创口。鲜血顺着她的指缝飞快沁出,蜿蜒于清秀却泛出青白的手背。

    大约感觉出生命正随着热血涌出,她的眼底终于涌过慌乱和绝望,然后直着嗓子尖叫起来:“是张和,张和!”

    慕北湮急问道:“张和是谁?”

    小鹿已道:“说书先生姓张,莫非……就是张和?”

    薛照意眼底通红,似有赤焰在熊熊燃烧,半昏半醒般厉声叫道:“是他……是他……他背叛了我们!背叛了我们!”

    慕北湮微眯了桃花眼,盯着她一时困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久在京城的贺王爱姬,小县城的茶楼说书人,天悬地隔的两个人,偏说什么背叛,难道他们本是一路人?

    薛照意又抿紧了唇,越来越无神的眼珠乱转着,再不知在想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景辞也走到了门口。他扶着门框慢慢踱进来,垂头看着薛照意,问道:“小玉,是因为张和的背叛,才被贺王除去?”

    薛照意唇动了动,终于道:“是,小玉……张和害了小玉……他向贺王密报了小玉的行踪,说下一个就是我,就是我……”

    慕北湮急问:“小玉的行踪怎么了?莫非你们都有见不得人的身份?你们潜在贺王府,到底是何居心?”

    薛照意喘息愈急,却再不肯回答。

    景辞沉吟,然后道:“张和故意暴露小玉,贺王才会杀小玉?他还故意让你猜测,贺王已经怀疑你,下一个很可能就是你,所以你杀了贺王?然后呢?你好容易逃出来,却当了糊涂鬼,被张和杀了?”

    薛照意听得他的言语,仿若句句都被击中心口,浑身越发抖得厉害,猛地一挣坐起身来,尖叫道:“张和,张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两世欢 > 第二卷 帐中香 > 第43章 章台照出几家意(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2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3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5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