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何盟主的指示

上卷 何盟主的指示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且说与众人吃过晚饭,雷蕾心里有事,想要找秦流风问几句话,哪知刚走到秦流风门前就撞见了何太平,只得停下来招呼。

  何太平点头微笑:“找秦兄弟?”

  雷蕾看看紧闭的房门:“他不在?”

  何太平不答,反看向她背后:“萧兄弟。”

  雷蕾忙回头,却见公子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廊上,顿时吓一跳:“小白,你做什么!”

  公子走过来:“我去房间找你,见不在,所以……”

  何太平笑:“秦兄与冷姑娘出去了。”

  雷蕾忽然反应过来,也有点发笑,面上却假装不知:“我想找秦公子详细打听下蓝家的事儿。”

  何太平想也不想:“王氏,原是城外青阳岗人,十四年前被恶兄卖入青楼,幸得蓝门主路过为其赎身,遂甘愿为妾,性行贤惠,虽不善言辞,待人却极和气,蓝门主卧病期间都是她贴身伏侍,十分得宠。”

  知我者小太平也!雷蕾暗叹,这么看,那王氏品行还真的不错,世事难料,老夫少妻情深也不是没可能,可她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反正,我总觉得蓝家怪怪的。”

  何太平目光微动。

  雷蕾想了想,将告别蓝家时王氏的表现说了出来,末了道:“那眼神,根本就是心虚害怕,没做亏心事她害怕什么?”

  何太平皱眉。

  雷蕾心里早已打定主意,不过既然盟主已经知道了,就有必要征求他的意见,于是眨眼:“可能她知道些什么,所以我想……”

  何太平打断她:“不必问我,该怎么做便怎么做就是。”

  雷蕾笑嘻嘻:“蓝门若是捉住了什么小贼,怎么办?”

  何太平不紧不慢:“夜闯民宅,何某自然要秉公处置。”

  雷蕾翻白眼,拉起公子就走。

  何太平轻哼:“没规矩的小丫头。”.

  公子本身对蓝家的事就有些怀疑,白天经雷蕾这么一说,心里也有点没底,既得何太平同意,自然不再反对,趁夜色带着她来到蓝家宅院外。

  雷蕾拉他:“小白小白!”

  公子转脸看她。

  雷蕾悄声质问:“刚才跟着我做什么?”

  公子立刻移开目光:“没有。”

  说谎也没点技术含量,雷蕾鄙视:“那你怎么知道我去找秦公子了?”

  公子果然答不上来。

  怕你老婆红杏出墙?白天才提醒过,学得很快嘛,雷蕾在他胸前蹭蹭:“你说,你说!”

  “……”

  “小白!”

  “……秦兄跟你很投机。”

  雷蕾笑得:“原来是这样。”

  公子移开话题:“你叫我晚上来找你,莫非就是想夜探蓝府?”

  雷蕾无辜地:“对啊,你以为是做什么?”

  “……”

  “小白?”

  “……”

  这样脸皮薄的美男,不调戏白不调戏啊,雷蕾越发大胆:“对啊,我们可是拜过堂的,别说过来找我,就算跟我住一起也没什么不对,怕什么。”

  “……”

  黑暗中看不清公子的脸色,只感觉那挺拔的身体有些僵硬,雷蕾暗笑,故意:“你说对不对?”

  公子被逼不过,低声:“小蕾,你的身份外人尚不知情,这样……对你不好。”

  “逗你的,”雷蕾也不敢把玩笑开大,“时候差不多了,进去?”

  公子忽然揽着她退后几尺:“谁!”

  “萧公子?”来人落地。

  “风姑娘?”公子惊讶。

  雷蕾也奇怪:“你怎么来了?”

  风彩彩有点无措:“听何盟主说你想夜探蓝门,我见你不在房里,怕出事,又找不到萧公子和秦公子,所以赶来看看。”

  小太平真阴!雷蕾暗骂。

  风彩彩尴尬:“原来萧公子在。”

  雷蕾明白何太平的用意,风彩彩本性不坏,不论怎么说她肯赶来救自己,也是一片好心,感激之余放下许多成见:“谢谢你,既然来了,进去吧。”.

  蓝家别宅不小,风彩彩的轻功本就出色,三人很顺利地越墙而入,只见里面有好几处房间燃着灯火,廊上挂着几盏灯笼,丫鬟仆人很稀少。蓝金住在东边院子,歇在妾室的房间,蓝铁住西边,二人私生活似乎也没有雷蕾想象的那么乱,倒是王氏与蓝承的居所,相比别处显得更加冷清。

  小小的院子,王氏倚门而立,似在发呆,眉间有愁色。

  丫鬟出来:“小哥儿已经歇下了。”

  王氏回神:“你先去睡吧,不用伏侍。”

  丫鬟答应,退下。

  王氏独自再站了会儿,转身进了房间。

  三人悄然落在房顶上,公子俯身,小心地移开一片瓦,雷蕾与风彩彩忙凑过去看。

  房间里燃着一盏灯,并不怎么明亮,蓝承躺在床上已经睡熟,王氏坐在床头看着儿子发了会儿呆,忽然低声啜泣起来。

  蓝承被惊醒,揉眼,不解地看母亲:“娘。”

  王氏忙拭泪,勉强笑:“吵醒你了。”

  蓝承到底已经懂事:“他们又要让我们搬出去吗?”

  王氏低声骂:“小孩子知道什么!他们都是你的哥哥,爹不在了,就算搬出去,多少也会照拂我们,你今后更要听大哥二哥的话才是。”

  蓝承点头:“知道了。”

  王氏掖好被角,哄他:“快些睡吧。”

  兄长为争家产欺凌弱弟,这种事情不新鲜,看来蓝家也一样,蓝家两位老爷对这位够当孙子的弟弟并不怎么照顾,令雷蕾意外的是,王氏还真不像有奸情的样子,真看错了她。

  正在出神,忽然听得蓝承的声音:“娘,我前些日子假装找老鼠洞,去假山里冰窖门那儿看了,真的有血。”

  王氏手一抖,花容失色:“果真?”

  蓝承道:“真的,你一直没问,我就没敢说。”

  “怎么可能……”王氏如失了魂魄,呆呆坐在那里喃喃自语。

  蓝承奇怪,伸手拉她:“娘?”

  王氏猛地起身,快步过去将窗门闭得紧紧的,然后回来拉起儿子,颤声嘱咐:“这件事除了娘,千万不许跟别人说,记住了!”

  蓝承应下。

  果然有蹊跷!房顶三人大喜,公子示意二人不要动,自己纵身跃下.

  轻微的叩门声响起,接着是王氏压抑的惊呼声,好在白天见过面,知道公子的特殊身份,王氏看清之后立即将他让进房间,紧紧关上门。

  公子退至角落,以免灯影映上窗纸:“蓝门主之事可有蹊跷?”

  王氏也不多说,银牙一咬,跪下:“老太爷的事贱妾并无证据,也怕冤枉了好人,闹出来会让他们寒心,将来不容我们母子,因此今日何盟主驾到,贱妾不敢当面禀报,久闻百胜山庄大名,还望萧公子代贱妾禀明何盟主,详查此事。”

  公子示意:“起来说话。”

  王氏起身,也不迟疑:“老太爷当初只是染了风寒,有些气喘咳嗽,仗着素日体健一直不理会,劝说几次也不听,过了几日病势严重了,卧床不起,贱妾便忙忙地叫人请了城里赵子青大夫来,赵大夫名声甚好,老太爷吃过两幅药便好了许多,勉强可以下床走动。”

  情形与打听到的一样,公子道:“既如此,又怎会出事?”

  王氏道:“那日晚上,老太爷忽然让我回房歇息,我不肯,他反倒生起气来。”停了停,她摇头:“老太爷是从未在我跟前发过脾气的。”

  公子道:“夫人贤惠,远近皆知。”

  王氏垂首:“当初若不是老太爷,我早已被卖进了……不说也罢,我拗不过他,只得回来,哪知睡到半夜就出了事,蓝金派个丫头将我吵起来,说老太爷病重,待我赶过去时,人竟已经入殓了。”

  公子皱眉:“怎会这么快?”

  王氏道:“寿木寿衣早先都准备好了,是齐全的,但哪有这么快就入殓的道理,我要上去见老太爷一面,蓝金却不让,说什么时辰上犯了忌讳,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懂这些,也不敢违逆他们。”

  公子沉吟片刻:“冰库是哪里?”

  王氏道:“后面园子里的假山底下有个冰库,常年储冰供夏日取用,当晚我这贴身丫头起夜时曾听见那边有响动,还亮着灯,别说那时开春不久,就是现下天气,哪有用得到冰块的?”

  公子道:“如何进去?”

  王氏忙转身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把钥匙递给他:“因那里面本是藏放蓝门枪法秘籍的地方,后来才改作冰库,所以只老太爷有一把钥匙,前年老太爷为了我取冰方便,照样打了一把给我。”说完又恳求:“望公子可怜我们母子,千万别说出去,闹得蓝金他们面上不好看,将来我们更难见容于蓝家了。”

  公子道:“夫人青春,蓝门主竟未给夫人留后路么?”

  “银钱倒有些,但蓝金蓝铁岂有不知道的?”王氏垂首拭泪,“贱妾也曾担心,想要在外悄悄置办些产业,却又怕人说闲话,叫他听了多心,但他前日还说必不会丢下我们母子不管,如今……”

  头顶雷蕾叹息,因为他认为自己有长生果,还可以活个一百年跟你相守呢.

  后园里假山大大小小也不少,三人按照王氏的指点,果然在角落里找到了那座特别的假山,这地方阴暗潮湿,略走近些便觉得一股幽幽的凉意,山体很高大,登至顶部,发现正如王氏所说,假山中间塌陷下去如一口井,三人小心翼翼下到底部,只觉得四周漆黑一团。

  公子亮起火折子。

  看清周围情形,三人都很意外,这假山底下竟很宽敞,仿佛一个大肚瓶子,往上望便是出口,可见小小的一片夜空,透着微弱的光。

  风彩彩欣喜:“入口在那儿!”

  顺着她的视线,雷蕾还真看见一道一人多高的、紧闭着的石门,于是忙走过去细细察看,口里道:“蓝承不是说在这儿看到了血吗?”

  风彩彩也跟着过去看了片刻,摇头:“应该是被清理了。”

  雷蕾警惕:“会不会她在骗我们?”

  公子道:“进去看了便知。”

  钥匙送入锁孔,片刻,只听得“喀嚓”一声,三人互相看了看,公子试着往里推,果然那石门应手而开,紧接着寒意扑面而来。

  面前是湿滑的石阶,斜斜向下。

  二女惊喜,欲往里走,却被公子唤住:“且慢,那王氏之言是真是假尚无定论,此地凶险,我们全都进去恐怕不妥,依我看,还是留一人在外面,若有意外也好应付。”

  二女点头称是。

  留谁在外面?像雷蕾这种跑也跑不掉、打又不能打、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可以忽略,公子决定:“你们进去吧。”

  风彩彩望望头顶:“事关重大,里头或许有什么重要证据,我们不懂,若坏了事反倒不好,还是我在外头看着,萧公子亲自进去为妙。”

  想想也是,公子点头:“当心。”拉着雷蕾进了门.

  寒气逼人,火折子的光芒更加微弱,变得蓝莹莹的,二人逐级而下,越走寒意越重,大约三四十级台阶便见了底。底下的空气似乎都被冻住了,火折子几欲熄灭,根本看不清冰库到底有多大,只是周围层层叠叠堆着许多东西,雷蕾凑近瞧了瞧,又摸了摸,才发现那是许多冰快,上面盖着稻草,堆得很高,想是开年新采的。

  二人蹲下查看,地面略倾斜,有排水的沟。

  有人清理过的痕迹。

  这个时节根本不需要用冰,谁会进来?而且这种冰库又不是储藏蔬菜水果的,通常是封了就不会轻易打开,专程进来清理更值得怀疑,然而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二人都有点失望。

  雷蕾道:“过去看看。”

  不远处有个石台,石台上放着个匣子。

  打开匣子,里面赫然用红绸布裹着一件东西,看清此物,雷蕾顿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叹,花一千万银子买个苹果,蓝门主这当上得真不小。

  公子松了口气:“又是那假长生果。”

  “是苹果。”雷蕾拿起来瞧了瞧,一千万的货就是不一样,又大又圆,比当初小叶卖的档次高多了,这地方就是个秘密保险的大冰箱。

  公子邪佞一笑,趁雷蕾花痴之际,迅速取过苹果放回匣内:“不能吃。”

  雷蕾气得:“谁稀罕吃了。”

  石先生已死,人人都在猜测这枚“长生果”的下落,不论蓝家之事是否有蹊跷,找到它已经是很大的收获,目前知道此物是假的人不多,加上何太平的威信,只要取出当众销毁,先前的一系列江湖风波也会就此平息,解了这燃眉之急,缓过一口气,再秘密追查那真的长生果与冷前掌门之事也不迟。

  公子道:“走吧,明日再来。”

  “等等!”雷蕾发现异样,俯身查看那石台背面,“你看这,是不是血?”

  公子转过去正要查看,却听得外头风彩彩的惊呼声,顿时面色大变,揽过雷蕾就朝门掠去。

  一声闷响,石门紧紧合上。

  公子想也不想,挥掌劈去。

  黑暗中,沉闷的声音在石室中显得更加震耳,头上灰土簌簌直掉,雷蕾也被这一掌之威吓到,慌忙抱住他:“别打,会塌的!”

  所幸这地方修得还算坚固,没有塌,然而待一切安静下来之后,面前仍是那堵冰凉的门。

  谁也没有说话。

  半晌,门上现出一道小窗,隐约有光线透进来。

  怕有暗算,公子带着雷蕾移开两步。

  “想跑?”蓝铁冷哼。

  “快追,不能放她走!”蓝金的声音。

  风彩彩逃了!雷蕾与公子俱惊喜,只要何太平得知,就没问题了!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萧公子会夜闯民宅,”蓝金没有追去,反而走近了门,赞叹,“萧公子好功力,可惜此门乃是精钢所铸,还是少费些力气吧。”

  公子冷冷道:“私藏长生果,犯下杀父大罪,你可知错?”

  蓝金沉默片刻,惋惜:“那又如何,其实我们没想杀他,不过是要他把长生果留给我们罢了,谁知他竟死活不肯,一时失手才……”冷笑:“那老东西,口口声声只记挂着蓝承是他的乖儿子,哪有半点顾念到我们兄弟两个,还妄想跟那贱人长相厮守,不知着了什么魔,一把年纪也不怕外人笑话!”

  公子怒道:“连亲生父亲也害,可谓禽兽不如。”

  蓝金笑起来,透着生意人的精明圆滑:“萧公子说的是,可惜你如今却要被禽兽不如的人害死在里面,是不是不甘心?”

  公子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以为你逃得掉?”

  蓝金不慌不忙:“你们一死,就不会再有人知道这地方,那个丫头的武功也不过如此,我们的人早就等在外头,你以为她能逃得掉?”

  公子沉默。

  雷蕾开口了:“蓝大老爷,你别忘了,长生果还在这里面。”

  蓝金道:“你以为我还会将长生果放在里面?”

  雷蕾心一沉:“那是假的?”

  蓝金恨声:“当然是假的,白天就瞧着那贱人不对,果然指引着你们来了,这地方除了她,外人是不知道的。”

  “大哥,人已经抓到,怎么处置?”蓝铁的声音。

  掉到冰窖里就是这感觉了,雷蕾苦笑。

  蓝金笑得更愉快:“委屈两位在里面待上些日子了。”直到死。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何盟主的指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2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3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4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