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新工作试用期

上卷 新工作试用期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冷圣音是谁?”第二日吃早饭的时候,雷蕾问公子。

  “南海派新任掌门。”

  “听说昨晚南海派有人刺杀西沙派温掌门,是真的?”

  公子看她一眼,不说话。

  “人人都知道的事,”旁边那下人颇为不屑,“他爹冷影被温庭杀了,南海派要给前掌门报仇,能不找温庭算帐吗!”

  公子皱眉:“冷前掌门之死尚无定论,何况温掌门口碑素来不错,休得胡言!”

  赵管家道:“那也未必,长生果是何等宝贝,难免引人垂涎,人人都认定在冷影手上,温庭可能一时糊涂,何况冷影确实死在正宗的西沙派掌力之下。”

  公子道:“冷前掌门的武功与温掌门原就不相上下,南海又是剑派,温掌门岂能轻易得手。”

  赵管家冷笑:“公子忘了,一同上山的还有个东山派颜文道,他若也起了贪心,与温庭联手……”

  公子摇头:“长生果事发,三大派掌门约在华山顶,本就是要私下互相剖白澄清,就算长生果在冷影手上,他也绝不会随身携带,三人之约,明知道他死了会惹人怀疑,温掌门他们怎会公然下手,杀了冷影,除与南海派结怨之外,别无好处,此事可疑之处甚多,还是待何兄他们查清楚再作理会。”

  原来西沙派掌门害了南海派前掌门,雷蕾总算明白两派结怨的原因,心里直乐,果然杀父仇人必定有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这不,狗血中的狗血,可怜那对美男女,被研发部那家伙用来证实江湖爱情定律了!

  然而她对长生果之事仍是莫名,也不好多问,喃喃道:“那些人不是说了吗,大年初一晚上,碧水城会拍卖长生果。”

  赵管家道:“长生果既出,可见当初的确冤枉了冷影。”

  众人沉默。

  雷蕾感叹,都说你有宝贝,到头来宝贝却是在别人手上,冷前掌门你死得真冤枉。

  公子道:“何兄他们只怕早已得信,先回庄再说。”

  赵管家点头,又道:“听说传奇谷与千月洞都派了人查探长生果下落,不论真假,长生果决不能落入这些魔教人手中。”

  公子冷冷道:“区区长生果闹得三大门派决裂,足见贪心害人,那人故意放出拍卖长生果的消息,碧水城到时候豪杰聚集,为争夺长生果必会引发一场大祸,我只担心这又是上官秋月的诡计。”

  “上官秋月!”雷蕾扔下筷子,失声。

  公子看她。

  雷蕾恢复镇定:“上官秋月是谁?”

  众人吃惊,见她那表情实在不像装出来的,于是对其失忆的事更相信了几分,赵管家冷冷道:“还能是谁,千月洞的洞主!”语气颇为悲愤。

  雷蕾忙问:“千月洞是什么?”

  公子哼一声:“魔教!”握刀的手紧了又紧。

  是了,江湖上怎么能没有魔教,这身体叫“春花”,如今有了个“秋月”,根据起名原则,她两个很有可能是亲戚,难道是姐妹?唉,春花秋月,俗是俗了点,不过解开身份之谜有望了,好歹也能认门亲!

  雷蕾激动得热泪盈眶,连连道:“太好了太好了!”

  秋月,你就等着春花来找你吧!.

  “你!”桌子上的碗碟被这一掌震得高高跳起,终于把雷蕾拉回现实,这才发现所有人都怒视着她,目光简直可以杀死人。

  赵管家气得胡子直抖,颤声:“千月洞那些妖女不知廉耻,为害江湖,兴风作浪,老庄主便是糟了她们毒手,你竟……”说不下去了。

  公子面色难看至极:“正邪不分!”

  接受批评的同时,雷蕾也清醒过来。

  对啊,上官秋月是千月洞洞主,若春花真是她的姐妹,身份该很了不起,为什么会独自跑到古言村那么偏僻的地方,还要寻死?千月洞既然是魔教,魔教中常有六亲不认自相残杀的例子,她们两姐妹关系好不好?会不会春花正是被那个秋月追杀,废了武功……

  想到这些电视剧情节,雷蕾害怕起来,马上讨好护身符,肃容:“别生气别生气,我失忆了啊,原来魔教这么坏,我们一定要为老庄主报仇!”

  公子脸色稍和。

  雷蕾暗暗吁了口气,不敢再多打听,“小白”果真疾恶如仇,原来他爹也是被那个上官秋月害的,此人警惕性很高,未能确保安全之前,千万不能让他看出自己与大魔头有关。

  见她还算虚心,赵管家对其印象好了许多:“马车已备好,上路吧。”

  公子起身。

  目送雷蕾等人走出客栈,角落里,两个不起眼的男人对视一眼,起身离去.

  隐隐的水声,汉白玉的栏杆,雪白的帐幔,雪白颀长的身影负手而立,白玉的簪子,簪头镶着粒圆润美丽的明珠,散垂的黑发被风吹得颤动,白与黑形成鲜明的对比,几无杂色,正如深涧对面那冷幽幽的冰雪之谷,出尘脱俗,不带半分烟火气。

  一名白衣女子走上台来,恭敬:“尊主,星主有消息回报。”

  他转身。

  脸,正如他的气质那般完美,双眸灿若星辰,目光却温柔如流水轻风,带着三分蛊惑的笑意,再配着冰雪的气质,冷暖交错,反倒无端透出几分妖异。

  “那叛徒找到了?”

  “这……还没有。”

  他不语,缓步朝她走来。

  白衣女子大为畏惧,忙道:“虽没找到她,星主倒是打听到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他停住脚步。

  白衣女子立即上前低声说了两句话,又退回原地。

  他果然意外:“那丫头竟活着?”

  白衣女子道:“千真万确,星仆亲眼所见,她与萧白在一起,想是要回百胜山庄,星主请示,既然她还活着,我们是不是不必找了?”

  沉默。

  “原来竟是她,”他再次转过身,望着对面的冰谷,笑声似要融化那片万年冰雪,“敢玩花样,这倒奇怪了,既已骗过我们逃走,为何还要回来,该说她聪明还是笨呢。”.

  高高的院墙,干净的石阶,门上挂着块古老的牌匾,上刻“百胜山庄”四个墨色大字,两旁还嵌着幅对联“浩浩侠义情怀万代千秋昭日月,萧萧凤鸣声起一刀百胜定江湖”,不知已有了几百年历史,乃是当初萧家祖宗萧胜助第三百五十二代盟主平定江湖后,盟主为彰其大义,亲题此匾以示褒扬,也有告诫其后代子孙务必牢记匡扶正义之意,从此萧姓子孙皆以维护江湖安定为己任,也从未令人失望过,萧萧凤鸣刀名扬天下,无可匹敌。

  两个下人正在门口说话,忽见车马到,立即面露喜色,将众人迎进去。

  进门是个巨大的院子,正对着会客大厅,不算华丽,桌椅门窗样式都十分古朴,一尘不染,转过回廊便有道小门,直达后园。

  园中少花草,多是树木,初秋天气仍郁郁葱葱一片,干净的地面显然刚刚扫过,却又散着几片落叶,不时遇上仆人丫鬟们问好,连日风尘仆仆,如今陡然见到这么多笑脸,听着这么多亲切的问候,雷蕾只觉十分温馨,心情更加好起来。

  沐浴之后稍作歇息,公子就将管事的几个人唤到了小厅上,开始询问离开这段日子里庄内的事务,众人一一回禀。

  听到何盟主与秦流风去架空城视察的消息,公子为难,看雷蕾:“你的事……”

  雷蕾已换了身干净的丫鬟衣裳,闻言摇头如拨浪鼓:“没事没事,江湖正事重要,百姓重要,我的事还是等何盟主回来再说吧,反正我也记不起什么。”

  公子出门一趟,回来就多了个姑娘跟着,下人们皆议论纷纷,直到赵管家大略说了遍缘故,方才释然,弱女被人追杀至失忆,众人未免同情心大盛,此刻又见她这么顾全大局,忙出言安慰:“姑娘尽管放心,没人敢上我们百胜山庄找麻烦。”

  公子也点头:“你且安心住着。”

  雷蕾不是真没骨气的人,临时编出被追杀的故事,也是为了赖上人家混饭吃,如今身份未明之前,可能需要在这儿混很长一段时间,总不能长期白吃白住看人脸色,加上初来乍到也想博取好感,忙道:“怎么好意思白吃白住,我可以帮忙做事的。”

  来者是客,公子迟疑:“这……”

  雷蕾道:“反正我闲着没事,你缺不缺丫鬟伏侍?”最好是贴身伏侍。

  众人不知其本意,皆面露称赞之色,真是个懂事的姑娘。

  “公子不用丫鬟,”一胖胖的大婶端详她片刻,忽然喜攸攸道,“哟,公子有没有发现,她长得倒有些像一个人?”

  公子看着她若有所思:“是有些像。”

  像哪个大美女?雷蕾淡定地微笑,看,狗血来了!

  果然,大婶三步并两步,上来拉起她的两只手,转了几个圈儿,愈发兴奋:“还真像我们厨房以前那个小翠!”

  雷蕾终于尝到五雷轰顶是什么滋味了,笑容变得古怪:“是吗……”

  “那倒是个手脚伶俐的丫头,可惜早早出去嫁人了,想来这个也不错,如今我们厨房那边正缺个帮手,不如就跟着去帮忙吧,”大婶放开她,“倒比是小翠那丫头生得水灵好看些。”

  公子看看她那双手:“这些粗活,你……”

  太漂亮有什么好,太漂亮的都是配角命,穿越女主要的是个性,个性!雷蕾自我安慰着,决定把良好形象保持到底,立即道:“没事没事,可以。”

  见她坚持,公子只得应允:“那闲了就跟红婶去厨房帮忙吧。”

  雷蕾低头,暗自惊叹,小白小翠红婶,娶个老婆叫花姑娘,百胜山庄真是五颜六色.

  一下,两下……

  大清早的,雷蕾对着一堆木头发愁,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不,是高估了这个寄宿身体的能力,好歹以前自己力气不小,扛个箱子到处跑都没问题,可这个身体却娇贵得很,白白嫩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力气又不大,怎能做这种粗活,加上根本没使过斧头这玩意,不得其法,才劈不到一块腰就酸了,手也红了,再劈下去估计要磨起泡。

  庄里又不少男人,干吗要女人劈柴,真是。

  埋怨着,她再次抡起斧头,红婶吩咐过这些柴上午要劈出来,等着一天用呢,不能才开始上班就留个不好的印象啊。

  正要忍痛继续砍,忽然眼前一亮。

  仍是蓝白二色的衣袍,看上去清闲又潇洒,却也显得太过老成了些,风吹长发,广袖下双手半隐半现,左手拿着那柄黑色长刀。

  才来一天,雷蕾已经把“小白”的资料打探得一清二楚,母亲很早病逝,父亲萧原五年前被千月洞的上官秋月暗算,中毒身亡,十九岁的他就成了百胜山庄的少主人,大约是由于平日装束太过正式言行太过谨慎的缘故,根本想不到他如今才二十四岁。

  庄里有大片的竹林,眼见公子走入林中,雷蕾回过神,立即丢下斧头跟上去。

  林中空地,公子停住脚步。

  雷蕾不敢走近,远远观望。

  其实公子练刀从不刻意避人,萧萧凤鸣刀是门古怪的绝学,没有心法,凭你看多少遍也莫想学得半招,庄里的人早已习惯,雷蕾这种偷窥行为在他们眼里,用现代语言表示,其实就是“老土”,当然,每个初进庄的人难免都会这么“老土”一回。

  完美的侧脸没有半分表情,他右手握刀柄,静静站在原地,然而只这刹那工夫,一片浓烈的杀气已迅速扩散开来,周围翠竹无风而动,蓝白衣袂翻飞。

  纷纷落叶中,“啪”的一声,一竿翠竹无故折断。

  与此同时,长刀出鞘,破空之间,其声清如凤吟。

  刀光里竹屑纷飞。

  一招完毕,竹身已成无数段,散落于地。

  公子皱眉,似不甚满意,思索片刻,继续重复演示这招。

  原来世界上还真有绝世神功这玩意!雷蕾惊叹之余,灵感乍现,转身就往回跑.

  公子正在认真研习刀法,思索着怎么进步,忽见雷蕾喘吁吁扛着抱着拖着几大块木柴跑来,立时收了刀,疑惑地看着她。

  雷蕾将木柴往地上一丢,拂了拂衣裳,再围着他慢慢转了两圈,然后才抬起脸直盯着他的眼睛,神情严肃:“你的刀法很好。”

  公子被她看得发毛,点头表示礼貌。

  雷蕾冷笑:“砍竹子简单,你能在一招之内把这些木头每个都砍成八块吗?”伸手比划:“这有五个木头,要这么砍,用你刚才那招。”

  公子怔了怔,皱眉,练这么多年刀法,这一招也只拿竹子做过实验,一招五十九段是最快的了,还真拿不准用来劈木头会不会达到理想效果,何况对方对劈法还有严格的限制,为了充分发现自己的潜力,他表示愿意尝试,于是点头:“我试试。”

  雷蕾退至一旁。

  公子凝神于刀锋,骤然出手。

  一道弧光横空扫过,地上木头全都凌空飞起,紧接着他的人消失,只有那闪闪的刀光和人的影子,一柄刀竟似化作了十来柄,清亮的声音又响起,应该就是那刀所发出来的。

  “啪啪”,半空中木头碰撞的声音响个不停。

  片刻工夫,所有刀已经恢复成一柄,斜指地面,他的人也再次出现在面前,发丝微显散乱,神色却十分平静轻松,仿佛根本没有动过。

  木柴纷纷落下。

  公子显然对这效果还算满意,看雷蕾:“共四十段。”

  四十块,每块都按要求劈得好好的,太厉害了!雷蕾马上拍拍爪子,惊叹:“萧萧凤鸣刀果然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公子收刀回鞘,颇为抱歉:“这些木头……”

  “没事没事,我来收拾!”

  “有劳。”

  “不劳,一点不劳,你一定要好好练啊!”雷蕾连声,弯腰将那些劈好的木柴拾作一堆,抱起些拔腿就跑。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新工作试用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2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3重紫作者:蜀客 4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5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