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下卷 危险的同情心

下卷 危险的同情心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我想相信你,你却骗我,”上官秋月手撑在两侧,冷冷看她,“你说过陪我的。”

  不容分说,凶猛的吻骤然落下来,不带半点怜惜,平日的温柔与儒雅全都消失,暴虐与放肆的动作透着几分残酷。

  毫不留情的掠夺下,唇瓣生疼,雷蕾全身战栗,几乎要窒息。

  “哧”,胸前衣襟被撕破。

  雷蕾惊恐,奋力挣扎,趁机从他唇下逃开:“上官秋月!”

  上官秋月顺势撑起上身,轻易便将她双手制于头顶,继续撕她的衣裳,很快,她上身就不着寸缕了,浑圆饱满的玉.峰傲立在冰冷的月下。

  空气中的寒意包围过来,雷蕾发抖,又羞又气,知道叫也没用,干脆停止挣扎,怒视他。

  上官秋月的表情却渐渐变得柔和:“小春花心软呢,怎的只取三日醉?”

  雷蕾冷冷道:“我本来要拿鹤顶红。”

  上官秋月道:“你不会。”

  雷蕾别过脸。

  上官秋月低声笑:“你知道真的三日醉是什么,那是香精,放酒里一点,就可以使酒变得更香更美。”

  偷错了药,雷蕾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紧咬着唇,忍住没昏过去。

  “合欢散的味道怎么样?”上官秋月咬她的耳朵,“是不是觉得发热?”冰凉的手滑上她左边玉.乳,握住。

  雷蕾马上全身发热,血液仿佛都冲上了脑门,见那手动作越来越放肆,她努力使自己淡定下来,缓缓吐出那句电视剧里出现几率极高的、使无数美女幸免于难并且曾经被自己深刻鄙视的经典狗血台词:“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上官秋月,别让我恨你!”

  据说,面前若是个正常男人,听到这话,要么恼羞成怒化身野兽,更多可能则是深感挫败并大怒而去。

  可惜上官秋月是个变态。

  “那就先得到人,”他轻哼,手移到她心口:“心长在人身上,得不到,我可以把它挖出来。”

  雷蕾面无血色。

  上官秋月道:“还恨不恨我?”

  发现眼睛里那一抹戏谑之色,雷蕾终于明白他在吓自己,急怒之下将眼一闭,全身僵硬不动,不就是上床么,老娘还没封建到为这事寻死觅活,顶多当作嫖了个美男!

  上官秋月觉得无趣,轻唤:“小春花?”

  雷蕾不理。

  据说,男人通常不会对一条死鱼有兴趣。

  上官秋月果然不作声。

  那手却没安分,冰凉的指尖在肌肤上划过,若即若离……

  雷蕾很快就破功了,在他身下配合地扭来扭去,似哭似笑,尴尬地叫:“变态!上官秋月你……你他妈变态……卑鄙……住手!快……快停!痒死我了!”

  上官秋月定力再好再不食人间烟火,终究也是个男人。呼吸声越发沉重,他低头轻吮那长长的玉颈,同时一只手去扯她的腰带。

  雷蕾喘了口气,大声:“上官秋月,我可以喜欢你。”

  上官秋月停下动作,抬起脸。

  雷蕾道:“但我不信你会永远对我好。”

  上官秋月道:“我会对你好。”

  “那就不该强迫我,”雷蕾放柔语气,“你先放手,我们……”

  “你骗我,你想走,”上官秋月声音骤冷,毫不温柔地扯掉她的腰带,“你想去找萧白。”

  真的逃不掉,雷蕾仰望头顶圆月,绝望。

  正在这紧急关头,耳畔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院外有人高声道:“尊主!有要事禀报!”.

  上官秋月蹙眉:“谁?”

  门虚掩着,外面的人却不敢进来:“顾星主路上不慎中了昆山派毒手,如今身受重伤,恐怕凶多吉少!”

  上官秋月不甚在意:“知道了。”

  雷蕾抓住机会:“你还不快去看看?”

  上官秋月道:“看什么?”

  雷蕾道:“顾晚对你忠心耿耿,你却连他的死活都不关心,简直就是没人性!”

  上官秋月解释:“那是他自己行事不慎,何况伤势不重的话,自会有人替他医治,若伤势太重,我去了也无济于事。”

  雷蕾道:“若受伤的是我,你也不看一眼吧?”

  上官秋月道:“我会救你。”

  雷蕾冷笑:“我还能相信你?顾晚若这么死了,我更看不起你。”

  上官秋月不悦地看着她,半晌,才轻轻吐出口气,起身:“那我们去看看他就回来。”

  雷蕾急道:“解药?”

  上官秋月道:“骗你的,那是三日醉。”.

  千月洞的大厅上燃着熊熊火把,重重白幔都被卷起,几名星仆肃容立于一旁,顾晚横躺在中央地上,已经昏死过去,本来就麻木的脸此刻是死灰一般的颜色,一名五十来岁的青衣老者正在替他诊脉,叶容跪在旁边哭泣。

  上官秋月问老者:“如何?”

  瞟了眼雷蕾身上那件宽大得过分的白衣,老者神情古怪:“星主伤势沉重,内力反噬,恐怕……”

  上官秋月马上看雷蕾:“你看,没得救了。”

  雷蕾黯然。

  上官秋月拉她:“已经看过,我们回去吧。”

  这人果真无情!雷蕾甩开那手,淡淡道:“他跟了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不肯多想想办法?”

  上官秋月不语。

  “小主说的是,”叶容忽然抬头,膝行至二人跟前,“顾晚他素来忠心耿耿,属下斗胆,求尊主救他一命!”

  上官秋月目光一闪,笑:“我又有什么法子。”

  叶容流泪,叩首不止,额上见血:“属下听说,即便是五脏俱损,三阴真气也能救回,求尊主救他一命!”

  雷蕾大喜:“真的?”

  “若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叶容仰脸望上官秋月,哀求,“属下虽无功于千月洞,但求尊主看在姐姐面上!”

  提到叶颜,雷蕾更加内疚,忙问上官秋月:“你真能救他?”

  上官秋月不答。

  雷蕾明白了:“你不想救?”

  上官秋月道:“那会令我真气大损。”

  雷蕾跟着公子混了这么久,也没那么容易糊弄,低声劝:“耗费真气调息几个时辰就好,他是你的得力手下,救活了对你也有好处。”

  上官秋月道:“我救了他,他必会杀我。”

  雷蕾冷笑:“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卑鄙?”

  上官秋月不语。

  见叶容哭得可怜,想起先前的叶颜,雷蕾无奈,尽量使语气听上去柔和:“救了他,其他人才会更放心替你办事。”

  上官秋月依然道:“他会杀我。”

  这人真的无情,雷蕾不作指望了,决定放弃:“人人都会杀你,或许我将来也会害你,上官洞主既然不想救,就请回去吧。”过去扶叶容。

  叶容依旧哭泣,碰头,不肯起来。

  雷蕾怒道:“不用求他了,求也没用。”

  上官秋月道:“你真要我救?”

  雷蕾不理。

  上官秋月思虑半晌,挥手:“都退下。”

  众星仆与那老者立即退出洞外。

  叶容迟疑:“尊主……”

  雷蕾高兴,忙安慰她:“他会有办法的,你先出去。”

  叶容喜极,再磕了两个头,方才拭泪退出。

  刹那工夫,整个大厅里只剩下三个人,生气少了,便显得阴冷许多,上官秋月走到墙边伸手一按,千钧巨石缓缓坠下,将洞门堵了个严实.

  真气在二人体内流转,雷蕾紧张万分,约有一个时辰过去,顾晚的嘴角终于开始淌出乌黑的血,五脏淤血既出,那面色也逐渐好转了。

  火光里,上官秋月额上微微见汗。

  雷蕾心情复杂。

  再过小半个时辰,上官秋月收功起身,顾晚自行调息片刻,也睁了眼,翻身伏地叩谢:“属下无能,谢尊主救命之恩!”

  上官秋月颔首。

  顾晚道:“尊主且安心调息,属下愿为护持。”

  上官秋月目光闪烁:“不必。”

  顾晚愣了下,忙道:“尊主如今真气大损,还是尽快调息为好。”

  上官秋月笑:“我真气大损,你如何知道?”

  顾晚也知说错话,解释:“方才大功将成之际,属下觉着尊主的真气不若先前顺畅,似难凝聚,所以斗胆猜测。”

  上官秋月点头:“你说得很对。”

  顾晚松了口气。

  上官秋月道:“自闭穴道。”

  顾晚惊。

  上官秋月道:“我要稍作调息,不须护持,你自闭大穴。”

  事发突然,顾晚措手不及:“这……属下……”

  上官秋月疑心重可以理解,但顾晚会迟疑,雷蕾也觉得不对劲了:“顾星主还是……”忽然发现对方袖中有寒芒闪烁,她顿时更加警觉:“你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地上的顾晚竟箭一般掠起,径直扑向不远处的机关!

  与此同时,上官秋月身形闪动,也抢上前去。

  明白出了什么事,雷蕾既惊且怒:“顾晚,你忘恩负义!”

  想不到上官秋月看似真气不继,身法速度却仍不输往常,顾晚这一惊不小,再顾不得许多,左手一挥,立时有十来点寒星无声飞出。

  目标不是上官秋月。

  暗器袭来,白练卷过。

  “叮叮”几声,暗器尽数落地。

  一切都是眨眼间的事,雷蕾兀自站着发呆,洞口处的巨石却已经缓缓升起,七道人影急速掠进来,其中一个正是叶容.

  顾晚翻身后退,与七人会合作一处:“上官秋月,没想到吧?”

  上官秋月微笑:“果然是你们,胆子大得很呢。”

  那七人多是千月洞的老部下,对他的手段都清楚得很,此刻见他神情自若,先就生出几分畏惧,气势顿减,各自退后一步。

  顾晚察觉不对,喝道:“怕什么!三阴真气再厉害,此刻他也只剩了三四成,莫非我们八个人还敌不过!”

  雷蕾后悔不已:“顾晚,你忘了你的命是谁救的?”

  顾晚哼了声:“这是他咎由自取!”

  “就算他死上一千次,也难解我心头之恨!”叶容上前,以剑尖指上官秋月,咬牙,“我姐姐对他衷心耿耿,到头来落得了什么下场,死无全尸!他只关心他自己,根本没拿我们当人,杀了他,为的就是替我们千月洞上下十几万兄弟出这口气!”

  雷蕾怒极反笑:“你要杀他,其实是因为有人想坐上这个位置吧。”

  “那又如何?”叶容笑得娇媚,“今日幸好有你,想不到他聪明一世,也会听你这蠢女人的话乖乖上钩,顾晚兵行险招,竟是押对了宝,我们的事才成得这么容易!”

  被人利用,雷蕾无话可说,心里发凉,转脸看上官秋月。

  上官秋月不看她。

  顾晚阴阴.道:“上官秋月,你还有什么话说?”

  上官秋月摇头。

  没见过死到临头还这样淡定的,众人不安,纷纷看顾晚。

  顾晚也惊疑。

  上官秋月微笑:“你们不肯动手,那就只好让我来处置了。”袖中长虹骤现,他竟抢先出手!

  敢主动攻击,显然是还留有余力,众人总算明白这点,大惊,纷纷闪避。

  多情练不依不饶,迅速折回扫向顾晚,可见上官秋月也清楚这场事变的组织者是谁,只要杀了顾晚,其他几个就都好办了。

  顾晚避之不及,险被击中,幸得叶容上前相助才得脱身。

  发现其他人都站原地不动,叶容意识到出了问题:“还站着做什么!”

  原来自知难敌,另外几个人到底顾惜性命,都迟疑不决。

  叶容怒视旁边那名紫衣人:“沈星官!”

  紫衣人看上官秋月:“这都是……”

  “想摇尾巴也要看看是谁!”叶容咬牙打断他,冷笑,“他的手段你们不清楚?事情既已败露,还指望他放过你不成,我们八个人还怕什么!”

  “说的是,他不死,死的就是我们!”顾晚提起精神,主动挥掌上来。

  叶容娇喝:“再不齐心合力,今日我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那六人果然动摇。

  雷蕾见状忙大声:“顾晚现在自顾不暇,能给你们什么好处,别被人利用了,白白替他卖命!就算我哥真气受损,对付你们也绰绰有余,与这事无关的人最好都退下,我保证叫他免你们一死……”

  上官秋月打断她:“他们全都要死。”

  众人变色.

  这话未免太过狂妄,分明就是赶尽杀绝的意思,对方听到会是什么反应?雷蕾先是惊骇,接着反倒放心了,既然他敢说这话,那就说明有把握取胜。

  上官秋月撤了攻势,笑看众人:“好一场苦肉计,顾晚谋划已久,想不到帮手是你们几个。”

  觉出不对,众人恐惧。

  顾晚寒声:“方才你故意让我误以为你真气不继,好引我们出来?”

  上官秋月没否认:“留着一群随时可以背叛我的人,我不放心。”

  好一招引蛇出洞!众人只当此次行动十分隐秘,哪里想到这一切原本就在他的计划中,明白之后不由都白了脸。

  一名年轻统领厉声道:“上官秋月,你设计害了我们傅谷主,我们一片美意投奔你,你却明升暗贬,削了我们手中实权不说,还将我们那些兄弟都派出去,这分明就是在瓦解我们,岂非欺人太甚!”

  上官秋月表示不理解:“既已归顺我们千月洞,哪里还有什么传奇谷,若非我将他们派出去,今日来的就不只你们几个人了,收拾起来会很麻烦。”说到这里,他“啊”了声,转脸看另一名统领:“我知道了,必是顾晚允诺你们,事成之后,你们自领传奇谷,他领千月洞。”

  秘密协议从他嘴里说出来,竟分毫不差,两统领愕然。

  上官秋月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但本尊的星月教大计岂容你们坏事。”

  跟了他多年,沈星官深知他的手段,颤声:“尊主,你何苦逼我们!其实此事都是顾晚叶容二人挑唆,我们原本……”

  叶容唾道:“呸!他是谁的尊主!我还当沈星官能成大事,求他饶你也好,顶多废了你的武功,剁了你的腿!”

  沈星官怒视她。

  叶容哼一声:“习武之人废了武功,跟死有什么区别,要他放过我们,别做梦!就算他答应饶你又如何,你相信他的话?”挥剑扑上。

  顾晚亮出一对娥眉刺。

  就算上官秋月亲口答应,也不能信,更不敢信,其余几人先后下定决心加入战团,沈星官跺了跺脚,硬着头皮上来。

  冰蚕丝本是护身至宝,多情练由冰蚕丝织就,于防守上更见长处,一时间盘旋游走,翻滚飞舞,宛若白龙,将上官秋月护在中间,雪白的练雪白的人影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楚,但闻“叮当”之声不绝于耳,刀剑暗器尽数被它挡去。

  雷蕾正缩在角落看得紧张,忽听上官秋月一声笑,接着有人惨呼,一名青袍人被掌力击飞,撞上洞壁,鲜血狂喷,滚落地下便咽了气。

  “上官秋月!”众人又怒又怕,纷纷后退。

  “今日他不死,我们便要死!”顾晚大喝,“都上!”

  上也是死,不上也是死,根本没有退路,要想活下去惟有拼命一搏,众人想明白这道理,抛弃所有顾虑,全力扑上。

  很快又有一人毙命当场。

  这次连同叶容也变色,深知己方形势不利,趁上官秋月对付顾晚等人的工夫,她悄悄退下,美目闪烁,忽然飞身一剑向角落里的雷蕾刺去,口内冷笑:“上官秋月,你救是不救?”

  雷蕾本是特意躲角落里,谁知叶容竟注意到了,站了半天,她已经手脚僵硬,下意识惊叫,闭目,脑中一片空白。

  几声闷响,厅上猛然静下来。

  渐渐地,耳畔又响起“喀嚓喀嚓”的细微的声音。

  雷蕾逐渐恢复意识,发觉四周静得可怕,立即睁眼,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高大雪白的身影。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下卷 危险的同情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