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兄妹联袂演出

上卷 兄妹联袂演出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醒来时,再次看到洁白的纱帐,雷蕾只觉得天塌地陷,这下好,真的成了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头,若让那疾恶如仇的“小白”知道咱是千月洞的妖女,直接一刀宰了也说不定,无故失踪,“小白”应该会发现,他知不知道是千月洞干的?

  还是先跟着美人哥哥混吧,她跳下床:“哥——”

  听到动静,两名白衣女从门外走进来,手上捧着新的衣裳,笑道:“尊主早上出去理事,小主既醒了,不妨先换身衣裳,吃点东西再过去。”

  换过衣裳,雷蕾胡乱喝着粥,不时拿眼睛瞟二人。

  她忽然搁下勺子:“你们是谁?”

  二女互视一眼,大点的那个笑道:“她叫银环,我叫素练,往常就是伏侍小主的,小主真的不认识我们了?”

  雷蕾仔细观察二人神色:“我不记得了。”

  素练很伶俐:“小主回来就好,尊主最疼你,必会替你报仇的。”

  报仇?雷蕾一阵冷:“我以前是不是经常挖别人眼珠?”

  二女支吾:“这……”

  雷蕾正要再问,忽听得外头有人道:“星主!”

  星主?她正在疑惑,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已经快步走了进来,身材有点高,皮肤有点黑,脸颊瘦削,表情自有几分威严。

  “属下顾晚,尊主在月华台,让属下带小主过去。”.

  这顾晚属于沉默寡言的那类,一路上雷蕾问这问那,结果却只得到几句简单有礼的公式化回答,觉得没趣,她便不再多问了。

  一片石级蜿蜒而上,耳畔水声隐隐,风里又有了那种彻骨的冷意,就像站在一个大冰柜面前,雷蕾总算认了出来,这里就是昨晚那个高台。

  很快,二人登上台。

  头顶阳光柔和,迎面扑来的冷气却让雷蕾直发抖,放眼一望,她终于明白了缘故,深涧对岸竟有座不小的冰谷,白皑皑一片,反射着阳光,略有些刺眼,原来昨晚在月亮底下闪着银辉的东西就是它!

  上官秋月一身白衣,凭栏而立,冷冷的色调如同一片玄冰。

  昨晚那个温柔的哥哥已经消失,此刻他俨然就是高高在上的千月洞洞主,雷蕾忽然有点畏缩,站在原地不动。

  顾晚上前:“尊主,小主带来了。”

  说话的同时,上官秋月转身。

  微笑刹那间绽放,亲切无比,四周一切景色立时变得充满生机,头顶的阳光也感觉暖和了许多,雷蕾马上觉得不那么冷了。

  他向她招手:“用过饭了?”

  捡个美人哥哥也不亏啊,乍被关心,雷蕾不再害怕,走过去:“恩。”

  上官秋月笑看顾晚:“顾晚是我的手下,千月洞的星主,是他亲自将你从百胜山庄带回来的。”

  雷蕾忙道:“多谢顾星主。”

  顾晚作礼:“属下只是奉命行事。”

  上官秋月点头,他便会意地退下.

  “昨晚睡得可好?”

  “还好。”

  地震,最亲的人全都离去,如今突然间又有人嘘寒问暖,雷蕾倍觉温馨,是魔头又怎么样,对我好就成。

  她拉拉他的衣裳:“哥,你冷不冷?”

  上官秋月微愣,然后笑:“想不到如今更懂事,知道关心哥哥了。”

  雷蕾望着那张堪称妖孽的脸,目光闪闪:“我身上有胎记,所以叫春花,你叫秋月,身上是不是也有胎记?”

  “怎么,要哥哥脱了给你看?”

  “好啊好啊!”

  见她连连点头,上官秋月无语,柔声责备:“没羞的丫头!”

  “怕什么,我是你妹妹,”雷蕾终于知道妹妹这称号的好处,大为兴奋,作势就去解他的衣裳,“脱了给我看看!”美人哥哥长这么妖孽,身材一定不错,虽然咱觉悟很高,不会******,但意淫一下总可以,所谓□易躲,意淫难防!

  上官秋月没有阻拦。

  雷蕾也就是个纸老虎,见他这样反而装不下去,看看四周,住了手:“算了,万一来人看见。”

  上官秋月笑:“怕什么,我们是兄妹。”

  够开放,不像“小白”那么古板,雷蕾觉得这位哥哥很好交流:“有没有娶嫂嫂?”

  上官秋月揽她入怀,亲切地:“哥哥有你就够了,要别人做什么。”

  大哥你思想真前卫!雷蕾吓一大跳,赶紧宽慰自己,不对不对,一定是想歪了:“你这么说,别人听了会吓到的……”

  上官秋月微微皱眉,打断她:“我们做我们的,管别人做什么。”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位古代魔头居然深具但丁风范!雷蕾不好真当着人脱他的衣裳,此人行事不拘世俗,这身体虽然是他妹妹,老娘可不是!

  “萧白已经找上我们的一个分舵。”.

  “小白?”雷蕾总算回过神,紧张,“他知道我在千月洞了?”

  上官秋月看她:“他对你不错?”

  雷蕾摇头:“我们的关系连朋友也算不上,人在百胜山庄失踪,他当然要负责找到,不过他那人……很好。”

  “很好?”上官秋月正色,“你可知他这些年杀了我们多少人?”

  “小白”疾恶如仇的性子雷蕾早知道,忙问:“多少?”

  “六百三十二。”

  啊哦,有六百多条人命的刽子手!雷蕾抖:“那……”

  上官秋月拉过她的手:“所以萧萧凤鸣刀在一日,我们便一日不得清静,哥哥这么疼你,你可愿意再帮哥哥一次?”

  美人哥哥的疼爱都让那个春花享受了,现在办事就来找我,真是命苦,雷蕾叹气:“怎么帮?”

  上官秋月斜眸:“你跟了他多日,他并没认出你。”

  雷蕾想了想:“应该没有。”

  上官秋月道:“如今你没了武功,他更不会怀疑你。”

  原来他早有主意了,雷蕾猜到:“你要我跟他回去,趁机偷萧萧凤鸣刀心法?”

  上官秋月笑赞:“聪明。”

  雷蕾莞尔,心里却一筹莫展,萧萧凤鸣刀心法哪那么轻易拿到,搞不好被“小白”发现,一刀秒了也说不定,何况老娘再花痴,再对正道邪道没兴趣,好人坏人还是分得清,总的说来,“小白”行事正派,万万不能动,美人哥哥为害江湖,可对咱也不错,占了他妹妹的身体,又出卖他的话,也太不够意思了!.

  “怎么,不想害他?”

  被看透心思,雷蕾一惊,知道骗不过这种人,还是说实话最好:“其实你不觉得,我们做事太……那个?”

  上官秋月看她:“哥哥是坏人,他是好人?”

  雷蕾装作无辜地笑,趁势抱着他撒娇:“他们也不坏,我们不一定非要跟他们作对啊。”美人哥哥身上真香。

  上官秋月叹了口气,捧起她的脸:“笨,魔教正道素来势不两立,他们遇上我们,也是不论因由举刀便杀的,哥哥已经顶了魔教名声,就算不去动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你是我上官秋月的妹妹,若是萧白知道你的身份,你以为他还会手下留情?”

  雷蕾只顾在他身上蹭。

  上官秋月哪知道色女的心思,搂着她想了想:“此事的确有些冒险,你不去也罢。”

  明显他是想利用自己,但如今肯说这话,可见还算是关心这个妹妹的,雷蕾暗暗盘算,美人哥哥对自己虽不错,行事手段却实在恐怖,留在他身边总不太安心,咱虽喜欢美男,可也不至于为了美男拿命开玩笑,不如回去跟着“小白”混的好,至于任务,能拖就拖呗,到时候“小白”防备严密拿不到,美人哥哥总不能真把自己怎么样。

  于是她抬脸:“好,我去试试。”不保证偷到。

  上官秋月笑了:“果然是我的好妹妹。”摸摸她的脸:“放心,哥哥会在暗中帮你,不会让他伤你一根头发。”

  你不说出我的身份,“小白”是决不会伤我的,我怕的是你呢!雷蕾急于离开:“我现在就走。”

  上官秋月摇头:“萧白没那么笨,我们得好好设计,让他带你回去。”

  雷蕾点头,想到另一件事:“你有没有听说过长生果?”

  上官秋月道:“当然知道,此事你不必记挂,哥哥自有安排,决不会让它落到何太平他们手上,听说那长生果未满七十食用,便有驻颜健体之效,哥哥早就想着替你找了。”

  哟,哥哥找它居然只是为了妹妹,雷蕾感动.

  数盏白色灯笼亮起,在树梢上飘荡,月光灯光里,二十几个执长剑的白衣女飘然落下,将一个青年公子团团围在当中。

  身着蓝白二色衣袍,广袖轻展,随着掌风飞扬,此时的他,已无平日的清闲潇洒,浑身透着逼人的煞气,神情冷竣。

  手上依旧拿着那柄名扬天下的凤鸣刀。

  “妖女”的名声不是凭空得来,众女皆穿得十分单薄,几乎只披着一层轻纱,行动闪跃之间,美丽的胴体若隐若现,里头竟连亵衣也没有,青年公子倒是视若无睹,挥掌力敌,然而他本以刀法见长,如今对方人又多,虽不至落下风,一时却也难以摆脱纠缠。

  一个隐蔽的地方,二人远远观战。

  雷蕾在千月洞住了几日,知道这些女子都是千月洞的月仆,“小白”不是疾恶如仇么,对付所谓的“妖女”,怎么迟迟不动刀?

  正在奇怪,上官秋月就微笑着说出了答案:“因为他父亲萧原有遗命,凤鸣刀下不杀女人。”

  这美人哥哥太可怕了,别人一点心思都能猜到,万一发现咱不是他妹妹……回小白身边是正确的选择!雷蕾打个寒战,小心翼翼收拾好情绪,继续观战。

  不到一盏茶工夫,公子已经不耐烦,挥掌逼开近身的几个女子,冷冷道:“再不让开,休怪我手下无情!”

  众女并不答言,只管缠斗,她们的剑法虽不算高明,却都遵循着严格的阵法,将公子死死缠住,不能脱身。

  始终以刀鞘和掌法对敌,公子也知道难以取胜,欲要打破阵法冲出去,于是看准机会一掌劈出,眼见右边一名女子就要中掌,根本躲避不及,谁知就在此时,那女子竟媚笑一声,将身体稍作移动,有意将乳峰迎上。

  俊脸果然又有点泛红,公子立即撤掌。

  就这瞬间工夫,脱身机会已失去,人再度陷入包围。

  雷蕾看得发笑,君子,真的是诚实君子,吃亏的料。

  上官秋月笑:“好个正道人士,有趣!”

  妖孽哥哥,你教出来的手下也真妖孽!雷蕾瞟他一眼,正要说话,忽然听得公子冷笑。

  银光乍现,一片惨呼声。

  雷蕾立即将视线移回,只见现场二十几名女子,已有十多名倒在地下,捂着右手断臂处,美丽的脸因为痛苦严重扭曲变形,其中大半已经当场昏过去,剩下没受伤的十来个,都惊恐地看着那执刀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阵法既破,公子缓缓收刀入鞘,三分优雅,十分气势。

  “凤鸣刀下不杀女人,但没说不能砍妖女的手。”淡淡的。

  太不怜香惜玉了!雷蕾不敢再看这惊心动魄的血腥场面,扭过脸拼命拉身旁的上官秋月,哥哥,咱们再不出去,你手下的美女都要成维纳斯了啊!

  “萧萧凤鸣刀,总算没令我失望,”上官秋月神色不改,含笑低头,“哥哥要带你出去了,别怕。”.

  头顶,一片阴影无声掠过,速度慢得不可思议,半边月亮底下,衣带飘飘有如天外飞仙,两道白影在一块高高的大石头上落定。

  公子凝神不动。

  雷蕾马上摆出被劫持者应有的神色,惊呼:“小白!”

  公子立即抬眼:“你……”忽然看到她身边的白衣男人,想到父亲便是被此人下毒所害,如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不由咬牙:“上官秋月。”

  边上众女迅速扶起伤者退走。

  上官秋月笑道:“萧少庄主别来无恙。”

  公子道:“条件?”

  上官秋月不语,抬手抚上雷蕾的脖子。

  雷蕾不失时机地表现演技,挣扎:“小白你别管我!快杀了这魔头,替老庄主报仇!”

  “真想让他杀了哥哥?”耳畔是极低的笑声。

  “不做做样子能骗过吗,你当他笨蛋?”雷蕾瞪他,提高声音,“小白你快动手,杀了他为民除害,不用管我!”

  公子当然不会不管她,厉声:“上官秋月,你究竟要如何?”

  上官秋月饶有兴味看着雷蕾:“凤鸣刀。”

  一听这条件雷蕾就傻了,喂,就算戏要做真,也不用提这么一个高难度条件吧,凤鸣刀是什么,那是人家名震江湖的祖传宝刀!咱算老几,跟他非亲非故,人家肯拿那东西来换?万一他不答应,直接拿刀砍来,不是坏了计划吗。

  “小白”一看就是个不会还价的,她只好拿眼睛拼命瞪上官秋月,哥,条件降低点儿!

  上官秋月微笑,重复一遍:“留下凤鸣刀。”

  美人哥哥金口玉言,不肯降低条件,雷蕾开始后悔将戏演得太真了,无奈之下只得寄希望于公子,你可别那么笨,真被骗得拿宝刀来换,我会内疚的。

  公子沉默片刻,冷冷道:“来日,我必定手刃你这魔头。”

  掷刀于地,退后。

  “小白”真好!咱绝不会害你!雷蕾热泪盈眶。

  上官秋月扬眉:“是不是觉得他对你不错?”

  再次被看透心思,雷蕾连翻白眼,美人哥哥你真不愧是魔头,太卑鄙了,瞧瞧这道德水准,比起人家“小白”不只差了一个档次,与你的美貌形象成反比啊。

  上官秋月低声:“傻丫头,对付他们这些人不能心软,他若知道你的身份,你就险了。”

  唔,有可能被宰,雷蕾默。

  上官秋月叹了口气,嘱咐:“哥哥到时候会来找你,记得当心。”

  总算你还知道关心妹妹,雷蕾稍觉安慰,正要答话,上官秋月却忽然提起她的后领,轻轻一丢——

  如同失去重量般,雷蕾直直飘上半空,活像一只被放飞的风筝。

  “萧少庄主亲自来要人,怎好不给面子。”上官秋月的笑声。

  领会到腾云驾雾的感觉,雷蕾吓个半死,连叫的力气也没了,美人哥哥你的混蛋程度真是让人记忆深刻,刚还在表达关心,转脸就不拿咱当回事儿,万一“小白”赶不及过来救,这么高摔下去,你妹妹我不跌破脑袋了么!

  眼见就要与地面做亲密接触,一只有力的手从旁边伸来,准确地揽住她的腰,带着她掠出两丈远才落定。

  与此同时,一道白影从上官秋月袖中直直飞出,直取地上那柄凤鸣刀。

  眼见祖传宝刀就要落入仇人手中,公子并不惊慌,只是冷笑:“区区一柄刀,上官洞主未免太过看重,多情练都使出来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兄妹联袂演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2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