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下卷 实体内容

下卷 实体内容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心里堵得慌,算算日子,离身上百虫劫的发作时间越来越近,雷蕾到底顾惜小命,无暇多想,准备去找李鱼问问。

  虽然目前不能解,至少还有希望。

  难得今天没病人,李鱼并没在大堂坐诊,雷蕾四处寻他不见,欲出门去找,谁知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甘草牵着一匹高大的枣红色骏马站在大街上。

  雷蕾虽然鄙视甘草为人,但同住在一个院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好过分疏远,于是笑着主动打招呼:“甘大夫要出去?”

  甘草对美女还算和气:“去城外采几样药。”

  雷蕾奇怪:“你们不是专门雇了人采药吗?”

  甘草道:“还是自己去最好,有些药难找,他们也未必知道。”

  看来他做事还是很认真严谨,可惜采来再好的药也是只给富人用的,雷蕾叹息,转脸看那马生得高大健壮,皮毛光彩照人,顿时心生羡慕,正要请教,却听见一阵“答答”的蹄声响起。

  白马踏着轻快细碎的步子走来,速度不急不缓,李鱼一袭青衫安坐马上,虽不及公子执刀的气势,却更加显得温文尔雅,翩翩人才,白色发带随风起落,街两旁的姑娘们都忍不住扭头看,窃窃私语。

  白马王子!标准的好青年!雷蕾赞叹。

  李鱼也看见二人,翻身下马,先礼貌地冲雷蕾点头,然后转向甘草:“师弟这是要去……”

  甘草面沉如水,淡淡道:“采药。”说罢上马自去了。

  李鱼不生气,唤老仆过来牵马。

  雷蕾看着那马漂亮,来了兴致,试探:“我能不能骑它?”

  李鱼当她会骑马,笑:“自然可以。”将马缰递给她。

  想到初见公子时被马掀下来的尴尬场景,雷蕾立志不能再出丑,来江湖有段日子了,她平时也留意观察过大侠们骑马,于是壮着胆子,根据观察经验,再学着电视里的动作一跨,还真的爬上了马背,好在这匹白马极是温顺,虽觉得不舒服,也很给面子,只哼哼打了两个响鼻,没把她掀下来。

  是不是行家,一看就知道,李鱼发现不对,目中有了怀疑之色。

  马背上晃晃悠悠的,感觉很不踏实,雷蕾紧张,下意识夹紧小腿,谁知这一来可好,那缰绳本来就握得不怎么紧,白马便按照平日的命令来理解,竟带着她“嗖”地窜了出去。

  耳边风声作响,马背起伏。

  “救——救命——”雷蕾吓得没丢了半条命,死死抓着缰绳与马鬃不敢松手。

  这条街很清静,行人不多,然而前面不远处就是个“丁”字路口,座下白马速度却丝毫未减,竟朝那边直冲过去,原来这白马血统纯正,就算再温顺,背上的人若是太差劲了,未免也有点欺生,居然开始捉弄她。

  它要来个急转弯?

  雷蕾正在叫苦,猛觉身后一沉,紧接着一双手迅速从后面伸来勒住了马缰。重新受到控制,白马放慢速度,终于停住。

  雷蕾面色发青。

  “没事了。”李鱼安慰她,随即意识到二人姿势太过亲密,忙跃下马,再将她抱下来。

  落地时雷蕾已是双腿发颤,几乎站立不稳,好半天才回过神,连声道谢,末了又拍马屁赞他武功高明。

  李鱼看看她,忍不住笑起来,拍拍白马的脖子:“它性子极好。”

  马如其主,性子都很温和,问题出在骑马的人,雷蕾也知道自己出丑,讪笑:“是我不会骑马,闹笑话了。”

  见她尴尬,李鱼识趣地给台阶:“初学都是这样,多练练就好。”停了停又道:“我看过师父的《药王经》。”

  雷蕾想起正事,忙问:“怎么样?”

  李鱼摇头,微露惭愧之色:“尚不能断定。”

  有希望就好,为了让医生增进了解,雷蕾马上照着上官秋月的话将百虫劫再仔细介绍了一遍,说到后来自己也发抖:“……肚子上有许多洞……”

  听她描述毒发情形,李鱼忍不住惊疑:“好狠的毒,但普通剧毒药草我也大略知晓些,并未听说过有这样怪异的配方。”

  雷蕾也愣:“你的意思……他是在吓我?”

  李鱼道:“中毒是真。”

  雷蕾立即道:“毒发时的情形……”

  李鱼道:“稀奇古怪,闻所未闻。”

  上官秋月是故意说得那么恐怖来吓唬自己的?雷蕾很快就明白缘故,咬牙切齿——早该想到,天底下哪有那么古怪的毒,只不过有“人偶”的事在前,形成“更变态也不稀奇”的印象,加上此人具有一流的演技和天才的变态头脑,料定自己不敢怀疑罢了。

  李鱼皱眉:“半年毒发?”

  死也要死得好看,弄清肚子上不会被虫子打洞之后,雷蕾害怕的心也就去了一半:“差不多,还剩三个月。”

  李鱼道:“此毒虽没有说的那么……但也必定不简单。”

  天才变态研究出来的东西当然不简单,雷蕾已经作好心理准备:“我没事,需要试药你可以找我。”

  李鱼沉吟:“如今只凭把脉,也难以摸清此毒的底细。”

  雷蕾忙道:“李大夫有什么法子,尽管说。”

  李鱼略作迟疑:“倘若你信得过我,或许我可以试试,看用内力能否将它逼出来,纵然不能,也能对它多些了解。”

  没来由的信任他,雷蕾虽能肯定上官秋月的毒没这么简单,但想了想还是点头:“也好,这样你也有个底。”.

  房间,李鱼小心翼翼关好门窗。

  雷蕾跳到床上:“开始吧。”

  这是什么话?李鱼微愣,随即一笑:“其实……”其实可以不必在床上的,想了想,既然此女并没意识到不妥,自己说出口反倒容易生出误会,于是他又把这句话吞了回去:“若觉得不好,就告诉我。”

  雷蕾答应着,盘膝坐下,摆出武侠片疗伤经典姿势:“是这样吧?”

  见她学得像模像样,大大咧咧的样子,李鱼也不再多想,在她身后坐下,先解释:“我自小体弱,习武的时日不长,功力尚浅,未必能替你逼出来,只试着看看能不能驱动它游走,若能就好办了。”

  知道他有顾虑,雷蕾摆手:“大夫要怎么治就怎么治,我没事,你尽管放心。”

  李鱼莞尔。

  两道暖流从后背双掌处源源不断涌来,顺着筋脉在体内游走,往复循环,而自己就像多长了只眼睛,体内每一条经筋血脉似乎都能清楚地感知到,雷蕾闭着眼,只觉舒适得想要打瞌睡,可接下来不到一盏茶工夫,她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两道真气渐渐由全身流至胸腹间,一直在那儿流转,随着真气推移,有什么东西渐渐聚集到丹田处,凝成一团。

  这就是那毒?雷蕾欣喜。

  李鱼显然也感觉到了,越发催动真气,想要将它逼出体外,谁知那些东西竟生了根似的,偏偏不肯跟着真气走,一时两边相持不下,极力的拉扯,腹中开始一阵阵绞痛。

  雷蕾冒出冷汗,轻哼一声。

  李鱼意识到不对:“你怎样?”

  他这一分神,真气也就松懈下来,雷蕾又觉得不那么痛了:“没事,你再试试。”

  李鱼便继续催动真气。

  强劲的真气在体内运行,剧痛猛然袭来,雷蕾终于忍不住痛呼,在床上打滚,脸色惨白泛青,汗如雨下。

  李鱼这一吓不轻,立即收了掌去扶她:“没事吧?”

  腹中剧痛未消,雷蕾捂着哼了几声,只来得及说了声“不行”,眼一闭便昏死过去。

  李鱼正要替她把脉,门却“砰”的一声开了。

  一名护卫站在门口,见到床上二人不由愕然,原来他听见房内有雷蕾的痛叫声,只当是出了什么急事,不顾什么便踢开了门。

  李鱼苦笑。

  房门紧闭,一个女子却在自己床上大叫并昏迷,这可怎么解释?

  还要去找工匠来修门.

  长生果的事还没完,接下来又出了麻烦。自傅楼死后,宫山一带本已属千月洞势力范围,但最近那里的传奇谷旧部又开始闹事,上官秋月估计很恼火。何太平也不轻松,南疆那边的几个异族部落联盟原本岁岁纳贡,但今年应纳的银两物品竟一分未送来,显然是在观望江湖形势,有心试探,欲自立。

  更麻烦的事情是,江湖上近日出现了一个秘密的杀手组织,专干收钱取命的勾当,前日天鹰门的赵门主突然遇刺身亡,人人都猜测是金钱帮那位姓简的帮主夫人为了替战色城娘家报仇,暗中花钱买了他的命,天鹰门金钱帮自此结怨。

  这是个多事之秋,谁都不能松懈。

  何太平命人暗中调查那个杀手组织,公子与秦流风冷圣音等也都被派出去巡查周边门派,温香风彩彩因有武功,又是女的,自愿跟秦流风一道去峨眉派,何太平赞赏一番便准了,冷醉志不在此,但为了帮助未来夫君,也发动文坛的力量为白道搞宣传,近日忙着准备办诗会,很晚才回。

  眼见人人都有事做,雷蕾觉得很失落,虽说她也算有一技之长,变声,但由于不会武功,间谍肯定做不了,此技能除了捉弄别人之外用处不大,无聊之余她还是决定学习骑马,好歹马是江湖中的重要交通工具,学好了将来兴许能逃命。

  李鱼很温和,坐骑也十分温顺,很快雷蕾就能单独上路了。

  初冬天气,下午的阳光很暖和。

  城外有片宽阔的草地。

  因临时来了几个病人,李鱼想着白马脾气好,便没有跟来,鉴于此女经常被千月洞劫持,再三嘱咐她不能出城,然而雷蕾还是放心大胆地出来了,至于什么缘故,她也说不清楚。

  那日李鱼试着动用内力替她逼毒,结果却闹得很尴尬,还是李鱼情急之下说了个肠胃急病才蒙混过去,幸亏李鱼是大夫,口碑素来很好,而此女又有轻薄美男的名声,因此众人都认为受害者是李鱼,才没有进行彻底追查,惟独公子的脸沉了整整两天。

  看来百虫劫果真不简单,如今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发作,李鱼最近也在查阅各类药书,不知道能不能研究出解药……

  雷蕾重重叹气,胆子一壮,放马跑上坡。

  凉风扑面,心中积郁总算得以发泄。

  雷蕾下马看风景,忽望见南面坡下草地边缘有片树林,林边几株枫树,叶子已有些发红,顿生喜爱之心,于是牵着马缓缓走下去。

  树林深深,不远处隐约可见高高的红色围墙。

  周围并无人家,这种荒僻之地怎么会有院子?雷蕾惊讶,牵马过去。

  虽是初冬,墙头枝叶却很茂盛,铁门紧闭,里面静悄悄的,透过缝隙望去,只见树梢挂着红红黄黄无数,应是柑橘一类的水果,而这里估计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果园,门上大锁少有锈迹,锁孔光滑,显然经常有人来看视。

  风吹过,头顶落叶纷纷。

  见天色已晚,雷蕾失了兴致,转身欲照原路回去,谁知不经意间却瞟到一件东西。

  那是一片不起眼的半枯的树叶,椭圆似卵,边缘微有锯齿,半露在铁门底下,应该是里面果树的落叶。

  不是柑橘叶。

  雷蕾觉得眼熟,俯身用两指将那片叶子拈出来,仔细辨认,半晌,她的脸色渐渐变了,转眼紧盯面前的铁门,不敢确定。

  单凭自己一个人,是进不去也不能进去的,若弄出大动静,小命很难保全。

  想明白这点,她迅速藏起树叶,牵着马走出两步,又停下,决定先绕着园子观察一圈,看看有没有人经过,既然果园在这里,主人就肯定住得不远,应该是城里的人,能打听出是谁家的更好。

  园子不小,沿着墙根行至转角处,雷蕾停住脚步。

  不远处有棵大树,树上系着匹枣红色的骏马.

  匆匆赶回卜家药铺,已是黄昏,李鱼正在整理药材,见她安然回来也就放了心,雷蕾不动声色跟他打过招呼,说笑几句,问起甘草果然采药未回。

  后院,何太平正与温庭、卜二先生站在阶前说话。

  公子与秦流风都不在,事情紧急,目前信得过的也只有他,雷蕾快步过去:“何盟主,刚才外面来了几个人,说魏知府请你过去一趟。”

  闻言,卜二先生马上愣住,温庭却“哼”了声,也难怪,区区一个知府,有事就该来回禀才对,竟然摆架子让盟主亲自过去见他,行事未免太荒唐无礼。

  何太平目光微动。

  雷蕾也觉得这谎撒得欠水平,但若说是别人让他出去只会更离谱,谁敢把大盟主呼来唤去的?于是她干脆硬着头皮上前,低声下气:“是这样,我有点事想求见魏知府,可他那边看门的总不让我进去。”

  大家都忙得不得了,这种时候此女还胡闹,温庭忍不住了,沉着脸呵斥:“这点小事何须亲自去,讨一个手令便好。”

  雷蕾冲何太平眨了下眼,谄媚地笑:“有盟主在,才好办事啊。”

  原来是借盟主的脸办事,温庭与卜二先生无语。

  何太平不动声色,微笑:“也好,正有两件事要吩咐他们,我先过去一趟。”

  卜二先生忙道:“晚饭已经预备下了,正要请……”

  若再等一夜,会不会生出什么变故?雷蕾不管三七二十一,拖起何太平就走,口里陪笑:“多谢二先生,反正还有温掌门陪你,我们就改天吧,今晚先去蹭魏知府的饭。”

  我又没请你,卜二先生瞪眼,半是无奈半是自嘲:“温掌门若再不赏脸,卜某可就颜面尽失了。”

  温庭笑:“二先生不嫌弃老夫吃白食就好。”

  何太平道了声“费心”,与雷蕾走出院门。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下卷 实体内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