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颂歌献给盟主

上卷 颂歌献给盟主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陪嫁丫鬟是千月洞的人,这点毋庸置疑,表面上看,是花小蕾发现此事所以杀了她逃走,可为什么花小蕾宁愿诈死逃走,也不肯求助未来丈夫?而且花家人也很古怪,花老爷卧病,花大嫂流产……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整夜的辗转反侧,不枉看过那么多侦破电视剧,雷蕾终于把所有事情串在一起。

  谁也不会追究一个死人,这就是诈死的最大好处。

  花小蕾不肯求助,是因为她有顾虑,而花家人不敢与自己相认,更证实了这点。

  上官秋月在要挟他们。

  上官秋月凭什么要挟花家?

  花老爷的病!

  花家受上官秋月胁迫,让花小蕾嫁去百胜山庄偷心法,然而花小蕾不知怎的改变主意,杀了监视自己的陪嫁丫鬟,故意将随身金锁放在尸体身上,让人误以为死的是自己,使金蝉脱壳之计逃了,人一死,上官秋月也就怪不到花家,只会怀疑丫鬟背叛自己,花小蕾逃到古言村,后来估计是不敢回家心中绝望,才会跳崖轻生。

  花小蕾死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借用自己的身躯活过来,更不会想到,此女偏偏又遇上公子。

  若不是她雷蕾穿了过来,整件事情的真相肯定会被埋没。

  已经死了的人忽然现身,聪明如上官秋月,怎会猜不出事情原委?所以派人抓她回去问罪,谁知花小蕾竟“失忆”了,编出什么“春花秋月”,于是此人将计就计认了个便宜妹妹,继续利用她偷心法,同时警告花家,花大嫂流产算是小小的惩戒吧?

  这就能解释花大哥为什么会恨自己了,雷蕾摸摸身上的胎记,说不清什么滋味,花家本来已经逃过劫难,自己根本不该顶着这身体回来!原以为在这里也能找到亲人,谁知认了个假哥哥不说,反而给花家带来这么大的灾难,上官秋月不让自己轻薄“小白”,肯定不是吃醋,而是怕“小白”发现胎记,他却不知道“小白”已经见过了。

  可胎记是在女人的那种地方,上官秋月怎么知道!花小蕾会变声,这两人是什么关系?上官秋月对自己这么暧昧,难道……

  雷蕾被刺激得差点找根绳子去上吊。

  “自己哥哥怕什么”,他奶奶的,吃够老娘的豆腐!

  花家受胁迫替千月洞办事,“小白”也不笨,现在已经怀疑花家了,想必很快就会明白真相,可怎么办才好?.

  关在房间整整一上午,雷蕾仍没想出好法子,看看快吃午饭了,于是出门去叫公子,刚刚走到公子的房门前,就看到风彩彩走上楼来。

  鉴于礼貌,雷蕾主动打了个招呼。

  风彩彩看了她片刻,忽然道:“你真的喜欢萧公子?”

  真的喜欢“小白”?雷蕾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唔,这么英俊又厉害的老公,当然喜欢,但哪个男人追老婆没费点力气?目前还看不出来他做过什么令我特别感动的事,所以不能轻易答应,当然,我是不会害他的。

  雷蕾没有回答,反问:“怎么?”

  风彩彩咬了咬唇,涨红脸:“可你不是……”大约是难于启齿,话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住,呆了呆,转身自回房间去了。

  雷蕾虽有些莫名,却也懒得理会那么多,伸手敲公子的门。

  “小白!小白!”

  “萧兄弟出去了。”

  听到这温和的声音,雷蕾愣了下,回头只见何太平站在那里,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何盟主?”

  “萧兄弟去百通驿馆,晚上才回来。”

  雷蕾不喜欢此人的圆滑世故,经过放走傅楼一事,以前的好感已经全没了,当然,她也不好过分表现出来,于是“哦”了声:“谢谢你。”

  何太平神色不变,仍是温和可亲:“看到风姑娘了?”

  雷蕾道:“看到了。”

  何太平道:“果真不能容?”

  雷蕾断然:“不能。”

  何太平反倒又笑了:“先前秦兄弟说,我还不信,直到前日萧兄弟找我,说起你的身份,如此,倒是我行事欠妥了。”

  这两天他果真没再有意安排风彩彩接近公子,雷蕾也不奇怪,不可否认,此人是个成功的盟主,很清醒很理智,知道需要什么,目前江湖形势紧张,千月洞传奇谷虎视眈眈,百胜山庄地位至关重要,既然“小白”已经表态,他自然不必在风彩彩这点无关紧要的小事上坚持,尽管在他心里,自己并不是萧夫人的最好人选。以此人的行事作风,若不是百胜山庄历代辅助正道,没有野心,有朝一日江湖真的太平,他会不会做出“良弓藏”“走狗烹”的事还很难说。

  对老娘的小心灵造成伤害,说一点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但难得盟主有道歉的意思,总不能不给面子,雷蕾看着他:“你不怀疑我?”

  何太平委婉地避开问题:“萧兄弟相信你。”

  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你要控制他也很容易,雷蕾笑了:“你可以相信他。”

  何太平含笑点头:“我相信。”萧白不会不知轻重,更不会为一个女人就放弃原则,何况萧家祖训在,他没有理由不相信。

  雷蕾道:“花家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至少我不会害他。”

  “我信。”

  “他也不会让我害你们。”

  “不错。”

  “你们的事和我无关。”

  “近日冷兄弟他们多有误会,难得雷蕾姑娘深明大义,不要计较才好,”何太平笑着岔开话题,“时候不早,一起下去用饭,如何?”

  老娘当然没那么“深明大义”,但盟主亲口承认就不一样了,虽然这位盟主不讨人喜欢,但跟他修好关系绝对没坏处,雷蕾没有推辞,弯腰做“请”的姿势:“难得何盟主肯跟我们这些年轻人一块儿吃饭。”

  何太平道:“何某也怕被人骂作‘以小卖老’。”

  雷蕾这回真的忍不住发笑:“难道不是?”

  何太平停住脚步,语气自然:“怎么会小,在年轻人眼里,何某或许正是老奸巨滑。”

  这人揣摩人心的本事竟半点不输上官秋月!雷蕾愣了愣,心虚地将目光移开,鼻子里哼了声。

  何太平似笑非笑瞟她:“难道不是?”

  没必要再掩饰,雷蕾嘀咕:“拿我顶缸,我是有点生气,可也不全是这么想的。”

  何太平奇怪:“哦?”

  雷蕾没好气,如念书般:“不是老奸巨滑,是老谋深算,何盟主顾全大局,英明神武,领导有方,统率群雄对抗魔教,一心为江湖为人民……将来肯定是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老娘斗不过你,唱颂歌总没错。

  何太平面不改色。

  雷蕾翻翻白眼,故意大声唱:“东方红,太阳升,江湖出了个……”

  嘴巴里忽然多了个东西。

  雷蕾唱不下去,立刻吐出来看,赫然是块银子。

  何太平颇有风度:“何某的暗器功夫练得不太好,这些歌还是留待江湖真正安定之后再唱为妙,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雷蕾姑娘的牙齿就要被嗑掉了。”

  说完,他施施然转身下楼。

  不下二两!雷蕾将银子放入怀中,默默跟在后面,不愧是盟主,随手一丢就是银子,大街上丐帮那些兄弟怎么都不知道找他唱《东方红》.

  百通驿馆在一条不怎么热闹的街上,门前停着几辆车,四周多是民宅,不远处还有座学堂,儿童朗朗的书声飘来:“啊!我们的江湖多美丽!我爱江湖……”

  雷蕾被雷得浑身哆嗦,抬脚就往里面走,一个公差打扮模样的人过来拦住她:“姑娘眼生得很,不是城里的人吧?”

  雷蕾点头。

  “可有勘合火牌?”

  门卫?雷蕾道:“我找人的。”

  门卫道:“姑娘要找谁,在下替你查登记簿。”

  雷蕾故意瞪眼:“我找的人你也管不了。”

  门卫厉声:“如今魔教作乱,何盟主亲口传令,进出站内都要查验勘合火牌,便是他老人家亲自来了,不能查证身份也休想进去!”

  雷蕾佩服,连连点头:“大哥说得对,我要找……”

  “张大哥,移花宫的朋友要借用几匹快马。”身后有人插话。

  这声音听着耳熟,雷蕾转身一看,不由愣住——此人正是那日拜访花家时见过的花家公子花阕,花小蕾的大哥。

  门卫认得他,说笑两句就要放进去。

  雷蕾灵机一动,冲花阕大声:“你怎么才来?”

  花阕看清是她,也愣。

  门卫客气地:“花公子?”

  花阕回神,迅速扫视四周,同时鼻子里冷哼了声,也不说话,径直就朝门里走。

  这行动显然证明二人是认得了,雷蕾抱歉地冲门卫笑了笑,快步跟进去.

  “回来做什么!”行至后院马厮旁一个无人的角落,花阕果然停下脚步,转身冷冷地看着她。

  顶着花小蕾的身份,本该称呼大哥,可这位亲哥哥对自己的态度远不及上官秋月亲切,甚至带着些憎恶,雷蕾很尴尬:“我知道不该回来,可……”

  “你不顾死活便罢,如今连我们也扯进去,满意了?”隐隐有火气。

  犯不着这么刻薄吧!雷蕾瞪眼。

  花阕忍怒,犹自责骂:“你大嫂被你害成这样,还有爹,半年之内再无解药就撑不下去,他老人家白白操了二十年的心,竟养了你这么个不孝的东西!”

  “你什么你!”自己的归来给花家带来灾难,雷蕾原本很内疚,但此刻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替花小蕾不平,“怎么全往我身上推!若不是为你们,我会去百胜山庄?你这么有本事就去找上官秋月算帐啊,关老娘屁事!”

  花阕怔了。

  难不成你还敢在这里杀人灭口?雷蕾大骂:“老娘就是不想偷什么心法,你们为了自己把我推出去办事就算了,现在事情不成反来怪我,你当老娘是好捏的柿子?”

  花阕回神,大怒:“为我们?若非你善恶不分迷上那魔头,好好的花家会招惹千月洞?爹会变成这样?你大嫂会小产?事到如今你竟还不知悔改!”越说越气,他挥掌要打:“若不是老太爷总护着你,我早就……”

  被这话震住,雷蕾瞠目结舌,连害怕也忘了。

  他奶奶的,原来是这花小蕾自己先招惹上官秋月!一个女孩子对喜欢的人是无话不说的,上官秋月知道她是公子的未婚妻之后,必定哄她嫁过去为自己偷心法,同时给花老爷下了毒,要挟花家。

  上官秋月显然不喜欢她。

  花小蕾最后肯定明白了这道理,她不想为上官秋月做事,也不想连累家人,想以自己的死来结束花家的厄运,于是在婚礼当夜诈死逃走。有家不能回,心上人又这么无情,她绝望之下,最终仍选择跳崖轻生。

  “就是这样!”雷蕾忍不住脱口而出。

  见她言语神态都与以往不同,花阕惊疑,这一巴掌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你……”

  雷蕾望着他:“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花阕大惊,手落下,改为扳住她的肩:“你怎会变成这样?”

  雷蕾摇头表示不知道。

  花阕呆呆看着她,目光渐渐黯了下去:“早先上官秋月不让我们认你,我与老太爷都奇怪,想不到你……”

  雷蕾道:“我刚知道自己是谁。”

  花阕咬牙:“那个魔头竟忍心对你下手?”

  这回却冤枉上官秋月了,雷蕾不语。

  到底是亲妹妹,已经变成这样,花阕也不忍苛责,放开她,叹了口气,半是安慰半是告诫:“罢了,不记得也好,如今你看清他是什么样的人了,万万不可再犯糊涂。”

  雷蕾移开话题:“爹怎么样?”

  花阕摇头:“那是千月洞特制的毒,如今医痴卜老先生已经死了,除了上官秋月,只怕无人能解。”

  雷蕾道:“对不起。”

  花阕苦笑:“跟大哥说这些做什么,事已至此,老太爷虽不让逼你,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停了停:“萧家历代扶持正义,窃取心法固然不对,但父亲平日最疼你,做儿女的不能为父母分忧也罢,如今反倒眼睁睁看着他老人家受苦,还有你大嫂,她若是再受半点刺激,就要……事有无奈,你……斟酌着办吧。”

  这就是支持我偷了?雷蕾想了想:“小白知道我的身份,你们不认我,他已经怀疑了,只是不知道与千月洞有关。”

  花阕紧张:“他知道?”

  雷蕾“恩”了声。

  花阕脸色微白:“前日他已经起疑,问下人要你的画像,我临时换了幅送去,想不到还是……若让何盟主知道,如何是好?”

  雷蕾道:“我会想办法。”

  花阕无奈,缓缓点头:“没认识上官秋月之前,你也是极懂事的,此事先别声张,万万不可叫那魔头知道我们相认,否则必会生事。”

  雷蕾应下。

  花阕忽然放低声音:“有件事你不妨说与何盟主,花家虽不得已受制千月洞,但知道此事,必可解他们的燃眉之急,有这份功劳在,将来好歹也是条退路。”

  雷蕾忙问:“什么事?”

  “初一那晚拍走长生果的买主,我是知道的。”

  “是谁?”大喜。

  “架空城的蓝门主。”

  雷蕾怀疑:“你确定?”

  花阕笑:“当夜没有灯火,但参加拍卖会的人里,有我的一位旧交,他有种特别的本事,听人说话能过耳不忘,蓝门主虽然变过声音,却还是瞒不过他,只是事关重大,他胆子又小,不敢说出来,我几番叫他去找何盟主,他也不肯。”

  雷蕾暗暗记下。

  再交代两句,花阕便匆匆离去.

  冰雪消融,涧底水声响亮,月华台上,上官秋月一身雪衣清闲至极,他望着远处冰谷的边缘微微皱了下眉,那里冰雪绿意交界,外面山野弥漫着无限生机。

  “幸亏尊主早有准备,想不到这群混帐竟敢叛变谋逆。”顾晚的声音难得带上了感情,半是激动半是庆幸。

  上官秋月斜眸瞟他,温雅地笑:“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奇怪,若他们真成了事,今日站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你或许也不用这么小心。”

  顾晚立即垂首,恢复冷静:“属下失言。”

  上官秋月摇头:“看来想要我死的人不少,三部,六部,七部,八部,应该不止这几个才对。”

  顾晚沉默,他早已知道那些人的阴谋,却任其自然,非但不给予任何警示,反而设下圈套吸引他们上勾,再毫不留情,杀鸡儆猴,与其说是那些人叛变,不如说是他想下手,太狠了。

  上官秋月已经转过脸去:“人呢?”

  顾晚道:“都已经拿下,尊主要如何处置?”

  上官秋月想了想:“先放点血,做几块血豆腐怎么样?”觉得缺乏创意又改口笑:“要不先送冰谷冻着,入夏再拿出来给另外几位坛主们解渴。”

  顾晚恭敬地:“是。”

  上官秋月道:“过两天我又要离开,你说还会不会有人闹事?”

  顾晚道:“这……属下不敢妄言。”

  上官秋月淡淡地:“他们都是你的部下,你不知道?”

  顾晚面不改色:“属下以为,不是每个人都想被做成血豆腐。”

  上官秋月颔首:“说的对。”

  顾晚道:“全赖尊主神机妙算,上次属下叫他们将王大夫引到夜谭城,傅楼果然带着夫人找去了。”

  上官秋月笑:“连我也没想到,竟是被我那个妹妹坏了事。”

  顾晚道:“若非她拖延时间,何太平……”

  “你以为只是她?”上官秋月打断他,“萧萧凤鸣刀,与冷圣音联手,竟会让傅楼撑过二百多招,更是笑话,是你们太急,不该让他们撞上萧白,否则无论冷圣音他们杀了傅楼,还是傅楼杀了他们,都是好事。”

  顾晚忙道:“尊主说的是。”

  二人正说着,一个星仆匆匆跑上台来,先恭谨地向上官秋月行礼,再双手呈上一封书信:“尊主,夜谭城送来的信。”

  上官秋月取过信,拆开看了几行,又缓缓合上。

  见他脸色不对,顾晚忙挥退星仆,问:“这是……”

  上官秋月将信丢给他,不动声色:“有人撞鬼,花小蕾的鬼魂回来了。”

  鬼魂?顾晚莫名其妙,打开信仔细看了两行,顿时冷汗冒出来,跪下,“是属下该死,误了大事。”

  沉默。

  上官秋月道:“你死了有用?”

  顾晚松了口气:“多谢尊主。”起身。

  “那个人,是花家出去的老仆。”

  “是。”

  “多事,杀了。”

  “是。”

  挥手让他退下,上官秋月似乎很为难,望着脚下冰谷叹了口气,又微微笑起来:“还真有些麻烦。”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上卷 颂歌献给盟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2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3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4重紫作者:蜀客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