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穿越之天雷一部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下卷 努力寻找组织

下卷 努力寻找组织

所属书籍: 穿越之天雷一部

  月华台,顾晚上前:“花小蕾失踪,听说那日有人亲眼见她去找傅夫人,萧白他们都怀疑是传奇谷下的手,目前正赶往宫山。”

  上官秋月道:“很好。”

  顾晚皱眉:“但以萧白素日的行事,他应该不会为一个女人与传奇谷大动干戈,让我们平白得利。”

  上官秋月点头:“他知道轻重。”

  顾晚不解:“尊主的意思,如何行动?”

  上官秋月不答反问:“传奇谷那边怎么样?”

  顾晚愣了下,恭谨地回答:“傅楼向来不将这些白道中人放在眼里,却也没否认此事,如今他已亲自送夫人回谷了。”

  上官秋月转脸:“他倒沉得住气,可惜人一旦有了弱点,也就变得寻常了。”

  顾晚道:“那我们现在……”

  上官秋月笑道:“何须我们费神,不出一个月,何太平他们自会知道花小蕾的下落,否则那些安放在这里的人又有什么用?”.

  不知不觉间半个多月就过去了,时值初夏,千月洞一带却才开始感受到春日的气息,悬崖上绿意重重,小院子里的墙角难得有棵小桃树,野生的,枝干极瘦,此时桃花始绽,由于气候的关系,已经比别处开得晚了许多,娇嫩的花瓣显得有点苍白,孱弱无比,每一朵仿佛都开得极其小心,风来,落英缤纷。

  雷蕾顶着满头花瓣,愁眉苦脸。

  自那日之后,上官秋月再也没来看过她,甚至连派来监视她的人也没有,每日的衣食都由月仆专程负责,行动相当自由,活动空间还很大。米虫的日子固然不错,可四处游荡的同时,她也对千月洞进行了一番实地考察,这里的防守看似疏懈,实际上却严密无比,而且那些月仆星仆见到她都很客气,每天送饭来的月仆也不同,很难沟通,几乎杜绝了她逃跑需要的所有条件。

  必须赶在小白到来之前逃走!眼见日子一天天流逝,雷蕾越来越烦躁。

  “小主,用饭了。”身后月仆恭敬的声音。

  关于称呼问题,雷蕾原本坚决纠正,无奈今天纠正过了,明天来的人照样这么叫,体会到对十几个人重复同一段话的痛苦,她干脆懒得再反对,如今听到只觉得无聊,加上被圈养的不满,未免情绪恶劣:“放着不就行了?问什么问!”

  此女态度不好,月仆忙小心地问:“小主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吩咐。”

  雷蕾控制住心头的火气,懒洋洋地说顺口溜:“不满意!什么都不满意!你们这地方怎么这么无聊,上官秋月呢?叫他来陪我!”

  月仆惊骇,千月洞上上下下都恨不得尊主永远不露面才好,你一个人质居然敢叫他陪,就不怕丢了什么器官?

  见她不答,雷蕾转脸:“怎么……”顿住。

  千月洞的月仆通常身材容貌都很好,不过这个有点特别,薄薄的白纱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只眼睛。清澈又明亮的眼睛。眼角妩媚地翘着,在与雷蕾目光相触的刹那,眼帘立即垂下,十分生动可怜,光凭这点,雷蕾就能断定这个月仆长得很美,可不知怎的她总感觉有些古怪。

  “你……你是……”

  “属下叶颜,方才替小主送饭的叶容出了点事,我就顺便送来了。”友好的。

  千月洞共分九部,星主顾晚手下六位星官,掌握六部星仆,下面还设有低级统领,而另外三部月仆则由上官秋月亲自掌管,分别设有三位统领。

  一部月仆的统领,正是叫叶颜。

  雷蕾倒也听说过这名字,但记忆中确实没有关于她的任何实际印象,未免不解,随口问:“上官秋月呢?”

  提到这名字,叶颜身体微微一僵,露在外面的那只手也因为紧张而颤了下,规矩地回答:“尊主前日出去办事,今早上才回来。”

  发现那只眼睛里的恐惧之色,雷蕾更加奇怪,看着她面上的白纱:“你的脸……”

  叶颜低声:“不便示人,还望小主不要见怪。”

  熟悉的感觉猛地膨胀,雷蕾终于记起了她是谁:“是你!”

  去年的八月十五,中秋的月华台上,她为了请罪,主动折断自己的一只手,可上官秋月却嫌不够,还摘去了她的一只眼睛。

  雷蕾惊骇地望着她,那薄薄的白纱下,一定少了只眼睛!漂亮动人的眼睛!

  叶颜疑惑:“小主?”

  第一次见到上官秋月的场景,至今仍记忆犹新,想到自己差点被做成人偶,雷蕾顿时起了同病相怜之心,意识到失态,忙伸手拉她坐下,关切地:“你的手好了么?”

  叶颜这才记起来:“已痊愈,多谢小主。”

  雷蕾欲试探她,忿忿地:“上官秋月经常那样对你们?”

  叶颜摇头:“是属下不慎,放走了一个东山派的卧底。”

  雷蕾扬眉:“你故意的?”

  叶颜看她一眼:“属下不敢。”

  雷蕾“呵”了声:“就算是小白何太平他们来了,要走******月洞也没那么容易,你不慎让那人逃了,他又怎么能过这些关卡?除非……”迅速抓过她腰间的一件东西:“一部月仆的统领叶颜,才有能力用令牌护送他逃出去。”不待叶颜反驳,她又笑道:“别说是他偷了你的令牌,难道他逃出去了还叫人专程替你送回来?千月洞统领的令牌能这么轻易交给别人?”

  叶颜果然不语。

  这明显是背叛,上官秋月那个变态还能留你一命,真是运气好,雷蕾替她庆幸:“事情严重,你又不是不知道后果,还敢做这种事?”

  此事在千月洞早已传开,叶颜据实相告:“六年前属下与小妹落难时,那位老人家曾施援手,后来尊主救了属下,带回千月洞,我姐妹二人才有今日。”

  事情虽与想象的略有出入,但叶颜的表现离自己的期望倒更近了一步,至少表明她是个比较善良的人,雷蕾暗喜,面上不动声色:“上官秋月救了你,你很感激?”

  叶颜道:“没有尊主,便没有今日的属下,属下擅作主张置尊主的大事不顾,有负他的厚望,本就该重罚。”

  雷蕾冷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报恩有什么错的,你以为他救人是好心?你身为一部月仆统领,成天还不是活得心惊胆战,到底在怕什么?”

  叶颜沉默片刻,一笑:“小主言重了。”

  雷蕾叹了口气:“你看我像什么小主,不过是被他利用,再抓来做人质威胁小白。”说到这里她迅速瞟了叶颜一眼,有意别过脸:“到时候小白若不答应他的条件,我就要被做成人偶,比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叶颜果然吓到:“人偶?”

  雷蕾淡淡道:“你忘了你的眼睛,难道他还做不出来?”

  叶颜白了脸,倏地起身:“没有尊主,属下早已不在世上。”

  雷蕾笑:“你别急,我不会求你救我出去,就是说说而已,我在千月洞这么久怎么都没见过你,你住在哪里?”

  叶颜迟疑了一下:“七月小院。”

  九部统领,住的小院都是按月份命名,一直排到九月,雷蕾记下:“没事我会来找你说话,可惜不能太多,否则叫上官秋月知道又要怪你了。”

  叶颜轻轻吐出口气:“多谢。”

  雷蕾拍拍手,站起身:“行了,你快回去吧。”

  叶颜点头,走了两步忽然又站住,望望四周,轻声:“千月洞也有他们的卧底,你留心。”

  对呀,千月洞既然在江湖上有那么多眼线,何太平怎么可能没在魔教放卧底?雷蕾豁然,欣喜若狂:“知道了,谢谢你!”

  叶颜道:“我尽量帮你。”

  这句话原本正中雷蕾下怀,说了这么多,等的无非就是这句话,但此刻真的听到,她反倒不忍心了,叫上官秋月知道,肯定不会还是挖眼睛那么简单:“不用,你还是别插手,我自己会有办法找到的。”

  叶颜也知道危险,不再说什么,自去了。

  虽然逃走很难,但至少有了一分可能,现在的重点是寻找组织!雷蕾心情好起来,摇摇面前一枝桃花,闭上眼用力嗅了嗅,竟有一股馨香味钻入鼻孔。

  冷冷的,不是桃花的香味。

  雷蕾忙睁眼。

  “怎么,我的部下给了你什么好主意?”上官秋月手拈花枝,微笑,宛若桃花仙.

  桃花飞落,雪衣美男静立,刹那间小院里春光灿烂。

  雷蕾难得没被美色迷惑,反倒心惊不已,这个变态,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关头跑来了,刚才的谈话他究竟听到了没有?想到这,她连忙退开两步,若无其事地讽刺:“当然,你这些部下一个个都热心得很,真给我出了不少好主意。”

  上官秋月看看院门:“她还有一只眼睛。”

  红果果的威胁!(原词被口,以此词代替)雷蕾堵得慌:“放心,你的部下对你忠心得很,我一没救过她,二没钱财贿赂,就算想策反,她也不一定有胆子。”

  “那倒未必,”上官秋月亲切地出主意,“叶颜是个蠢丫头,总想讲些道义,只要你用对了法子,说不定她还真愿意用另一只眼睛帮你。”

  此人根本就是不以变态为耻,反以变态为荣,见识过他揣摩人心的本事,雷蕾知道言多必失,干脆闭了嘴不说话,只闷闷地哼了声。

  上官秋月笑道:“忘了我妹妹是好人呢。”

  雷蕾恼怒:“我叫雷蕾!”

  上官秋月不理会,看饭菜:“都凉了,还不快些吃。”

  雷蕾道:“不想吃!”

  上官秋月好脾气:“哥哥喂你。”

  雷蕾哪里敢让他喂,没好气:“不吃就把我做成人偶,你直说好了!”

  上官秋月瞅瞅她:“不做人偶了。”

  又想出了什么新发明?高深莫测的目光让雷蕾寒毛直竖,她不想被此人拿去搞试验,忙放软语气解释:“我也不是故意的,最近实在太无聊了,院子里经常连个鬼都没有,吃了睡睡了吃,所以消化不良。”

  上官秋月表示理解,眼波纯洁:“哥哥陪你。”

  雷蕾展颜:“好哥哥。”

  上官秋月果然愣住。

  咱们比比谁更雷!雷蕾抱着他的手臂摇啊摇,娇声诉苦:“哥,千月洞景色太差,连根草都没有,一点也不好玩,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上官秋月看了她半晌,笑起来:“你想去哪里?”

  雷蕾随口:“下山走走。”

  “下山?”上官秋月摇头,“不急,萧白很快就会来救你出去。”

  雷蕾也被自己恶心到,放开他:“你武功这么高,还怕我跑了不成?”

  上官秋月道:“当然。”

  脸皮太厚了!雷蕾噎了噎:“小白当然会救我,可到时候你交换的条件也别开得太高,否则他是不会答应的。”

  上官秋月道:“你也明白。”

  雷蕾只觉涩涩的不是滋味,别过脸看桃花。

  上官秋月道:“他对你也不过如此,你还帮着他做什么?”

  雷蕾冷笑:“他对我不过如此,你对我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更没必要替你做事。”

  上官秋月柔声:“等你记起来就不会这么想了,你原本是喜欢我的,只要你肯替我办事,我当然对你好。”

  雷蕾全身僵硬,抬脸直视他的眼睛:“这话对花小蕾可能还有用,可惜我现在是雷蕾,跟着你,我担心没事就会丢个眼珠子少只耳朵,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人偶了。”停了停,她欲笑不笑:“也许等不到那天,我一没武功二不会使诡计,利用完了,留着还有什么用?”

  上官秋月看着她,波澜不惊:“你的确变了很多,很聪明。”

  雷蕾道:“过奖,替你做事太危险,何太平他们再怎么不好,也不会随便杀我,或者拿我做人偶,所以我还是继续当人质吧。”

  上官秋月笑:“你真以为他们很安全?”

  雷蕾道:“比你安全。”

  上官秋月也不多说:“如此,我带你去个地方。”

  雷蕾本欲说不去,但一想留在这儿更无聊,出去走走也不错,说不定还能探出点什么,于是强调:“我不看你的人偶。”

  上官秋月无所谓:“好,看别的。”.

  高高的月华台靠山一面直连着主洞,里面挂着重重白幔,正是雷蕾第一次被劫持时醒来的地方,名为“千月洞”,上官秋月决定大事的场所,这里地势高,洞外时有山风,空气流通很好,大约是此时洞壁燃着许多火把的缘故,整个大厅亮堂堂的,全然感觉不到当初的那种阴森之气。

  厚重的石门缓缓落下,封住洞口。

  雷蕾回头,见状吓了一跳:“你……”停住。

  就在这转身的工夫,左边的洞壁不知何时已经裂开,出现了另一扇两米多高的门,里头黑幽幽的不知通往何处,竟是条密道。

  上官秋月也不叫她,径自走了进去。

  此人一消失,周围明亮的火光就失去了光彩,竟莫名显得黯淡许多,冷飕飕的感觉再次袭来,雷蕾心底发怵,想也不想就快步追上去,如同计算好了一般,她刚刚走进密道,身后的门就关上了。

  漆黑不见五指,鼻子里嗅着泥土的气息,密道有点窄,顶多只能容两个人并排进出,雷蕾扶着洞壁,勉强摸索着朝前走。

  周围空气越来越冷,脚底石级仿佛没有尽头,黑暗也没有尽头。

  黑暗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在黑暗中产生的各种想法。

  这洞里莫非有什么东西?那个变态美人把咱扔在这儿会不会是故意的?难道他又想出了人偶以外的新花样,故意骗咱来做试验?

  脚步开始放慢,终于停住。

  雷蕾后背紧贴石壁,一动不动站着,心跳清晰而急促,不知道该继续往前迈,还是该转身回去。

  沉默。

  她终于忍不住大吼:“上官秋月!”

  “是哥哥。”耳畔有人纠正。

  意识到他就跟在身旁,雷蕾虽被吓了一跳,心里却反倒莫名地安定下来,嘴里抱怨:“没声没气的,你装鬼啊!”

  上官秋月拉起她的手继续往前走,语气温柔:“你看,跟着我也很安全。”

  有他引导,雷蕾走起来果然不那么费劲了,石级一直向下延伸,时有转折,大约再行了十来分钟,石级忽然消失,地面逐渐平坦,耳畔隐约响起水声,越往前声音越大,到后来竟轰隆隆有飞瀑之势,惊讶之余,雷蕾立即想到了月华台下的深涧,顿时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这已经到了涧底?

  空气越发寒冷彻骨,好在不远处终于出现一点亮光。

  雷蕾急忙挣脱上官秋月的手,加快脚步朝前面奔去。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天雷一部 > 下卷 努力寻找组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4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5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