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I目录

第二乐章I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I
作者有话要说:
  说一点题外话……此段略长,可跳过。
  这几天生病的形态挺奇葩的,先是流感,然后肠胃炎,然后头痛腰酸,然后腹泻,然后发烧,然后头晕呼吸困难,到现在还是站立不稳……总之,每一天都会多一点新花样。以前的身体没这么糟过,就只有在写思念成城的时候,曾经晕倒失去意识过一次,但那也是近两年的事了……
  然后,这几天我就是最难受的时候,也坚持把直播间访谈搞定了,上来跟一些读者回复留言。本以为会看见一片祝福我康复的消息,但很惊讶的是,竟有不少读者认为,带病写作才是王道。
  此后,我想了很多很多。。
  十六到十八岁的时候我是个飚文小蜜蜂,经常日更万字,而且还是在木有VIP这种东西存在的时代……和现在一样,就是纯粹为了热闹,为了爱。那时候带病写作也有过,读者很感动,甚至还有人威胁我说:“你这铁人再不去睡觉以后年纪大了小心身体受不了!”“你再不睡觉我们就拖你下去!”
  我还真的一直把自己当铁人了,毕竟出生的时候,我是个八斤的超级肥娃娃,那之后不管生什么病只要吃一颗药立马就跟吃了仙丹一样活蹦乱跳。。
  而过了多年后的今天……
  虽然我不是很想承认,但身体真的是被多年长期写作拖垮了。二十多岁的年纪,动不动就生病,总要大我N岁的亲人朋友来照顾我,总觉得,很是愧对给我健康身体的父母。
  只是有时候想,哪怕不是为了自己,为了读者的快乐吧,让她们开心点也好,那我也不算白消费了自己。。
  但看见那些所谓“原谅作者请病假你就是圣母玛利亚”,以及“作者不更新只是装病以逃避没人看文的事实吧”,或是“病了怎么了,没法更就别发啊,爱写不写反正越来越烂”的留言,我真的开始疑惑了……
  是我没有学会成熟,无法顺应世界和人们想法的变化;还是世界原本就是这样,只是以前我年轻懵懂,看不到这些复杂的东西?
  写书这么多年,原以为自己的一颗心早已无坚不摧了,但无可避免的,偶尔还是会被刺痛一下。只是现在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又哭又闹又撒娇求大家疼爱了,哪怕空长了年龄没长脑子,成年人的责任、担当,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加在肩上。。
  今天早上缺氧到浑身发抖,拿杯子的时候,手抖得水泼到了身上。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失落,然后一直在想这些事。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相信爱的。总觉得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是要你要相信了才会存在。


  裴诗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也会在意生命到这个程度。在离生死最近的关头,她只能凭本能用尽全力抓住眼前的人。她发抖着把头靠在他的侧脸上,浑身的冷汗毫无痕迹地流入大海中。他好像能感受到她极度缺乏的安全感,也紧紧地抱住她。
  就算不能在一起,起码也要成为照顾她,陪伴她的人——但就是这样,他也做不到。
  “阿诗。”他扶住她的肩,拍拍她的背心,“……裴诗。”
  裴诗这才镇定了一些,睁大双眼怔怔地看着他。他叹了一声,低声说:“已经没事了。”
  “是,是吗?”
  裴诗看见刚才溺水的女孩已经被其他人救走,松了一口气,然后,非常尴尬地发现自己正缠在夏承司身上。她想松开手,但知道一放开自己就会沉下去。刚才的惨烈场面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经历第二次,她觉得脸上烧得厉害,却还是让自己听上去很无所谓:“那个……能递给我一下吗?”她指了指不远处飘在水面的救生衣。
  他单手抱着她游过去。
  其实并不是太长的距离,但烈日刺得她完全睁不开眼,也令她有了足够的理由不去看他。但就在这短暂的瞬间,她却清晰地意识到一件事。既是,不论怎么压抑感情,怎么选择利于自己的道路,也无法改变喜欢夏承司的事实。可是,他凭什么可以这么无动于衷地对自己?凭什么要在她最落魄的时候云淡风轻地拯救她?凭什么他都做过那样混账的事了,她还要对他抱有感情?
  真是太不公平了。
  喜欢这种感情,真的好委屈。
  他捞到她的救生衣后,为她套上、一丝不苟地系好,然后抬眼看着她:“应该是穿好了。”
  “对。”她松开抱住他的手,下一句话却说在已经转身之后,“谢谢。”
  她连回头看他一眼的勇气也没有,就径直朝快艇的方向游去。能听见夏承司在后面跟着,她的速度也不快,但他却始终没有超过她。森川光见她上船,也跟着上去。他把手放在她额上,担心地说:“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游太久了?”
  她沉默着摇摇头。此时船员站在船头,挥了挥接在船上的花洒,问有没有人要用淡水。她起身走过去,站着等待前面的人冲凉完毕。那个人和船上所有人一样,都晒黑了不少,只有救生衣盖住的部分是白色。他转过头来看了看她,把花洒递给她,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这刚好是之前夸过她的男生。也正巧在这个时候,夏承司也从海里上了快艇。因为没有穿救生衣,他浑身都晒成了均匀的古铜色。他接过旁人递来的浴巾,擦掉自己头发上多余的水珠,从露出的浴巾缝隙里瞥了她一眼。
  与他目光接触的刹那,裴诗毫不犹豫放弃了接花洒的手,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转过身去。可她跨了步子发现自己没有动弹,才发现是身后的男生把她头上的潜水镜捉住了:“裴诗,你不用淡水吗?”
  “没事,我一会儿再来。”
  “一会儿人就多了,赶紧用了吧。”
  男生不依不挠地把她扭了过来。再度转过身,她却看见夏承司已经毫不客气地先用了花洒。现在再走掉会很尴尬,可站在原地等待更是好不到哪里去。她不是没见过夏承司不穿衣服的样子,看见他淋浴的样子却又是另一回事。而且,她还不偏不倚听见身后的女孩子对好友耍赖皮说:“救命,你快看夏二公子,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我不管,我不管,他怎么可以有女朋友啊。”
  裴诗不知道夏承司是否听见了这句话,只是看见他漫不经心地冲着淋浴,却完全不敢直视他的身体。直到对方迅速冲洗完毕,把花洒递到她面前,她才伸手去接过来。非常不凑巧的是,这时有一道海浪拍过来,快艇震了一下,她也往前跌了一步。她赶紧抓住栏杆,让自己站稳了没扑到对方身上,大松一口气地拍拍胸口。
  可是,也因为这个动作,她看见了夏承司右腹那道疤痕。
  夏承司说,这是小时候不小心受伤留下的疤痕。现在看去,疤痕颜色非常浅,已经接近白色,而且形状规律、人工痕迹明显,不像是意外事故发生的,确实更像是手术刀疤。
  可惜还没看得更仔细,对方已经绕过她回到了座位上。
  她拿着花洒开始冲洗身上,背着其他人偷偷拉开救生衣看了看自己右腹同样的位置……为什么这两个疤痕会这么像?简直就像是一个医生的杰作。如果是意外受伤,位置也太巧合了一点……
  只不过,这几天的心情一直被对森川光的疑虑扰乱,她并没有深入去想这件事,就匆匆度过了这个假期。
  
  *********
  
  六月中旬,夏娜和柯泽二人即将结婚的消息出现在了各大报刊的醒目位置。上一次与裴诗的竞争早已令夏娜精疲力尽,这还是那以后她第一次公开亮相。在那张拍得像仑布兰特笔下天鹅绒贵族画的照片中,夏娜挽着柯泽的手,精神看上去似乎不是特别好,却堆了一脸小女人的幸福笑容。而柯泽是一如既往,脸颊清癯,彬彬有礼,却散发着西装革履也掩藏不住的一丝堕落气息,就好像是一个机器时代产生的内部腐坏的作品。
  众所周知,名人的喜讯往往都会伴随着丑闻。夏娜和柯泽这一次的婚讯也不例外。只是夏娜非常倒霉,此次丑闻令她受到的冲击相当巨大,不出几日,就已经盖过了婚讯这件事本身。
  这件事就是:她的成名作,也是唯一公认的代表作《骑士颂》,其实是原封不动盗用了裴诗的曲子《魔鬼的悲泣》。
  这件事令媒体大众都震惊了。最初,还有一些人妄自揣测,以为是裴诗借机炒作,但很快一张拍于数年前的手写五线谱照片被新闻周刊公开,它的创作年代比夏娜写出《骑士颂》的时间早了三年半。经过多家权威机构认证,这张照片的时间与上面裴诗的字迹都绝非造假,哪怕是熟悉夏娜曲风的乐迷也认为《骑士颂》的水平远远高过她的其它作品。
  很快,一位律师代表裴诗向夏娜出了诉讼函。
  而这一切的消息,裴诗都是从柯泽口里听到的。连续几日,她在家练琴练得很不顺利,心情也不顺。在电话里听见柯泽又一次有些低声下气地提起夏娜的名字,她差一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可听见有人替她出了律师函以后,她又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小诗,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夏娜很快就会变成你嫂子了,都是一家人,这件事我们就不能庭外和解么……”
  柯泽话未说完,裴诗已打断道:“你说什么?有律师替我出函告夏娜?我没做过这种事。”
  显然柯泽也愣了,过了半晌才徐徐道:“不是你?”
  “不是。你等等,我先去查一下是什么事再给你回电话。”
  不等对方回话,她已挂断了电话,打算先上网查一下发生了什么事。这时裴曲从厨房里探出一颗脑袋,悄声问:“姐,发生了什么事?”
  “夏娜盗用我的曲子被告了,但不是我做的,我要查一下是什么人。”
  “哦,你是说这件事啊……”裴曲挠了挠头,好像有些难以启齿,“是我请的律师……”
  “你?为什么?”
  “你不觉得夏娜很罪有应得吗?偷了你的曲子,偷了你的男人,还好意思大张旗鼓地宣传,去结婚。”裴曲耸耸肩,又把头缩回了厨房里,“这一回一定要告到她声名狼藉。”
  “那些也都是过去的事了,其实没有必要闹成这样啊。”
  “姐,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善良?难道是因为和森川少爷在一起,就忘记自己曾经被柯泽伤得这么深了?还有,你忘记她弄断你胳膊的事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裴曲一直在厨房里待着,没有再走出来。
  “弄断我胳膊的人可能不是夏娜。”
  “那会是什么人呢?”
  听见这个问题,脑中突然闪过一张微笑的俊逸脸庞。这种念头不论出现多少次,裴诗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毛骨悚然。她的睫毛抖了抖:“我也不知道。但在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们不能这样武断。”
  “证据?现在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们能到哪里去找证据呢?”
  “小曲,夏娜固然可恨,但你别忘了,真正害死我们爸爸的人不是她。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和盛夏集团树敌,对我们目前的情形是非常不利的。”
  “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害怕得罪他们了?”
  听到这里,裴诗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走到厨房里:“小曲,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说话这么冲?”
  裴曲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背对着她洗盘子。整个厨房里就只有哗啦啦的水声。裴诗走过去把水龙头拧掉,拦住他的手:“你最近到底是……”抬起头来看着他,却看见他一脸的泪痕。她被吓着了,赶紧把他转过头来,擦掉他脸上的眼泪:“小曲,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啊。”
  他只是把嘴唇抿成细细的一条缝,像小狗一样用力摇摇头。她急了,继续擦他陆续流下的泪水,心慌意乱地说:“你别难过,有什么事你都告诉姐姐……是……是因为夏娜当年对你做的事情吗?你还恨她,对不对?”
  他皱着眉,肿肿的眼睛里涌出了更多的泪水,最终却没再发出一个字。她心疼得一整颗心都揪起来了,赶紧抱住自己的弟弟:“对不起,是姐姐的疏忽。居然把这件事忘记了……没事,一切就按你的意思去做吧。你想告她就告她,你想怎样就怎样……”
  她一直是极端护短的人,尤其是对这个世界上仅剩的至亲。她所有的原则、自我、独立思考能力,在面对弟弟的时候,都可以轻易放弃。她也一直认为他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却不知道,他确实是最了解她、最能左右她的人,她却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而裴诗完全没有料到,知道真相的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月底,天气已经十分燥热,把交错在高楼间的街道烘成了一条条干枯的河床。行人与车辆就像是微生物一样穿梭其中,整天期盼着天气能够改善一些。然后,他们盼来的却是毒蛇猛兽一般的狂风。这一阵狂风在郊外连绵的山脉缝隙处,吹断了无数残破的电线杆,将植物的碎屑带入城市,翻卷在岿然不动的庞然建筑间。它们吹来了乌云,折磨着路人,就好像是一种不幸的预示。
  下午四点过,天已经开始发灰,裴诗按照约定去森川家与他练习合奏。她刚走下车门,大风就从后面吹来,逼得她不得不快步行走。没过一会儿,风又像顽皮的孩子一样倒着朝她正面吹来。这一下可不好了,她还想着要夹紧小提琴,就感到背后的琴盒被风掀开了,然后,“砰”的一声响,小提琴重重砸落在地上。她吓得倒抽一口气,赶紧过去捡琴,把它压回琴盒,检查了一下。原来,琴盒的拉链滑丝了。而除了琴盒弄得很脏,琴弦断了两根,琴上还摔出了很大的缺口。
  还好这只是练习琴,不然感觉可就不是心疼二字可概括的了。裴诗发了一条短信给森川光,告诉他自己要晚两个小时到,掉头准备回去换琴弦。但走了几步,她忽然想起这里附近不远处有一家乐器行,就直接跑到那里去修理了。
  整个过程弄下来不超过二十分钟,她开开心心地溜进森川光家里,打算给他一个惊喜。正厅里没有人,她继续在其它房间找森川光的身影,却在书房里看见了裕太和几个人。他用日语和他们交代什么问题,表情很严肃,面前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她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只依稀听见他们提到了“安排人员”和“盛夏集团”。
  过了半晌,总算有人发现了裴诗,并向裕太指了指她的方向。裕太赶紧放下电脑快步走来:“诗诗你不是要晚一点来吗,现在森川少爷都去沐浴了……你等一下,我去找他。”
  原本想说没有关系自己可以等,但想起他们刚才的谈话内容,裴诗故意装出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啊?又要等啊……我以为他会一直等我呢。”
  “没事没事,他如果知道你来了一定立刻出来。我这就去叫他。”
  裴诗拽住裕太:“等下,刚才你们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些什么?不会是想造反吧。”
  “诗诗还没和森川少爷结婚,就已经先有了组长夫人的架势了哟。”裕太扬了扬眉,一脸阳光灿烂,“放心好了,这与你和老爷子的约定有关,不是什么坏事。”
  “这样啊,那你去好了,叫他不用太急,但也不要像上次那样拖好几个小时啊。”
  待裕太离开以后,裴诗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之前与裕太商量的组员虽然没有盯着她,但也守在门口没有离开。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那台电脑,上面是一个日历一样的表格,似乎写了森川组内部的一些安排。她用纸巾蘸了点茶水,背对着门蹲下来,假装在擦小提琴盒上面的泥垢,然后蹭了一些在自己身上:“啊!”
  “怎么了,裴诗小姐?”门口的人立刻问道。
  “我不小心把泥弄到衣服上了……”裴诗指了指自己的衣服,为难地说道,“真不好意思,你们能不能先关门等我一下,我清理一下衣服。”
  “好的,裴诗小姐。”
  听见拉门关上的声音,她立即站起来挪动鼠标,查看电脑上的表格。果然,上面是森川组人事流动的安排行程,每一天、每一个时间段都有详细的人数和聚集地点。她还留意到了,只要是森川光本人参与的事件,字体都会是大红色的。她意外地发现,森川光和她交往的期间,原来竟去过那么多的地方,做过那么多事,但没有几件是老实告诉她的。前两周他大半时间都不在,说是回日本看老爷子,实际上他去了东欧和南欧的七八个国家,与那边的黑手党进行地下组织交易。
  她诧异地不断往前翻,发现哪怕是在他眼睛失明的时候,这些活动也没有受到过半点影响。而且,他去伦敦的次数并不少。
  这令她想起他们才认识没多久的时候,自己就问过他:“组长去过伦敦吗?”
  “没有呢。”当时他眼睛一片空洞,笑容却美丽极了,“我还是比较传统,并不喜欢到处旅游。英国漂亮吗?”
  她快速地往前翻动,终于,翻到了六年前的记录。那时候她还不认识他。那一年的冬天,也是她被人弄残手的时候。
  因为时间太久,具体的行程内容需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入。但是,地点却是没有隐藏过的。那一年,12月的红字记录里,地点全都是“ロンドン”。
  此时,狂风在窗外凶猛地吼叫着。房间的窗户隔音效果虽好,却也挡不住那汹涌而来的呜呜声。乌云越压越低,树木摆动的身躯似乎随时会被折断,草叶的尸体漫天飞舞。里面的世界再是寂静,好像也无法掩饰外面世界末日般的情形。
  裴诗远离电脑,打开了手机的浏览器。她手指发凉,不大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想再三确认,于是,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一段话。
  与此同时,门被拉开了。被带进的风,像是终于有机可乘的黑色手掌,冲进来紧紧缠住了她。
  森川光穿着新换的浴袍,恭敬有礼地朝她微微一笑:“小诗,你来了。”他的黑发有些湿润,像是被夜淋湿的花瓣垂在白皙的脸上。
  裴诗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搜索结果已经出来了——伦敦的日语怎么说?答案:ロンド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4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