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I目录

第四乐章I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I

轿车狭小的空间里,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史前的寂静。细想了森川光的话,她的脸色渐渐发白:“不行,我做不到。”
  “你是我女朋友,为什么做不到?”像是早就猜到了她的回答,他没有感到丝毫意外。裴诗听出来了,他并不好奇答案,只是想告诉她自己是她男朋友的事实。即便是提出了问题,也仿佛只是出于一种基于绅士风度的仪式化尊重。
  裴诗原本想说,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但一想到他知道自己与夏承司有过一夜,她就开始感到头皮发麻。如果说没准备好,他会不会把那件事拿出来当反例呢?想了许久,她只能找了一个最蹩脚的理由:“我不方便。”
  他愣住了,然后坐直了身子呵呵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如此悦耳,车外的光影在他的脸上明明灭灭,这令他看上去比平时难以猜测得多。最后,他再度握住她的手,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没关系,我会等你的。”
  尽管逃过了这一劫,但他根本没有半点想要让她走的意思。她还是硬着头皮把他带回家了。她住的是一体式单人公寓,卧室厨房洗手间加起来总共不到四十平,已经小到多一个人就会觉得特别乱的程度。原本以为带他到这里,他会因为不适应环境而离开,但没想到他竟大大方方地在窄小的沙发上坐下来了,甚至还用一种非常客气的眼神看着她,就像是在期待主人茶水招待一样。
  她又一次急中生智,奔进厨房,拉开冰箱就是一阵抱怨:“唉,真糟糕,家里没有什么饮料和食物,我去帮你买一点吧。你想喝什么?”
  “Innocent,菠萝、芒果、橙子味的。”他站起来,“我跟你一起去买吧。反正待会儿就要吃晚饭了,可以顺便买一点菜回来做饭。”
  “好……好啊。”其实刚才这么说,只是想让他觉得不方便而已,但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给出这种答案。这一刻,她知道自己是没法赶他走了。
  “小诗还没吃过我做的饭吧?”
  “没有。”
  “那今天晚上尝尝我的手艺吧。你做一道,我做两道,可以吗?”
  “嗯……好。”
  她闷闷不乐地和他去超市买了食材与饮料,回来的时候果然刚好到了做饭的时间。他认真地把手洗得很干净,卷起袖子准备做握寿司:“这个超市太小了,很多东西都没买全。希望做出来味道不要差太多。”
  “没事,我相信光。”
  这句话一直是她的口头禅。此时,她不过随口这么一说,两个人却都呆住了。很长时间里,厨房中都只有一片沉默。随后,她在厨房里来回行走,拖鞋擦着地板、拉开塑料袋的声音就像是被拆分开的部件,回荡在小小的寂静空间。当她拧开水龙头想要洗菜的时候,森川光把一个东西从她头上套了下来,围在她的胸前。
  “穿上这个吧,不容易弄脏。”
  他从身后为她套上了一条粉红色的围裙,剪去了标牌,然后在她的后腰处帮她系好。她低头看了那条围裙半晌,又回头看看他。他从塑料袋里拿出另一条深蓝色的围裙,动作迅速地为自己穿上,然后抬头朝她笑了笑。
  他什么时候偷偷买了这两条围裙?刚才在超市竟然没看到。若是换在以前,她肯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凑过去换着法子调戏他,说“森川少爷真会选”“组长原来对围裙有幻想”“这算是情侣围裙吗”这类会让他感到害羞的话。可是,这一刻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说一声“谢谢”,就转过身去继续洗菜了。
  她不知道,水声哗啦啦响了多久,他就在身后看了自己多久。后来菜都差不多洗完了,忽然有一双臂膀从后面将她抱住。
  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但也没有转过头去。
  “我知道我吓到你了。”他的声音听上去疲惫极了,“对不起。”
  她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摇摇头:“没事。”
  “在我们家这样的背景中,所有人都习惯不择手段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我坚决不能这样对你。小诗,从记事以来,我就一直和外公待在一起,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是知道的。”得到裴诗点头的反应后,他又继续说道,“当和他相处习惯了以后,这世界上就不会再有什么令我感到害怕的事。可是,这段时间我开始感到害怕了。”
  “为什么呢?”
  “怕会失去你。”说完这句话,他紧紧地把她抱住,“只要一想到你可能会离开我,我就觉得很害怕。你来伦敦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坐立不安,只要一想到你会和别的男人走掉,我就……”
  森川光虽然外表温和,但骨子里是一个非常傲慢的人。裴诗一直知道这一点。他可以对别人像施舍一样露出神灵般的微笑,却永远不会让别人施舍自己。他更不会让人看见他的嫉妒与愤怒。所以,当他知道她和夏承司过夜以后,他即便失败,退出的姿态也很优雅。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甚至没在她面前提起过夏承司。此刻能说到这个份上,对他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她没想到,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那个男人,他已经有了一切。可是,我是一切就是你。”
  不,不是这样的。
  夏承司其实是个很寂寞的人,他的生长环境并不幸福。别人看见的不过是表象而已……只是,这些原本的想法,都在听见后面那句话后烟消云散。作为一个孤儿,她最大的软肋,大概就是被人需要。一旦有人这样依赖她,她就完全不会再计较任何事。
  “当时伤你手的时候,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如果当时我知道自己会爱上你,就算把自己的两只手都弄断,也不会去动你。就像现在一样,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想保护的人。”他把头埋入她的肩窝,深深呼吸着,“小诗,我不会再向你隐瞒任何事,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厨房的水一直没有关,水将两个人的呼吸藏在了它的喘息声中。
  最终,她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
  
  两天后,裴诗还是回国了。
  和森川光虽然仍旧有些芥蒂,但也算是已经重归于好。一来她不方便让他一直在那等着,二来是她接到了柯泽的电话。他在电话里用很消沉的口气告诉她,裴曲在国内已经彻底把夏娜搞臭了,而且现在在法庭上,就是一副恨不得把她逼到大牢里的架势。裴诗说,一切等她回国再处理。可是,柯泽却告诉她,这通电话是夏承司让自己打的。
  “我两天后回国,你让夏承司自己联系我。”她如此回复。
  然后,她刚下飞机没多久,就接到了夏承司的电话。因为还和森川光在一起,她赶紧把手机调成静音,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就匆匆忙忙地让森川光送自己回家了。
  裴曲还没回来,到家以后,她给夏承司回了电话。
  “喂。”
  电话那一头,夏承司的声音低低的,却混合了年轻与男人味两种气息。太久没有听见他的声音,刚接通电话的刹那,她紧张得几乎话都说不清楚:“你好,夏先生。”
  “我想和你说一下我妹妹的事。”
  “你希望我们怎么做?”
  他大概完全没料到她会这么好说话,他隔了很长时间,才有些迟疑地说道:“庭外和解可以么。”
  “可以。不过我有要求。”
  “好。我答应你。”
  裴诗有些错愕:“……你难道不好奇是什么要求吗?”
  “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虽然他说话的腔调还是冷漠的,但说出来的话,却令她完全感觉不到在和对方谈判的气氛。她勾了勾嘴角,努力让自己听上去像个坏人:“可能是很过分的要求哦。”
  “我也会答应你。”他顿了顿,“我本来就欠了你。”
  ——我本来就欠了你。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把磨尖的冰刃,狠狠刺进了心里。
  很多女人最想从一个富裕男人那里得到的感情,莫过于愧疚。因为当他说出这一句话,也就象征着她接下来几十年内都不必担心金钱问题。可是,对裴诗而言,这句话就像是一封死亡判决书,把所有她设想的、微小的可能性都击碎了。她多么希望他没有说过这句话。
  挂掉电话后没多久,有人用钥匙打开门进来。裴曲把书包扔在沙发上,抬眼却看见了正在发呆的裴诗。他高兴极了,像个小孩一样,扑过去抱住她:“姐!你回来了!!”
  “嗯。”她依然在出神。
  “你看你都瘦成这样了,现在病好了吗?回来有没有觉得很累?对了,你知道吗,我前两天已经开始给别人当钢琴老师了,这个时薪虽然没有在酒店高,但还是蛮稳定的……”他眨巴着大眼睛看她,整个就像只乖巧的小绵羊,“啊,忘记了,现在我去给你倒茶,然后回来给你按摩按摩……”
  “不必了。”她拉住他的胳膊,“小曲,我们和夏娜庭外和解吧。”
  “啊?”裴曲先是一呆,而后果决地抿了抿嘴,“不。坚决不。”
  裴诗叹了一声,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转过来,对着裴曲:“你看。网上的人把夏娜说成了什么样。从来没有哪个古典音乐家会毁成这个样子。不管你现在是否要继续,夏娜的音乐生涯已经彻底完了。她或许曾经卑鄙无耻过,她也对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但是,如果你不能让夏氏整个家族都消失在世界上,就不要做得这么绝。否则,我们、我们的后代都会一直在仇恨中度过。”
  裴曲不可置信地说道:“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你就这样原谅她了?”
  “我没有打算原谅她,但报复的行为可以停止了。我不希望你变得和我以前一样,生活中除了仇恨什么也没有。”
  裴曲垂下小小的脑袋,默不作声。裴诗叹了一声,拉过他的手,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小曲,就这样吧。”
  
  *********
  
  周五,夏娜窃曲案以庭外和解告一段落。周六上午,裴诗刚一下公交车,就看见了站在海洋公园门口的人影。他穿着黑色T恤,戴着墨镜,牛仔裤的裤脚被扎在了黑色皮革短靴里——夏承司的天赋技能是,不论穿什么衣服,都能让人第一眼看到那两条大长腿。就在裴诗下车到走向他的过程中,她已经看见有好几个小女生借拍全景的机会偷拍他了。
  然后,他抬头看见了她,朝她挥了挥手。而凑巧的是,她这一天穿了黑色T恤和牛仔背带裙。两人居然不约而同穿了情侣衫,站在一起就显得有些尴尬。裴诗抬头看了他一眼,尽管是对着他的墨镜,却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不好意思,迟到了。”
  “你没迟到。”夏承司看看表,动作也有点僵硬,“是我早到了。”
  “哦,那我们先进去吧?”
  夏承司怔了怔,似乎觉得这个要求有些意外,但他还是没提任何问题,只丢下一句“我去买票”就排队去了。以前和夏承司待在一起时,他总西装革履,一丝不苟,一副准备上战场的样子。他周围的女性对他是又敬又怕,就算有一点点非分之想,也会被他冷冷扫过去的眼神吓得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这一天他打扮普通多了,在泰国晒的古铜肤色也白了回来,此时还一脸冰冷地戴着墨镜,到底有多么令人心动呢?只能这么解释:在他周围排队的女生都变得特别放肆,想着各种方法与他肢体接触、眼神接触,如同吃了春药的澳大利亚袋鼠一样在他周围上蹦下跳。
  裴诗皱了皱眉,之前的紧张心情早已烟消云散。她径直走过去,猛地一甩身后的书包,把它扔到夏承司的怀里,顺带打得周围女生一阵尖叫。然后,她漠然地说道:“给我拿着,站那边等着,票我来买。”
  因为答应过她,一整天都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他也没多说什么,老实地走到一边等待去了。裴诗淡淡地往身后扫了一圈,吓得后面一片鸦雀无声,在三分钟内把票搞定了。
  进入公园以后,裴诗决定先不玩太刺激的游戏,指了指不远处的游乐设施:“那么,就从过山车开始吧。”
  “……”夏承司默默地望着那里,“走吧。”
  这个公园的设计师全是德国人,公园里有很多精彩刺激有创意的细节,但娱乐设施也完全是按着他们的喜好和体质来的,惊险程度相当高。所以,立刻上过山车的结果就是上去以后,裴诗的惨叫一直没停止过,下来以后,夏承司脸色发白地扶着栏杆半天没缓过气来。裴诗抱着胳膊站在一旁,脸色同样惨白:“呵呵,这就受不了了?还是男人么你。”
  “你还不是一样。”夏承司毫不客气地反击,“玩个游戏还要叫那么大声,你把后面的孩子都吓哭了。”
  “我叫是叫了,但起码还走得动路。”
  她转过身,准备潇洒地离去,但刚走两步就崴了一下脚。夏承司赶紧过去扶住她的腰,她身体一震,连忙从他的怀抱中闪出来,指着大浪淘沙说:“我,我们去玩那个吧。”
  这个比过山车容易多了,只不过是坐在车上,跟着转盘飞速绕圈子。排队结束后,裴诗率先进去,但站在座位前想了一会儿,似乎外面转得更厉害,更刺激一点:“你先进去吧,我要坐外面。”
  “这个要你坐里面。”
  “为什么?”
  这时广播已经开始通知游客就座,他没时间解释,只是扶着她进去:“快进去,来不及了。”
  裴诗稀里糊涂地上了车,本来想问一下为什么要坐外面,但游戏开始以后她很快就明白了——这个转盘转得很快,还上下颠簸,离心力很大,她整个人一直被这股力量往外甩。感觉自己就要压到夏承司了,她伸手去抓栏杆,但抓了不到十秒钟胳膊就酸得快撑不下去。
  “没事,你可以靠在我身上。”他拨开她试图抓栏杆的手,展开胳膊,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我不要。”
  “你是怕自己太重了么?”
  裴诗回头瞪了他一眼,冷笑着松开了手。然后,他就被她狠狠地撞了一下。他闷哼了一声,捏住她的脸:“你怎么这么幼稚?”
  但加速的游戏让他们身体贴得更紧,能清晰感受到彼此体温,然后,他松开了手,她则是窘迫地转过头去。直到游戏结束,也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大浪淘沙看上去还好,玩下来其实一点也不轻松。但这俩人都是很好强的,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玩不下去,硬是把所有刺激的游戏全玩了一遍。最后,两个人都累得头晕目眩,裴诗指了指旋转木马:“我们去坐那个吧?”
  天已渐渐暗了下来,旋转木马被圣诞气息的彩灯照亮,这里就像是一个被孩童笑声填满的光明海岸。夏承司看着那些缓缓转动的木马,断然说道:“不去。你几岁了?”然后,在裴诗哀求的眼中,他终于妥协了:“算了,玩就玩吧。”
  这个时间段,玩旋转木马的人比之前还多。好不容易排到他们,看见几匹彩色的木马,夏承司却没有上去。裴诗不解地说:“那几个都是最大的,你怎么不骑?”
  夏承司在一匹白色的木马一侧停下,翻身骑了上去。然后他转过头来,朝裴诗伸出手:“来。”
  裴诗回头看了看他不肯骑的那几匹木马,除了颜色不一样,和他现在这一匹并没有区别。此刻,心中好像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了。她走过去,握着他的手。他轻轻一提,就把她抱上了自己的木马。
  “夏承司……”随着木马开始转动,她轻声说道,“你只骑白马,对吗?”
  夏承司从身后抱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
  突然间,她觉得自己比以前更了解他了一些。
  原来,大名鼎鼎如夏承司,心中也有一个变成王子的愿望。她不知道他想拯救的公主是谁,但她却总算意识到一件事,既是,拥有再多物质财富的男人,也比不过一个相信童话的男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2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3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4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5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