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I目录

第三乐章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I

国际象棋中,决定生死的棋子是国王。但最强的棋子,是纵横黑白棋盘的皇后。
  
  *********
  
  永远不会忘记五年前的那个春天。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闻名于世的日本樱花雨。美丽的花瓣大片大片飞落,带着香气这样奋不顾身地砸入泥土中,就像烟花一样短暂绮丽。在这片花雨中,一个清瘦的男子朝她转过身来。他的声音让她想起自己听过所有最平静动人的小提琴曲,他用平静的语调,向她诉说着一个有些忧伤的事实:“日本人喜欢樱花,是因为它们即便寿命短暂,也曾经灿烂动人过,带着死亡一般的美。”
  他不像任何其他人,丝毫不惧怕她的冷漠,只是朝她伸出手,温和地说道:“初次见面,我是森川光。”伸手时,他肩上的披肩滑落到了手肘,风吹起他和服的腰带。他用那双看不见世界的眼睛,对她绽出比任何人都令人难忘的笑容。这简直是她见过最干净、干净得不可思议的人。
  现在,除了眼睛变得明亮,他与那时没什么两样。他如此喜欢樱花,自然在这里的庭院也种满了樱花树。只是,现在已经过了樱花怒放的时节,失去花朵的点缀,樱花树在灰暗的天空像就像骷髅的骨节,被染成了深深的墨色。眼前这一幕与初次见面的场景重合了,明明神似,却有着完全相反的色调。
  “对,我来了。”裴诗僵硬地回答着。身上所有的神经都像紧绷的弦,稍微触碰其中一条,就会全盘绷断,打碎这暴风雨前的宁静。
  “去给小诗倒一点我才从日本带回来的茶。”森川光吩咐身后的人,始终没有一点恐吓人的口吻,却总是令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然后,他快速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电脑,又看了看裴诗,面不改色地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在附近找到了琴行。”裴诗回答得又快又简单,生怕对方发觉出言语中的不对劲。
  渗透着铅灰的玻璃窗旁,有一朵荷花的水墨画。它的颜色是血红,因为太过鲜亮,不像是画出来的,倒像是生皮革制作的一般。这朵荷花衬着森川光的黑发和黑色和服,令它本身更加妖娆,令他的脸庞更加苍白且诡秘。
  “小诗,从日本回来以后,我都没有怎么见到你。”他走过来握住她的手,想要把她揽入怀中。可是,她却本能地退缩了一些。他察觉了她的变化,却没有勉强,也没有疑问,只是顺着她的背慢慢抚摸了两下,像是在安抚一只不听话的猫一样。
  终于,她开始感到害怕了,乖乖地靠在他的怀里。
  “我很想你。”他的声音如同一把温暖的沙,回荡在她的耳边。
  裴诗努力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太多刚才看到的东西,但还是没有办法控制——森川光向她撒谎的原因,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多年来,他一直都向她展示了一种被家族逼迫的形象,老爷子做的很多黑事,他很显然也是看不顺眼的。在她心中,他一直都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贵公子,哪怕是生在□□家,也只是一个傀儡组长,有着最纯净的心。如果让她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其实并没愧对自己的身份,她一定很快就能猜出当年在伦敦伤她手的人是谁。
  再说到那次事件,那个日程表是森川组的活动,与冢田组没有什么关系。所以,那个指挥手下过来断她手的人,就是森川光本人,而不是老爷子。即便老爷子是幕后主使者,森川光也是毫不犹豫地带头去执行了。
  森川光的拥抱也是温柔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她很快又想起,自己曾经对他说,钢琴是乐器之王,小提琴是乐器之后是非常形象的,因为钢琴只靠自身就可以模仿整个交响乐队的演奏效果,也可以为任何乐器当伴奏,像一个包容仁慈的君主;而小提琴尖锐而娇贵,只要一出现,就会夺走听众的注意,变成演奏的重心,单独演奏时根本无法为别的乐器伴奏,像一个挑剔傲慢的皇后。不过,虽然国王很温柔,却也花心,可以同时宠幸好多乐器,无论什么音乐在他的衬托下都可以变成天籁之音。可王后离开了国王,跟谁合奏都不及和国王合奏那么美妙,只能选择独奏。
  他听了她的故事,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的手不好,我就永远独奏。我只和你合奏。”听他这么说,她竟没有一点防备,反而觉得很开心。
  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信任,已经到了一种骨肉相连无法抽身的程度。即便最近开始怀疑他,心情变得焦虑了,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也没有受到动摇
  此时此刻,她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得像对夏承司那样,隐瞒一切,若无其事。但是,她能隐瞒什么呢?在他的面前,她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就像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被他时刻把玩着,不知道该摆在什么地方,该在什么合适的时候变成陷阱,让对方的棋子吃掉。
  她防尽了所有外人,却从没想过要对这个人设防。现在如果没有了他,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是白费。
  但这一刻最令人痛苦的并不是这些。
  而是,自己是如此信任他。
  天崩地裂的感觉几乎将她完全抽空。明明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了,但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感到他的唇轻轻落在她的发间,她终于受不了了,轻声说:“为什么要骗我?”
  完全没想到,他的回答快得令人意外。
  “因为,我喜欢你。”
  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同样,也听不出他的声音与之间有什么区别。她颤声说:“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你,你还会相信我们吗?”
  他说的是“我们”,并不是“我”。这句话让她竖起了全身的防备,推开了他:“所以,弄断我的手,是为了让我憎恨夏娜和柯泽,彻底离开柯家?”
  “不。不论你恨不恨他们,都会离开他们。弄断你的手,有别的原因。”
  “这个原因,你是不会告诉我的,对么?”
  “嗯。”
  “你知道我发现这一切以后,会消失在你生活中,对不对?”
  “你没法消失的。”森川光笑了起来,“离开我,你根本没有办法复仇。靠一个人的力量,你想击败那么厉害的角色?”
  “复仇……”裴诗喃喃道,“对啊,我都忘了,我之所以还能这么行尸走肉地活着,就是为了复仇啊。”
  “小诗,你不是行尸走肉地活着,你还有我呢。”
  “是,是啊,我怎么能忘了你呢?如果不是我想复仇,如果不是我心中充满仇恨,我怎么会弄被弄断手,怎么会遇到你呢?如果不是因为复仇,我怎么会失去那么多东西呢?”
  即便是见惯大场面的森川光,也没能习惯裴诗这样情绪化的模样。他皱了皱眉头,神情严肃了起来:“小诗,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但是,你手不能用的这些年,我也一直陪着你,在你康复的时候,我也……”
  “也陪着我,也让我越来越相信你!”她提高音量,打断了他,“我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从我知道父亲的死因之后,在我眼里谁都不是好人!可是,如果有困难,我会第一个来找你,当我在医院治疗好了手以后,你是我第一个想分享喜悦的人……森川光,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相信你?我甚至比相信小曲还相信你!!”
  这时,之前被森川光指示的人已经请和服女子送来了茶水,那个人小声说道:“森川少……”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森川光就随手抽出墙上的武士剑,掷了出去。只听见“当”的一声,那把剑插在他们面前的木地板上猛烈摇晃,闪着寒光。女子吓得手一抖,摔碎手中的茶盘,花容失色地跑掉了。那个属下也很识相地迅速关上了门。
  经过这个缓冲,裴诗所有的愤怒已经烟消云散,反而转化成了悲痛,令她热泪盈眶。但她强忍着眼泪,没让它流下来,反倒是把嘴唇都咬得抖了起来。看见她这样,他觉得心都碎了:“都是我不好。小诗,以后我一定会补偿你……”
  他走上前去,想要再次抱住她,却被她一手推开。
  “不会有以后了。”她扔下这句话,冲出门去。
  这个夜晚下了一场暴雨。闪电像是受惊的彗星刺破天空,雷声隆隆得穿梭在天地之间,裴诗坐在卧室的床上,浑身被淋湿得很狼狈。显示着森川光名字的手机一次次震动着她的床,她也从没低头去看过手机一眼。狂怒的雷电并没有令她感到丝毫恐惧,她只面对着窗外,面无表情,任凭惨白的光像相机的闪光灯一样反反复复在自己全身徘徊。
  这一切,真的能怪森川光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音乐之于她已经渐渐偏离了梦想。
  不能演奏曲子的这几年,被剥夺了左手的恨意,就像乌云一样,日以继夜地吞噬了那种对音乐像是孩子喜欢童话一样的感情。这一份单纯,只有在她手康复的那个夜晚,才回光返照了一次。
  从此,只有复仇。只剩复仇。
  复仇之火和真爱的热情太像,早就已经把她麻痹了。令她以为,自己也与那些伟大的音乐家一样,一直在发自内心地爱着音乐。
  然而,写不出有感情的曲子,演奏不好非炫技型的曲子,这些是旁人的偏见吗?不管是拿着小提琴,还是擦拭小提琴的时刻,有哪一刻,她没有想着如何走下一步棋?这样的人,真的能写出令人落泪的美妙乐曲吗?
  虽然是她自己选择走向这条路的,但引领她、误导她走过来的人,却是森川光。他从来没有试图平息过她的恨意,只是贴心地陪着她,让她看见可以复仇的希望。
  裴诗看了一眼床上手机不断闪动的屏幕,“光”这个字还是在不断闪动。
  光……这个恶魔,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
  她闭上眼睛,把手机翻了过去。但是,刚好又想起他说的一句话:“既然小提琴让你如此痛苦,不如不再继续。”
  其实,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呢……她写不出曲子,也有可能并不是因为受了心情的影响,而是她确实写不出来?被复仇蒙蔽了眼,或许只是为自己没有才能找的借口罢了。甚至,她并不是发自内心喜欢着音乐,只是因为想念父亲,所以想要继续做他热爱的事?再看看现在自己在音乐前方的道路,不上不下,只写了一些炫技曲,之后就无法再往更高的造诣发展了——从十来岁开始,她就一直是这样。那时候,她还没想过要复仇。
  或许,偏执的人是她?其实她并不适合音乐?
  只是没有才华而已——要承认这一点,真的有这么难吗?
  如果她能放下对森川光的断手之恨,放弃小提琴,一心复仇,甚至连仇也不报了,是不是一切就会变得简单很多?这样的念头,只是靠设想一下,就有一种大松一口气的感觉。
  这么多年以来,或许是把自己逼得太累了……
  
  *********
  
  坚持一件事是非常困难的,放弃一件事却易如反掌。之后裴诗真的就再也没有碰小提琴,也没有写曲子。收到《Nox》销量增加的分红,也没有令她有再去接触音乐的冲动,只是把这些钱全部转给了裴曲,因为他说需要律师费。然后,他就继续与夏娜周旋,并没有留意到她的改变。此后,裴诗到外企面试得到通过,开始进行会计的实习工作。森川光找了她几天以后,她告知对方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对方就变得安静了很多。
  她意识到,在自己不接触音乐的日子里,自己似乎变得比以前会说话了,人缘也因此变得比以前好得多。在每□□九晚五配合加班的情况下,她经常累得没有力气去想其它的事,即便再在新闻上看见仇人的名字,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起伏。过去那种被世界孤立的感觉,也渐渐变得不再明显。
  终于她开始觉得,在芸芸众生中,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过着平凡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好。
  直到一天,Tina约她出去吃晚饭聊天。这种纯聊天的邀请以前裴诗是没多大兴趣的,但这一回竟也欣然同意,并且还真的能和Tina把话题接下去。Tina发现了她的改变,而且很大方地夸道“诗诗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在她面前也自在轻松了很多,吃甜点的时候竟还刷起了微信朋友圈。裴诗正在为她添茶,却听见她“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怎么了?”裴诗放下手中的壶。
  “这这这,这简直是太假了啊。”Tina把手机举起来,给她看上面的照片。
  那是一组女孩子跳芭蕾的照片,虽然没有拍到正脸,但照片上女生的身材很好,姿势在裴诗看来很专业,在地上撇叉并把头埋下去的动作也很柔软,就像那些剧院海报上的芭蕾舞者一样。配着这组照片的文字是:“今天穿了漂亮的裙子,这几个动作看上去很简单,实际很不容易哦。不过,是不是有了一点点《天鹅湖》里公主的感觉呢,(*^__^*)嘻嘻……”裴诗看了半天没看出问题,只是疑惑地看回Tina。Tina却好像根本没有指望得到她的任何答复,反复翻着那几张照片,然后撅着嘴说:“她这跳得都是什么啊,你看这撇叉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找好角度拍的,她根本压不下去。”
  “这是什么人?”
  “哦,我一个朋友,她是三个月前才开始学芭蕾的。现在才跳到这种程度,就一直发这些照片来雷人。你看看底下这些虚伪的人,一个个还赞美她跟什么似的,就没人能看出来她其实是新手吗?”
  “我不了解芭蕾,所以就我来看,这些照片也还蛮不错的。”
  “不是!不是!”Tina激烈地摆摆手,“芭蕾这东西就跟你的小提琴一样,是要从小开始学的,这样才能培养很好的基本功、柔韧度和力度,如果是成年以后学,都已经太晚了。”
  “或许这个女孩只是喜欢而已呢。”
  “她只是为了学来摆pose给别人看吧!”Tina又不开心地撅撅嘴,放下手机,想了想又打开来,在对方的照片下面留了一句话。不过多久,她更生气了,整个脸都扭了起来:“哇,这女人太恶心啦。我跟她说‘没有从小大的基础训练,柔韧度不好,是很难学好芭蕾的’,结果她居然说‘我练瑜伽,身体柔韧度也还好,老师说我进步很快呢,总之,开心就好啦’。回复这么长,是受到刺激了吧,呵呵。”
  其实就现在这个状况,更受刺激的人再明显不过了。裴诗笑了笑,继续倒茶:“你好像很了解芭蕾。以前学过吗?”
  “那是当然了!”Tina挺了挺胸,有些自负地说,“我从三岁就开始学了,一直学到去英国前。”
  “那为什么后来没继续了呢?”
  “本来我去英国是想继续学的,还以后打算去读专业的学校。但家里人说,芭蕾舞者没有什么前途,可以把跳舞当乐趣,学成专业没有必要。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他们更希望我学一点有用的东西。而且,到了伦敦,人才济济,大家都在读金融、经济、管理、会计,根本就没有什么艺术生,我就随大流填了经济。而且,也不是很想和外国老师学舞蹈,所以连课下也没有去学……”说到这里,她又愤愤地看着那些照片说,“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从小跳舞长大的,怎么都比她强啊。”
  这还是裴诗第一次看见Tina如此动怒的样子,她不由觉得有些好玩:“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芭蕾。”
  “我才没有!爸妈说的是对的,舞者是没什么前途,吃青春饭的而已。有时间当爱好不错,不过现在我也很忙,没时间练啦……”
  裴诗却完全不信她,吹着茶水摇摇头:“如果喜欢什么事,可不要去想‘等以后有时间了去做’。你若这么想,一辈子都不会有时间。”
  “都说了,我不喜欢芭蕾啊,只是被逼着学了这么多年,一眼就能看出菜鸟是什么样的。就打个比方说,这女生上第二节课就拍穿芭蕾舞鞋的照片了。这就是速成班啊。真正的芭蕾是什么样,他们懂吗?那是一两年都没办法换上芭蕾鞋的,只能穿那种白色的软鞋。因为在真正踮脚尖跳舞之前要练的东西超级多,就下腰劈腿撇叉都得连续上好几个月,根本没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跳舞。等穿上芭蕾鞋以后,更是噩梦的开始啊……”她挥挥手机,“她还《天鹅湖》,还奥杰塔!奥杰塔这个角色是多少舞者练到脚趾流血人休克都抢不到的角色,她这样说,真是在侮辱《天鹅湖》!”
  一口气噼里啪啦说了这么多,Tina喘了几口气,看着餐桌对面静默的裴诗,愣了一下,眼泪涌了出来。她赶紧捂住脸,低下头去:“对不起,诗诗,我今天真是太难看了……”
  “没事的。我懂。”
  “不,你永远不会懂。像你这样能够一直坚持梦想并且完成梦想的人,是不会懂的。”Tina埋头抽出纸巾,飞快擦拭着眼泪,“以前练舞练到哭的时候,我经常偷偷发誓,只要爸妈一放松监督,就绝对不再学了。后来,他们也真正劝我不要学了。可是,听了他们的话,我现在又真的变成很厉害的人了吗?还不是在他们的公司上班,拿着很少的工资和很多的零花钱,过着天天和朋友吃喝玩乐的生活。我不觉得现在的自己,会比一个贫穷的舞者更加出色。”
  “……Tina,我一直以为你是很快乐的。”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会比拥有梦想更能令你快乐。”她低调而飞快地擦着眼睛,但还是没有办法止住更多的泪水,“但是,比梦想更重要的东西,是坚持。如果你努力了却看不到希望,只是有可能失败。可如果放弃,那就是一定失败。如果当初没有放弃,就算我朋友跳得比我好,我也不会这样生气的。恨就恨在,我明明已经学了这么多,却要在停滞的状态下,看着别人带着梦想一点点开始,一点点变得更好……哈哈,真像龟兔赛跑呢。”说到最后,她破涕为笑,有些自嘲。
  裴诗其实心情很复杂,但还是用笑容掩饰过去了:“你的联想力真好,不愧是八卦女王。”
  “这哪里是八卦女王了?应该说,放弃的梦想就像折磨了你N年的劈腿前男友。当你看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尤其是对那女人很好的时候,会觉得特别愤怒;但是,你要身边有个新男友,哪怕他很丑很穷,只要你爱他,你也是幸福的。”
  裴诗扶额:“我真的服了你了。”
  “厉害吧,这才是八卦女王!”Tina哈哈大笑起来,一如既往。
  与Tina用餐结束后,裴诗没有坐车回去,而是老远地走路回家。听见Tina讲到以前练芭蕾的过去,她知道Tina肯定吃了很多苦。因为,相同的苦她也吃过很多。不,应该说,她吃的苦,肯定比Tina多多了。这两个月来,她一直认为,为没有生命的小提琴付出这么多,很没有必要。人生应该是简单、快乐的,不该再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如何也忘不掉Tina的眼泪。
  ——如果你努力了却看不到希望,只是有可能失败。但如果放弃,那就是一定失败。
  ——没有什么比坚持更重要。坚持梦想,比梦想本身更重要。
  她何尝不是和Tina一样,是在还是个小朋友的时候,就被父亲把着手,握住了琴弓。她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梦想,自己拿着小提琴,演奏着亲自谱写的交响曲,站在万众瞩目的世界舞台上。
  
  回家以后,她发了一封邮件到英国,没想到当晚就收到了回邮。然后,她订了一张飞往伦敦的单程机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5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