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I目录

第五乐章I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I

夏明诚心脏病发作的晚上,如果不是因为毒舌的情妇还尚存一丝良知,帮他叫了救护车,他大概会变成近代最著名“牡丹花下死”的企业家。既然被抢救成功,这件事就不至于闹到登报,但在企业家的圈子里,算又给大家平添了一番笑料。反正,这件事传到夏明诚自己二儿子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这个版本:夏明诚在床上最激动的时候,他二十四岁的情妇因为妒意燃烧,说了一句气话“据说你的公司快倒闭了”,他一下心肌梗塞,提不起气来,直接休克过去。
  夏承司拿着水果进入病房,看见郭怡、夏承杰、夏承逸和夏娜都围在夏明诚身边,只是不冷不热地喊了一声:“爸。”然后站到他们后方,开始客套地询问父亲的病况。
  夏明诚躺在床上,手上插着管子,蜷缩着身子。脱去三件套正装、换上病号服的他双颊比平时更加瘦削,眼睛和头发呈现出死沉沉的灰色,所有的智慧与幽默好像都藏在了深深的皱纹里。这一刻,他看上去就像是个一只脚踏入棺材的糟老头。但看见夏承司进来,他还是不甘示弱地坐直了身子,硬是不愿意躺在床上——在这一点上,夏承司和他非常像。
  “夏承司,你在装什么?”夏明诚嘴角往下撇了撇,“你恨不得我早点死掉吧!你是来看我怎么被你气死的吗?”
  夏承司和夏承杰聊到一半,听见他的话停了一下,没有理睬,继续询问他的病况。郭怡赶紧削好梨子递过去,递给夏明诚:“明诚,看看你都说的什么话,阿司其实是最心疼你的。你少说几句,快把这个吃了……”
  可惜,梨子还没碰到他的嘴唇,已经被他一掌打出去。梨子咕噜噜滚掉在地,郭怡手里拿着刀,也因为这一推弄伤了手。听见她疼得抽了一口气,夏承司赶紧过去拉住她的手:“妈,你还好么?我去找护士要创可贴。”
  “她死不了的!”夏明诚狠狠靠在床头,“倒是你老爹我马上死了,你现在可以开心了!”
  “没事儿子。”郭怡摆摆手,又坐在夏明诚身边,耐心地说道,“公司又不是只有承司一个人在管,你自己、承杰、董事会的人都有份,这种事你怎么可以只怪他一人?”
  “你自己问他,他心里清楚!这小子一开始就知道Mori和我们合作没安好心,他还是脸不红心不跳地签了合同。他就是想气死他老子!”
  夏承司终于不打算再忍耐:“那合同你和大哥都看过,怎么,现在出了事,反倒全部怪在我身上?”
  看见父亲脸色骤然大变,夏娜赶紧过来拉了拉夏承司的袖子:“二哥,别说了……”
  “你还敢顶嘴?!”夏明诚虚弱得嘴唇都干裂了,但气势却完全不输给站着的夏承司,他提高音量愤怒道,“现在谁最了解盛夏的情况?谁是盛夏的首席执行官?你这小子就是怪我在你小时候揍你了,所以想胳膊往外拐,想把盛夏卖掉对吧!告诉你,老子忙了大半辈子的企业,绝不会让你这么糟蹋了!”
  夏承司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轻蔑之情:“是么,我倒是想看看,一个在公司快倒闭时都还在年轻女人床上的董事长,该怎么留住它。”
  “哥!打住!”夏承逸赶紧拉住他。但已经来不及了,听出儿子口气中明显的恶意,夏明诚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他捂着胸口,颤抖地指着夏承司,脸白得就像一张纸:“你……你这不孝子……”
  “承司,你怎么回事,怎么这样和爸说话?你没看他都已经病成这样了吗?”
  连一向温和的大哥也动怒了,夏承司心里却没有半点愧疚。如果盛夏倒闭,他可能会对那么多流离失所的员工感到自责,但对夏明诚……看着自己父亲在床上生不如死地喘气,一群医生护士陆陆续续冲进来抢救,夏承司的心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原本以为就算父亲死掉,他也不会流半滴眼泪,但看着父亲现在的模样,他忽然意识到,这曾经几度叱咤风云的男人是真的老了。
  大家都围着夏明诚团团转。没有人留意到,夏承司眼神黯淡地转过身,离开了病房。他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坐着,十指交握,身体前倾,垂着头望向地面发呆。他真的不懂,为什么父亲对每一个孩子都很好,偏偏对自己这么糟糕。糟糕得就像不是他亲生的一样。从小到大,他任何方面都是最优秀的,但夏明诚连对他点个头的赞许都没有给过。现在转眼大半辈子已经过去,父亲也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他拿出手机,头脑空白地翻看着所有能够与人沟通的程序,在短信里看见大量工作信息,在微信中反复读着裴诗那句“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你”,又翻开一个从没用过的工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少董,这是我们公司新的VIP后缀,又好记又吉利,以后可以用来当工作邮箱。”彦玲在世时,曾经这样对他说道。但他平时的工作邮箱用习惯了,从来没有想过要试用这个新的。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打开这个账号,里面竟然有三封未读邮件。
  他点开一看,最早的是开通信息,第二封是彦玲发的工作邮件,第三封是彦玲发的空白标题邮件,时间是去年12月27日。
  ——是她事故那一天。
  这封邮件里,有一张手机拍摄的亲子鉴定证明。是在晚上用闪光灯照的,字迹很模糊。她在邮件里没留下只字片语,但大致扫了一眼这个证明,他瞬间明白了很多事。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他又仔细看了一下那个证明,看着上面“Hikari Morikawa”和括号中的中文名字,终于拿起手机,用Skype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没响几声,熟悉女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好。”电话那一头钢琴声骤然停止,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诗?”
  这个声音很清脆、年轻,但说话的语速很慢,语气成熟。与裴诗说话的时候,又总像是在耳语一样,带着朦胧而宠溺的回音。不难听出来,是森川光。
  “等等,我接个电话。”裴诗对森川光扔下这句话,就继续对着听筒说道,“你好,请问找哪位?”但是,不管说多少次“喂”,夏承司都没有回答。她终于莫名地挂断了电话。
  夏承司把头埋入了双掌之中。
  现在,他又在这里愤愤不平些什么?
  森川光的身世确实不大光彩。可是,他和裴诗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就算让裴诗知道他的身世,她也不会排斥,也没有人会阻挠他们俩在一起。
  到头来,不被允许触碰她的人,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
  
  看过那个鉴定书,如夏承司预料的一样,没过多久,在盛夏集团股票已经跌入谷底的时刻,各大报纸的经济版块都宣布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消息:Mori Japan明码标价,在近期内要买下盛夏集团51%的股份,价格已经开出来了。
  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股票市场——一口吞下“地王”盛夏,这是多么历史性的事件!
  只要是对经济感兴趣的人,都在时刻关注着这条新闻的进度。
  Mori Japan所有股东都拒绝了采访,只宣布在近期内要举办一场大型宴会,美名曰是为森川岛治也庆祝七十八岁的寿宴,实际上就是为收购盛夏举办的发布会。他们发出了邀请函,夏氏所有家族成员都在贵宾当中。在宾客名单中看见了裴诗的名字,夏承司这才庆幸之前没有打电话给她。因为,那些包括土地供应商、合同、竞标等等的商业机密,不管是从时间还是顺序来看,都只可能从她那里被泄露出去。只是,不论怎么想,他都觉得裴诗不像是这样的人。她确实素来有仇必报,但如果别人没有伤害她,她也不会如此没原则去伤害别人。
  可不论如何,她都像是站在森川光那边。看似告白的微信留言,也很像是□□。她到底了解多少?她到底知不知情?在这一点上,他越想越糊涂了。
  接下来数日里,夏承司的吃喝住行几乎都是在公司里进行的。
  转眼间,就到了森川氏宴会的晚上。地点是在Mori投资的一家豪华酒店中,它矗立在与酒店配套的公寓对面,只要属于它的领地,都布满了清流石子路与人工椰枣树。穿过几个只有寥寥数个正装人士的金碧辉煌大厅,侍者为裴诗和裴曲拉开最厚重的大门。里面的极尽奢华的巴洛克大协奏曲立即漏了出来,紧接着的繁盛场面让裴曲愣了一下:这座宴会厅就像是个巨大的魔法盒子,里面装满了衣冠楚楚的上流社会群体与些许戴着假珠宝却明艳动人的交际花。墙角坐着现场演奏的古典乐队。两侧的墙壁上,莫里哀的五幕剧被画成了油画,将唐·璜与石像的斗争生动地圈在了橡木框中。每一幅画像下,又很恰到好处地配上了普希金《石客》里的句子,她看见其中一句是这样写的:“生命的乐趣中,音乐仅次于爱,而爱本身就是旋律……”侍应为宾客们送上五花八门的美酒与单调的鸡肉沙拉,但这里的人群却像有人划下了三八线,自动分成两组:森川氏和夏氏。他们与自己的人交流,鲜少越界,简直就像在参加涂佛之宴。
  第一个看见裴诗姐弟俩的人是夏娜。她站在很接近门口的位置,正在与几个同龄女子交流,但一看见他们,她就紧紧皱了一下眉头,做出一个作呕的表情,拉着身边的姐妹们远离他们。这个动作实在太明显,导致裴诗想要在裴曲面前掩饰都做不到。她拍拍裴曲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太在意,然后走向宴会厅尽头的森川光。
  “小诗,你来了。”
  森川光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这令他的肌肤看上去比平时还要白,导致小曲一看见他就惊讶地说:“哇,姐,你快看,森川少爷白得就像日光灯一样。”
  明明知道森川光很不喜欢自己白皙和纤瘦两个特征,听见这个描述,裴诗还是没能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她赶紧捂住嘴,生怕太过打击他。他有些窘迫,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颇是内敛地朝裴诗撇了撇胳膊,示意她挽着自己。她照做以后,他就把她带到了森川岛治也的面前:“外公。”
  “老爷子。”裴诗朝森川岛治也露出了笑容。
  可是,森川岛治也的态度却和以前不大一样了。他站在台阶上,杵着一根拐杖,眼皮微微下搭着,连看都没看裴诗一眼:“你们总算到齐了。”
  其实裴诗来得很准时,但这句话明显就是在责备她。原来她从来不畏惧和森川岛治也说话,但这一天却莫名觉得背上凉凉的。她转移视线,想要让自己放轻松一些,没想到却看见了不远处的夏承司。他和森川光相反,穿了一身矜持的纯羊毛精仿面料黑西装,领带、手表和袖扣全部整理得一丝不苟,皮鞋更是一层不染的手工缝制的小牛皮牛津式。夏承司的打扮一向如此,说不上时髦,但一定古典且有品质。裴诗一直知道这一点,但她一向对男人的外貌没有太大敏感度,所以过去跟他工作这么长时间,她也顶多觉得他“长得还可以”。但此时此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境有变,再看见他,她觉得他简直是帅呆了。所以,也不小心多看了几眼。
  这个小细节完全没有逃出森川岛治也的双眼。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跟森川光交代了几句话,就放他们自由活动了。这时,森川光刚好也要招待几个客人,裴诗则往回走,想去找裴曲。但刚走几步,两个男人的身影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二哥,你看到娜娜了吗?”
  “刚才她还在这附近,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竟然是柯泽和夏承司。柯泽并没有看见裴诗,只是对夏承司点头示意,然后继续寻找夏娜的身影。但他刚离开后没多久,夏承司竟径直走向她:“你来了。”
  这是裴诗完全没想到的事——他竟然主动和她打招呼了。她把包从左肩上取下来,又放在右肩上,再调整了一下上面的链子:“是的。原来你也在啊。”
  “我很早就到了。”夏承司拦下一个侍应,“你要红的还是白的?”
  “红的。”
  他从盘子里拿了两杯红葡萄酒,然后递给她一杯:“红的适合你。”
  裴诗与他碰了碰杯,快速眨了几下眼,仰头喝了一口酒。夏承司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举止这么反常?她察觉到他们俩已经引来了很多的目光,但心中有着想和他多聊几句的愿望。同时,自己又变得比以前胆小了,即便知道他在看着自己,却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矛盾至极,只能又重复喝了几次酒。而夏承司好像真的只是一副遇到故友的态度,礼貌又不会过于亲昵地问道:“这几天你都在忙什么?”
  “还是老样子,练琴,写曲子……”
  她还想着如何找下面的话题,另一个声音却突然插了进来。
  “小诗,你怎么突然走了。”森川光过来,专注地看着她,再度无视了旁边的夏承司,“来,我有朋友想介绍给你认识。”
  夏承司往前站了一些,故意挡在他们俩之间:“我和阿诗正聊着,待会儿再送她过去。”
  听见“阿诗”这两个字,裴诗的心跳都停了一下。很显然,夏承司这一日的举动不仅令裴诗觉得例外,甚至连森川光也察觉出了不对劲。他像大哥哥一样温柔地摸了摸裴诗的头发,却毫不退让地间接宣布了她的所有权:“我们走吧。”
  “阿诗,你现在要走么?”
  夏承司虽然没有触碰她,但离她的距离更近了。而且,他们虽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却完全没有看过彼此一眼。被两个高自己这么多的男人这样围住,裴诗觉得不适应极了,她低头看看时间,往后退了一些:“光,我晚点再来找你。我先去找小曲。”然后就落荒而逃了。
  很庆幸那两个人都没有跟上来。但是,四下搜索了一圈,也没有看见裴曲的身影,她只能打电话给他。但电话刚一接通,她就听见了楼上有手机铃声响起。她抬头往上看去,裴曲果然是在二楼。
  与此同时,一个惊叫声响起。
  在他前方不远处的角落里,夏娜突然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身子猛地撞上扶手上的古董陶瓷瓶。陶瓷瓶身子晃了晃,从扶手上往外落。夏娜赶紧伸手去捞,但已经来不及了,它垂直坠了下去。
  裴诗看看陶瓷瓶的方向,又看看它直接降落的地方,蓦然睁大眼——那花瓶的正下方,是夏承司和森川光!
  因为夏娜的叫声,已经有不少人朝二楼看去。所以,也看到了那个落下的花瓶。看见它即将击中下面的两个人,他们都不由低呼了一声。
  所有的一切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变得静止了。裴诗本能地冲过去,将其中一个人狠狠推开,同时也扑倒在他的身上!
  “哐当!”
  清脆的破碎声响起,花瓶砸碎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2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3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