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I目录

第一乐章I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I

有那么短短几秒钟,她明明知道自己的胳膊被他握着,视线却无法从他的眼睛上挪开。
  过了许久,她才猛地拨开他的手,绕过他们游向Tina她们的方向。
  像是做了过量的运动一样,她游泳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原来,他的手那么大,可以把她的胳膊都完全握住。可也正因如此,被他触摸过的肌肤却变得格外敏感。
  她一向我行我素,但对任何女生而言,哪怕没有幻想过,也会期待自己的第一次是与相爱的人发生。想到森川光这段时间对她的无微不至,再看见和韩悦悦在一起的夏承司,她觉得后悔极了。一时的脆弱,导致她现在一直觉得非常愧对森川光。
  为什么那天晚上她就要和这个人玩游戏,然后被他灌醉呢?
  最糟糕的是,哪怕真的催眠自己这件事无所谓,身体也是有记忆的。不论过多长时间,洗多少次澡,甚至再也不穿那天晚上的衣服,身上每一寸肌肤也会时不时提醒她,这里被他触摸过。而且,绝大部分都只有他一个人碰过。一旦这些与被他玩弄的现实联系在一起,就会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她晃晃脑袋,拼命让自己别想了,然后跑去和Tina一群人碰头打了个招呼。同一时间,夏承逸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和音箱,传遍整个海岛:“Kiss Camera已经打开了,各位情侣各就各位!”
  “Kiss Camera?”裴诗皱了皱眉,“那是什么东西?”
  “你以前没参加过夏承逸的派对?他喜欢篮球赛,所以很多活动的玩法都是从NBA球赛上移植过来的。在NBA赛场上,会有摄像头在观众席里扫描,停在哪里,哪里的人一般就会做很夸张的表情、疯狂的举动,如果是情侣,那他们就要接吻。然后,全场的人都会通过赛场上方的长方体屏幕看见这一幕。喏,你看那里。”Tina指了指对面的山丘。
  裴诗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果然立着一个巨大的荧屏。荧屏上,一对海中的男女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头的方向,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然后,那个女生对着镜头摇了摇手,像发现宝藏的探险者一样激动地握了握拳,抱着自己男朋友就猛亲起来。男生却很害羞地推开她,红着脸指了指镜头。女生根本不理他,又一次扑过去强吻他。
  整个岛上都传来一片欢笑声。然后,夏承逸的声音又一次传出来:“大家看到了吧,游戏规则就是这样,摄像头会一直从各种角度拍摄这座岛屿,每半个小时就会停下来,抓拍一对男女。不管是不是情侣,只要出现在大屏幕上,都一定要接吻,直到镜头离开你们。如果不想参加活动,那就不要和异性走在一起。还有,为防有变态色狼骚扰女性,女性有权利拒绝和她一起出镜男性的亲吻,但是必须得在岛上另外找一个她中意的男生代替。任何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你们看看现在荧屏上面的画面!”
  大家都朝荧屏看去,那里站着大约二十个似乎完全不受热度影响的黑衣保镖。夏承逸继续说道:“他们会强制帮你们完成100秒!就这样,游戏继续!”
  真是幼稚又危险的游戏。水底肯定是没有摄像头的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裴诗还是游到了人烟比较稀少的地方去浮潜,之后就一直在水里泡着。
  岸上,韩悦悦虽然并没有跟任何人聊起Kiss Camera,却比任何人都要积极地四处留意摄像头藏在了什么位置,并且努力从屏幕景色的平移寻找摄像头拍摄的规律——从几个洋妞从夏承司身边走过,并用不小的声音说了“handsome guy”以后,她就下定决心要带着他出现在半小时一次的镜头前。
  她每走一段路,就会回头看一眼夏承司。他始终坐在阳伞下看杂志,身上还是穿着那套修身的潜水服。从知道有这号人存在起,他在她的印象中,都一直都像古罗马的雕塑一样,每一个细节与线条都是由艺术家精雕细琢设计而成,眼睛却永远冷冰冰的,没有感情。因此哪怕是再多情的女生,包括她自己,也只敢感慨他的美貌,很难想象他有感情的一面,更不要说变成白马王子进入她们浪漫的梦中。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竟会有机会和他在一起,这简直比最花痴的梦还要令人不敢相信……
  正这么想着,有两个金发美女从海里站起,溅起大量水花。她们将长发湿漉漉地甩在后背,扭动着人鱼般的身躯,朝夏承司的方向笑了笑,就向他走去。看见这一幕,韩悦悦的脸都白了。她把没喝完的饮料随处往木屋旁一放,快速经过她们身边,小声地丢下一句:“Sorry, that is my boyfriend.”然后扬长而去。
  不料,头发却被什么东西猛地拽住了。她的头被狠狠拉拽得往后仰,金发女郎沙哑又性感的声音挑衅地响起:“Oh really? I never know that.”
  “Leave me alone!”她奋力挣扎着。
  谁知声音刚落,后面的人就松开了手。她一个不稳跌倒在沙滩上。金发女郎弯下腰来,用小而立体的脸孔对着她,夸张地捂着嘴:“Opps!Sorry! I didn’t mean that!”看着那双绿色又充满恶意的眼睛,韩悦悦快要气死了,她一巴掌打在对方的脸上。
  金发女郎惨叫一声,当下捂住眼睛,也跪了下来。另一个金发女郎见自己闺蜜被打,终于动怒了,抓着韩悦悦的头发就把她拖起来:“You little twat!”
  阳伞下的夏承司听见了这边的争吵,却没有对吵架的人感到一丝好奇。他拿起杂志起身就走。小山丘下全是成片的椰子树,棕榈海滩小屋周围,矗立着一颗颗慵懒的芭蕉树,它们的叶片像少女微垂的头发,不时在风的歌声中翩翩起舞。他在一个酒吧里买了一罐啤酒,坐在廊檐下准备继续翻杂志,眼角的余光却看见有什么东西在身边晃动。他顿了顿,抬眼看去。
  那竟是一只英国短毛猫。猫的眼睛是有些发白的翡翠色。它站在他面前,抬头用有些迷惑的眼神看着他。他偏了偏下巴示意它走开,这里没吃的——他只养过狗,和所有狗主人一样,习惯了狗的忠臣,就不会太喜欢猫的若即若离。但他了解猫的基本特性,例如它们警惕心很重。如果想要摸一只猫,就不能试探它,要直接摸上去,不然它会害怕,然后抓人。
  见那只非但没走,还歪着脑袋持续看着自己,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凑过去直接摸它的头。它并不躲闪,也不逃跑,但是缩起身体,像是有些害怕,下巴贴向地面,细细碎碎地叫着。突然觉得这只猫有点可爱,夏承司眯了眯眼睛,继续抚摸它。
  “这只猫魅力真大,连二哥都喜欢它。”
  听见弟弟的声音,夏承司抬起了手,看向他:“你不觉得它很像一个人么。”
  手刚一离开,猫咪就舒展开全身的毛发,伸了大大的懒腰。它张开嘴,露出尖牙,眼睛眯成两条扬起的缝。这一瞬间,再妖娆的好莱坞女星也不能比它更性感。夏承逸观察了它半晌,还是摇了摇头。夏承司低头凝视着猫咪,再次摸住它的头,它又一次缩着肩,把下巴贴在了地上。
  “像裴诗。”夏承司低低地说道。
  夏承逸抽了抽嘴角——裴诗明明像豹或蛇一类的凌厉生物好吗,哪里有一点点猫的气质了?难道说,是哥眼睛出问题了?还是说,哥对她依然……
  
  *********
  
  当韩悦悦发现夏承司不见的时候,太阳的杀伤力也已经渐渐弱了下来。她被那两个洋妞抓得头发都掉了一大把,并且还了她们满脸的抓痕。眼见又半个小时即将过去,她开始在整个岛屿搜寻夏承司的影子。
  于此同时,裴诗嘴唇发白地从水里站起来。手指皮肤也皱得快要失去知觉了,她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又重新放回口袋。虽然已经是恋人的关系了,但她还是不愿意在精神上太依赖男友。她在沙滩上坐下来,一个人望着海平面出神。
  刚好Tina还有几个女生经过她身边,Tina停下来说道:“诗诗,你在做什么呢?”
  裴诗抬头望了她一眼,但是没什么力气说话,只是指了指海的方向。Tina点点头表示理解,另一个女生却皱了皱眉,把她从头到尾扫了一遍,对旁边的人说道:“有的女人就是不会调整心态,男人被抢走了,就知道对别人拽公主脾气。现在后悔,当初人家苦苦追求时,就不该那么高姿态啊。”
  她已经做好了回答裴诗“你气什么气,我说是你了么”,但裴诗根本连看都没看她一下,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坐姿。反倒是Tina变得紧张起来,赶紧跑过去捂住她的嘴,做了个“嘘”的动作:“别瞎说,诗诗是有男朋友的。”
  “男朋友?”那女生噗嗤笑了一声,“有男朋友为什么要自己来?这里不几乎等于是个单身party了吗?男朋友会允许她来?”
  这话一出口,其他人虽然没有像她那样尖锐,但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并低头窃窃私语起来。在那悄悄话中,裴诗隐约听见夏承司和韩悦悦的名字,不由握紧了手机。手机相册里面有不少与森川光的合影。此时此刻,她很有把照片拿给她们看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算了,这些人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随便她们说吧。
  过了一会儿,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收到了夏承逸的短信:“快来吧台东边,有事。”她抬头看看吧台的位置,果然夏承逸站在东边朝她挥了挥手。
  总算有机会远离充斥着夏承司名字的环境。她甩了甩头上的海水,走到了他的面前:“怎么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过几分钟就来。”夏承逸朝她抛了个媚眼,迅速溜走了。
  她感到有些莫名,但还是站在原地等待。抱着胳膊站了一会儿,她听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找我?”
  裴诗转过身去,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正想解释,却听见全岛的音箱里都回响着夏承逸的声音:“下一对Camera拍到的幸运情侣,快点履行你们的义务吧!”
  裴诗敏锐地看向山上的巨大屏幕,呆滞住了。夏承逸的声音再度催促起来:“就是你们,别看屏幕了!”
  夏承司也像有所感应一般,转过头看向那个屏幕。在那上面,他们俩的身影被放得很大,站得很近。屏幕右上方,粉色的桃心像泡泡一样冒了出来,屏幕正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数字:10。
  “哎呀,好像现在捕捉到一对非情侣男女了。”夏承逸一副好像完全是意外事故的口吻,“既然如此,时间给你们放宽一些,让你们酝酿酝酿。改成30秒!”
  屏幕上的数字10变成了30,接着立刻变成了29、28。裴诗咬了咬牙关,长叹一口气,自下往上望着夏承司,眼中充满敌意:“我没有叫你。我永远不会再主动和你说一句话。现在你立刻想办法解决,让你弟弟停止这个无聊的游戏。”
  夏承司回头看了看荧屏,看了看夏承逸的位置,又看看已经盯上他们的保镖,发现时间已经变成了22秒:“这里到阿逸那里22秒是不够的。在这之前,他会让那些保镖强制执行。”
  “不,我不愿意。”她态度非常坚决。
  “不愿意也没办法,谁叫你来之前不问清楚这里有什么游戏了?”
  “你的意思是,这还怪我了?算了。”她直接转身离开,不打算理睬夏承司或无聊的荧屏。但是,不论她走到哪里,摄像头就跟着她拍到哪里,上面的时间也没有停过。
  漫长的三十秒过去,当荧屏上出现“0”的刹那,她大跨的步伐也被迫停了下来——她整个身体被几个人高高举起来。扩音器里,夏承逸压抑着激动的语气,努力让自己听上去有一些遗憾:“真惨烈,这是今天第一对被强迫执行的情侣。”
  回去的时候,韩悦悦已经跑到了夏承司身边:“裴诗,你随便找个什么人亲都可以,不能亲我男朋友……”话还没说完,一个保安就推着她的背,想把她赶走。
  夏承司蹙着眉走过去,抓着保镖的胳膊,一个反手把他扣了下来:“你知道她是谁么?”
  保镖虽然戴着墨镜,看不见眼神,但额上汗水涔涔流下:“是、是少董的女朋友。”
  “既然你知道,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夏承司把他推开,“滚。”
  韩悦悦咬了咬嘴唇,眼眶湿润地缩到夏承司的怀中,小声呜咽起来。夏承司拍拍她的背,转身对其他保镖说:“这一轮游戏不作数,你们都走。 ”
  虎背熊腰的保镖们立即点头哈腰起来:“可是小、小少爷那边不好交代……”接到夏承司冷冷扫下来的目光,他们都吓得不敢继续说下去,匆忙退下了。
  想到之前被洋妞欺负的经历,韩悦悦觉得更加委屈,哭得更厉害了:“我以为你不关心我了……”
  看见这一幕,不仅周围的人和夏承逸傻眼了,连裴诗都傻眼了。而刚才和她说话的那群女生正抱着胳膊站在沙滩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想想也是,其实相比夏承逸,这些保镖肯定更听夏承司的话。那刚才她叫他中止游戏,他说无法执行是什么意思?故意为难她么?
  “哈,哈哈……”夏承逸在扩音器里的笑声尴尬无比,就像脸部肌肉僵硬了一样,“现在好像裴诗小姐不得不找一个人代替了,请,请继续游戏吧……”
  她也不想再配合这个游戏,可是看见夏承司安慰韩悦悦的样子,心里的难受已经无法控制了——明明是他对不起自己,为什么自己要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他玩不起游戏,难道她还要玩不起么?她向四周扫了几圈,视野里略过一个闪闪的金团。再把目光锁定在那个金团处,她看见了之前被爸爸弄去晒日光浴的小孩子。他此时穿着一个胖胖的三角开裆裤,正坐在地上玩玩具。
  她大大方方地走过去,蹲下来,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他抬起头,用碧蓝又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她。这孩子果然是天使。然后,她站起来,用嘴型说道:“好了吧?”
  当然,这是犯规的。但因为夏承司那件事把气氛弄得很紧张,所以她想,夏承逸也不会再勉强她。可是,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裴诗小姐,这样可能不行,人家规定了要亲嘴。”
  她翻了个白眼,转过身:“不好意思,我只能……”
  但她没有机会把话说完。一个人低下头的阴影,覆住了她的视线。两片温软的唇靠过来,覆在了她的唇上。她吓得心脏都快跳停了。这时,海面像是镶嵌着千万金子的透明布匹,在风中抖动。夕阳从云层中落下,在海中央射出一道长而缠绵的金光。她在四片唇的缝隙中,听见男人温柔的声音低低说道:“小诗,我好想你。”
  她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叫他的名字,但他却更加深入地吻了下来。在巨大的荧屏上,她看见森川光清瘦美丽的背影。海的波光像是金子在海面跳跃,随着夕阳西下离他们越来越近。他正低下头,忘我地亲吻着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2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3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