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II目录

第十五乐章I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II

唯一不会让任何人感到后悔的事,就是活下来。
  
  *********
  
  “我写完了。”
  
  清晨,裴诗坐直了身子,喃喃地说出这句话。看着手里画得乱七八糟的五线谱,她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把那厚厚一叠纸重新翻看一边,那沉甸甸的重量确实说明了:“夏梦”交响曲的初稿已经完成。她快速眨眨眼,把那叠纸抱到怀里,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奔跑到卧室,狂喜地大喊道:“我写完了!!夏承司,我的谱子写完了!!”
  
  床上,半裸的夏承司还抱着枕头,被她这声惊呼吵得皱了皱眉。他翻了个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眼睛微微眯起,声音沙哑:“阿诗,现在是早上五点。让我再睡一个小时。”
  
  “啊,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裴诗这才察觉自己激动过头了,连忙帮他把被子盖好,自己悄悄脱掉外套在他旁边睡下,一边亲吻他的脸颊,一边轻轻说道,“我只是太高兴了。”
  
  “所以,你的‘夏梦’交响曲写完了?”眼睛没能完全睁开,夏承司带着浓浓的困意,伸出胳膊将她圈在怀里,温柔地看着她。
  
  “是的,刚才写完。”
  
  “恭喜。”
  
  “不过,我还不打算把它公开。因为这是我写得最认真的作品,我要把它修到最好为止。”
  
  “不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他闭着眼,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把她整个人紧紧搂在怀中。
  
  他的声音好温柔,身体好热。在阳台旁边修了一个通宵的曲子,裴诗的身体早已冻得冰凉,尤其是手指。这下进入一个火炉一般的怀抱里,就好像通宵熬夜的困倦和寂寞被瞬间治愈,她感动得有点想哭。从她决定不计一切要和他在一起开始,她就搬到了他家里。此后,两个人成了连体婴儿,不论做什么都会在一起。她特别喜欢和他一起睡觉。只要能在他怀里闭上眼,不管是多么郁闷的一天,都会被他的体温融化。她开始依赖这种感觉,然后开始感到害怕。
  
  她动了动脑袋,把头深深埋入他的颈窝,全身缩了起来:“夏承司。”
  
  “……嗯?”他在半梦半醒中回答。
  
  “你一定要锻炼好身体,要健康,活很久很久。”
  
  不知是在思考,还是醒不过来,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为什么?”
  
  将暖暖的呼吸喷洒在恋人的肩上,她小声说:“因为,我不想老了以后,你先死掉,只剩我自己睡空荡荡的床。”
  
  这一下,抱着她的臂膀立即加紧了力道,就像是在宣誓自己不会放手。他认真地说道:“我一定会活很久,不会让你一个人睡。”
  
  大概是创作之后多少都会有些感性吧,裴诗觉得眼眶有些湿润。然后,她闭上眼,在这个永远不愿离开的臂弯里,做了一个很长很美的梦。
  
  他们二人感情确实很好,但从复合以后,他们却再也没有做过爱。夏承司知道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从来没有主动采取过任何行动。这一觉睡过去,裴诗突然觉得应该克服这一关了。等夏承司回到家里,她主动坐到他的腿上,热情地亲吻他。很显然,他已压抑太久,浑身都像种满了炸弹,随处一点都会爆炸。他把她横抱起来,扔到床上,像野兽一般脱掉她的衣服,在她身上落下雨点般的吻。可是,就在即将做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的手压在了他的胸前:“……等等。”
  
  他愣了两三秒,很快明白了她的想法,苦笑着坐在一旁,沉默不语。她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垂下头,想要掩饰眼中的愧疚:“你能接受柏拉图恋爱吗?”
  
  “如果是跟你,可以。”他叹了一口气,下了床,“我去洗澡。”
  
  “夏承司。”
  
  “怎么了?”
  
  “我们再去做一次DNA检测吧。”她握紧双拳,“说不定你做的那一份报告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嗯。”
  
  其实,她心里知道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但没有亲眼看到,不论如何也不想就这样认命。
  
  去医院之前,夏承司把之前的亲子鉴定检测报告拿给她看过。因为兄妹之间的基因是受父母双方影响的,有可能他们的基因排列组合会被打乱,基因型截然不同,所以,在没有其他亲属一起检测的情况下,只靠她和夏承司的DNA来鉴定,很难做出他们是否兄妹的准确判断。所以,从线粒体基因测序的角度看,只能通过检测出他们的父亲或母亲为同一人,以此间接得出他们是兄妹关系的结论。当时夏承司拿了郭怡与裴诗的头发去测,亲子鉴定书上已说明,郭怡就是裴诗的母亲。得出这个结论后,夏承司又回想过自己曾经捐赠给裴诗肝脏,手术也是立刻就成功了。在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之间,这种手术成功率是非常低的。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果然不是巧合。但即便如此,他也坚定了要与裴诗在一起。
  
  这一次,他们准备更充分,连夏明诚、裴曲的头发都带过去了。几天后,他们拿到了亲子鉴定报告,果然,夏明诚和裴诗、裴曲都没有血缘关系,而郭怡确实是他们的母亲。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拿到证书以后,裴诗再一次受到打击,而且这一回还是亲眼目睹的结果。她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只觉得头晕目眩,不知道该去哪里。
  
  “阿诗,你不必有负担。”夏承司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不管你希望我以什么样的形式和你在一起,我都能做到。如果你想和我当情侣,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你想和我当夫妻,我就是你的丈夫。如果你想和我当兄妹,我就是你的哥哥。不论如何,我们都是最亲的人。”
  
  裴诗用湿润的眼睛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半晌,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发现我们是兄妹,是在我爱上你之后。我已经没法转变过来了。”
  
  夏承司有些动容。他正想开口说话,医生的声音却从门后传过来:“我觉得你们现在演苦情戏,也太早了些。”
  
  裴诗和夏承司同时抬头,愕然地看着站在病房门口的医生。因为对话被人听到,裴诗紧张得脸都白了,夏承司却一如既往强大冷静,下意识伸手护住她。医生看看裴诗,又看看夏承司,摇摇头说:“因相爱来我们医院做亲子鉴定的兄妹我还真见过不少,但没有哪一对像你们这样,长得一点也不像。”
  
  “可是,报告书不会有假啊。”
  
  这种时刻,裴诗情绪极度敏感,表现得意外天真,夏承司甚至没时间阻止她说话。医生又看了一眼夏承司,指了指他:“这位先生是个混血,这一点你们都知道的对吗?”
  
  “混血?”她转头观察了夏承司一阵子,“他长得是有些像外国人,但不是混血。你看,他的头发眼睛都是黑色。”
  
  “看一个人是不是混血,不能光看头发和眼睛颜色。而且,混血在哪里长大,就会越来越像哪里人。所以,如果他在国内长大,异域特征也会变少。但是,人种很多东西是不会变的。打个比方说,除去鼻梁,东方人脸部最突出的通常是颧骨,西方人脸部最突出的是眉骨。你看看他,是不是眉骨很突出?”见裴诗点头,医生继续说道,“你看他的颧骨到下巴这里,几乎是平滑的一条直线,就跟刀削出来的一样……这位先生,你青春期的时候脸上有雀斑么?”
  
  夏承司愣了愣:“有长过。”
  
  “夏天的时候晒多了,皮肤会变红,之后脱皮,却没有别人那么黑。即便晒黑了,也比别人白得快,对么?”
  
  “对。”
  
  “所以啊,你不仅是混血,而且父母有一个人可能还是日耳曼或撒克逊人种。”医生指了指夏承司,“建议你们再让他去做一次鉴定看看。”
  
  彻底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裴诗和夏承司按照医生说的话去做,让夏承司和母亲做了一次亲子鉴定,结果竟显示此二人并非亲属关系。他们最先还以为是报告出现错误,但医生告知,早在十年前,就有首例非亲属非血缘关系的活体肝移植成功案例。所以,夏承司移植肝脏给裴诗,完全可能是因为巧合,他们确实不是兄妹,夏承司也确实有一半白人血统。
  
  至此,两个人还未能享受到一刻钟的喜悦,就已经陷入了又一个谜团:夏承司不是郭怡的亲儿子,竟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这件事。最初,他们都以为夏承司是领养来的孩子。这样一来,也可以解释清楚夏明诚对夏承司恶劣态度的缘由。然而,夏承司回去找到夏明诚的头发,再次做了一次鉴定,报告显示他们确实是父子关系。
  
  这件事牵扯到了上一代的感情生活,裴诗原本不希望夏承司再多做追究,只要他们是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的就好。但夏承司不肯就此罢休。周日的上午,他回到父母家里,直接坐在他们面前说道:“我的生母是谁?”
  
  夏明诚原在翻报纸的页面,听见他这么说,手腕停了两三秒,才缓缓完成了这个动作。郭怡先是一呆,然后笑得一脸尴尬:“儿子,你在说什么呢。”
  
  “Jane。”相比较郭怡,夏明诚的反应却自然得有些可怕,他甚至没有把视线从报纸中移出来,就淡淡回答道,“Jane Hiddleston。这是你生母的名字。”
  
  郭怡睁大双眼,飞速转头看着自己的丈夫。随着时间推移,之前挂在她脸上的僵硬笑容渐渐消失,被眼中的愤懑取而代之。但她依然保持着良好的修养,没有皱眉,也没有扁嘴,只是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看着无人的地方,似乎已经不打算再做出任何挣扎。对夏承司而言,不管夏明诚是否他的亲生父亲,与其做出毫无结果的对抗,也是一种寸积铢累的惯性。他并没有让父母看出自己的半点惊讶,只是像在谈生意一样说道:“英国人?”
  
  “对。”夏明诚放下报纸,摘下眼镜,用一块上好的丝绒布擦了擦镜片,“如果你不问,我也不会说。但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老实告诉你吧。前两天我才收到她家人的邮件,她已经得癌症去世了。现在他们在她老家牛津将她下葬,你可以飞回去看看她。”
  
  “所以,一个曾经为你生过孩子的女人死去,你连她的葬礼都没有参加?”夏承司问得很平静,让人听不出他究竟是怎样的情绪。
  
  “阿司,Jane只是生下了你,把你养大的人,依然是你母亲。”夏明诚指了指郭怡,“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知道你是Jane的孩子,却待你比她亲生儿子还好。所以……”
  
  夏承司却打断了他:“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夏承司,你最好弄清楚,在这个家里,谁是老子,谁是儿子。”夏明诚忽然暴怒起来,“你再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从明天开始就去喝西北风!”
  
  “盛夏没了我,谁喝西北风还不知道。这是你我都知道的状况,何必再打肿脸充胖子。”
  
  夏明诚的脸刹那间变得像纸一样白。这还是多年来夏承司第一次这样顶撞他。有一口气提上来,好像就再也下不去,他捂着胸口,指向门口:“滚……你现在就给我滚。”
  
  “阿司,你真是疯了!”郭怡赶紧跑过去扶住丈夫,焦急地说道,“你爸爸他本来血压就压不下去,你还要气他。明诚……你还好吗?”
  
  夏明诚却完全不吃这套,猛地剥开她的手,火气反而更大了:“你也不用这样假惺惺地对我。你当初嫁给我,也是别有目的。”
  
  父母之间这类的争执不是第一次发生。夏承司没有兴趣再听下去,起身大步走出门外。
  
  *********
  
  JaneHiddleston女士葬礼的举办在一场冷雨后。她有一个很庞大的家族,到场的宾客有百余人,他们挤满了整个教堂,听神父用平静而神圣的语气念完了所有的颂词。夏承司带着裴诗静坐在第一排座位的角落,以两个几近陌生人的身份,参加完了所有仪式。当装满鲜花的棺材被抬进教堂,裴诗看见了死者的模样:她闭着眼睛,胸前放着一束百合花。她吃惊地发现,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看见Jane的面容——上一次她们见面,Jane还活着。
  
  原来,Jane就是当初她在伦敦住院时,因患上癌症被转到其它病房的女律师。现在再仔细回想Jane告诉自己的故事,整件事似乎就对的上号了:夏明诚结婚后,Jane趁他喝醉取走他的□□,以人工授精的方式怀孕,生下夏承司。在发现事实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酒后乱性,所以打算和郭怡离婚,分居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是,夏明诚风流倜傥惯了,因为要对别的女人负责而离婚,实在不像是他的行事作风。
  
  裴诗并没有立即将这些疑虑告诉夏承司。他才知道自己母亲不是亲生的,又发现亲生母亲刚刚离世,一定没有什么心思再去听背后的故事。她只是静静陪他完成教堂仪式,认了近三十年才发现关系的亲戚,包括夏承司美丽犹如金发芭比的妹妹Eva,但很显然的,不管是在Jane的家族,还是Hiddleston先生的家族,突然出现的夏承司立场都有些尴尬。但他和以往一样,处理事情不卑不亢,与裴诗等待一大波人把棺材搬上车,运到墓地,然后也跟随而去。
  
  典型的英国雨洗涤了空气,鸟雀都从巢里出来扑翅散心,羽毛震落在建满墓碑的绿色草坪。Jane的墓就建在她丈夫的墓碑旁边,神父被穿着上百名黑色正装的宾客包围,整个葬礼是一场关于死亡的盛宴,举行得伟大而端庄。众人都消沉而默然。Eva最后一次去看母亲面容时,捂着脸哭了出来。
  
  神父说,她很努力地活下去,只是她的身体无法再承受下去,然而,她的灵魂会在天堂得到永生。这已是基督教徒眼中最美好的境地。只是,看见这一幕,裴诗不由想起自己小时参加人生的第一个葬礼,居然也禁不住红了眼眶。身边的夏承司搂过她的肩,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拍了两下。奇怪的是,痛苦的人明明是他,她却看上去比他还难过。她靠在他的怀里,回抱着他,想要给他多一些勇敢与坚强。
  
  经过了这一日,她确信,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离开这个男人。他们都是失去了至亲的人,以后还会陆续失去更多。只有彼此,会变成扶持对方一生的人。在回国的飞机上,最后望了一眼窗外伦敦难得的晴天,她轻声说道:“夏承司。”
  
  “嗯?”
  
  “下飞机以后,我们就去领证吧。”
  
  “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2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3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4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5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