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目录

第九乐章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

对你说“你好”只需要一秒,说“再见”却需要一生。
  
  *********
  
  帕格尼尼,十九世纪著名的意大利音乐家。传言说,他在开音乐会时有人以为是乐队在演奏,得知台上只有他一人在演奏后,便尖叫那是魔鬼后逃跑。
  因此,人们都说帕格尼尼把灵魂抵押给魔鬼,只为换得魔鬼般的小提琴艺,和演奏得来的大量金钱。
  他的《二十四首随想曲》展现了惊人的独奏技巧,后来被无数音乐家改编引用,也是很多小提琴狂热分子百般推崇和追求的神曲,现在已成音乐界公认的小提琴家试金石。
  这二十四首曲子里,最后一首又是世界音乐学会最具技术性的一首。很多音乐专业的学生都以拉出《第二十四首随想曲》为最大的骄傲,夏娜也不例外。
  当年她刚练好这首曲子后没多久,就听二哥说他们学校办了个古典音乐节,并请她也去演奏一两首曲子。作为音乐生,夏娜骨子里总有些傲慢,虽然二哥的学校是名校,但一所经济商科出名的大学,能在古典音乐上办出个什么名堂?
  她背好小提琴,去了哥哥的学校。如果有机会,她打算现场演奏一下《第二十四首随想曲》——当然,她也不指望这些人能听出它的难度。
  然而,在前去活动会场的路上,她在走廊上听见了熟悉的旋律。
  演奏的速度比最原始的版本快很多,但无疑的,那是《帕格尼尼第二十四首随想曲》。
  随着曲子的进行,她从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强烈的好奇。
  夏娜忍不住走到那间教室门口,轻轻推开了一条缝……
  
  短暂的夏季刚刚过去,重重叠叠的红云像是岁月的皱纹,瞬间苍老了伦敦的天空。街上飞奔的名车无法粉饰这座城市沉重的历史。窗外的落叶像是暗黄的蝴蝶翩翩飞舞,旋转在古老的欧洲街景中。
  无人的教室里坐着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少女。
  少女留着及耳的短发,发色、丝质的黑色连衣裙还有她的眼睛都是清一色的黑,唯独夹在她耳与肩之间的小提琴是雪一般的白。这首曲子原本就是又快又难,几乎考验了所有小提琴最高级的演奏技巧,她又把速度提高了大约1.5倍,因此左手的动作快得简直连肉眼都看不清。
  每次演奏这首曲子,夏娜都会满头大汗手心出汗,演奏完了以后甚至连指板都是湿的。可是,眼前这个少女看上去如此开心,红色的唇角微扬,轻松得就像是在拉《玛丽的小羊羔》。
  因为速度超常,很快她就拉完了整首曲子。然后几乎没有停顿的,她又开始拉《二十四首随想曲》中的第五首。还是超快的速度,甚至还用鞋底欢乐地打起拍子。
  帕格尼尼是夏娜心中的神,她一直如此崇拜裴绍,跟他改编演绎过帕格尼尼的曲子脱不开干系。眼前少女这种玩票式的演奏方式引起了夏娜强烈的反感。
  “你觉得她如何?”夏承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娜眯着眼睛,微微撅嘴:“技巧是不错,但她拉太快了。她根本不懂帕格尼尼,怎么可以用这种态度对待小提琴之神的曲子。”
  “这女生性格很孤僻,已经甩掉好几个男生了,就只喜欢玩音乐。”夏承司看向教室里的少女,“对了,她是柯泽的妹妹,叫柯诗,才出国。”
  “柯泽的妹妹?”夏娜的嘴几乎可以挂油瓶了,“柯泽好歹也是音乐世家出身,怎么会有这种散漫的妹妹。”
  柯诗完全没有留意教室外有人在讨论自己,翻来覆去拉了几首随想曲后,又站起来,摆好姿势,重新开始拉《第二十四首随想曲》。
  这一次她没有再笑,也没有提高速度,而是以最原始的方式演奏。
  
  最终,夏娜在这次音乐节上演奏的是萨拉萨蒂的《安达鲁西亚浪漫曲》。尽管她知道表演名单里没有柯诗的名字,但只要一想到柯诗可能会在音乐节上看见自己表演,她就很不情愿演奏《第二十四首随想曲》。
  柯诗最后那次常态演奏,让她脑中不断出现德拉克罗瓦1831年创作的一幅油画肖像(1)。
  那幅画里,帕格尼尼散漫地拉着小提琴,一身黑色燕尾服几乎要融入黑暗中。整幅画里仅剩的亮色,便是苍白的脸孔和领结,还有幽灵一般的白色琴弓。
  他似乎早就死了,但小提琴里的音乐还活着。
  
  *********
  
  十一月底,全国音乐大赛的初赛已在各个城市同时展开。
  裴曲和韩悦悦都去参加了初赛,韩悦悦发了好几个短信给裴诗说自己很紧张,要她过来陪自己。但裴诗认为这样不利于她将来上台独奏,完全没有理睬,只跟森川光还有一些组员去音乐厅寻找灵感。
  马上就是夏家小公子夏承逸的生日,夏承司即将在家里为他举办一个大型生日宴会,让裴诗请一个乐团来奏乐。
  夏承逸是标准被宠坏的孩子,对生活质量品味要求不是一般高。乐团水准必须超高端不说,对开场音乐风格也有硬性要求:华丽、宏伟、让人想跳舞、有一定程度的悲壮气氛,但又因为是过生日必须要有轻快的部分,古典的同时还不能有那种他所谓“很土很黑暗的欧洲中世纪风”,最后,乐器不能是钢琴,因为乐团成员必须站在游泳池中间的圆台上,像杂技演员一样随着喷泉开场表演,那个位置是摆不下钢琴的。
  听见这些要求后,裴诗宁可去解读复活节岛伦哥伦哥象形文字。
  音乐厅里有个大提琴手是韩悦悦以前的同学,裴诗得到特许进入后台。所以演奏到一半的时候,她觉得坐在前排看得不过瘾,跟森川光打过招呼便去了后台。
  各大乐团的成员正在为接下来的表演做准备。韩悦悦的同学双手捧着一把小提琴递给裴诗:“我听悦悦说你是小提琴爱好者,这把琴是1697年Alessandro Mezzadri做的意大利名琴,市价要接近两百万呢,你看看。”
  那是一把背面有着类似老虎纹的小提琴。裴诗接过琴,随便拨了两下,内心就有些沸腾了:“确实是把好琴。”
  “这是我从夏娜那里借来的,今天晚上她要用这个演奏。听说她家里几百万的琴有好几把,果然是有钱人啊。”
  “夏娜?”
  裴诗愣了一下,重新看着表演名单,忽然在里面看见一行字——
  《D大调华丽波兰舞曲》,作曲:亨利克维尼亚夫斯基,演奏:夏娜。
  之前竟然没有注意到,她居然也……
  再次抬头,居然看见夏娜迎面走过来,对韩悦悦的朋友皱了皱眉:“我把琴给你,不是让你随便给别人看的。”
  “真对不起,不,不过裴小姐很喜爱音乐,不,不会把您的琴弄坏的。那你们先聊……我还有事……”他有些尴尬地看了她们一眼,转身溜了。
  夏娜穿着白色的晚礼长裙,妆容艳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意:“怎么,你也来看我的演奏会?”
  裴诗把小提琴还给她:“我还有别的事。”
  夏娜却没有伸手接:“这把琴可是你把自己卖了也买不到的,再看看吧。”
  “有时间研究琴,不如研究研究琴艺。”
  “琴艺?”夏娜忽然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你……这样还有琴艺么?”
  “我有没有琴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没琴艺。”
  夏娜似乎快要发作了,但周围人来人往,她还是压低声音小声说:“裴诗,你以为我还像当年那样好对付么?我看你是陶醉在天才小提琴家的过去中无法自拔了吧?你别忘了自己消失了多久,这五年里,我早就变成一流的小提琴家了。”
  裴诗淡漠地看着她,并没有回答。
  夏娜似乎丝毫不解气,眼神中透着微微的凶恶,她用保养得体的食指指了指裴诗:“没错,我的创作才能不如你。如果你按着当初的步调走下去,也一定会变成世界级的音乐家。可是,一个左手都不能动的人,到底又有什么底气和勇气来面对我?裴诗,你脑子清醒一点,看看这舞台——”
  她往旁边站了一些,伸手展示了身后金光四射的演奏台:“这早已是我的天下了。而现在的你,不过是在嫉妒我而已。”
  
  听见“嫉妒”二字,裴诗忽然滞了一下。她扫了一眼舞台,又重新看向夏娜:“夏小姐,你是因为什么喜欢小提琴呢?”
  夏娜怔住,一时间答不上来。
  “是因为柯泽,对么。”裴诗叹了一声,“你从小就喜欢他,也知道他的母亲是小提琴家,喜欢有艺术气质的女孩,所以才学了小提琴。”
  夏娜紧锁着眉头:“那又如何?柯泽和小提琴我都有了,我为了什么而学小提琴,有那么重要么?重要的是结果!”
  裴诗点点头,耐心地听她说完,又缓缓道:
  “如果有一天,他或他的母亲不在了,你还会继续那么发奋地练习小提琴么?或者说,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允许你站在这舞台上表演,你还会继续拉小提琴么?”
  夏娜又一次哑然。
  裴诗坦诚地看着她,眼神没有一丝波澜起伏,声音也很平静:
  “我当然想在舞台上表演。但是,舞台、前途、名声,和音乐本身相比,都很微不足道。现在我的手坏了,不能走上舞台,这是个遗憾。但是,我会努力栽培新人,让别人代替我继续下去。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永远和音乐在一起。哪怕它嫌弃我,我也会死缠烂打和它在一起。而你,夏小姐,能拍着胸脯说出这样的承诺么?”
  夏娜震住很久,满脸诧异,像是看见了一个从疯人院逃出来的人一样:
  “你是不是手残后神经也跟着失常了?音乐是死的啊,是没有感情的啊。”
  “是么。”裴诗笑了。
  说了半天,她真是在对牛弹琴。
  音乐是死的么?
  它本身美丽,但确实没有感情。是人将感情融入了音乐,才会让它变得多姿多彩,快乐或伤感起来。
  摸了摸小提琴,用指尖轻轻拨动着弦,那细细的弦像已与她心脏的血管连在了一起。一下一下清响,都会让她觉得心脏疼痛又悸动起来。
  她把那把名贵的琴重新递给夏娜,看夏娜有些神经质地接过琴,静默地离开了。
  
  在失去左手的时候,她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要与小提琴告别。
  
  可是,音乐啊,对你说“你好”只需要一秒,说“再见”却需要一生。
  我这一生,注定是离不开你的桎梏了。
  哪怕这只手再也捉不住你飞翔的翅膀,我也要站在广袤的平地上,抬头仰望你万丈的荣光。
  
  *********
  
  专家验证,一个人的脑袋里有165亿个脑细胞,每个细胞可以容纳上百万种信息,即便是计算机也无法与人脑相提并论。
  森川光的脑袋完完全全印证了这一点。
  他读黑格尔和康德,也读《庄子》和《源氏物语》;他知道劳狄斯的圣泉可以治疗许多不治之症,也会从英国1825年修建世界上第一条铁路分析阶级统治、新生产力和基督教义之间的冲突和联系;他记得住千万光年外无数行星的名字,也能解释中文方言中某个土到掉渣的尾音是出自唐朝宫廷诗人的哪篇作品;他会从“史前西斯廷教堂”壁画上的主题推测人类文明的起源,也能总结出路易十三在小提琴史上做出的贡献;他信奉基督教,却对乔答摩褠达多的“开悟”“解放”和“空”都有一番自己的见解……
  每次跟森川光聊天,裴诗都会受到很大刺激——他明明只比自己大一岁半,怎么可以懂这么多东西?不过,当一个人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的时候,你会发现和他寻找共同的爱好简直太容易了。
  音乐会结束后,森川光让司机送裴诗回家,裴诗放松了身子坐在他身边,满脸怡然:“今天的曲子都是十八九世纪的,也不知道最近有没有什么演奏会有时代更久远的曲子。”
  森川光看着前方,浓黑的睫毛下的眼神十分温和:“更早一些的,那是什么时候呢?”
  裴诗想了想:“文艺复兴时期的吧。”
  “裕太,你查一下。”
  坐在前排的裕太转过头来,一头金毛璀璨得像个小太阳,他依然散发着能把西装穿成日式流氓的气息:“老大,我就是不懂音乐也知道那么老掉牙的东西在亚洲是没市场的。”
  “不是叫你光在亚洲找。”
  裕太嘴角抽了抽,眼睛横成两条缝看向裴诗:“诗诗,你的趣味真是……”他无奈地转过头,打开Mac Air准备上网。
  森川光微笑道:“小诗,你喜欢布艮第乐派弥撒曲么,会不会太宗教了?”
  “喜欢是喜欢……”裴诗目瞪口呆地看着裕太在Google Map的欧洲区域上点来点去。
  “杜费?(2)”
  “还,还蛮喜欢的。”裴诗的眼睛还是盯着裕太的电脑屏幕,“不过,我只听过他的《假使我的面色苍白》……”
  “杜费的曲子下个月在意大利的教堂里有演出,入场免费,进去送鸡尾酒一杯。” 裕太眯着眼读出了佛罗伦萨教堂的名字。
  森川光樱花般的唇瓣微微张了一下,但短暂的停顿后他才轻声问道:“小诗,下个月你有假期么,我们去意大利?”
  裴诗差点和裕太一样抽嘴角了。她刚想回话,警车的警报声却响了起来。
  车里的人都愣了一下,裴诗赶紧拿出手机:“不好意思,这是铃声。”这个人的电话一定要上特殊铃声,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定时炸弹就爆了。
  电话那一头传来男人饱满而性感的嗓音,但说的内容却是:“现在来公司,二十分钟到。”
  “好,要准备什么……”
  裴诗话还没说话,那一头已只剩下了忙音。一想到接到这通电话的时间是星期天下午五点过,她就有一种把手机扔出去的冲动——这男人真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豪门公子么?怎么感觉比养猪文盲暴发户还没礼貌!
  她轻轻吐了一口气:“森川少爷,夏承司叫我现在去公司,我在这里下车就好。”
  “没事,我送你过去。”森川光往前探了一些,“送她到盛夏集团。”
  “真对不起,看他这样,年末我应该是不会有假期的了。”裴诗有些气馁。
  “没事,我们可以只去一个周末,就是坐飞机会比较辛苦。不过你还是先听听杜费其他曲子再决定吧,我家里有一张他的CD,过几天借给你。”
  “好啊,你已经搬家了?”
  “嗯,要过来看看么?”
  “当然要!”
  
  森川光的温柔和礼貌,让裴诗和夏承司对话时彻底暴躁了。
  她在盛夏集团前面下车,却刚好在旋转门前和夏承司彦玲等人会面。夏承司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阶梯下方的黑色房车,但什么也没说,就只让彦玲和其他人在门口等候,和她进入电梯。
  周末的下午和夏承司单独乘坐电梯已经够奇怪了,长时间的沉默更让裴诗有些不自在。看着楼层数字一次次往上跳,裴诗假装若无其事地问道:
  “是有工作要做么?”
  这时电梯门打开,夏承司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不是做,是重做。”
  “重做?”
  一路小跑追进他的办公室,他把一叠厚厚的文件扔到桌面上:“这个合同修得很糟糕,重做。”
  “知道了,我会重新修一遍。”裴诗平静地接过文件,“还有什么工作要交代么?”
  夏承司翻了翻其他文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说:“我记得你说过,你丈夫在柯氏集团的市场部工作。”
  “是的。”
  “柯氏没人开Mercedes的黑色商务车。”
  裴诗有些怔忪。有好一会儿,她都以为自己是理解出了问题——夏承司从来没有跟她讨论过非公事的问题。
  “……送我来的人不是我的丈夫。”
  夏承司依然在看着文件,不时还拿着笔在上面修改:“裴秘书,你的私人生活我无权干涉。但你最好别让乱七八糟的事影响工作。我们有合约,我不会解雇你,但你别忘记,盛夏的职位不止执行董事秘书一个。”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事?
  森川光和她听一场音乐会怎么乱七八糟了?还是说男人只要一看见女人从名贵的车里下来,就一定会联想到乱七八糟的事?
  裴诗握紧手中的文件,心里有气但又不好发作:“您是我的上司,如果觉得我不合适,可以随时直接降我的职。不需要和我商量,也不需要从我的私人生活上关心矫正我。工作方面的问题,我会注意的。”
  这一下,办公室里的气氛更尴尬了。夏承司翻了一页文件,在上面写了一些批注,冷冷地说:
  “你可以走了。”
  裴诗心里很不愉快,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办公室。
  
  她的身影消失在关闭的电梯门后,夏承司看着文件出神了一阵,忽然把笔扔到桌子上,拿起电话拨通了特助的号码:“彦玲,晚上餐厅的订位帮我取消掉。你们回去吧。”
  “好的。不过少董,司机要留下来吗?”
  “不用。”
  夏承司挂断电话,揉了揉太阳穴,打开空荡荡公司里的灯,然后重新坐回办公桌前,把抽屉里的一叠文件拿了出来。
  
  *********
  
  全国音乐大赛初赛的结果很快公布了,裴曲和韩悦悦毫无悬念地通过了比赛。复赛的时间刚一下来,夏承逸的生日也跟着到来。
  
  夜。
  夏氏庄园。
  亿万颗星球在恒星光芒的照耀下,变成了漫漫宇宙中闪烁的尘埃,在无边的夜空上动人地连成了一片银色的长河,辉映着庄园泳池附近的宴会现场。
  尽管温度降低没人游泳,院子里充满热带风情的蓬莱蕉也都凋零了,但夏承逸还是令人把所有池底的灯都打开,修建别致的泳池更是因此波光粼粼,把整个宴会现场一半照成金色,一半照成蓝色。穿着各式各样晚礼服的女子们都聚在一起,讨论着今年究竟是流行斑马纹还是复古长裙,是选择红金配的明艳还是红蓝配的青春,是嫁给真爱自己的普通上班族还是家境对等的花花公子。
  庄园里都是穿着修身长裙的明艳女子,站在泳池角落里的裴诗反倒显得十分不一样。她化着深黑的眼妆,头发抓乱了盘在脑后,身穿黑色长裤和黑色双排扣窄肩马甲,里面的衬衫领口翻起,袖子挽到手肘,一手拿着五线谱,一手插进裤兜,大排银色手镯漏在外面。这样的打扮让她显得高挑又冷漠,却意外地有一种相当吸引人的中性魅力。
  偶尔有年轻女孩路过,花痴地说“你好漂亮啊”,她也只是淡淡地笑一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泳池中央的圆台。
  在那里等候的,是一个男大提琴手和三个女小提琴手。
  
  当时,夏娜在音乐厅那一句“现在的你,不过是在嫉妒我而已”点醒了裴诗。
  ——丹麦作曲家雅科比盖德的《嫉妒》!
  1925年,他为一部无声电影写了这一首探戈,从此一曲成名。这首曲子不仅满足了夏承逸一切挑剔的要求,即华丽又宏伟,即欢快又悲壮,甚至还有一种仿佛血红蔷薇逐渐胜放的艳丽妖娆感。
  她曾去音乐厅听过这首曲子的交响乐版,也曾和裴曲两个人单独合奏过,但前者需要大型管弦乐队条件不足,后者只有钢琴小提琴配合音色略显单薄,沧桑感又盖过了宏伟感。
  因此,她最后想出了这种四人组合。
  两个小提琴手穿着蜜色的长裙,另一个穿着拉丁舞式的斜边红裙。
  穿斜边红裙的自然就是韩悦悦,她一向最喜欢这种浓烈风格的曲子。一切准备就绪后,她立刻就往前走了一步,展开了一段小提琴独奏。
  这段独奏经过裴诗一些细小的修改,着重强调每个转折部分。瞬间,悠扬的音乐有了一种时光被撕碎的悲壮感。
  原本乐队的作用只是演奏培养气氛,客人们只需要听着曲子自顾开心就可以,但这几个简短的音节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独奏结束后有几秒的停顿。
  人们还未从之前悲壮的气氛中走出来,三个小提琴手和大提琴手同时开始演奏《嫉妒》的高潮部分。大提琴手维持低音的稳定部分,三个小提琴手轮流演奏高音,有了之前略显忧伤的独奏,正式展开的音乐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宏大与奢华。
  不仅音乐动听,韩悦悦那一身红色拉丁裙也充满了探戈的风味,让在场不少人都随着音乐微微摇晃起身子。
  泳池旁边人最多的地方,夏承逸惊讶得睁大了眼。
  “哥,我不过随便说来刁难你,结果你还真找到了这种乐队……现在我相信了,这世上还真没有你做不到的事。”
  “不过让人做事,和我没什么关系。”夏承司喝了一口酒。
  
  泳池的角落。
  裴诗拿着卷起的曲谱,随着音乐打着节拍,朝韩悦悦露出肯定的眼神。她对音乐一向挑剔,尽管大家反应都很好,但她还是没法给这临时组建的乐队打高分。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夏家聚集在一起的三个公子,还是不能理解这三个人明明是兄弟,怎么差别会这么大。夏承杰一身保守的藏蓝色西装,领带系得中规中矩仿佛马上要去坐班;夏承逸头发抓得新潮又凌乱,戴着长坠子项链,本来长得就特别秀气居然还系着豹纹围脖……现在的男孩子果然越来越臭美了。
  当然,最英俊的还是夏承司。
  他穿了一身纯黑的西装,披着一件Pony Skin的黑色外衣,黑色白头的皮鞋刚好衬托袖口领口露出的白色衬衫。端着红酒杯子和别人交流的时候,他的目光和裴诗对上了,却懒得连脖子都没动一下,而是斜四十五度角转了转视线,用一种略显睥睨的凌厉眼神扫了她一下。
  那一瞬间,裴诗真有一种看见《GQ style》封面拍摄现场的错觉。
  但是那种惊艳感很快被怒气取代。
  这几天夏承司没再责备过她的工作,但两人比以前还要机械的对话,简直比冷战还要让人难受。
  眼不见心不烦,裴诗转过脑袋继续留意乐队的演奏。
  没想到一回头,竟看见了不是很乐意见到的人。
  夏娜穿着金色礼服提着金色手袋,嘴唇指甲都是鲜艳的大红,大波浪卷发充满弹性。和她同行的是一身黑纱裙和细带黑色高跟鞋的源莎。源莎那条裙子设计得很妙,里面是斜边黑裙,外面却披着一层透明的及脚腕黑纱,走动时轻纱微摆,顿时让冷艳的黑色透露着少女的心机。
  但凡她们走过的地方,香水味迷倒一片男人。
  然而,源莎竟然在宴会刚开始时脚下就有些不稳。在经过裴诗身边时,她用微醉的语气说道:“你哥……他喜欢我。”
  夏娜瞥了一眼裴诗,视若无物地说:“源莎你醉了,跟我出去。一会儿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会更讨厌你。”
  “他讨厌我?他才不讨厌我。”源莎摇摇手指头,“他喜欢我,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没拒绝我的吻。”
  “一个吻而已,那算不了什么。”
  “谁说的,你别瞧不起你哥。他可是夏承司啊,夏二公子啊。他虽然马上要变成穷光蛋了,但和柯泽那种渣男可不一样,他不会玩女人的。”
  夏娜顿时有些不高兴了,皱眉说:“你少拿柯泽说事。男人从来不会拒绝主动的女人,何况你长得还算漂亮,现在在场的女人你随便叫一个去给我个献吻,我打赌他都不会拒绝。”
  “是么?我们要不要打赌?”
  源莎眼神迷茫地看看四周,最终指了指裴诗:“喂,你,你去跟夏承司说,你要吻他,问他同不同意!”
  裴诗没理她。
  “喂,你不是夏承司的小秘么,我是他女朋友,这是命令啊。”她又等了一下,发现裴诗没理自己,又继续问道,“怎么,要我也付钱给你才干?”
  她作势就开始在手袋里翻东西,夏娜有些尴尬地压低声音:“源莎,你别闹了!”
  源莎还是不依不挠地拿出支票簿,在上面写了一排数字,然后在裴诗面前晃了晃:“怎么样?”
  裴诗嘴角有漠然的微笑:“源小姐,这点钱你是在打发要饭的么。”
  “你还嫌少?”源莎把支票揉成一团扔了,又重新写了个价,“如何,够了吧!”
  裴诗看了一眼支票,干脆不理她了。
  “好啊,夏家瞧不起我家就算了,你这小秘还敢瞧不起我?”源莎杏目圆瞪,直接在后面加了个零,“这样你还敢嫌少吗!”
  裴诗微微笑着,用手指在那排数字后又划了个圈。
  “好!本小姐有的是钱!”源莎加好零以后,指了指夏承司的方向,“你去问他,问了不管他亲没亲你,回来这支票都是你的!”
  
  泳池另一边。
  见裴诗朝这边走过来,夏承逸邪飞的狐狸眼眨了眨:“二哥,漂亮姐姐过来了。”
  自从夏承逸喜欢上了比他年长的某个女编辑,谁在他眼里都是漂亮姐姐。夏承司没理他,只是继续跟夏承杰讨论公司里的问题。
  “二哥,你和秘书姐姐一直都这样么?”
  夏承司这才搭理了小弟:“什么意思?”
  “穿衣服颜色款式都好配,平时是套装都算了,没想到连宴会装都一样啊。”夏承逸指了指某个方向,“你看,就像情侣装一样。”
  夏承司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此时,裴诗双手插在裤兜里,已走到他们的面前。她抬头看向夏承司,波澜不惊地问道:
  “夏先生,我可以吻你么?”
  
  ………………………………………………………………………………………………………………
  
  注释(1):欧仁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 1798-1863年),继席里柯之后法国杰出的浪漫主义画家。有“浪漫主义的狮子”之称。他情感丰富,知识广博,有多方面的才能,他还擅长音乐,有较高的文学修养。
  注释(2):杜费(Guillanme Dufay,1400—1474),布艮第乐派代表作曲家,代表作《假使我的脸色苍白》。他采取了定旋律连用的方式,把一段圣歌旋律放在五个乐章中,创立了法国复调世俗歌曲,尚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2云中歌1 3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4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5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