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目录

第六乐章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

生活很多时候比小说还崎岖波折。只不过与小说不同的是,那个你认为是男主角的人,未必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
  
  *********
  
  九月结束后,酷暑也悄然离去。
  初秋的天一片澄澈,像是一片沉静的海洋。千千万万的摩登大厦巍然矗立在苍穹下,反射着夏末初秋的阳光,白光在空中震颤,一如海面的浅浅波纹。而这些严峻姿态的高楼,便成了海底璀璨的巨大水晶宫。
  盛夏集团的透明大楼里,西装革履的白领在来回走动,复印打印、端送咖啡、对着电脑长时间地操作。顶层的会议室里,夏承司刚才结束了关于音乐厅表演安排的第一次会议。裴诗拿着演示幻灯片的打印件,用不高不低的声音总结他的发言:
  “……比利时弗拉芒皇家爱乐最后一天的压轴表演,持续时间大约四十分钟,最后再由夏娜小姐上台送上贺词。各位都看到幻灯片上的安排了吗?如果都听到夏先生的发言,感到这次安排的重要性,那么给各位一点最后的时间确认数据上的问题。”
  说完这一堆话以后,在场的人又提出一些问题,经过讨论后就散会了。裴诗送总监和经理出去后,彦玲临行前皱着眉低声对夏承司说:“裴诗怎么每次开会都要重复好多次看到了、听到了、感到了这样的话,难道说一遍不够,看过数据不够,大家还自己不能理解么?”
  “她是在强调而已。”
  裴诗这个秘书确实有点能耐,不仅对管理有一手,对常人的辨识能力也很强。
  她知道人分四种:视觉类、动觉类、听觉类、逻辑类。建筑师、画家大多数是视觉类,音乐家、接线员等等多数是听觉类,搬运工、保镖等等大部分是动觉类,而会计师、律师大部分是逻辑类。这四种人的说话方式完全不一样,例如去一座乡村小镇回来谈感想,他们的侧重点也不同。视觉类会倾向于描述看到了什么风景,听觉类会倾向于听见了镇里的鸟叫和吆喝声,动觉类会倾向于倾述那里的气候多么怡人,睡的床质量有多糟糕……如果一直对一个视觉类的人说“你听懂我这么说……”,很可能对方就一直不能理解。
  夏承司站起身来,喝了一口咖啡,从容道:“裴秘书,我懂你的强调是在照顾不同的人,但如果开会还需要像教小孩子那样一遍遍重复,那盛夏也就可以改装成幼儿园了。”
  “我以为,解释并补充上司交代的任务是我存在的意义之一。逻辑与艺术往往是不搭边的,你不能要求艺术家们也去理解你的逻辑。”
  “裴秘书,我说了,不要用幼儿园女老师的思维模式来处理公司的规划。”
  裴诗忽然有些火了,忍了很久还是说出了压抑很久的话:“女人的思维未必就不好。女人虽然没有男人理性有逻辑,但男人不擅长沟通和情感交流,也是不争的事实。各有利弊,没必要如此偏见。”
  夏承司放下咖啡杯,四十五度角斜视下方的裴诗:“男人不擅长沟通交流,那为什么著名的外交官都是男人?”
  “那是因为这个社会被男权思想主导太多年,彻底改变需要时间。男女有别,彼此擅长的领域不一样。打个比方说,音乐会观后感中,太过理性的人反而是最无法阐述音乐会现场演出的人。”
  听着裴诗如此认真地解释,夏承司忽然微微笑了:“看样子裴秘书对意气用事和不严谨的人很有好感。”
  这个男人真是无药可救!
  本来不想和上司耍嘴皮子,尤其是这种固执成化石的人争吵,其实完全没意义。但是她退了一小步,还是没忍住又重新靠近一些,仰头冷峻地看着夏承司:
  “达尔文曾经做过研究,人类的感情表达方式并没有得到进化,这和我们祖先还在树上跳来跳去吃香蕉的时候毫无区别。所以,没有感情不代表比其他人高等,只能说明这样的人擅长逻辑思维。”她顿了顿,漆黑的眼睛盯着他,“并且,很可能是因为曾经受到过感情伤害,把自己的感情封锁在了理性这堵墙后面。”
  夏承司浅棕色的瞳孔微微紧缩。
  这几乎是她见过最明亮的眼睛,因撒入落地窗的阳光而微微反光。他或许有一双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睛,眼神却融合了少年的干净与男人的深沉。只可惜他的瞳色较浅,往往会被那欧美名模般高挺的鼻梁夺走注目。
  此时闪现在裴诗脑中的,居然是某两个女生对着他照片同时尖叫的一幕:
  “这男人,这男人,根本就是男人中的潘金莲!真是让人有犯罪欲啊!哦不,不是犯罪欲,是被犯罪欲!”
  “我就说嘛,看到这样一个人,第一反应不是赶紧躺好么?”
  “看着他,你就会觉得他对你做什么都没有关系啊,什么都可以啊!”
  ……
  伴随着那段让人吐血的对白回忆,裴诗看见夏承司把手撑在自己身侧的桌子上。他俯身低下头,微微张开性感的双唇:
  “裴诗。”
  裴诗脸上没有任何反应,但心底悄悄抽了一下。
  他用那双近乎透明的美丽眼睛看着她,声音犹如缓慢低沉的小提琴G弦音:
  “你八点档看太多了。”
  
  *********
  
  两周后。
  天气骤然降温,掉光落叶的树上有细小的枯枝,犹如无数张开细爪的鸟爪,又像被放大的蒲公英,在秋夜中与湿雾团团相抱。
  雨像细细的丝绒,随着微凉的秋风一阵阵下着,留下了满街水洼。路上的行人打着雨伞沿着一家家商店走过,商店透出明媚的灯光,却无法温暖黑夜的寂寞。
  艾希亚大酒店顶楼,裴诗和韩悦悦坐在墙角靠窗的位置。
  裴诗穿着深黑斜纹软昵套装,但还是抱着肚子一直发抖。
  而韩悦悦,还是秉着牺牲自己取悦他人的精神,身穿薄纱袖的雪白连衣裙,脚踩细跟高跟鞋,腰间的皮带上有巨大的山茶花图腾,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裴诗,一阵阵叹息:
  “夏承司不就说了那么一个八点档,你犯得着为他一时抽风弄成这样么。”
  裴诗抱着肚子,虽然还是一成不变的棺材脸,但明显脸色比平时难看很多:“说了不是因为他。”
  “我说诗诗,你很多时候都太较真了,本来女人在社会上就是弱势群体,就是要男人保护的,夏承司轻视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何苦因为他一句话拼成这样?再这样折腾下去,恐怕就不止痛经了,小心过劳死啊。”
  裴诗仍在死撑:“我例假本来就没有准过,也没有哪次不痛过。”
  “哎,我帮你再叫杯热水。”
  韩悦悦刚想伸手,裴诗拦住她:“等等,听完这一曲。”
  “好,好,你这恋弟情节。”
  韩悦悦随着裴诗的目光,转身看向高级餐厅的一角。
  VIP会员区台阶上围栏内铺着意大利米兰地毯,上面放置着一架纯黑的钢琴,钢琴一尘不染,上面反射着雪白餐桌和金色烛光的倒影。
  一个男生戴着黑框眼镜,低垂着头,身上穿着成熟的黑色西装,侧脸却依然白净秀气。尽管四周有着数不尽的香槟玫瑰,美人倩影,身后的窗外弥漫的不夜城物质的奢华,但他仿佛什么都看不到。那双映满灯光的眼中,只有钢琴的黑白键盘,并随着一首《天空之城》音乐奏起,满溢着一击即碎的天真与感性。
  裴诗以手指关节托着下巴,专注地凝望着那个男生,明明因为音乐的空灵忧伤而不由皱起了眉,嘴角却不由露出了骄傲的微笑。
  其实开始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他在这里打工的。虽然时薪很高,但艾希亚大酒店是盛夏旗下的酒店,她总觉得这种金钱味浓厚的地方会玷污宝贝弟弟。她反复叮嘱,说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家里专心练琴就好。可是裴曲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让姐姐养着自己,坚持来这里应聘。
  不出意外的,他的琴技秒杀了所有的应聘者。
  为了防止遇到夏娜柯泽被认出,他专门戴了黑框眼镜。这个眼镜成功地挡住了他的相貌,却挡不住他的眼神。
  在音符停顿的时候,裴曲展开眉轻轻吸了一口气。那样单纯好奇的喜悦神色,让人想起了第一次拿到挚友赠送贺卡的小孩子。
  然后,他继续轻柔地弹奏。
  裴诗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担忧太多。只要给裴曲一架钢琴,哪怕三天三夜不让他吃饭,他也只会在演奏结束站起来的时候晕过去。见他这么开心她也放心了,而且盯着弟弟看得入神。
  直到有一个人影慢慢靠近,并且在她的身边坐下。
  再一回过头,吓得差点犯心脏病。
  ——坐在身侧的人,竟是自己的上司!
  “裴秘书,真巧,在这里都能看见你。”夏承司侧头看着她,黄水晶耳钉在烛光中闪闪发亮,“还有韩小姐。”
  “夏少、少董,晚上好啊。”韩悦悦立刻改成了标准的女军坐姿。
  裴诗看着夏承司,一动不动,如同一只大半夜被汽车灯照中的鹿,在期待眼前的生物是视力弱化的肉食系动物。
  夏承司淡淡笑了一下:“晚上好,来这里吃饭么?”
  “不是的,我们是来这里看裴诗的弟……”
  韩悦悦话没说完,裴诗已经在桌下狠狠踢了她一脚,谁知这一踢却不小心踢到了夏承司。夏承司转眼看向裴诗,很有涵养地问道:“怎么?”
  裴诗掏出手机翻了一下,打了几行字,放到韩悦悦面前:“悦悦,你妈说你手机打不通,叫你赶紧回去。”
  韩悦悦当下领悟,看了看手机,上面写着“赶快走,不要提我弟,Boss我来打发”。她拎着白绒链子包站起来,有些恋恋不舍又似懂非懂地走了。
  打发过韩悦悦之后,裴诗正想回头说她也要走了,未料到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杯冰橙汁。
  她不解地看向夏承司。
  “请你的。”夏承司扬了扬下巴,“最近干得还凑合,以后要保持。”
  裴诗看着眼前那杯冒冷气漂了冰块的橙汁,嘴角不由抽了一下,把橙汁推向夏承司:“谢谢,不过夏先生还是自己喝吧。”
  夏承司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怎么,对我还有怨?”
  “不是。”
  想说自己感冒了,但想起夏承司说过,他最不喜欢体质虚弱的人。当然,以她对夏承司的了解,如果自己说出真正原因,大概明天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小小肚痛算什么。
  紧急时刻,不惹怒夏承司才是重点。
  握着那杯橙汁,玻璃杯冰凉的温度立刻传到手心。光是端着杯子就已经觉得肚子更痛了。她身子缩得更小了一些,闭着眼打算把这□□一般的东西喝下去。
  但杯子刚送到嘴边,忽然温暖的指尖碰到她的手指。那杯橙汁被夏承司夺了过去。他仰头一口气喝掉大半杯,然后用纸巾擦擦嘴:“我渴了,这杯先喝了。重新给你叫一杯饮料吧。”
  裴诗有些愕然:“哦,好。”
  夏承司转身叫服务生:“来一杯拿铁咖啡。”
  “请问夏先生是要热的还是冷的?”
  “热的。”夏承司顿了顿,看了一眼裴诗,态度有些生硬,“你要热的还是冷的?”
  裴诗眨了眨眼:“热的好了。”
  “好的,请二位稍等。”服务生很有礼貌地离开。
  之后,气氛就有些僵了。
  夏承司把手中的橙汁喝完,摇了摇杯子里的冰块:“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准时来上班。”
  
  然后,他扔下裴诗回到了原本的位置——那里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源莎,一个是穿着卡尔•拉格斐独家设计茶色套裙的女人。她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年龄,光看夏承司和她坐在一起的样子,会让人以假乱真地认为这是姐弟恋。但裴诗对他们家全家都很了解,知道这是夏承司那个不爱抛头露面的贵妇母亲。
  夏太太按住夏承司的手:
  “承司,都快结婚的人了怎么还喝这么多酒?对你的肝不好。”
  “我看你回来了心情好,多喝一点没事。”夏承司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而且,你看那边喝成那样了都没关系。”
  “柯泽的身体很好,跟你不一样……”夏太太刚想伸手拦酒杯,抬头却看见夏承司指着的两个人。
  柯泽嘴唇发紫,勾着背,一只胳膊搭在夏娜的肩膀上,一只手颤抖地扶着门把,被夏娜从洗手间搀着走出来。他垂着头,刘海挡住了眼睛,下巴和衣裳下摆上都有清洁过的水渍,似乎刚才呕吐过。他似乎连路都走不动了,却一直在喃喃自语。
  夏娜板着脸,吃力地拖着他:
  “柯泽,你发什么神经。”
  柯泽只是搂着她的脖子,紧锁着眉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些话。他说得越多,夏娜脸色越难看,但回头看见自己哥哥和母亲都在,只有咬了咬牙,和他一起离开餐厅,进了电梯。
  
  这些年来,夏娜相当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所以情绪一直保持在怡然的状态。
  裴诗现在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看见夏娜发怒,似乎已经很多年前的事了。
  
  *********
  
  那一年,是作为柯诗的自己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拿着父亲亲手做的一把白色小提琴和自己写的小提琴曲,她参加了卡因国际小提琴大赛,过关斩将,从六千多个参赛者里脱颖而出,击败了同样是第一次参加这次大赛的夏娜,以接近满分的成绩获得了英国赛区的第一名。
  随后,荣耀与光环简直像无止境的海浪,一波波涌入她的生命。
  她在比赛中的录影,被人传到网上,不出几周就变成了Youtube上点击最高的视频,而且好评几乎达到百分百,留言的网友说得最多的,就是“She’s very talented”。
  拥有五十多年历史的英国肯特交响乐团邀请她入团,成为下次演出的独奏小提琴手。原本柯氏音乐计划为肯特交响乐团在亚洲的演出赞助,前提是让夏娜加入他们。但听过她的表演后,交响乐团负责人说既然柯诗是柯家的养女,他们想要换夏娜为柯诗。
  英美合作的电影《毕加索》导演看过这个视频,亲自发邮件给她,说自己比较愿意采用新人,问她是否有意为这部电影编曲。这对很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降的福音,但她并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当时的她心高气傲,对商业化的东西不屑一顾。但既然被人赏识,以她的个性不做到最好不罢休,于是她一个人背着旅行包走遍了英格兰,处处寻找灵感,想要写出一首与这部黑暗哥特式电影相符合的曲子……而直到回来以后她才听说,这个导演原本是想请夏娜的。
  
  当时的心境她记得很清楚。
  从小到大,她的人生一直伴随着不断的失去。
  没有母亲的她,被全天下最美好的父爱包围着。但到最后,父亲自杀了。
  知道柯家会收养他们姐弟后,亲戚朋友们全部消失不见。养父很喜欢她,但因为惧怕养母,也只敢在养母不在的时候偷偷跟他们说话。
  从小学起,她在学校里就很难交到朋友。她是柯家的养女,并没有得到柯家的荣誉和别人的奉承,却得到了他们家子弟的寂寞。好不容易在中学时交到一两个朋友,随后又因为出国而失去了联系。
  似乎,唯一会真心照顾她的人,只有柯泽。
  柯泽不管在外面有多么任性,对她一直都很温柔,在出国前更是品学兼优精通音乐的全才。他无论读哪所学校,都一定会变成风云人物。
  她心中知道自己和柯泽没有血缘关系,也不会有其他关系。但是,在内心深处,她总是想,如果她的人生能写成一本书,哪怕没有爱情,她也希望这本书的男主角是哥哥。
  可是,生活很多时候比小说还崎岖波折。只不过与小说不同的是,那个你认为是男主角的人,未必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
  等她跟随着他的脚步到了英国,却发现他不仅变成了另一个人,还和夏家的千金恋爱了。
  到那时候,她才如此清楚地意识到,不论你如何耗尽全力,用尽真心想要留住一个人,他到最后总是会走的。
  真正不会背叛她,真正会永远陪着她的东西,只有音乐。
  
  所以,夺走夏娜的小提琴冠军、电影编曲、乐团演出机会,她不是看不到夏娜眼中的不甘和愤怒,但并不愧疚。
  
  直到那个冬夜的来临。
  
  …………
  ……
  
  深冬的伦敦街头。
  圣诞即将到来,海洋性气候的英伦三岛不常下雪,但英国人总有各种点缀节日的方法:在牛津街的上方两个建筑间挂满巨大圣诞紫灯,重重层层延伸到街道的尽头;奢侈品店里装满泡沫雪花,并让鼓风机将这些雪花大肆吹起来,洋洋洒洒落满昂贵的商品;装点了雪花的冷饮店外,店员小心翼翼地锁上了精致易碎的玻璃门,背着小包没入来来往往的人群……
  柯诗刚才结束了圣诞前最后一次小提琴表演。她背着小提琴盒,将脖子缩入高领中,一只手拎着Tesco超市袋子,一手插入长长风衣的口袋里,往通向地铁站的小路走。
  寒风卷下了落叶,在深长寂静的街巷里翻卷。
  原本想回去为裴曲做意大利面,但觉得有些委屈他了,所以临时又去超市买了点食材。她正盘算着要怎么搭配晚餐,走着走着,渐渐听见身后传来了轻且密集的脚步声。
  她稍微停了一下脚步,想了想觉得自己担心太多了。
  伦敦鱼龙混杂,犯罪率很高,但在牛津街这种市中心有保安的地方,按理说就算是小巷子里也不会有人敢打劫。何况,她身上只有一张交通卡和一把小提琴,没人会对这样一个穷艺术家感兴趣的。
  而且,小巷的尽头有两个黑人警卫在站岗。
  
  冷风寒冽,月光被两边的建筑挡住。
  她渐渐走向街边的高脚路灯,看见自己脚下忽然多出了几条影子。直到这时,她才警觉地回过头。
  但为时已晚,突然出现一群亚洲脸孔的高大男人将她围了起来。
  
  那两个黑人警卫并没有离开。
  只是,他们竟然在此刻很不适时地转过身去,回答一个路人的问题。同时,一个人捂住她的嘴,她的呼救声还没漏出来,整个人就被拖到了另一个更小更黑的巷子里去。
  直到这一刻,那两个警卫才悠闲地转过身,全然没发现这里少了一个人。
  
  嘴被黑布缠住,整个伦敦像都已披上了黑色的外衣,房屋和街巷也被染上了深灰色。肮脏的小巷里灰尘飞扬,因为免费发送而被人践踏撕破的《The London Paper》碎片哗啦啦地翻卷。
  小提琴盒被摔在地上,白色的小提琴滚落到墙角,琴弦发出噌噌的回音。
  右手被人高高拽起来,柯诗想反抗,整张脸连带短发都被按入了路面的水洼里。然后,她听见其中一个男人低声说:“Left, left, not right!”
  这个口音听着很耳熟,但她怎么都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而伴随左手被抬起,她已没时间去思考,只是本能意识到了一件事——裴曲遭受的重创,原来并不是意外,而是早就蓄谋安排过的!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恐怕比被人□□还要令她无法接受——
  手臂被迫绷直,金属器具直接敲在了她左手关节上!
  
  墙角的报纸被风吹得无路可退,很快溅上了粘稠的鲜血。
  无法发出的声音吞入了身体,连她的胸腔都快要击碎。
  巷头的车灯来来回回,车门砰然关上的声音回荡在小巷。那群人做事很有效率,弄断她的手以后,立刻就在她后脑勺上又敲了一下。
  这群人逃走的刹那,她看见巷口有人狂奔而来……
  接着,世界就沦为一片黑暗。
  
  ……
  …………
  
  再次醒来的时候,柯诗的手已经裹上了石膏,还开刀动过手术。医生说她康复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不是奇迹发生,以后左手使力会有很大障碍。
  
  她不敢相信,她弄丢了父亲的遗物——那把白色的小提琴,还失去了按琴弦的左手。
  她擅自冲出去,回到家里拿出另一把小提琴。但是,但是……那时的手多么脆弱,她连按弦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举起来。
  一生中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
  简直比死亡还可怕。
  
  柯曲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
  “姐?”
  听见弟弟清澈的声音,她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腔一次次跳动,仿佛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变成了另一个不属于她的东西。
  她抬头,看见他站在门前。
  而她依然穿着病号服跪在地上,眼神空洞。
  “小曲,小曲,姐姐该怎么办……”她的瞳孔无限放大,变成了一片死黑色,“姐姐的左手废了。”
  柯曲震惊出神了很久。
  忽然,他扑腾一下跪在地上,抱住她红着脸哭了出来:“姐,我们走吧,不要告诉哥。你那么喜欢他,他还是跟那女人跑了。我们回国好么,我真的好讨厌英国,自从来这里,一切都变了……”
  她用右手颤颤巍巍地抱住弟弟的脖子,低低地说道:
  “好。”
  
  那时的她还是那么傻。
  十天后,她和弟弟都已经在希斯罗机场候机了,她还是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拨通了柯泽的电话。
  “喂,小诗?”柯泽似乎正在一个聚会上,周围很嘈杂。
  “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她轻轻地说着,和他认识十多年,她从来没有这样顺从过,“如果我以后再也不拉小提琴了,你会不会永远陪在我的身边?”
  那边的柯泽似乎很震惊,半晌都没有回答。
  直到她又一次催促,他才说道:
  “会。”
  听见这个回答,她的眼睛忽然亮了。
  但很快,柯泽的声音又低低地响起:“小诗,不管我们是否有血缘关系,不管我以后是否会结婚,你都永远是我的妹妹。只要你提出的要求,哥都一定会尽全力去做。”
  “我知道了。”
  她悄声挂断电话,拔出英国号码的SIM卡。
  然后,把这张被泪水弄湿的扔到了垃圾桶里。
  
  *********
  
  手机忽然震动一下。
  打开短信箱,“小曲”的名字下出现一条新短信:“姐,你帮我下楼买一罐可乐可以吗?这里的可乐太贵了。”
  她回了一个简短的“嗯”,起身离开坐席。
  
  走出艾希亚大酒店,外面下着小雨。雨虽不大,但又细又密,就像毛绒绒的线团落在脸上一样。不仅如此,路灯上、车辆上、树上、酒店前的石雕上……都笼罩上了一层层轻飘飘的,游走的白色烟雾。
  酒店保安们戴着白色的帽子和手套,军人一般为一辆辆靠近的轿车引路。酒店对面的街道上,依然挤满了行人密密麻麻的伞盖。
  有几辆小轿车引领着一辆豪华加长房车靠近。
  虽然这是五星级的酒店,但这样排场的车队并不常见。裴诗平时都会留意一下这等人物,但是重见柯泽让她完全没了心情,只冒着雨与它们擦身而过,头也不抬地跑到商店里去买可乐。
  
  再次回来的时候,她的手指发冷,脸上发上全是绒绒的细雨。
  靡靡的烟雨里,艾希亚大酒店也多了几分浪漫伤感的气息。雨水斜着飘落,落在酒店落地窗上,让一楼餐厅里的桌椅,里面系着领结的服务生,优雅用餐的客人都像是装在水晶盒子里的展览品。
  之前看到的那辆加长房车,竟还停在酒店入口前不远处。
  房车前,一排西装墨镜男将一个染了金发的少年围住,他们人人胸口都有一个三叉戟的金色徽章,个个都严肃得像雕像,每唯独少年还懒洋洋地斜倚在车门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看见裴诗过来,他朝她挥了挥手:“诗诗!!”
  裴诗眼中露出喜悦的神色,抓紧可乐罐子快步走上去:“裕太,你居然来了……”
  
  一个西装男人撑开黑伞,扔了一张雪白的毛巾在玻璃砌的地板砖上,用鞋踩住擦掉上面的雨水,弯腰打开车门。
  雨水如同透明的珠子,盖满了黑色的玻璃车窗。
  一只锃亮的皮鞋踩了出来。然后,一个犀角西式文明杖杵在透明的地面。
  裴诗停了一下,有些诧异地看着前方。
  
  然后,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站在黑色的雨伞下。
  他脸型瘦削,脸色呈现着些许病态的苍白,大衣领前有一圈雍容的白色皮草,手却没伸入大衣袖子,留它空荡荡地披在身上。
  裴诗加快脚步走过去。
  男人接过那把雨伞,杵着文明杖走向她的方向,眼睛却是没有焦点地看着别处:“裕太,你先带着大家上去。”
  “是,森川少爷!”裕太和其他黑衣男人整齐地回答。
  
  裴诗在森川少爷面前停下,灿烂地笑了:“组长,我在这里!”
  人群散去,房车缓缓开走了。
  雨中只剩下了裴诗,还有撑着伞的森川。他在伞下微微垂着头,眼睛长而美丽,“看”向她的方向,微微一笑:
  “我知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2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3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