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夏梦狂诗曲 > 夏梦狂诗曲I > 第十六乐章(上)

第十六乐章(上)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

之所以变成天使,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变回魔鬼。
  
  *********
  
  无月之夜。
  艾希亚大酒店中,柯泽和夏娜的订婚宴上,宾客几乎都到齐了。宴会现场主色调为淡紫和雪白:椅子是雪白,椅背上的蝴蝶结是淡紫;桌布是雪白,桌上花瓶里的薰衣草是淡紫;地毯是雪白,照亮整个正厅的灯光是淡紫;未来新娘的裙子是雪白,胸前的山茶花是淡紫……
  会场角落里坐着小型古典乐队,从安勃罗西奥的《抒情小曲》,演奏到了丹克拉的《第四变奏曲》,来访的人却不光是音乐家,还有与盛夏合作的各大企业重量级人物、豪门子弟、社交名媛、国际超模、着名作家兼导演、国宝级画家,甚至连足球明星都有。整个订婚晚宴不论是从音乐到布景,从氛围到来人,都奢华到浮夸。
  因为森川岛治也交代过,在Mori与盛夏集团的产品正式上市之间,不允许森川光出席任何与盛夏有关的公开活动,所以森川光只把裴诗送到订婚宴现场就离开了。
  刚一进入订婚现场,第一个进入裴诗眼帘的,居然不是今天订婚的两个主人,而是站在人群中一对外国男女如梦似幻的背影。之所以确定是外国人,是因为女方的金色大卷发系着公主头,身材也是九头身比例。她穿着一身感染春天气息的淡绿色长裙,背着的限量牛皮链子包却布满了野性的迷彩。
  这样一个真人版芭比娃娃,往往是含蓄的亚洲男性很难驾驭的。可是她身边的男人,却把她显得温婉多情又小鸟依人。
  男人穿着与她相配墨绿色翻领西服,胸前的领巾只露出了细细的一条边,却也是画龙点睛的迷彩印花。在芭比娃娃身上的野性,到他这里就变成了时髦与硬朗。
  他端着一杯葡萄酒,左耳上小小的黄水晶耳钉在灯光中轻微闪烁,浓密的黑发刘海微微上翻,原本挺直的鼻梁更加立体,让裴诗立刻有了一种“难怪外国人接吻总要狠狠地扭脑袋,这种鼻子接吻很不方便吧”的想法。可是那男人一转过头,就发现他根本不是外国人。
  ——那是夏承司。
  传言说克丽奥佩托拉七世长了空前绝后的完美鼻子,所以凯撒大帝和安东尼才会因她而死。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说:“如果她的鼻子稍微短一些,世界的历史大概就要重写了。”
  日本杂志曾经这样描述夏承司:“如果夏承司变成女人,那一定会变成克丽奥佩托拉七世。”
  看见夏承司的45度角侧脸,裴诗立刻想到了这句话。
  不过,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这身装束直接搬到伦敦Fashion week的T台上走一圈都可以了!
  不过再一看他身边的瑞典女模特,她忽然明白了:夏承司最近一直在杂志上卖弄美色,这一身也还是在给时装品牌做代言——他还真的很适合当模特,而且是国际超模。因为模特越是超级,要的就越是那种无需任何知性、气质、性感、微笑来点缀的空洞式完美。只有当他们没有个人特色的时候,才能成为展示服装特色的衣架子。
  裴诗观察了他大概几分钟,他和十多个不同类型的客人说过话,居然只笑过两次——如果嘴角不带感情地扬一下、眼睛没露出过半点笑意也算是笑的话。
  连自己妹妹订婚都顶着这种仿佛肉毒杆菌打过量的脸,真不知道大脑回路是不是真的被跳动的股票和酒店楼盘数据格式化了。
  
  夏承司带着女模特在人群中周旋了一会儿,忽然和自己父亲对上了。他对夏明诚态度和对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
  夏明诚没戴眼镜,表情也比上次裴诗在他家看到时温和多了。他穿着经典的黑色三件套格纹套装,那好看的脸型和优雅的谈吐,简直就是夏承司二十年后的成熟版本。同时,他翩翩有礼又不失男人气概,像是个风趣的英国绅士,随口几句话就把女模特逗得微微笑弯了腰。
  和第一次见面时的苛刻相比,这一天的夏明诚让裴诗略微讶异,却令夏承司有些反感地皱了眉。夏承司低头对瑞典女模特说了两句话,又指了指别处示意她和自己一起离开,谁知女模特竟有些挑衅地看了他一眼,笑着摇摇手。夏承司瞥了一眼夏明诚,看着其他方向轻微地吐了一口气,放下酒杯离开了。
  裴诗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这算什么……
  夏二公子的魅力指数居然没有拼过自己老爸?
  他走掉没几分钟,那女模特笑得更加花枝乱颤了,甚至激动得眼角都微微泛出泪水。夏明诚却一直是一副谦恭礼貌的模样,在女模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后,迅速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她。女模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尽管美得灿烂却也嫩得青涩,并没有什么端着的矜持,当场就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个未接来电。
  这时裴诗才想起,夏承司有四个工作号码和一个私人号码,印在名片上的号码没有一个是他会直接接听的。对照刚才女模特对夏承司那种挑衅的目光,应该是他的高姿态又惹恼了一位美人。
  
  刚进场就看见如此精彩的一幕,裴诗差点忘记要拿起邀请函去登记。夏娜确实很重视这次订婚宴,甚至连邀请函也是与主题搭配的紫白色。
  当她走到服务台的时候,却正好撞上了同时也在登记的韩悦悦。
  “悦悦。”裴诗眼中有了一丝喜悦,“我打了你的手机一天,一直都没人接,还以为你在忙别的。没想到你也来了。”
  “啊,是啊,可能是我没听到。”韩悦悦朝她尴尬地笑了笑,动作很不自然地拍拍手袋上装手机的地方。
  “刚好我想和你谈谈,待会儿你有空么?”
  韩悦悦立刻看了一眼夏娜的方向:“那,那一会儿再说吧,我有点事要过去一下。”
  她几乎像是逃亡一样加快脚步走掉了。
  裴诗并没有去挽留。她心里清楚,韩悦悦心里肯定有很多不满。毕竟自己一声不吭就去了日本,只让小曲给她发了消息,把她需要练习的曲目和方式都交代清楚,也不告诉她自己的行踪。
  不是不愿意说,只是但凡与森川氏扯上关系的人或事,多少都有些不安全。既然老爷子看得严,她还是和韩悦悦保持距离比较好。
  她一个人走向小型的白色舞台,却只看见了公主一般的夏娜,完全不见柯泽的影子。
  
  柯泽在隔壁的小包间里,看着自己母亲对着窗口的背影。
  夜尚未深沈,艾希亚大酒店外沿有无数蹲点的记者。来来往往的行人经过酒店的时候,总会忍不住多往里面看几眼。然而,冰冷的玻璃窗像是一道永远不会敞开的大门,把里面的盛宴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开,让两边的人都以为彼此的世界是沈默而黑暗的。
  颜胜娇穿着米色的希腊式长裙,盘起的发蓬松而柔软,露出了仿佛不会老去的年轻颈部。这一身打扮让她的背影看上去只有三十岁。
  然而,她的容颜倒映在玻璃上,眼神冷酷到接近无彩: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跟我说的话。”
  柯泽握紧双拳,对着自己一向害怕的母亲,终于鼓足勇气,挺直了背脊:
  “对。现在我来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做了这个决定,而不是征询你的意见。”
  他刚想转身头也不回地走掉,颜胜娇却冷不丁地说道:
  “六年了。”
  柯泽站住了脚:“什么意思?”
  “六年了。”颜胜娇垂头看了看手表,“人生短暂,变数太多,哪怕是一分钟,都可以让一个人彻底改变成连他爸妈都认不出的样子。六年,你认为这女孩还是当年那个柯诗么?”
  “……在我眼中,她和当年没有区别。”
  颜胜娇徐徐转过身,细长的眼眸扫向自己的儿子:“如果你真有底气了,根本不会告诉我。”
  “我只是尊重你。所以,希望你也祝福我们。”
  “如果你真有底气,就不会告诉我。”颜胜娇只是机械地重复道,“就像你母亲我,如果决定做什么事,从来不会告诉别人自己下一步会怎么走。”
  她抬眼看他,连转眼的动作都十分缓慢:“去吧,做你想做的事……只要你不后悔。”
  
  订婚宴大厅。
  看见两位主持人走上台,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男主持人推了推黑框眼镜,拿着话筒,朝大家澎湃地说道:“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参加8月25日晚,柯泽先生和夏娜小姐的订婚典礼!”待女主持人把他的话翻译成英文后,他又继续说道:“首先,有请我们的两位新人……”
  夏娜站在灯光下,脸颊绯红地等待柯泽出现。
  裴诗随着众人一起鼓掌。
  记忆真是一件恼人的事。看见这满世界的紫白色,她想起的竟是他们的少年时光。
  那时她刚到伦敦,还是个对英国完全人生地不熟的愣头青,连开口跟外国人说话的能力都没有。知道柯泽有女朋友的当日,自己很不幸地淋了雨大病一场,因此也错过了和朋友一起去银行开户的会面。这件事却传到了柯泽耳里,他约她在银行门口见面。
  那天下午,他穿着两件套的学院风的灰色毛衣和衬衫,抱着两本厚厚的英文书站在十字交叉路口,巨大的Barclays标志下。银行是宫廷式的米白建筑,标志是天蓝与雪白。他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站在那么多出入银行的精英中,却丝毫不显弱势。她赶紧挥挥手跑过去,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傲慢地扬起下巴指了指银行里面,示意她跟着自己进去。
  当时她跟在他的身后,却在门口被人挤散。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往里面走。
  他始终没有回头。
  但与那么多陌生的人擦肩而过,有哥哥的带领,她却不再感到害怕了。
  
  明亮的台阶上撒满了薰衣草花瓣。
  裴诗用力地鼓掌,直到掌心都有些发痛了,才渐渐放慢了速度,随着众人垂下了手。然而,几乎是在手掌刚垂下的瞬间,手腕就被人拉住,将她直拉入了人群,走向那个台阶。
  她错愕地抬起头,看见的竟是那个比以前宽阔成熟的背影。
  她穿着无袖的裙子,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隔着袖子拉拽她。他的手掌微微发热,让她的手腕也发烫起来。
  她看见了夏娜越来越惊诧的眼神。夏娜像是患上心脏病一样呼吸困难,胸口上下起伏。看见他们走上台阶,她似乎很想追上来,可是前脚只迈出一步,就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终于,柯泽把裴诗带到了台阶上,一把接过主持人的话筒,喘着气说道:
  “今晚我要向各位宣布一件事。”
  
  全场一片死寂。
  这一天参加他们订婚宴的客人,很多都是柯泽英国的老同学。他们不是没有看见来赴宴的裴诗,但鉴于她消失太久,都没敢很确定地上来和她说话。关于她和柯泽之间乱七八糟的传闻,几乎所有人也都听过。所以看见这一幕,他们隐约能预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全部惊呆地看着这两个人。
  被抢了话筒的主持人同样余惊未定,双手还放在胸前,维持着拿话筒的姿势。
  但是,等了很久,柯泽都只是拿着话筒,细微地喘气。
  不论是视野还是头脑,都像是一下清醒了。
  他却看见了台下夏娜。夏娜紧紧抿着嘴,发红的眼中充满泪水。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夏娜露出这样的眼神,但在人多的地方见她这样,却是第一次。
  闭上眼,那些过往灰暗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牵着狗满口脏话的粗野鬼佬、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洗印照片、小诗住在医院里死了一般的眼神、小诗抱着弟弟痛哭的背影……
  他深呼吸,再次睁开眼睛——
  “那就是,我找到我的养妹妹了!”他举起裴诗的手,搬出了他多年纨绔子弟的拿手绝活,脸上绽开比真笑还要灿烂真诚的假笑,“几年前她因为受伤提前回国,之后出了一些意外,就没能联系上,但今天她在音乐会上大放光彩,让我们兄妹再次团聚!……来,小诗,现在到你发言的时候了。”
  
  柯泽把话筒递给了裴诗。
  与此同时,他也终于松开了紧握她的手。
  
  客人们有的大松一口气,有的为他们感到高兴,有的满脸失望,有的云里雾里。
  裴诗接过话筒,有些迟疑,但完全不怯场,疏离而淡漠地对着话筒说道:“各位晚上好,我是裴诗。”
  也许是因为她说话的语气太冷静,整个场面就像是即将加热到一百度的水被拔了热水器插头,忽然平定下来。
  她摊手指了一下柯泽:
  “如我哥哥刚才所说,我是柯家的养女。本姓刚才已经介绍过了。我姓裴,非衣裴,生父是前金树国家音乐厅首席音乐家兼指挥,裴绍。”
  
  随着最后一个名字的出现,好不容易平定的气氛忽然又一次炸开了!
  一直以来,柯诗神秘的身世之谜,竟然是这样!
  讨论声激烈地响遍了会场,就连知道她身世的柯泽、完全无关的夏明诚都被她突然的宣告震住了,更别说是夏娜。
  
  夏娜目瞪口呆地看着裴诗,泪水几乎干涸在了眼眶。
  这一定是这个晚上最可怕的事了,程度甚至和柯泽拽着裴诗上台不相上下。
  这个女人……竟然是她最崇拜的人的女儿……
  
  待议论声稍微静了一些,裴诗又继续说道:
  “这么多年感谢我的养父柯平步、养母颜胜娇还有养兄柯泽的照顾,现在也到我努力工作回馈你们的时候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Mori Japan推出的小提琴手,五岁开始学小提琴,擅长演奏帕格尼尼、维瓦尔第和梅纽因,有创作天赋与改编才能,曾经获得卡因国际小提琴大赛英国赛区的冠军,也受到过英国肯特交响乐团独奏小提琴手的入团邀请。这次在柯娜音乐厅表演,意向是与夏承司先生合作,建立一支柯娜音乐厅的官方管弦乐队,同时也延续了我父亲生前的梦。”
  她说的这些话,可以说是毫不客气,许多着名音乐家都不敢这样介绍自己。但奇怪的是,在场没有一个人觉得她是在自吹自擂。
  而她始终没有看夏承司一眼,就好像有十足自信对方一定会同意一样。
  
  只是,如果她只是说建立一支管弦乐队为柯娜音乐厅表演还好,就算她本人没有实力,在有Mori那么强大的后台支撑下,夏承司都没有理由拒绝。
  但她特别强调了“官方”二字,就像完全没听过夏娜上个月才发布的消息“柯娜管弦乐队宣布成立”一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夏梦狂诗曲 > 夏梦狂诗曲I > 第十六乐章(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2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3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