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目录

第十乐章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

长得帅的男人往往不擅长调情,长得漂亮的女人往往不擅长家务,因为他们从来都不需要。
  
  *********
  
  这下在场的所有男士们都傻眼了,周围安静得只剩下了乐队奏出的探戈。
  数秒后,由夏承逸带头,大家都开始起哄:
  “哇,美女都这么大胆了,夏少你就上吧。”
  “亲一个亲一个,你不亲我亲了啊!”
  “少董你看你们都穿情侣装了,不亲一下对不起观众啊。”
  ……
  裴诗静静地看着夏承司,早已做好被他臭骂一顿轰走的准备。谁知,一阵哄闹之后,他只是平淡地说道:
  “抱歉,不可以。”
  “没事。”裴诗转身走了。
  
  “夏少,你这样太不给美女面子了啊。”
  “是呀,不就亲一下,又不会死。”
  “唉,二哥你好扫兴。”
  裴诗在一片失望声中离去,又径直走到源莎面前,抽走了她手里的支票:“谢了。”
  “看到没有,我都说了,你哥喜欢我!这秘书长得不错吧,他都拒绝了!”源莎裙裾翩翩地摇来摇去,美滋滋地笑了起来。
  “有时候金钱的魔力真是大得让人意外。”夏娜一脸吃惊地笑出声来,“待会儿泽过来了,我一定要和他分享一下这件事的心得。”
  裴诗没多话,继续回到原来的位置监督乐队。
  
  一个小时音乐表演结束后,夏承逸引领客人进入住宅中。裴诗把提琴乐队成员送出庄园,为韩悦悦叫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前,韩悦悦低声说:“其实诗诗,如果初赛你能多回我几条短信,我会表现更好的。”
  “我知道了,下次我尽量陪你。”裴诗把叫来的出租车门关上,“回去早点休息。”
  “嗯,晚安!”韩悦悦用力挥挥手。
  
  裴诗重新回到庄园里面,泳池依然被金蓝的灯光照得犹如仙境,但人已经走空了。
  这个小时她心情有些不好。
  她也不愿意为了钱去做一些丢面子的事。可是如此简单就能筹集那么多资金,又确定夏承司是不会亲她而为彼此惹来麻烦的,不过说一句话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相对非常冷静的回绝,她更希望夏承司斥责她。他这样回答,总让她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算了,本来就不是太重要的人。
  
  微风摇晃着树枝,奏起了夜的轻音乐。
  裴诗在泳池旁站定,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悦悦,不是我不关心你。只是我不想解释每一件事,毕竟这样太软弱了。你到家以后,记得发一条短信或者打个电话给我。
  还没打完字,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转过身,发现来人是夏承司。
  “夏先生,你居然还在。”裴诗把手机装回裤兜,一时间有些窘迫。
  “嗯。”夏承司在她面前停下。
  他的眼睛明亮而深邃,像是装满了星辰的影子。在池底灯的照耀下,水的金色光影在他的轮廓上微微摇晃。
  可是,气氛依旧尴尬又糟糕。
  裴诗觉得心情更不好了。其实她和夏承司之间真的只是彼此的过客,但她并不希望在和他相处的时候发生不愉快的事。很显然,这几天他们之间的关系比陌生还要陌生了一些。
  明明打扮是帅气的中性风,坏心情却让裴诗的气场完全弱了下来:
  “对了,刚才的事我想解释一下,其实我只是跟源……”
  察觉到夏承司的头勾了下来,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嘴唇却刚好碰上了他的唇。
  裴诗整个人都僵住了。
  头脑乃至身体像是有电流窜过,她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后退然后笑着说是意外。但身体却像是被人操纵了一样,有数秒的呆滞。短暂的瞬间,夏承司已搂住她的腰,把她揽到怀里,温柔地亲吻她的唇瓣。刚才小小的电流像一下增到满值,后背的中枢神经顺势往下被击中。裴诗推了他一下,后脑勺却被他另一只大手扣住,整个人被密封在他的怀抱中不得动弹。只能由他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任由越来越强的触电感把浑身的神经都击到彻底麻痹……
  等意识到他们在接吻的时候,裴诗吓得猛推了夏承司一下,总算挣脱开了他的怀抱。
  “你,你,你发什么神经啊!”她头发微乱,情绪很久没这样失控了。
  夏承司的呼吸也有些不平稳,但还是在尽量保持冷静:“我发神经?”
  “那是源莎拿钱叫我这么做的啊,叫你亲你就亲?刚才都拒绝了你现在亲什么啊!”一想到自己第一次接吻居然是跟这男人,裴诗气得几乎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还是强忍着没让自己发狂,“你,你离我远点!你别过来了!”
  她加快脚步后退,却在泳池旁不小心一脚踩空了。
  “小心!”夏承司连忙上去拉她,但她已经往下掉了,还不忘拽住他的袖子。
  结果两个人都掉进了泳池里。
  
  *********
  
  半个小时后。
  彦玲拿浴巾替夏承司擦头上是水珠,看着裴诗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只藏匿千年刚出水的尼斯湖怪:“裴诗,夏先生是不能发烧的,你是怎么回事?”
  裴诗头发乱得像个鸟窝,烟熏妆糊掉,像是哭出了黑泪。她左手握着还在滴水的手机,右手握着糊掉的支票,一个字没回答,只沉默地盯着夏承司不动。
  听说夏承司掉泳池里了,很多人都出来看热闹。夏娜抱着胳膊,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就说我哥怎么出去打个电话就没回来了,裴小姐,你刚才找他索吻是为了玩游戏我们都懂,但怎么现在就把他弄到水里去了啊?”
  这番话一说出口,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只有她身边的男人一直没有出声
  那是刚到没多久的柯泽。他穿着一件发亮的银灰色西装,袖子挽起,衬衫领口微微敞开,整个人散发着一如既往雅痞的调调。看样子,他的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不论大家说什么,他的目光始终都没有从裴诗身上离开过。
  
  …………
  ……
  
  五年前。
  伦敦贝克街。
  即便入了夜也人来人往的街道和现在并没有太大差别,依然复古而风韵犹存。街上没有高楼大厦,连银行都修建得如同旧时的城堡。灯具店和高脚杯专卖店橱窗里的商品精致华贵,在灯光下器皿和价格都在闪闪发光。
  柯诗和柯泽从一家印度餐厅里走出来。想着柯泽刚留给服务生的小费,柯诗就忍不住横眼:“你怎么花钱还是这么大手脚?”
  柯泽把自己的围巾系在她的脖子上,笑着说:“他们服务态度好,所以给小费,有什么不对了?”
  “小费意思意思就可以了,有必要给这么多么?”
  “说到服务,欧洲人真是没法跟亚洲人比。你看这里的服务员多厉害,几乎刚吃完一盘菜,叉子刚放在盘子上,服务生就过来把餐具收走了。你刚一吃完辣的东西,看看四周他们立刻送纸巾过来。你知道在意大利德国这种地方会发生什么吗,你挥挥手跟服务生说‘bill, please’他们会直接把账单放在小费盘子里给你飞过来。”说完他做了一个扔飞碟的动作。
  柯诗禁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见她笑了,柯泽按着头,严肃地说:“不要笑,这是真的。你这边被盘子砸到脑袋了,流着满头血说‘but sir, I think I need an ambulance!’他们会站在接待台那边大声‘Would you like to pay by cash or card By the way, service charges are not included!’”
  柯诗笑得更厉害了:“你别耍宝了,哪有这么夸张啊。”
  她笑起来眼角微微弯着,那种自然的情绪让人忘记了她还化着浓妆。柯泽伸手揽住她的肩,把她往身上带了一些。见她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他低声说:“不过,我发现一件很要命的事。”
  “怎么了?”
  “虽然这家餐厅是真的很健康。但是……”他低下头,在她耳边悄声说,“你有没有发现哥身上有一股浓浓的咖喱味?”
  “哥你别闹了啊。”柯诗再一次笑了,不过还是凑过去在他的身上嗅了嗅,“好像……真的有一点?”
  “不行,我不能这样回去。不然夏娜会认为我这次找了个阿叉妹子。”
  他每天回家,夏娜都会在他的身上嗅来嗅去。只要闻到一点点不一样的香水味,当天晚上柯泽就别想再睡觉。身上有咖喱味其实很正常,但对夏娜这种已经快被逼疯的状态谁也保不准。柯诗无奈地摇头:“还不是你自找的。你要不花心,她也不会怀疑你。”
  “啊,你看那有个宾馆,我去开房冲个澡再回家吧。”
  
  柯诗一直把柯泽当亲哥哥,所以他提出去宾馆洗澡,她真的没想太多就跟去了,甚至还在他洗澡时拿他的古龙水在衣服上喷洒去味。谁知柯泽那边刚一洗完,居然在下半身围着浴巾就直接出来了。
  小时候不是没见过他半裸的样子,但出国后这还真是第一次。他出来和她对视的瞬间,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似乎都意识到了这一次没有佣人服侍,没有父母督促,只有他们两个在宾馆里。
  “这时候要有人破门而入,你就被看光了。”柯诗转过身对着镜子,板着脸想掩盖自己的尴尬。
  柯泽用浴巾擦了擦头发,坏笑着走到她身后:“要有人破门而入,不是哥被看光了,是妹妹的清白就没有了……”
  柯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哥,你开玩笑注意分寸。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怎么,害羞了?”柯泽当恶霸当上瘾了,在她耳后轻轻吐了一口气,“别害羞啊小诗,哥哥对你一直很温柔的。”
  柯诗眼睛眯了起来,手往后一伸,直接把柯泽身上唯一的浴巾拽了下来。柯泽惨叫一声,赶紧把肩膀上的浴巾取下盖住关键部分,狼狈地后跌几步,颤抖地指着她:“你你你你你……”
  “把衣服穿好,我在门外等你。”
  柯诗把浴巾往地上一扔,直接转身出了房间。但她并没在外面等多久,门就打开了。柯泽穿好了裤子走出来,但依然裸着上半身。
  “怎么了?”
  柯诗转过身,却被他拽住手腕。他贴近她,用额头顶着她的额头。两人对视了片刻,他就半眯着眼,慢慢靠了过来。
  柯诗别开头去。
  “你到底在想什么?”她寒声说道,“真是劈腿劈上瘾了,连我都不放过么。”
  “我和夏娜已经分手了。”
  柯诗错愕地睁大了眼:“分手了?为什么?”
  他张了口,但并没有机会说完话。因为墙角有一对情侣迎面走来,并在看见他们这个姿势的时候彻底呆住了——那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
  …………
  
  裴诗从来不曾如此后悔当时没让柯泽吻自己。不管结果如何糟糕,起码柯泽是她当时真心喜欢的人。
  而现在被夏承司吻的结果就是妆花了,必须干洗的衣服毁了,好不容易到手的支票没了,手机也完全不能用了……但她没想到,这都不是最让人郁闷的事。
  源莎把裴诗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恨恨地对夏承司说:“承司,这个秘书是不是在勾引你?”
  夏承司虽然变成了落汤鸡,但面容仍旧完美端正,像是经过计算再精细制造出来一样。他一脸深沉,一副相当为难的样子:“别问了,不是大事。”
  
  于是就这样,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裴诗倒追少董,二人掉入泳池的事。
  翌日夏承司上班时一如既往严谨认真,要她做的事是一件没落下。裴诗压抑了一整天的火气,终于在去看森川光时爆发了。
  
  森川光的别墅。
  海风飒飒吹响,从地平线处吹起了白色的海浪。森川光坐在前院中喝下午茶,膝上放着一个CD机,肩上披着厚厚的黑色呢绒大衣,静静听着裴诗咬牙切齿地吐槽夏承司——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睚眦必报又小心眼的男人,他把我的支票弄没就够了,还要害我背上这种谣言。你说这种传闻对他有什么好处?”
  森川光长而白皙的食指勾着茶杯把,淡淡地笑着:
  “小诗,不知道你听过杀过行为么?”
  “那是?”
  “这是肉食系动物捕猎时的特有行为。像金钱豹,它的食量其实并没有特别大,但捕杀猎物的时候,它总是喜欢一口气杀掉几十只羊,一口也不吃就把尸体留下扬长而去。肉食动物力量强大,但也很残忍,它们不会放过任何弱者,只为炫耀武力。”
  裴诗想笑又笑不出来:“你的意思是,夏承司算肉食动物?”
  “人类本身就是肉食动物,即便披上文明与修养的外衣,本性中也有无法隐藏的兽性。只是有的人兽性明显,有的人不明显罢了。”
  裴诗往椅子上靠了靠:“那夏承司属于兽性明显的一类?”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森川光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他和他父亲都是这样的人。不过他的征服欲表现在事业上,他父亲表现在女人上。可能最近夏承司事业一帆风顺,就想试试女人了。”
  
  忽然想起他们俩一起掉进泳池里发生的事,裴诗不由呆住了。
  那里的水深大概有一米六七,裴诗游泳水平还属于菜鸟级,狗刨了几下都没能游起来。夏承司个子高,水刚好盖住他胸口上一点,他提着她的腋下将她扶起来,然后托着她的臀部让她坐在他的手臂上。如此一来,为了坐稳只好抓住他的肩。
  夏承司的头发已经完全湿透,金色的波光倒映在他的双眸。他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没想到还蛮有料。”
  裴诗脸色发白,下意识往后缩想躲开他。但他另一只手迅速抱紧她的背:“不会游泳就别乱动。”
  这个动作让他们微凉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的胸膛坚硬,心脏跳动很快……
  
  裴诗摇摇头,努力压住自己的怒气:“算了,我很小的时候就被狗舔过嘴,这也不是初吻。”
  森川光拿着勺子往英式红茶里加糖,听见这句话,动作僵在半空:
  “小诗……你让他吻你了?”
  裴诗吐了一口气:“没法,没躲开。”
  森川光一只手紧紧握了一下CD机,但很快松开,从下面取出一个CD盒,把它递给裴诗:“这是杜费的CD,你先拿回去听吧。”
  裴诗双手接过来,宝贝地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谢谢组长。”
  看得出来他面有疲色,裴诗很识相地站起来:“那我先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
  “嗯。”
  听见裴诗拉椅子和离去的脚步声,森川光又轻声说道:“小诗。”
  “怎么了?”
  “前两天我说要带你去意大利听杜费的音乐,可能不行了。”他的声音也有些疲惫,“……最近很忙。”
  裴诗表示理解地点点头:“没事没事,你只管忙。”
  
  *********
  
  眼见全国音乐大赛复赛即将到来,裴诗不想为自己惹上任何麻烦,所以一直和夏承司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夏承司的无耻程度已经超出了她能控制的范畴。
  最近夏承司才在公司附近买了一间公寓,打算搬出来住,理由是上班近。而且,相较夏氏庄园那样的豪宅,他新搬的地方显得实在很简约:一百多个平米的两室一厅,上下两层,上层客厅厨房落地窗,下层两间卧室、小书房和一个洗手间。对于一个条件优越的单身男人来说,这样的住宅可以说恰到好处。可一想到这是盛夏集团少董第一套自己的房子,就觉得实在有些离谱。
  新居室内已经装修完毕,现在就差一些琐碎的小东西,例如窗帘、床单、地毯、灯泡、镜子等等需要打点。
  裴诗知道夏承司花钱一向很有规划,也知道作为秘书就是该为Boss打点一切他不乐意做的事,但不知道他竟连买室内小东西这种保姆的工作都要她来完成。
  夏承司不喜欢浓烈的颜色,尤其是暖色调,但冬天如果满屋蓝紫色又会觉得冷,她只好把地毯和窗帘都配成了黑白斑马纹,这刚好与楼梯的扶手颜色很相称;从彦玲那听说他有上百双皮鞋和收藏酒的习惯,她又请人鞋柜和酒柜都扩张了一倍;他很喜欢吃肉,讨厌蔬菜,她甚至还特地买了好几种切不同肉类的菜板……终于,帮夏承司跑了一整个星期腿,一切工作都在周日晚上结束了,裴诗监督钟点工把室内清洁工作完成,全部检查确认无误后,锁了门准备到公司把钥匙交给夏承司。但是,在楼下却遇到了刚停下车的本人。
  “我原来的家里有一些箱子,跟我过去把它们搬过来。”夏承司打开车门锁,“上车。”
  
  二十分钟后,夏氏庄园里。
  夏承逸开着黄黑的兰博基尼出门,刚好看见这样一个情景:美女秘书姐姐正拖着巨大的箱子上台阶,因为箱子太重而挽起了袖子,喘着粗气自己打气喊一二三,人跟着箱子一起跳起来,才把它拖上了一个阶梯。而二哥正站在台阶上方,抱着胳膊靠在车门上俯视着她,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浅笑。美女姐姐每上个台阶就要这么跳一下,但二哥似乎根本没有一点下去帮他一把的意思。
  夏承逸看不过去了,立马开门想要下车当一回英雄好汉,但却正对上了二哥横过来的眼。
  夏承司皱了皱眉,做了个“小孩子走开”的手势把他打发掉了。
  
  从保姆变成了搬运工已经是很悲剧的事,裴诗把那些箱子拖到夏承司新公寓里,眉毛已经变成了伍迪縠伦式。但是,折磨居然还没有结束。
  “冰箱里有一点食材。”夏承司拿着遥控器,靠在沙发上悠闲地看财经新闻频道,“去做晚饭。”
  “我帮你叫外卖。”裴诗掏出手机。
  “我不在家吃外卖。”夏承司相当从容。
  “我去餐馆帮你买。”
  “现在晚了,我喜欢的餐馆都关门了。”
  裴诗静静地看着夏承司线条美丽的侧脸——这一刻,她是多么想要把钥匙扔到那张的脸上!
  可是,她不会和钱过不去。夏承司是聪明人,让她干了这么多活肯定会加薪。
  她沉默地打开冰箱。梅干菜、五花肉和白萝卜赫然摆在里面,就好像是提前准备好了要她做梅菜扣肉和红烧肉一样。
  在厨房劳作了不到十分钟,客厅里的夏承司又冷不丁来了一句:“裴秘书,我似乎说过我不喜欢花。”
  看他站在落地窗前的梅花盆景旁,裴诗淡淡地说道:“大气中氧含量仅剩下了一百五十兆吨,光合作用可以让在三千年里将它们完全更换一次。养植物有利于环保。”
  其实只是单纯喜欢这个盆景,粉红色的梅花开得很旺,一心动就买了下来。
  “这理由可以接受。”夏承司用手指拨了拨梅花花瓣,又拿起遥控器换电视台跳过广告,“多放点红辣椒,少放花椒,菜别太咸,饭别太软。”
  那毫无廉耻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在说“这份文件,字调大点,打印两份,一份送财务部,一份送市场部”,哪里像是在请人在周日晚上牺牲休息时间帮他做饭。
  裴诗做好饭,看了看时间也很晚了,这时候小曲多半刚睡下,她想现在回去说不定会把他吵醒,不如再等等。她坐在沙发上等夏承司吃完收拾餐具。可是,一整天的操劳让人在放松时脑袋瞬间有千斤重,她一靠在沙发上,几乎立刻就睡着了。
  
  这一睡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中午她被开门声吵醒。看见夏承司推门进来换鞋,她出神片刻,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身上的毛毯立刻掉在了地上,她将它捡起来:“夏先生,我昨天睡过去了?”
  “嗯。”夏承司脱掉西装外套,松了松领带,走到冰箱前。
  裴诗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影游走:“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半。”夏承司拿出一杯果汁倒在杯子里,径自喝了一口。
  “我,我早上没去上班?”裴诗随便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觉得问出“你为什么不叫我”显得很失责任,只能喉咙干涉地说道,“抱歉,我翘班了。”
  夏承司倒是很放松,平平淡淡地说:“没事,昨天你的加班费抵消了。”
  
  对夏承司的恨,从这一句话推向高峰,终于在下午上班时爆发到了顶点。
  随夏承司去上班的时候,裴诗意识到别人看着他们的眼神和以前不大一样。她有些纳闷,不过是翘了个早班,难道会闹到人尽皆知?
  盛夏集团里的女人不多,八卦生物只有几个前台接线员。裴诗下楼帮夏承司送材料的时候,两个接线员把她拦了下来——
  接线员A:“裴秘书裴秘书,我们前几天正在讨论夏先生呢。快来八一八,你觉得夏先生的技术怎样?”
  “技术?”裴诗有些迷惑,“你们是说哪方面?”
  接线员B:“少来了!你明明知道嘛,当然是闺房技术啦。”
  接线员A:“我觉得肯定很厉害的,夏先生是那么理性的人,自控力也很好,那方面肯定也……”
  接线员B:“难讲,长得帅的男人往往床上功夫都不厉害,长得漂亮的女人往往不怎么做家务,因为他们从来都不需要。”
  裴诗不由嘴角抽了一下。这些女人的联想能力真丰富,看见夏承司居然还能想到那方面。她已经自动把他当做机器处理了。不过,不涉及自己利益的事,她向来不会去插一脚。裴诗笑了笑:“这种事要夏先生的女朋友才知道吧。”
  刚想撤退,接线员A惊讶道:“啊,你不是夏先生的女朋友吗?”
  接线员B:“难道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裴诗更加莫名了。
  接线员A:“大家都说你在追夏先生,昨天还赖在他家睡了一个晚上。顶楼那些还说你送了少董一个梅花盆景,今天少董把它拿到公司来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裴诗断然否定,“我早就结婚了。”
  
  辩解往往不能带回清白,反而会变成为流言推波助澜的工具。
  夏承司的情史太神秘,导致所有人都对和他有关系的女人异常好奇。因此,谣言越传越厉害,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裴诗背着丈夫勾引夏承司。裴诗自从解释无效后,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沉默,只静静等待谣言散去。
  下午夏承司有重要的客户要来访,裴诗完成手里最后一份工作就到大堂等候。刚到大厅,正巧碰到彦玲在训那两个接线员。
  “以后你们如果再在公司里散播一些无中生有的流言,就别再干下去了。”彦玲一脸阴霾,看上去有些可怕。
  接线员看上去很是委屈:“可是,彦姐,这你得听我们解释。大家都知道,夏先生不喜欢植物,但他早上却把梅花放那了。人家问他为什么,他都说是裴秘书送的……”
  “裴诗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但少董从来不玩办公室恋情,他对裴诗绝对一点意思都没有。”
  其实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想玩办公室恋情的人是裴诗,夏承司才是受害者。裴诗没指望过彦玲会帮自己说话,但没想到她会这样落井下石。
  “那个盆景是误会。”裴诗走过去,从善如流地说道,“夏先生让我帮他选室内摆设,我就买了这个。”
  接线员立刻点头如捣蒜:“你看彦姐,室内这种东西本来就很敏感,会有流言真的不能怪我们啊。”
  彦玲紧皱着眉,略显睥睨:“裴诗,你这边的事我也得处理一下。我记得你说过,你的丈夫在柯氏集团第二中心工作是么。”
  “是的。”
  “我去查过,第二中心市场部三年内根本没人结婚。”
  裴诗怔住。
  她记得很清楚,当初老爷子在柯氏安排了人,怎么现在……
  冬阳微暖,透过水晶般的旋转玻璃门洒入大厅。门外一辆辆豪车缓缓行驶。大厅里人来人往,有几个都不由停下来看着他们。
  “难道说丈夫被炒鱿鱼我还不知道?我打电话问问,你稍等。”她镇定地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裕太。
  彦玲却冷冰冰地拦住她:“想出去找人帮你圆谎么,裴秘书。”
  “你想太多了。”
  “裴诗,你的目的就是少董。现在为他和公司带来这么多麻烦,你如果还有一点自尊,这份工作就不该留着。去辞职吧。”
  裴诗同样冷漠地回望着她:“我为夏先生工作,只有他可以直接解雇我,你想越级行事么。”
  “公司规定,任何在CV上作假的员工一旦被举报,没有商榷任何余地直接解雇。”
  “我没有作假。”
  “那请你现在打电话给自己的丈夫,让他来公司为你作证。”
  裴诗手心微微冒汗,轻喘了一口气。
  这时候,只能打电话给那个人了……
  她拨通了电话。那边响了两三声以后,森川光的声音传了过来:“小诗,你找我?”
  只是这声音不光在电话里响起……
  裴诗愣了愣,转过身去。
  森川光披着灰色的大衣,戴着戒指的手同时也握着文明杖。他在森川组一行黑衣人的簇拥下走进大厅。
  “我正想告诉你,我来盛夏集团有事。”森川光走过来,对着裴诗的方向微微一笑,“今天我可能会晚点回去,所以,晚上的饭要交给你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3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4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5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