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目录

第五乐章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

爱因斯坦其实也拉了一辈子小提琴,但知道的人却没几个。并不是因为他写出了能量——质量方程公式,导致了氢弹和核弹的研发,而是因为,他并没能超过帕格尼尼。
  
  *********
  
  柯娜演奏大厅。
  这个上千平方米的梯田式厅堂,是目前亚洲规模最大的纯自然声演奏大厅。大厅里放置着该市唯一一架价值千万的管风琴,由建筑师和德国乐器设计师为音乐厅量身订造。
  大厅还没完全整修完毕,但巨大升降岛式舞台上已摆放着定音鼓、打击乐器,它们统统将奥地利原产的金色钢琴九尺琴包围起来,衬着深红的坐席和先进的灯光设备,仿佛随时在迎接着世界顶级的乐团前来演奏。
  夏娜抢先在裴诗前走进来,顺着地毯一步步走下阶梯,摊开手臂深呼吸,故作轻松地说道: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在这里演奏了。”
  “那也得等你未婚夫的身体好了才可以。”夏承司看了看坐在最后一排撑着额头的柯泽。
  柯泽似乎精神很不好,不时看向慢条斯理进来的裴诗。
  “当然,亲爱的,你要赶快好起来。”夏娜回到柯泽身边,神情温柔地抚摸着柯泽的背脊,然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提着小提琴的韩悦悦,“你是我哥介绍来的那个新人韩悦悦,对不对?”
  韩悦悦提着琴盒的手不由紧了一些:
  “是的。”
  “拉一段给我听听。”
  韩悦悦点点头,从琴盒里拿出小提琴,同时看了一眼裴诗,张了张嘴,暗示自己要拉《卡门》了。但裴诗轻轻摇了摇头,用口型说“圣母颂”。
  虽然不能理解,但韩悦悦还是站起来拉了《圣母颂》。
  很显然的,她有些紧张,表情严肃。架住琴,看了一眼夏娜和夏承司,拿着弓自己默默打了几个节拍,才开始拉动琴弓。
  这是至始至终都柔软优雅的小提琴名曲,尽管缓慢,但风格圣洁严谨,有着渗透呼吸般的浓厚感情,是闭上眼仿佛都能看见满眼飞舞花瓣、沐浴在春日溪流中的曲子。
  还好这首曲子由G弦低音开端,所以最初双手都抬得很高。她陶醉地轻合双眼,瞬间由一只小菜鸟化作了骄傲的天鹅贵族。开始演奏后没多久,她便完全融入音乐,身子因为流水般的曲子微微俯仰。
  裴诗想,刚才夏娜受惊不浅,还是不要拿太激昂的音乐刺激她。
  果然,这首温柔的曲让夏娜放松了不少。不论如何,她是很爱音乐也是很感性的人,所以很快就随着那一个个连贯动听的音节晃动起来。
  到高音的时候,韩悦悦相当投入地屏住呼吸,挺起胸膛,修长的手指在弦上犹如舞蹈般跳跃,那侧身的动作、扬头时漂亮的颈项弧线和晃动的金色耳环……就好像是一只即将展翅高飞的白天鹅。
  柯泽慢慢放下手,看向她。
  连夏承司都抱着胳膊点了点头。
  
  裴诗满意地笑了。
  她果然没选错人。
  再是平凡的人,只要用标准的姿势拉着小提琴,都会变得优雅夺目起来。更不要说是韩悦悦这样本来就有着漂亮外形的女子。
  相对于那些穿着低胸红裙的浓妆模特明星,这样一个美人音乐家很显然更容易得到男人的肯定。
  
  一曲终了,同行的所有人都一起热烈鼓掌起来。
  “真不错,少董,这么厉害直接用就好啦。”经理一直掌声不断,眼睛发光地看着韩悦悦。
  “光我哥那关过了可不够。”不等夏承司回答,夏娜抢先道,“要过了我这关才可以。”
  韩悦悦看向夏娜的眼神,让她瞬间变成了柔弱的小兔子:“夏小姐,你觉得如何呢?”
  夏娜其实非常不喜欢柯泽看任何女人,哪怕是带着厌恶的情绪也不可以。可是这韩悦悦确实是有功底的,打扮风格和演奏风格都有她自己的影子,很她的对味。她尤其喜欢韩悦悦演奏时那种柔美的模样,这和柯诗那个女人是完全不同的——
  那个女人只要一演奏,就一定会露出那种自信到自满的微笑,偶尔睁开眼,也只会用一种近乎魅惑的眼神看着琴弦,就像在勾引恋人一样。每次柯泽一看到她露出那样的表情,就会看得如痴如醉。可她底下却从来不对他这样暧昧,相反,只会对他冷漠、讽刺、挑剔。
  让他看到了又不让他得到,这根本就是欲擒故纵,真是太可恶了!
  一想到她,眼前的韩悦悦简直顺眼多了。
  夏娜不多看一眼裴诗,只是很大度地朝韩悦悦笑笑:“我决定用你了。”
  “真的?真的吗?”韩悦悦激动地握紧琴弓,朝裴诗喜悦地说,“诗诗,夏小姐说要用我了!!”
  裴诗只是平静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夏娜脸上的笑容还没褪去,就忽然变得不自然起来:“……你们认识?”
  “是啊,我是诗诗推荐给少董的。”
  夏娜像忽然被人抽了一耳光似的,脸色立刻暗了下来:“哥,韩悦悦是你秘书推荐的?”
  夏承司淡淡地说:“是的。”
  “那这个人,我不能用。”
  “为什么?”韩悦悦立刻惊讶道,“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夏娜沉默地看了韩悦悦许久,又看了看一旁不动声色的裴诗,一字一句道:“一个商务秘书推荐的业余爱好者,怎么可以在音乐厅开业第一天演奏?”
  韩悦悦急道:“我不是业余爱好者,我有十级小提琴证书。”
  “有十级小提琴证书,就觉得够资格在这里演奏了么?”夏娜指了指身后辉煌的大堂,“你参加过什么音乐会演出?加入过什么合奏团?发行过什么专辑?”
  韩悦悦一时语塞。
  忽然,裴诗的声音不冷不热地飘过来:
  “可是,说要捧新人表演,不也是夏小姐的主意么?”
  
  夏娜愣住,回头看着裴诗。
  从头到尾,她根本就没走动一步,只是默默地站在夏承司后方,标准秘书的位置。但她那种悄然静望他们的架势,却完全不像一个只会打杂的秘书,反倒像是在观摩舞台木偶剧的幕后策划人。
  灯光金子一般镀在她的黑发上,照亮了她半边秀丽的面容:
  “夏小姐,出尔反尔不好哦。我为了请韩小姐,为了她这场演出,可是花了不少功夫。而且,她不仅会演奏,还会创作。”说“创作”的时候,她特别加重了语气。
  这一语双关的话让夏娜的心猛抽了一下。她抿了抿唇,提高音量说:“好,既然你认为她具有专业表演能力,那么,我可要再考考她。”
  “请便。”裴诗摊摊手。
  夏娜看向韩悦悦:
  “我拉一段曲子,你重奏,要完全和我拉的一样,错了一个音我都不会再用你。”
  韩悦悦担忧地看向裴诗,裴诗朝她安心地点点头。她把手中的小提琴递给夏娜。
  
  夏娜紧缩着眉头。
  究竟要拉什么曲子,才能摆脱韩悦悦?她根本不知道韩悦悦的功底,但她知道,韩悦悦肯定早已把《骑士颂》背得滚瓜烂熟了。
  如果……
  夏娜咬了咬牙,快速拉动琴弓,连续用颤音和快速的旋律,演奏了一段长长的《骑士颂》改编版变调曲。
  ——如果韩悦悦背过这首曲谱,她趋于惯性演奏,就不可能不犯错。
  
  果然,韩悦悦接过小提琴的动作显得十分犹豫。
  夏娜也有些紧张地看着她,但心中更恨的是角落里那个人。
  明明已经被惩罚过一次了,居然还不知悔改不知廉耻像蟑螂一样爬回来——她休想再夺走自己的任何东西!
  
  韩悦悦架住小提琴,轻吐了几口气,居然照着夏娜的旋律重复拉奏起来。但没过多久,到高潮转折点,她习惯性想要演奏原版的《骑士颂》,却忽然看见了裴诗皱眉头用嘴型说着:“B。”
  韩悦悦动作停了一下,按下B以后把接下来几个音全部降半音,居然全无差错地演奏完全曲。
  “我没拉错了吧?”她收了弓,擦了擦汗。
  
  夏娜咬了咬唇。
  这个女人是回来报复的,她早有准备。
  “中间还是有迟疑,说明你还不够熟练。当然,我也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她看了一眼柯泽,又看向裴诗,一字一句地说道,“——只要你能拿下一月全国音乐大赛小提琴冠军,我就用你。”
  
  在场的人都不由一阵哑然。
  全国音乐大赛,这种一半靠实力一半靠运气的万人比赛本来就很难得奖,更何况只给一次机会,这实在有些太为难人了。
  大家都看向裴诗。
  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的,裴诗微微一笑:“没问题。”
  夏娜不由呆住。
  原本她这么说,是认定了裴诗会拒绝,借以拖延时间想另外的法子阻止。谁知她居然这样轻松地就答应了。
  当然,惊讶的也不只是她一个,连夏承司都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情。
  “这个要求其实并不过分。作为韩悦悦的经纪人兼朋友,我觉得如果是在她拿下音乐大赛第一名以后再首次登台演出,会比以新人身份演奏更有优势。不过,既然在那之前柯娜音乐厅也不会开业,我想在这里租用一个工作室,就当是给柯氏新人的福利。不知夏小姐意下如何?”
  夏娜再一次语塞了。
  她根本不知道裴诗在想什么。在音乐厅租用工作室,岂不是一举一动都在她监控下了么?裴诗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但还是提出了这种要求……
  这时,坐在后方的柯泽忽然说道:
  “这个提议可行。”
  他理了理衬衫领口,缓缓道:“韩悦悦确实不错,就当是栽培柯氏的新人。”
  
  直到他们从演奏厅出来,快要离开音乐厅大门时,夏娜才总算反应过来了裴诗的语言陷阱——她说了那么多话,其实最终目的就是把话题带到“柯氏新人”这上面。在这之前,她只是推荐韩悦悦来表演,根本没有任何人同意过要让韩悦悦进入柯氏音乐。这样一来,韩悦悦反而理所当然变成了柯氏的小提琴手,甚至连柯泽也上当了。
  夏娜冷冷地看了一眼裴诗。
  韩悦悦正在打开琴盒,裴诗拿着小提琴正在耐心地等待。她依然是一副卓然有余的模样,就算不说话、打扮平常,也有一种让人不得不去留意的魔力。
  不,这女人折腾不出什么大事的。韩悦悦不过是个新人,演奏没有特色,完全和柯诗不能比。而柯诗……
  再一次看向她轻握着小提琴指板的左手,夏娜抓紧手中的名牌手袋,双手挽住柯泽的手臂,柔声说:“泽,你腿还没好,要小心点。”
  一旁的女主管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们:“大小姐和柯先生不仅郎才女貌,感情还这么好,真是太令人羡慕了。”
  夏娜笑了笑,将头靠在柯泽的肩上:“我们以前在英国时的感情就很好。他妹妹不知道因为什么奇怪的理由离家出走消失了,那段时间泽还很伤心。不过我努力开导他,每天带他去散心,很快他就从悲伤中走出来了。当时我们还请了个英国管家打理那边的家,打算以后生了孩子就让他顺便当孩子的英语老师,顺便跟他学学地道的伦敦腔。”
  “哇,真的好厉害。”
  韩悦悦几乎是和主管异口同声这样说着。韩悦悦还一脸花痴地看向裴诗:“英国管家,伦敦腔,我对上流社会的英语最没抵抗力了!”
  裴诗低头把小提琴和琴弓装入盒子:“伦敦腔是伦敦工人阶级使用的口音,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般都不会说这种英文,夏小姐的口味果然超乎常人。”
  “啊,可是冯小刚的电影里不是有台词说‘楼里站一个英国管家,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么?”
  “冯小刚没实地考察乱编台词。”
  “……诗诗你怎么知道这些?”
  “看报纸看来的。”
  “原来是这样。”韩悦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一脸神往地看向夏娜,“夏娜比我年纪大,但皮肤怎么会这么好,就跟SD娃娃似的……我就是老化妆,眼角都有细纹了,呜呜,我要去打肉毒素去细纹。”
  裴诗把盒子盖好,递给韩悦悦:
  “人类的脸上有四十多块肌肉,大部分都不能有意识地控制。Botox会令肌肉瘫痪,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如此一来,你不仅能得到SD娃娃的脸,还能得到SD娃娃的僵尸表情。”
  韩悦悦呆滞了一下,抓着裴诗的胳膊使劲摇晃:“诗诗你这没同情心的女人,嘴怎么这么毒!”
  
  已至夏末初秋,秋老虎把车道烤得遍地如焚。
  北风卷席而过,掀起一股火烧般的热浪,将绿色的草坪晒成了一个个细细的卷儿。夏承司和彦玲在路边等待司机把车开来。他不喜欢暖色调的季节,修长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但眼睛不时瞥了一下远处正在被韩悦悦抓着胳膊乱摇的裴诗。
  彦玲看了看夏承司,低声说:“刚才韩悦悦拉小提琴的时候,裴诗给了不少提示,看样子说她自己不懂音乐,是谦虚了。”
  夏承司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她没说她不懂音乐,只说不懂乐器。”
  “她的性格挺冷酷的,确实不适合玩乐器。”
  过了许久,夏承司才迟迟回了一句:“撒谎的。”
  “啊?撒谎?”
  再次问,夏承司就没再回答了,只是看着停车场的方向。彦玲很好奇,但也不敢再多问下去,只是看着裴诗,想从她那里看出点什么名堂。
  这时车来了,裴诗和韩悦悦也加快脚步跟了过来。
  保镖为夏承司拉开车门,夏承司没回头直接坐进去,并命令司机把空调开到最大。车开了以后,话痨韩悦悦很想说点什么,但车里一片死寂让她缺乏打破沉默的勇气。
  没多久,夏承司背对着后座,声音低沉:“裴秘书。”
  “怎么了?”裴诗努力镇定地答道。
  夏承司侧过头,长长的睫毛下眼神冷淡而沉静:“其实爱因斯坦也拉了一辈子小提琴,但知道的人却没几个,你知道为什么吗?”
  裴诗有些莫名,但想了想还是说:“因为他是科学家。”
  “他写出了狭义相对论,提出了能量——质量方程公式,一生很有作为。”夏承司看向她,“但是,这个方程式也很讽刺地让人类研发出了核武器,所以人们记住了他。”
  裴诗的心忽然提了起来。
  那个细节,是不是真的被夏承司看见了……
  刚才他们一行人出来得太快,韩悦悦到门外才找到时间装小提琴。在韩悦悦打开琴盒的时候,她帮忙拿了一下小提琴。之前在演奏厅里她碰到过弓,拿弓的时候她也特别注意过没用专业的姿势,可是到这一刻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她却放松了警惕,下意识就把小提琴往右手胳膊和右腰之间夹了一下。
  这个动作是小提琴手们拿琴就位时的标准姿势,懂点音乐的人都知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关键就在于,她刚夹住发现夏承司正在看自己,居然条件反射做贼心虚一样,把琴放了下来。
  一想到这里,她就又悔又恼,想一头撞在车窗上死,但还是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倒觉得这和核武器没什么关系。很简单,他在科学上推翻了牛顿的信仰,但小提琴却没能超过帕格尼尼,所以没人知道他拉小提琴。”
  半晌,夏承司才背对着她随口答道:
  “是么。”
  
  裴诗屏住呼吸。
  夏承司这算是在试探她,暗示她如果她做得太过火,会引发灾难么?
  可是,虽然他妹妹是音乐界的,他本人却未必会对音乐有这么多了解。他肯定也不能确定她的真实身份,不然不会一开始就让她进他的公司。
  毕竟以前在英国时,他是属于那种天天打工勤奋学习的好孩子,和柯泽那群纸醉金迷的公子哥儿大小姐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尽管跟她是一个学校,但从来没有正面说过几句话。
  印象中,只有那么一次……
  
  *********
  
  七年前。
  英国伦敦。
  深秋潮湿的阴天,国殇纪念日前后,郊外沾满雨露的巨型海报上写着大字“Please remember those who don’t return”。市内街上的英国人都穿着黑色正装,胸前别着黑蕊红瓣的虞美人小花,追悼那些在世界大战中死去的英联邦亡灵。
  四区的住宅区里,柯诗却在悼念地面的一堆纸。
  夏娜摇摇晃晃地跪在床边,手中的红酒泼出来,溅在那叠纸上:
  “你看看你哥,今天晚上他要去Mayfair的Party里私会那个贱女人,我打电话跟他妈告状,你猜他妈说什么?”
  柯诗看着那一叠无辜的论文和上面柯泽的名字,叹了一口气。
  这份论文可把她折磨够了,字数多不说,还要求把小组讨论里的内容写进去。柯泽根本没去上过课,她去找他要了外国同学的电话号码,说了半天才让对方想起谁是柯泽,告诉他们柯泽得了癌症正在住院,才说动他们给出活动讨论的文档。奋战了一天一夜,她总算写完了几千字打印装订好,夏娜居然冲进房里就来了这么一手。
  柯诗把论文拾起来揉成团丢掉,又对着电脑重新打印了一份新的。
  夏娜已经很醉了,说话也含糊不清:“你看,我把他家几十万的好酒都……都快喝完了,他却一点也不心疼,他还送那女人爱马仕……嗝,我跟他妈说他送那女人爱马仕啊,你猜他妈说什么,说叫我忍啊……”
  柯诗对这件事已经不想再给予什么评价。
  柯泽和朋友到夜店泡妞同时看中一个美女,美女首选是高富帅柯泽,但知道柯泽有女朋友夏娜,就开始玩手段在两个男生之间挑拨,想要让柯泽嫉妒。柯泽重哥们儿情义,把美女让给了兄弟,并说:“这女人真能闹腾,你玩完她就甩了吧。”朋友听后毫不客气地和美女打得火热。一周之后,柯泽得知二人居然开始恋爱了,顿时气得不行,回来跟夏娜说了这事,还问夏娜“你觉得他是不是不够哥们儿义气”。
  夏娜一向知道柯泽在外面沾花惹草,也都选择不闻不问,但他亲口告诉自己还是第一次,又哭又闹了好几天。柯泽最后受不了道歉收了心。无奈夏娜自尊心强,不屈不挠地到处跟人说,最后甚至告诉了定期来访的柯诗。柯诗听后也没太生气,就淡淡地去问了柯泽一句:“你出去泡妞就算了,觉得告诉自己女朋友合适么?”
  柯泽一脸无所谓:“我早就跟夏娜说了我不爱她,是我妈非要我们在一起。”
  柯诗冷淡地说:“等什么时候你能反抗你妈再说吧。”
  那之后,柯诗就一直在家里帮柯泽写论文。直到这次回来,夏娜已经醉得不成人样了。她靠在床沿,晶亮的眼中满是眼泪:
  “你说,他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爱我……有时候我觉得他把你看得比我重要多了,那天你去说了他以后,他跟我发了好大的脾气,质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然后摔门就走,到现在一直都没回过家……”
  
  帮柯泽交好论文后,柯诗去了Mayfair,想询问柯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伦敦乃至世界上租金最贵的地段,大部分产业开发于十七世纪中叶到十八世纪中叶,聚集了大量的豪华商店和奢侈酒店。
  一场雨过后,路上挤满了闪闪发亮的名车。
  左边是喧嚣繁华的购物街,右边是红砖白墙的欧式住房。乳白的窗台上种植着大红色的花,门前吊着绿色的植物篮子。怀旧的英国绅士身穿黑风衣,头戴大礼帽,拿着雨伞穿过靡丽的街道。眼前的一切,在阴雨天色彩浓郁得仿佛一幅经典的油画。
  然而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一家大型俱乐部前面站了一群年轻的亚洲留学生。他们衣着华贵,手叼香烟,目中无人地用外语侃侃而谈。
  这群人就是柯泽的雷达,有他们的地方往往就有柯泽。
  柯诗走过去,原本想问问柯泽在哪里,却听见一个女孩子大笑起来:“刚才那个Bartender居然真的是夏承司?他怎么会在这里打工,今天可是周末啊。”
  另一个女孩连忙点头:“据说他打了不止这一份工,我一个姐姐在Barclays高层工作,说去年暑假夏承司到他们那里应聘过,老板很喜欢他但还是把他拒了。你知道银行都不收暑期工的,所以之后他就找龙哥他们介绍到这里了。”
  “他好像真的很缺钱,还帮苹果当过推销员,我上次跟我朋友在Bond Street那边看到过他。你说,是他爸不管他了,还是他家不行了啊。”
  “应该是他家不行了,你没听说么,他哥接班以后盛夏股市情形一直很糟糕。其实他如果不是平时那么傲慢,现在也不会混这么惨。平时叫他出来玩他基本都拒绝,在学校也只跟外国人和那帮死读书的人待一起,Frank他们看他不爽很久,现在已经进去逗他玩了。”
  “那我们也不能错过好戏,赶紧进去看看。”
  柯诗没有插嘴的机会,那帮女孩就先溜进俱乐部了。
  
  夜店这种地方向来聚集了视觉系动物,只要打扮的够惹眼,没人会留意你真正长什么样。柯诗穿的却是黑色衣裤,在这个聚会里实在很普通。只是不少人都认出来了他是柯泽的妹妹,一路上总是会遇到主动向她频频示好的人,其中不乏红靴金发的叛逆帅哥,和穿着豹纹却涂了粉底的花样美男。
  在这样一群花枝招展的人群里,吧台前穿着简单白衬衫的夏承司竟格外显眼。
  他面无表情地调酒递酒,熟练地在三色B52上点火,偶尔回答身边英国同事的话,完全无视酒吧前一群满脸调侃的富家子弟。
  在其他人没注意的时候,那个叫Frank高壮男生带头过去,把手里的龙舌兰倒入了夏承司才调好的B52里,然后接过来喝了一口,呸了一声:“我靠,这是什么东西,你会不会调酒啊!”
  听见他的吼声,旁边的调酒师也转过头来。然后Frank扯着嗓门用口音很重的英文说道:“It tastes like a shit!”
  夏承司毫不畏惧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忙自己的事。
  几个英国人接过那杯酒,喝了一口,用犹豫的眼神看了一下夏承司。夏承司接过那杯酒倒掉,便重新调酒去了。谁知他又调好一杯,Frank故技重施,又吵又闹。
  到这里,连英国人也看出了Frank是在故意为难夏承司,叫夏承司过去和他们把私人恩怨解决了。
  夏承司走出来,琥珀色的眼睛在灯光下接近透明:“说吧,有什么事。”
  “哈哈,好一个能屈能伸的贫穷贵公子。要不是你把樱桃勾引跑了,老子都会有些欣赏你了。”Frank一脸痞笑地看着他,“怎么,家里的钱败光了?现在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打杂,接下来是不是要去当鸭子了?”
  旁边一个瘦高的男生推了Frank一把:“哪有,鸭子也要有征服女人的能力才可以啊。他啊,恐怕只能拍同性恋三级片吧。”
  Frank一愣,立刻跟其他人一起狂笑起来。倒是跟着过来看好戏的女孩子们,表情就有些尴尬了——她们嘴上说他不好,但要说没有偷偷仰慕过他,那也绝对是假话。
  结果,夏承司只是扯着一边嘴角冷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Frank被无视,恼羞成怒,捉着夏承司的领口就想把他拽回来。但他没拖动夏承司,夏承司反倒转过头来冷冷地看着他。
  “放手。”
  ——说出这句话的人,并不是夏承司。而Frank那只粗壮的手上,又叠了一只纤长的手。
  所有人回过头去。
  迷乱的灯光一道道照在眼前女生的脸上。她留着齐耳的黑色短发,发尾微微往内卷,轻扫在白皙瘦削的脸颊。与嫣红嘴唇格格不入的,是漆黑冷漠的眼眸。
  对他们这群人来说,这个女生并不陌生。但是,如此近距离地对话却是第一次。
  要说柯家重视她,他们却让她和她弟弟住在伦敦六区外;要说柯家不重视她,她不过是养女连姓也跟着改了,而且读的也是最好的大学;更让人费解的是,柯泽根本不让任何人提她的名字,和她相处的时候却百依百顺……一直不能理解她和柯家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所以Frank态度也放软了一些,试探道:
  “呀,原来是柯诗小姐,怎么没和你哥哥一起?”
  柯诗根本不买账,只是用食指点了点Frank的手,一字一句道:
  “我说,叫你放开他,你这火腿原料。”
  
  旁边的人都倒抽一口气。
  Frank的绿豆眼立刻瞪成了常人的大小,拽着夏承司的手也有些发抖。几乎所有人都在担心他可能下一秒就会动手打人了,但柯诗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不仅没有丝毫畏惧,还提高音量道:
  “你听不到我的话么?放开他,然后滚蛋。”
  
  奇迹发生了。
  Frank提起一口气,居然真的放手,带着他的朋友滚蛋了。
  他刚一走掉,吧台前的英国人和女孩子们居然都激动地鼓掌。不过夜店里太吵,掌声很快就被音乐淹没。
  夏承司看着他们离去,居然毫无谢意,回过头对柯诗淡淡一笑:“秋天连马蜂都不蜇人,柯小姐却还是名不虚传,把人咬得满头包。”
  “看你可怜而已,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柯诗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
  
  拯救夏承司之后多年,裴诗总会有些怀念少年时的热血。
  直到那家俱乐部连带对面的赌场变成盛夏集团产业,她才知道当时的正义感简直就是搞笑——夏承司在俱乐部里当酒保,在苹果专卖打工,其实只是为了将来的收购做实地考察。
  如果因为当时一时冲动让他彻底记住了她,并到多年后的今日认出了她的身份,那她可能做梦都会被自己气醒。
  不过,只要他不戳穿她,她决不会多说一个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2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3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4山楂树之恋 5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