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夏梦狂诗曲I目录

第七乐章

所属书籍: 夏梦狂诗曲I

玩《星球大战》大战的时候,你永远不会觉得被杀的冲锋队员值得同情,因为你连他们的脸都看不到,更不要说他们痛苦悲伤的表情——对一个戴了面具的人,就算有一天他被你杀死了,你也不知道自己曾经伤害过他。
  
  *********
  
  五年前。
  神户。
  早春樱花节,浅粉色的樱花从南到北开满了整个日本。神道教的寺庙从大片花海中探出个头来,阶梯两侧的樱花树被风微微一抖,便会下起一场纷纷扬扬的樱花雪。
  阶梯上的日本女子穿着各色和服,提着手工手袋小步小步入庙祭祀。在这样传统的气氛里,裴诗却穿着紧身牛仔裤,两步一阶梯地跑到了小山丘上。
  和裴曲来到日本几个月,满脑子都是自己才知道的可怕事实,哪怕是看见再漂亮的景色,裴诗也没了一点赏景的心情。她双眼放空地站在樱花树下,任凭粉色的花瓣一片片落在高领黑色羊毛衫上。
  仅凭自己微薄的力量,根本无法完成想要完成的事。但是,和冢田组做的交易,又让她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
  这一日她要见的人,是冢田组分支森川组的组长。
  见过了冢田组里各式各样恐怖的组员,还有寺庙下面大片黑衣人,她下意识在寻找一个脸上带疤眼露凶光肌肉发达的男人。但不论过多久,都没看见半个凶悍的人影。
  直到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日本的樱花很出名,不过很多人都不喜欢,裴诗小姐知道原因么?”
  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声音温柔干净,音色饱满具有美感,却有一种微微隐秘的冷淡。他是第一个裴曲外用纯熟的中文叫自己名字的人。
  
  裴诗转过身去。
  站在樱花树下的和服男子朝她浅浅地微笑。
  与此同时,一阵风吹过,抖落了树枝上的樱花。樱花成团成片坠落,步伐飘逸,却像是早春樱花树流下的大片眼泪,在空中溢满了凄楚的芬芳。
  裴诗沉默了一阵:“我不知道。”
  男子平和地答道:“因为他们觉得樱花太柔弱,就像浮游一样朝生暮死。但是,日本人却很喜欢它,因为即便寿命短暂,它也曾经灿烂动人过,也带着死亡一般的美。”
  “是么。”裴诗抬头看了一眼满天白色粉色的花瓣,“可是在我看来,哪怕苟延残喘活着,也比死了好。”
  “怎么说?”
  “如果我真有你们所谓的樱花精神,那在手断掉之后就该死去。毕竟作为一个音乐家,我的生命已经随着失去手臂结束了。”她将目光转移到眼前男人秀丽的面容上,冷静地说道,“可是,这条路走不通,总还会有另一条路可走。我永远不会放弃。”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的笑容更明显了: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裴小姐会在这里和我会面的原因。初次见面,我是森川光。”
  
  这大概是那一日最意外的事。
  森川组的组长,竟是个眉目如画年轻男子。他的笑容有多好看呢,大概就是好看到让她初次见他时竟不知道那双漂亮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让人顿时忘记他身后还有飞舞的花瓣……那些为了美丽而选择死亡的樱花花瓣。
  
  *********
  
  此时,森川光和别的黑衣男人一样,胸前别着三叉戟的金色徽章,下面写着他醒目的名字。
  裴诗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快有两年没见面了。当年神户樱花树下的情景,却依然历历在目。
  他的个子和夏承司差不多高,但哪怕是披上了厚厚的皮草也很容易看出来,他的身材要单薄许多。不过,相较夏承司那种深邃眉眼和上位者的霸气姿态,森川这种亚洲式的清秀含蓄美更让人有亲切感。
  裴诗殷勤地接过伞,引领着他往酒店里走:“组长,你和裕太一起来居然都不告诉我,我好去机场接你们啊。”
  森川光是森川组的组长,森川组是日本黑道组织冢田组的一支。冢田组现任组长森川岛治也就是他们口中的老爷子,是森川光的亲外公。因为这一层关系,组里都叫森川光为森川少爷,只有裴诗会正儿八百地叫他组长。
  “先进去吧。”森川光的话不多,但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
  走到酒店大堂,一群组员立刻簇拥过来带着森川上电梯。裴诗老实跟在后面跑腿,顺带偷偷发了一条短信给裴曲,告诉他组长来了,她待会儿下去找他。谁知,裴曲很快就回了一条:“没事,姐你慢慢陪森川少爷,我过会儿就来找你们。”
  进入预订好的总统套房,森川光让大部分人都在客厅等候,让裕太搀着自己,带裴诗进入里面的卧房。裴诗终于忍不住问道:“原来你早就跟小曲串通好了……”话还没说完,她看见房内的贝森多芙卧式钢琴,就呆住了。
  裕太指着钢琴,笑得没了眼睛:“森川少爷想给你个惊喜嘛,以后你随时可以带着小曲过来弹琴。”
  他一边说着,一边为森川光脱下皮草大衣。裴诗立即小跑过去接过大衣,为他挂好:“你们打算一直住在宾馆?”
  “当然不是了,森川少爷的别墅就在海边啊,但是太多年没人住了,我们才安排人去重新翻修了一下。你知道,刷了油漆不能立刻住进去,对他身体不好,所以只能暂时住这里了。”
  裴诗点点头:“下一次有这种事提前安排我来做就好了,住这里实在不划算。”
  裕太撇着嘴耸耸肩:“本来我们是打算提前,可是他上个月就订好机票了,措手不及啊。”
  森川在钢琴前坐下来,修长的十指平稳熟练地找对了位置,并轻轻按下琴键。裴诗看着他,疑惑道:“有什么很要紧的事,要这么急着赶过来?”
  
  他的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由纯铑提炼而成。因为铑在地壳中含量只有十亿分之一,又鲜少聚集,散布于不同矿石岩层中,因而价值连城。
  这枚戒指是冢田组中最值钱的东西,也是森川的祖传之宝。老爷子很器重他,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裴诗一直不理解他们的一些原则和道义。
  森川光的眼睛失明并不是意外事故,而是因为触犯了冢田组的内部规矩。通常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斩手,听了不该听的话熏聋,说了不该说的话灌哑……组长这状况,应该就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受到的惩罚。究竟是什么事让老爷子如此狠心,连自己的外孙都不放过?
  裕太一脸无奈的样子:“森川少爷说,离开日本前不会联系你。但他还是想你想得不得了,忍不住和你通话了,所以……”
  森川光手上的动作停住,清脆的钢琴只剩下了回音。
  “裕太。”森川光皱了皱眉,用日语说道,“闭嘴了。”
  “哦哦哦,不说就不说嘛。好凶。”裕太扁着嘴坐到一边去了,“我还不是为了配合你们演的戏,想让你们俩看上去更逼真一点嘛……”
  说到演戏,裴诗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是森川少爷名义上的女朋友,一时有些发窘。
  进入冢田组,答应帮老爷子完成一些任务后,裴诗和裕太也渐渐熟了起来。裕太比较没心眼,某次夏夜星空下聊天喝高后,无意说出一个事实,那就是老爷子很看重他们的计划。他做好万全准备,为裴诗完全准备了新的身份回国,甚至花高价把她身上的疤痕都去掉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撕票会干扰计划又没用的裴曲。
  裴诗并不怕自己受到伤害,但一听裴曲生命会受到威胁,她立刻就急了,求裕太帮忙想办法。然后,裕太让她去找森川少爷帮忙。
  虽然森川光是组长,但总给裴诗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他从不关心裴诗的事,没有计划干涉或参加她的计划,就连夏娜弄断了她手的事,也是老爷子手下其他人告诉她的。
  他除了平时和她偶尔碰面会聊聊天,组织内活动会碰面互相寒暄几句,几乎和她没有交点。
  所以,找他帮忙的时候,她几乎已经完全没希望了。
  而森川光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她去找了老爷子,用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温柔口吻说道:“外公,我刚才向小诗告白了。”
  他这一句话不仅救回了裴曲一命,甚至令裴诗在组织里的地位一夜飞升。
  这件事之后裴诗连续几天都睡不着觉,一周后才鼓起勇气去找了森川光,说自己很迷惑。森川光很自然地笑了笑:
  “小曲是个好孩子,他和我一样都喜欢钢琴,我只是想救他一命而已。你放心,等你该做的事做完了,我会告诉外公我有了别的女人,到时候你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会放你走。”
  裴诗一直不明白,在冢田组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慈悲心肠的森川少爷。他完全有把她当蚂蚁一样踩死的力量,却对她一直尊重又慷慨。
  所以,森川光是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她在他面前没有秘密。
  
  *********
  
  翌日,柯娜音乐厅。
  夏承司和一群人从某个工作室前路过,听见里面传来了两个人清脆的击掌响声。击掌声非常快,配合得也很好,就像是踢踏舞一样让人忍不住跟着节拍晃动。
  夏承司走到那个工作室前,发现原来是门没有关好,所以声音才会传出来。结果从门缝里看去,里面竟是裴诗和韩悦悦。
  “悦悦,你打拍子都没问题,怎么每次拉到反复记号前面那一段都会忘记延半拍呢?”裴诗拿着红笔在乐谱上画了一个圈,“这里再来一次。”
  韩悦悦扁嘴:“可是,我总觉得这里就是要快一点才好听啊。你就是太死板了,一点改动都不允许发生,人又不是机器,要有感情要有自己的灵感才可以嘛。”
  “音乐家的改动才叫灵感,一般人的改动就是错误。要改动,等你变成著名音乐家再发挥灵感吧。不说废话了,重新来。”
  韩悦悦吐了吐舌头,生不如死地把小提琴重新架在肩上:“好严格啊,我要死了。”
  裴诗没再搭理她,只是拿着马斯涅的《沉思》一边跟着哼,一边在上面画画改改。
  她已经为裴曲和韩悦悦都提交了报名表,领了参赛证,不过由于裴曲身份问题,她并没有让他们以组合的形式参赛,而是把裴曲安排在了钢琴组单独比赛。
  其实答应夏娜参加比赛,是因为她知道拒绝就等于完全断了后路,答应后夏娜才不能完全把她踢出局。即便拿不了第一,也可以从夏承司和柯泽那边下手,争取其他机会。
  所以,这次比赛一定要拿出点成绩来。
  她对裴曲很有自信,但是韩悦悦实在让人很不省心。
  小提琴的初赛和复赛隔的时间不长,准备时间很少。复赛有五到七分钟时间,她打算把韩悦悦拉得乱七八糟的克莱斯勒部分删掉,再和《沉思》有挑战性的部分融合起来,这样韩悦悦不至于在复赛里就被刷下来。
  
  她在想这些事的时候,握着钢笔的手不由自主就划成了握毛笔的姿势。
  学小提琴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琴弓对她来说太重了,不能长时间举着练习。所以爸爸就给她铅笔,让她用握毛笔的姿势拿着,然后放平手背来回移动,告诉她以后拿弓就要这样。
  在五岁这个年纪,别人第一次拿笔,都是为了写字。她第一次拿笔,却是为了奏乐。
  大概是儿时的记忆总是印象深刻,导致她现在总会不由自主这样握笔。
  
  她将两边的长发别在耳后,全部拨在肩后。一片柔顺的黑发铺满了她的背,在工作室的灯光下闪闪发亮。但她眉宇紧锁着,眼神认真专注,即便只是静坐在那里删改曲谱,手指敲节拍,也会让人忽略了站在一旁妆容精致优雅拉琴的大美女。
  夏承司透过门缝看着她,原本想叫她回去加班,但一时竟没了动作。直到回了公司,才让彦玲发短信通知叫她回来。
  
  晚上。
  盛夏集团办公室。
  裴诗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在饮水机前接了水一饮而尽,又迅速地回到电脑前回复邮件。
  夏承司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她从头到尾竟然都在高度集中精力工作,终于唤道:“裴秘书。”
  裴诗这才从显示屏前绕过头回望他:“怎么了?”
  “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裴诗哦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工作去了茶水间。她知道夏承司会给其他员工放假,但对自己是从来没有客气过。彦玲如果是下午五点下班,那她一定就得陪他折腾到晚上十点。夏承司叫自己休息,这种诡谲的感觉,简直比巴巴多斯神秘移动的棺材还要令人费解。
  没过多久,夏承司也到茶水间。
  裴诗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在室内走来走去:“要咖啡我帮你倒就好了。”
  夏承司拿出咖啡豆和过滤器,头也没抬,随口道:“没事,我想走走。”
  裴诗点点头,把早上准备好的三明治材料拿出来,在上面涂满黄油和芝士,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饭盒,里面有一颗煎好的蛋和打碎的蛋花:“你喜欢三明治里的蛋黄是碾碎的,还是整一个的?”
  夏承司愣一下:“碾碎的。”
  “嗯。整一个单独吃也不错。”裴诗把蛋花和生菜夹在三明治里,放入微波炉里加热。
  “鸡蛋也是买的?”
  “不是,是我自己做的。”
  过了一会儿,微波炉叮的一声响了。
  天色已晚,宇宙中的万物,早已沉陷在寂静里。城市上方的星空像是大片珠宝,破碎璀璨地挂满了夜幕。繁华的夜景,渺小的行人,飞奔的车辆,都已裹上了夜的薄纱。
  他们并没有打开茶水间的灯,只有办公室里的灯光照进来。裴诗拿出热好的三明治,走到夏承司身边,她的脸孔在灯光中明明暗暗。
  夏承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看着她用手指轻轻压住三明治。里面鲜嫩的蛋黄和生菜几乎要从两侧流出来,香味四溢在茶水间。白天她在工作室里微微皱起的眉,现在也放松地舒展开。
  然后她拿起三明治……
  自己一口咬了下去。
  
  意识到自己身边的Boss半晌没说话,裴诗抬起头:“怎么了?”
  “没事。”夏承司还是一脸一如既往的漠然。
  为什么她刚才有一种错觉,夏承司好像变成了个正常人?裴诗百思不得其解,一口一口咬着手中美味的三明治,才恍然大悟地看向他。
  “我是听公司里的人说,你对美食很有研究,所以会问问你……”裴诗指了指手中的三明治,“夏先生,这个,你也想吃么?”
  “不。”夏承司只管照料自己的咖啡。
  “我那还有一些材料,再帮你做一个?”
  “不。”夏承司倒好咖啡转身走了。
  
  *********
  
  快至午夜正点时,夏氏庄园。
  当晚的工作意外效率,夏承司说要回家拿一份文件给裴诗,让她明天早上送到合作伙伴那里去。但当车缓缓驶入大门的时候,夏承司打开车窗,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一排车:黄色的兰博基尼Murciélago,保时捷大红敞篷跑车,黑色的宾利和在夜色中都高贵闪亮的劳斯莱斯幻影。
  夏娜在大冷天开敞篷保时捷这种抽风的举动,裴诗不会忘记。不过另外三辆车摆那简直就像名车展一样,夸张又华丽,夏承司的车一下显得寒酸了很多。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让司机把车停好,带着裴诗走入家门:“你在一楼等我。”
  可是刚一推开门,迎面而来的凝重气息却让裴诗都不由停了停脚步。
  羚羊毛装点的低背沙发围着一个茶几,上面放了一盘简单的茶具和烟灰缸,大水晶灯把杯子茶壶照得透亮。坐在一侧贵妃榻上的,是慵懒的夏娜和公主般端庄的源莎。而她们正对面沙发上的一排人,裴诗一下就认出来了:戴着黑框眼镜神色严峻的是夏家长子夏承杰,皮肤白皙、穿着时髦、小狐狸一样的大男生是夏家小儿子夏承逸,靠在夏承逸身边看他玩PSP的美人贵妇是夏太太,坐在正中间的是盛夏董事长夏明诚。
  看见夏明诚,夏承司怔了一下:“爸,你回来了。”
  夏明诚将目光从报纸里转过来,冷冷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在公司加班晚了。”
  “是么。”夏明诚的语气平平淡淡毫无起伏,让人听不出是在反问还是肯定,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裴诗,“这是谁?”
  “我的新秘书。”
  “新秘书?记着你和源小姐还有婚约,别天天在外面鬼混。”
  原先裴诗以为既然夏明诚是花花公子,那性格应该也多多少少有些油腔滑调。可是事实说明了,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夏明诚和夏承司不仅长得像,连说话的腔调都很像,至始至终一板一眼态度冷漠。因此坐在一旁的源莎听见他说“鬼混”这种话,竟一点怒气都没有,只是小兔子一样畏畏缩缩地坐在原处。
  “知道了。爸你早些休息,我先上楼拿一些文件。”
  夏承司刚想上楼,却又被夏明诚叫住:“慢着。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夏承司只好停下脚步。
  夏明诚盯着夏承司,口吻不容置疑:“我听说最近公司买了一块地,投了不少钱进去,结果是开发商规划范围之外的,有这么回事么?”
  这件事裴诗略有耳闻,只是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夏承杰。夏承杰似乎有些紧张,伸手推了推黑框眼镜,好像呼吸都绷在了胸腔不能提起。
  夏承司沉默了片刻,与自己父亲对峙着:“是有这么回事。”
  “我还听说,亏了不少。”夏明诚点燃一根烟,眯着眼抽了一口,“是么。”
  夏承司提起一口气,有些无奈:“是。”
  这时,夏太太终于忍不住插话了:“明诚,阿司一直在忙音乐厅和酒店的项目,房产方面都是阿杰在负责。阿杰可能对地产业还是不大在行,好在亏损也没太大,以后慢慢学习总会做好的。”
  “这些我都知道,你插什么嘴?”夏明诚皱着眉挥了挥夹着烟的手,连看都没看一眼自己的夫人。
  夏太太虽然温婉动人,看样子也是个情商很高的女人。但裴诗向来眼光犀利,还是从她眼中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厌恶情绪。
  西方的科研组织曾做过一些调查,一对夫妻在接受采访时如果一方,尤其是女方露出微微嫌弃的眼神时,这场婚姻往往持续不过四年。
  但在这样的家庭,委曲求全似乎早已成惯例。夏太太没再多嘴,只是推了推看向他们有些迷茫的小儿子,和他继续玩游戏。
  夏明诚的严厉丝毫没有瓦解,吐了一口烟,面容在烟雾中模糊不清:
  “夏承司,你早就代替你哥成了执行董事,现在他是给你打工的,你才是做决策的人。你是不是没长脑子,文件看都不看就这样批过了?”
  
  夏承司看着他,长时间一语不发。
  裴诗却愕然了——这世界上敢这样和夏承司说话的人,也就只有夏明诚了吧。
  这一刻,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般。只有挂在墙上的西式吊钟嗒嗒作响,才提醒了人们时间还在流走。
  过了很久,夏承杰才有些不确信地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爸,这件事……这件事是我处理不当。当时合作方跟我说这是黄金地段,投资楼盘一定可以翻倍赚钱。我向承司提出来的时候,他告诫过我,是我非要坚持……”
  “这事和你没关系。”夏明诚打断了他,又继续抽烟。
  夏娜似乎很早就想说话了,但大哥二哥她都喜欢,也不知道该帮谁好。
  夏承司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似乎在等他的训话结束。但过了很久,夏明诚再没有责骂他,只是静静地把烟抽到了还剩1/3处,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
  “我觉得你还是不行。”
  夏承司连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只是扬了扬嘴角,似笑非笑。
  夏明诚有些疲惫地靠在沙发背上,长叹了一声:“你的股份,我会转到你妹那里去,刚好她也快结婚了。你现在干好自己手上的工作,等你哥学到东西再说以后的事。”
  “知道了。”
  夏承司淡淡地答道,径自上楼拿文件了。
  作为一个姐姐,裴诗知道,对年幼的孩子和男人绝对不可以说出“你不行”这种话,不论他犯了什么错,都必须说“真不错,你可以更好”或者“太厉害了,继续加油”。
  她不知道夏明诚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夏承司这样的,但即便是成年人听见这样的话,心里也会很难受吧。更何况,这个父亲的偏袒显而易见到让人想忽略都难。
  然而,夏承司很快拿好文件下来,带着她一声不吭地出去,竟从头至尾都没有一点情绪失控的样子。
  他把裴诗送到车边,跟司机交代送她回去。
  裴诗刚想进入车里,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承司!”
  
  星空像是沾满了露水,将迎面走来的源莎罩在湿润柔和的银白之中。
  她还是瘦高而白皙宛若欧洲宫廷中的贵族,一向漠然的眼中却多了几丝犹豫:“承司,你还好吧?”
  夏承司转过身,简短地答道:“没事。”
  “夏叔叔真的好过分啊,怎么可以这样和你说话呢……”源莎想了很久,轻轻咬了一下下唇,等了半天没有得到对方反应,又继续说道,“可是,他刚才说的话只是气话吧?”
  “什么气话?”
  “说要收回你的股份……的气话。”
  “不是气话,他向来说到做到。”
  源莎似乎已经极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粉色的唇瓣还是因为紧张恐惧而往回缩:“这,这个意思你不懂吗,他是想让你当CEO,等把你哥哥栽培出来以后,就要把你撤下去,到时候你会一无所有啊。”
  “只是不控股而已,你放心,不是大事。”
  
  漆黑的夜空上铺满了细细的星辰。
  亿万千里外的天体彼此辉映着,用自己的力量照亮了蓝色的地球上每一个角落。
  源莎低垂着头站在夏承司面前,个子刚好到他的肩膀上面一些。这样面对面地站着,两人都如此高挑美丽,让人有一种他们瞬间变成世界中心的错觉。
  但是,她再次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神,却多了一些尖锐:“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拖住我么?”
  夏承司蹙眉:“我不懂你的意思。”
  源莎握紧双手,手指微微发抖:
  “你爸刚才在里面都说得很清楚了啊,他会让你哥当执行董事,将来继承盛夏集团。你这样一无所有和我在一起,是在耽搁我的青春知道吗?”
  “不会一无所有,我依然会有收入,送你的东西也不会少……”
  “你简直是太可笑了!”源莎提高音量,眼睛瞪大,“谁稀罕你送的那些东西啊,那些东西要我爸妈都会买给我!我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平台了,不可能因为你而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
  她指着自己的脸,连气也不换一下就继续愤怒道:“我什么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追我的有钱男人也一大把,你以为我是为什么要如此将就自己和你在一起,要天天等着你那不到五分钟的电话?夏承司,我告诉你,你最好让你自己配得上我!否则,我立刻甩了你和你哥在一起,刚好他也喜欢我很久了!”
  夏承司扬了扬眉,漫不经心道:“那你就跟他在一起好了。”
  源莎白净的脸慢慢涌起一层羞红,她憋着气,低声说:“你爸说你不行,还真没冤枉你。废物。”
  她眼中含着不知是羞是怒的泪水,转身走了。
  
  “送她回去。”夏承司回头对司机说道,然后看向裴诗,“明天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裴诗坐下来以后,又从窗口看了一眼夏承司:
  “夏先生……”
  夏承司弯下腰,从车窗口看向她:“怎么?”
  裴诗凝望了他一会儿,见他还是完全无动于衷的模样,只好轻声说:“……没事。请早些休息。”
  “嗯。”
  星辉中他的轮廓分明而冷静,就像是戴了一张完美漂亮的面具一样。
  她忽然想起,裴曲是个温柔的孩子,平时连杀鱼杀鸡都不敢看,但是玩《星球大战》大战的时候,他却永远不会觉得被杀的冲锋队员值得同情。那大概是因为他连他们的脸都看不到,更不要说他们痛苦悲伤的表情。
  或许,对一个戴了面具的人,就算有一天他被你杀死了,你也不知道自己曾经伤害过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2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3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4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5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