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目录

第二十九章

​​凌晨一点,Tracy给我打电话,说清辉,跟你说个事。

我浑身一颤,这个时间点的“说个事”,多半是坏消息。

“你还记得尤家朗吗?”

“谁?”

Tracy语气顿时轻快起来:“我就知道你会不记得!”

“我一个同事,我给你介绍过。还给你俩拉了群。”

我说稍等,我搜一下聊天记录,哦,果然有过这么个人。

这是Tracy公司的运营总监,我们加了微信,他周末问我去天坛公园吗,我对公园两字就望而生畏,再一搜朋友圈,看到有人打卡过这个地址,同时感叹说,今天总共走了两万多步。我躺平,决定放弃,能让我走那么多路的只有商场。

再后来,他问我说,你购物车里有哪些?我们交流一下。

我说哈?

他说,双十一大战今天开始啦,我收藏夹里已经躺满了东西。

我没有再回复他,连见面也回绝了。

Tracy不明白他错在哪了。

我说一个男的一上来就跟我聊购物车,特别不性感。

当时Tracy对我还不死心,她瞪大眼睛看我:“那不是很正常?我也在看双十一攻略啊。”然后她长叹一声:“清辉,正常直男就是这样的,搞情调的都很难搞。”

那时我还没认识沈晏,也还没迈进30的关卡。现在,我承认Tracy说的都是对的。

Tracy说:“尤家朗跟楚楚在一起了。俩人应该是微博私信认识的,我也是刚知道,很吃惊,跟你说一声。”

我说哦,那就在一起呗,我都没见过这个男的。你们别背着我群聊了,四个人四个群,你们不怕发错消息吗?!

Tracy轻声笑,我觉得我们有点恢复了往日的亲近感,因为她下一句是,哎,其实尤家朗这种男孩很抢手的,可惜了。

Tracy开始碎碎念我,就代表她又把我当亲人了。

我说我知道,但我要为我的审美买单。

其实我有点高兴被她念叨,我知道tracy最近家里不顺,但她既然不说细节,我也不追问。

我希望我和楚楚这些不伤筋不动骨的琐事,能转移她的部分注意力。

挂掉电话,我看到冯楚楚在四人群里说,明天我男朋友过来给大家做饭吃,你们可以点菜了。

隔了会她又补充道:他的拿手菜是酸菜鱼。

我说我都行,除了不吃西蓝花不吃长豇豆不吃葱蒜香菜,我口味还蛮随和的。哦,最好辣一点,但千万不要油。

Tracy说哎呀烤个可乐鸡翅就行。

洪瑜从头到尾只问了一句:他能做完饭替我把厨房收拾了吗?

在距离Tracy给我俩介绍过去了一年半后,我跟尤家朗还是见上了面。他寸头、眉清目秀、肌肉明显,Tracy说他是“素人里的长相天花板”诚不欺我。

Tracy瞟了我一眼,眼神像……诸葛亮看刘禅。

尤家朗跟我招手的时候态度自然,全然把我当作”楚楚的好朋友”。

打完招呼,尤家朗就钻进厨房里忙活去了,Tracy进去帮他,剩下我们仨只会越帮越忙的在客厅里闲话。

我笑眯眯踢了冯楚楚一脚:“你挺行啊,每天窝在家里也不妨碍你交男朋友。”

冯楚楚挺起胸膛:“他是我的微博粉丝。”

洪瑜故作惊讶状:“你微博的七千个粉丝里……竟然有活粉?”

冯楚楚横她一眼:“我只买了五千个僵尸粉,其余都是内容涨粉。”

冯楚楚是我认识的最活跃的社交平台用户,而且她单枪匹马,就能完成全平台推送。

冯楚楚虽然不上班,但每天会在洪瑜家玄关处的大镜子前拍今日穿搭,拍完再换成松松垮垮的家居服写稿。

她会做读书或者追剧笔记,微博发多图少字,公众号发长文。

查她的行踪特别简单,朋友圈里一目了然。洪瑜以前给我的逼格教程里第一条就是永远不要在朋友圈里发定位。而冯楚楚去年去美国,基本从踏上国土那一刻起,就开始了源源不断的定位九宫格之旅。

朋友圈里许多人都设了三天可见或一个月可见,而冯楚楚是全部都可见的。

她义正言辞说,要是仅三天可见,那我之前那么多照片岂不是都白拍了?

但冯楚楚可能是互联网上难得的“记录”而非“炫耀”的人。洪瑜给我们点生蚝和5J火腿的时候她会拍照,她跟大学同学一块去吃200块钱不到的韩国烤肉,也会高高兴兴地po到微博上。因为她的一视同仁,所以我们最多想不通这股表达热情从何而来,倒不会觉得她烦人。

“尤家朗真是我微博粉丝,”冯楚楚看我们笑得起劲,不服气道:“他私信我说,觉得我特别好,有自己的事儿做,又有元气,像小太阳。又问我要微信,然后很快就表白了,他说他身为一个996社畜,每次跟我聊完,都觉得像充满电……”

情话或许夸张,但看得出来,尤家朗是真心实意匍匐在楚楚的超短裙下。

尤家朗把菜依次端出来,超大盆的水煮鱼,我尝了一口,确实鲜嫩非凡,另外他还做了肉末茄子、煎黄鱼、番茄蛋汤、酸辣包菜,连Tracy都说,第一次见到那么会做饭的男的。

我不服气,在微信群里抬杠说,你忘了沈晏啦?

Tracy回:这是家常菜。你好意思让沈晏天天做饭吗?

吃完饭尤家朗主动收拾碗筷进厨房,我问冯楚楚说,他怎么那么勤快?

冯楚楚说,哦,浙江的。他说他家向来都是他爸接送孩子买菜做饭洗碗。

洗碗完毕,尤家朗又拿了一盘切好的哈密瓜出来,工工整整用牙签插好,说来吃点餐后水果。

饶是洪瑜都被这种服务态度搞得脸色和煦。

尤家朗坐到冯楚楚身边,非常自然地替她按捏肩膀,不插话,就听我们聊天。

Tracy在三人群里艾特我:“什么感受?”

我一点也不酸。

沈晏一节节翻译《夜色温柔》给我看,我拍他马屁,说你要不发微博吧,就我一个读者太可惜。

他说,你喜欢就足够了。

尤家朗看我们长谈的架势,识趣地主动告辞,走之前还记得把垃圾带了出去。

他走后我明显感觉空气流动得轻快了许多。

幸好俩人虽然是热恋期,冯楚楚却不是那种要跟男友寸步不离的女孩。

门一关上,冯楚楚就蹿上桌面:“怎么样?!”

坦白说有些出乎我意料。冯楚楚当初跟我说的“要泡就泡花花公子。大家都抢的才是好东西,没人抢的男人,干嘛我们就要?”言犹在耳,她还那么年轻,我以为她会找个翻版沈晏,让女人气喘吁吁,永远在得到和得不到之间徘徊的那种。

不是说尤家朗不好,只是太过“宜家宜室”,我以为她跟我一样热衷踮脚摘星。

毕竟她还约会过Steven呢。

不过这话我不能说,只能由洪瑜来讲。她难得地亲昵地摸了摸冯楚楚的脑袋,说:你真会选。

我一直以为“你真会选”是客气话,直到次日中午,Steven让助理去新荣记给他打包菜品,然后问我要不要一块吃点,我低头分沙蒜烧豆面的时候,我俩随口聊起这个八卦,Steven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楚楚会挑。

“我不会吗?”我是真的纳闷。

“一个男的,如果不把自己当普通人,就会很难搞,冯楚楚每天看着你约会这一堆青年才俊,还能放平心态,找个普通人,很难得。”

“跟你比——沈晏也是普通人吧?”

Steven对我这种随手一拍的马屁很受用,他笑眯眯地说,沈晏怎么可能觉得自己是普通人呢,他那些话都是自谦而已。

他用筷子拆解带鱼到一半,突然抬头问我:“你跟沈晏又好上了?”

我精神头十足地坐正。

洪瑜一听我的约会连载就要求饶,Tracy这个境况我不好意思烦她,现在冯楚楚也恋爱了——

我正愁找不到听众,没想到天降八卦十级爱好者Steven。

我说当然。沈晏这不是辞职待业吗——他情绪低落、又有大把时间,是我多么好的抄底时机,我怎么可能放过。

Steven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就是倒追呀。“我坦荡荡答:“我可喜欢倒追了,我历任男友都是我追来的。”

Steven对我来说,就像半个长辈,所以我在他面前可以洋洋得意地卖弄我的小聪明:

“哎呀,我特别会追男生。首先是建立两个人的常规互动,每天给他发搞笑段子,或者新闻资讯,或者豆瓣上刷到的小说电影,这个因人制宜。

然后就是夸对方。这个夸呢也很有讲究,强调反差感,比如跟同龄男生说你特别成熟不像这个年龄段的,跟年长一些的说我觉得你有种同龄人没有的天真和赤诚。跟聪明的男生说他长得像彭于晏,跟帅哥说你特别有灵魂。当然,像老板你这种,360度无死角的——那就有点棘手了。”

Steven饭都不吃了,他把杏仁饼推给我:继续说。

“重点就是不能玻璃心。我追别人的时候经常大段大段夸人家,就跟古代佞臣一样。但很多女生很爱写分手小作文,恋爱时候倒是扭扭捏捏。人家回不回我也不太在意,我也不计较什么字数多少,回复快慢。”

“还有个绝招——就是过几天,突然重复一下对方说过的话,他就会很感动,觉得你很把他放在心上。”

新荣记的杏仁饼真是一绝,羡慕Steven能把它当食堂,我拍拍手最后总结说:我特别迷恋,一个很难搞的人,一点点被我耐心蚕食的过程。

Steven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那么聪明的脑子,总是缺点成绩升总监了……

我对着老板有点心虚地笑,然后给自己找补说:但我觉得我的逻辑很走得通啊。我特别讨厌舔狗,你想,人为什么要舔你,那肯定是要占你便宜。而我不一样,我有天晚上想通了,我觉得跟我喜欢的人……无论走到哪一步,都是我占了便宜。

沙蒜面吃完了,我以为Steven会调侃我说,以后晚上多想想工作,没想到他顺着我的话接下去:你这个视角很当代,但冯楚楚的选择也很当代,她就跟我们男的一样,想拼事业,所以找个省心的人。

我出门要忙之前,Steven又追问了句:“所以陆星沉……在撩你吗?”

我噗嗤一笑,诚实答:“老板,世上不怎么存在单方面的撩,毕竟我们都不是刘亦菲。只能说我俩有互动。”

“你为什么不把这股精神头拿去搞陆星沉?”

“我自己也说不清。”

我倚着门,尝试对着文艺中年Steven描述我的想法:

“有时我感觉,沈晏是来自外太空的人。而我很珍惜那些……他仿佛要降落在我身边的时刻。”

“我有个微弱的恐惧,如果我此刻不伸手去够,他可能下一秒就会失去信号。”

有一次,冯楚楚说小说要发糖,问我有什么细节可供参照,我给她说过一些,冯楚楚很困惑地说:甜在哪?

比如此刻,我看到沈晏给我发了他做的葱油拌面,然后问我说,你中午吃什么?

我整个脸上都仿佛在冒巨大的爱心气泡。

这话没什么了不起的,难得的是,我以为沈晏永远不会关心别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的。

我一键转发给冯楚楚,说“苏吗”,冯楚楚惋惜地回复我说,所谓苏点,就是王宝强做这件事,你都会心里一动,沈晏这个苏,看不到他脸的读者没法共鸣啊。

我不管。

当一艘宇宙飞船降落你身边,邀请你一块遨游的时候,哪怕知道生还几率渺茫,你也会迫不及待地伸出手。

但是,我见理论上日理万机的陆星沉,都比见赋闲在家的沈晏多。

我找沈晏总是需要由头,我甚至不得不动用最复古的方式:借书,幸好沈晏收藏了很多奇怪版本的小说,我他妈为了找话题,白天辛勤工作,晚上挑灯夜读小说。

而跟陆星沉不需要费心找话题。

我只需问他说:朋友晚上吃饭吗,宝屋,我知道你不爱跟人打电话,没事,由贴心的我来预约,你付账就行。

他说好啊,谢谢你。

虽然他有助理。

冯楚楚说我在演绎都市纯爱故事,我心里想,不是的。

只是故事的全貌,不符合时下言情剧过审要求,我也没法跟她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2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