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目录

第七章

​​1月13日。周一。

我跟陆星沉本来约了今天吃饭的,但他说实在太忙,问我能不能顺延两天。

当然能。蹭饭有什么好挑日子的。

没想到的是,还会收到George的消息,虽然我的川味土豆炖排骨没有达到他的期望,他还是约我去天山自驾游。

我很纠结。我毫无兴趣,但Tracy的四十米大刀还架在我脖子上,我怀疑没嫁出去之前,她能逼我相亲三遍字母表。

我说:“那到时看看要不要加班哦。”

George没感觉到我的抗拒,他很严谨的嘱咐:“不过有个事得跟你先说好,我的车开一趟会有折旧率,所以油费跟酒店钱应该是你来出。”

我一键截图转发到三人群里,仰天长啸:“为什么其他女的被人邀请出去玩都是劫色,我感觉George是为劫财?”

洪瑜一口气发了六个“哈”,然后央求说:“求你,你的约会Excel一定要约下去,我的快乐就指望它了。”

Tracy艾特洪瑜说:“孩子的学习态度已经很不端正了,你别再跟着嘻嘻哈哈,你有认识不错的男的吗?”

洪瑜筛选出了三个候选人,并且强调说:“我只跟他们有过工作交集,无法保证私下的人格。”

Tracy立刻传授秘方,判断一个男人的最快方式,是问他跟前任为什么分手。

Harvey说他一周只能留一个晚上给女朋友。他认为在关系已经稳固的前提下,陪女友是一件消耗时间却没有新产出的事情。

他跟上一个女友已经谈婚论嫁,于是他给女友批了20万的预算让她自己去挑钻戒、订求婚餐厅。

阴差阳错,准新娘在国贸的Graff门口、邂逅了异国恋分手的前男友,于是她一口气花掉了Harvey的20w,痛快地把钻戒改成了一克拉黄钻的项链,然后欢欢喜喜跟前男友复合去了。

本来这是个悲情故事,不能算主人公的错。

但Harvey从中总结:“这辈子我再也不会给女人花一分钱,女儿除外。”

这个一分钱的尺度,难免让我联想到George。

月薪两万的投资经理Ian,说分手是因为前女友总要查他手机,而查岗的本质原因是不自信:

“她自己毕业后一直拿一万多的薪水,事业没什么起色,所以总觉得跟不上我的脚步了。分手对大家反而都是解脱。”

我说那你之后有碰到势均力敌的对象吗?

Ian说,有过一些date,但都没有定下来。他说,怎么说呢,我觉得时间是男人的朋友,就越老越吃香吧,感觉是女生比较急切。

我并不反对时间是男人的朋友,但我感觉他的下半句没说出口,那就是时间是女人的敌人,需要尽快打折大甩卖。

Jack没那么多事,但他跟上一任女友分手的原因是他查了她的开房史。

倒是没什么不检点的,但女友歇斯底里发作了一通。Jack和对方就此分手了。

他说:“她如果不心虚的话,生气什么呢?可见还是经不起查!”

我不禁困惑,这是暗示我,以后的女朋友都要主动给他查吗?

我在群里问:”这三人我还要继续接触吗?“

Tracy一反常态地没有说教我,她说算了。

我有点像碰到老师请假的小学生, 雀跃,又不知道老师怎么了。

下午六点钟,陆星沉发微信给我说,我要给技术同事开会,会晚点,我订了八点钟的位子,你可以先吃,我开完会就来找你。

我说行。

我在座位上一边接连吃海胆和鹅肝寿司,一边戴着耳机看综艺节目,格外快乐。

所以当陆星沉晃到我面前坐下的时候,我都吓一跳。

室内暖气很足,陆星沉脱掉羽绒服,又把羊绒衫的袖口挽起,露出利落的小臂线条。

我注意到他手指很漂亮,手腕上戴了一块apple watch。不知道为什么,戴这个的男人总让我觉得很”少年感”。

可惜比起少年感,创投圈的男人们更不愿意放过每个炫富机会,他们的手表价格总是和自己收入挂钩。

陆星沉说对不起,让你等了。

我摘下耳机,摆摆手:“这应该是你下班早的日子了吧?创业就是7✖️24小时营业。”

陆星沉只是笑,没有趁机卖惨或卖乖。

我们俩四年没怎么联系,他看菜单的时候我只能看他,跟沈晏那种摆明了知道自己的美貌的风骚男性比起来,陆星沉单眼皮,清瘦,头发蓬蓬松松得让人想揉一把。

他突然抬起眼睛问我说:“我们再来两份鹅肝寿司好吗?”

我被逮个正着,连忙说好,又主动找话题说:“咱俩太久不见了,聊工作扫兴,不聊工作我又不知道说什么。”

陆星沉一边盖上菜单一边说:“嗯。我也很久没来餐厅吃饭,平时都是外卖打发,谢谢你陪我。”

我喝了两杯清酒,很放松,于是接话说:“你这么没有生活吗?”

陆星沉说我社交圈小,不认识什么人。

我说也是哦,我看你们公司都没什么女员工。圈子那么小,谁换了跑车谁泡了网红都能传遍,唯独没听过你的八卦。

陆星沉朝我笑笑,准备低头吃他的鳗鱼饭。

“所以你有过女朋友吗?我能问点你的私人八卦吗?你特别像……喝露水长大的人。”

“有过一个。”陆星沉又放下筷子,认真答我:“创业后太忙了。”

“你知道圈里有人传过你是gay吗?”看他迷惘的神情,我突然来了兴致,决定给他拆解这个传闻:“常年单身,但一点也不邋遢,不去夜总会,不睡女下属,也从不讨论女的身材长相……”

“直男形象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差?”

“也不是差,我有个好朋友叫Tracy,她特别会看人,她教我说,一个男的,有特别明显的毛病所以单身,那不可怕;如果他没什么毛病还单身,那就是有大问题。”

陆星沉颇感兴趣地问:“她还教你什么?”

我于是把我列Excel约会的故事和盘托出,我讲得口干舌燥,又叫了一壶清酒,服务员端上来,然后面有难色地看向陆星沉说:“先生,鳗鱼饭最好趁热吃……另外我们半小时后打烊了。”

我这才发现,陆星沉一直在听我说有的没的,一口东西都没吃过。

我顿时脸红了,我说你快吃你快吃,我是自己吃饱了所以跟你没话找话。

陆星沉说没事,我很久没听过那么好玩的事了,然后他跟服务员说,你给我拿打包盒吧。

陆星沉叫了车要送我回家,我们在路边等车的时候,他说你是不是长高了点。

我晃了晃脚上的高跟鞋:“我都30啦,哪还能再长高,我只会变老了。倒是你,没怎么变,不像他们。”

“他们什么样?”

“emmm……你说其他混得好的创业男吗?买大牌,买几百万的机械表,换车,换老婆或找小三,e朋友圈各种定位,头发喷发胶,造型吹得老高。”我瞥他一眼:”你头发软软的,像金毛。“

陆星沉有些诧异地看向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你想揉吗?”

我思索了一会,觉得这个机会不容错过,于是勇敢点头:“嗯!”

陆星沉于是蹲了下来。

我伸出手,刚想摸他的脑袋,一辆滴滴专车停在我们面前,师傅摇下车窗,问我们:“是你俩吗?”

陆星沉给我开了车门,自己绕到另一边坐进来。

到了地点,他下车的时候,我说谢谢你的饭。

陆星沉侧身回头看我说:“谢谢你的时间,你家住哪?我现在改一下目的地让师傅接着送你。”

我忍不住恶作剧,探长手臂,揉了揉他的脑袋。

真的很软。

我说你走呗,下次吃饭缺人随时叫我。

这是第一次和男生约会,他先到自己家下车再让我走,但我一点都没觉得别扭。陆星沉就是这样的,不讨好,像植物。

我回到家,在群里跟Tracy和洪瑜说:“我觉得我又找到了新机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3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4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5山楂树之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