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目录

第二十六章

​​昨天,5月20号,阮清辉在群里发了条段子:

男的给女的转账,要转1314,但男方为了省钱,只转了131,然后又补上了四块钱。

我“哈哈哈哈”完,说,这也像leo会干的事。

阮清辉没有接话。

大概这种话,只能当老婆的自己说,别人不敢附和,怕我日后想起来介意。

阮清辉在我面前也开始讲分寸了,不知道是因为沈晏的关系,或只是年岁渐长。

过了会,我看到她说,我520啥都没有。

洪瑜反问:“这个群里谁有?”

阮清辉发了一个截图。

是一个微博上疑似外围的女生晒的5万2的转账截图和一条HarryWinston的项链,以至于一旁看起来就很昂贵的玫瑰都变得次要了。

阮清辉说:我们跟人家是活在平行世界里吗?为什么她们随随便便花男人几百万收个房子什么的,现实中我从没听过这种事情。

洪瑜说,转账p图不是淘宝15块钱能搞定的事情吗?项链和花更简单,盗图就行。

“人至于为虚荣心费那么大劲吗?”

“人家这不是虚荣心,这是事业心。”洪瑜答:“微博上的外围已经有了稳定的赚钱模式。让粉丝去加自己微信,可以搞社群引流粉丝去整容甚至卖身,也可以搞知识付费教她们怎么打扮减肥搞男人,最次最次还能卖衣服。”

洪瑜最后总结说:“在微博上走云淡风轻岁月静好路线的女的,都是想花男人的钱,而那些成天说自己花了男人多少多少钱的,都是想赚女人的钱。”

我正要击节叫好,就看到群里弹出冯楚楚的发言:“不啊,我收到520礼物了。”

她发来了一束花的照片,不是激进的玫瑰,男士品位颇佳,搭配得很清新。

还有一张小卡片:你的文字是我生活里的一点亮光,希望不要断更。署名是,你的忠实粉丝。

我想起Steven也追过冯楚楚的连载,他俩还约会过一两次,直到Steven得知自己差点要泡洪瑜的表妹。

我跟冯楚楚并不亲密,但可能是我对别人的八卦太不关心了,所以大家大胆地跟我倾吐。

那晚洪瑜加班,清辉约会,我跟冯楚楚单独在客厅里,她问我你喝酒吗,我说不,她说你酒精过敏吗,我说不,我只是易醉。

“那你失去了一个很珍贵的放松方式。”

我摇头:“酒精并不能让麻烦消失。”

我问她:“你喜欢Steven吗?或者说,如果没有你姐……Steven可以吗?”

冯楚楚惊异地瞪大眼睛:“这跟我姐有什么关系?他俩都分手了。“

“……但他俩好过很久,更何况……”我想说更何况Steven还可能是洪瑜孩子他爹,但当时不确认,所以咽了下去:“你不膈应吗?”

“更刺激了啊。”冯楚楚歪头认认真真地问我:“你没看过姐夫跟小姨子的肉文吗?”

我一时不知怎么作答。

冯楚楚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悚然:“你不会没看过a片吧?那肉文你总看过吧?popo你知道吗?”

我微笑纠正她:“我看过,但我们传统女性对性不那么感兴趣。”

“那你又损失了一个很珍贵的放松方式。”冯楚楚一脸真的替我惋惜的神情:“人生苦短。”

“所以你跟Steven是为什么掰的?”

“我觉得Steven还喜欢我姐姐。”

冯楚楚说,她跟Steven在他家的私人影院看犯罪片,枪战最激烈的关头,Steven把手递过来,以便她随时握住壮胆。

冯楚楚扭头朝他轻松地笑:“我小学暑假就把教父、美国往事……一堆黑帮片看完了。”

Steven的脸上渐渐浮出一种怅然旧欢如梦的神情:“我有过一个前女友,她也特别爱看这些。第一次约会,坐她旁边的也是一对情侣,电影到最激烈关头,她旁边的女的吓得不行,她男友就用手给她遮眼睛,女生缩到他怀里……我前女友冷笑了声,说至于吗,这么怕不如回家看天线宝宝。我就是从那时候喜欢她的。”

还有一次,冯楚楚随口说,你之前说你喜欢爬山?

Steven说自己去过喜马拉雅南麓的不丹。

“哦哦……一路很艰苦吧?会缺氧吗?”

Steven说,那边也有安缦。

冯楚楚不解。

Steven意识到自己必须向她解释安缦是什么级别的奢华酒店,但刚要开口他却觉得兴味索然,他摊开手说“forget it”。

过了两天,冯楚楚对他说,我查了下安缦,你活得太精致了,一个男的太精致会让我不安,我会觉得对方……在掂量我的斤两。

Steven脸上闪过诧异,他说,这话……我前女友也说过。

Steven有意无意地,提到过许多次前女友,但从未透露过半点她的个人信息。而他的前妻很公开,Steven却说:她对我生活的影响,就好像一杯水泼到桌子上,然后蒸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你为什么会跟她结婚?”

“我觉得我应该喜欢那样的。”

什么样呢。Steven说不上来。

冯楚楚说,我对Steven最上头的那阵子,我把他前妻的微博看完了。特无聊。就是有钱人的流水账。买了什么,去了哪里。有天我突然意识到,无聊,就是他前妻身上最大的亮点。因为足够无聊,才能围着他转,才能全身心照顾、迁就家庭。那就是精英男性想要的老婆。

“很无聊的。我才不要。”

5.20晚上。

我们在家里吃,我比平时多做了两个菜,加了盐焗鸡和茄子肥肠煲。

后者是Leo的妈妈来北京小住的时候教我的,她说Leo很爱吃肥肠,但只吃她做的,因为“外面店里处理不干净的”。

她像是那种抗战片里,组织上派来的人托付机密一样跟我说,以后就要你来做了。

我含糊答应,事实上我猜想全北京也抓不出几个下了班在家做茄子肥肠煲的人。

不过今天是5月20号,Leo妈妈刚回老家一周……肥肠煲就肥肠煲吧。

Leo在回家路上给我转了520,附言是:老婆辛苦啦,我现在深刻意识到,我们这个家没有你撑不起来。

这话当然是有语境的。

Leo的妈妈来北京做胃镜检查,包括之后发现有息肉做切除手术,都是我一手包办的。

手术当天,我跟Leo都要上班,下了班我立马赶赴医院,并且主动提出当晚陪床。

Leo晚上十点终于露面,他一脸心疼地问他妈妈,你难受吗?做母亲的立刻原谅了他的迟到,并且逼他回家睡觉。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世上所有的母子、婆媳关系都是这样的。

我只是有些嫉妒Leo……我没有被宠溺过。

Leo进屋,看到茄子肥肠煲,眼神惊喜,他说谢谢老婆,你真是费心了,然后迅速闪进卫生间洗手。

Leo很高兴地在吃茄子肥肠煲,手机振动,他当着我的面接起,是工作电话。 Leo跟下属说话的时候总是声音格外洪亮。挂掉电话,他说老婆,等过了下个月公示期,我就正式升总经理了。36岁,我们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啊。

我笑。

leo赶紧补充,老婆,我知道你们互联网公司升职很快。但我们央企不一样的,我们很看重一个人的积累,40岁以内的高管是非常罕见的。

我点头,不像小桃桃事件前,那时他自夸我都是会捧场的。现在,我不想应酬。

桌上的盘子是Wedgwood,skp买的。Leo很爱呼朋唤友来家里吃饭,所以在餐具上很讲究。

房子在东四环,位置不算太好,但附近大型商场、各类生活设施都很全。现在也升到八万一平了。

桌子上还摆着每周都会送的花。Leo看我目光移到花上,以为我是责备他没有送花,连忙表态:“今天买我怕人多,有溢价,明天价格就回落了……哦明天521,还不确定,后天,后天我给你送一束大的。”

这就是我小时候立志想过的生活,甚至部分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可是那句话就纠缠在我脑海里了:很无聊的。我才不要。

怕气氛太沉闷,我挑起话题说,你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吧。

“520,我跟我妈打电话干什么?她又不过这种节日。”

“你提醒她一下,胃息肉切除后,要少食多餐,别吃那些会胀气的食物……”

Leo说嗯,他说我一会吃完饭打。

吃完饭我洗碗,洗到一半,想一边iPad看剧一边洗,于是去卧室拿iPad,却发现门锁上了。

我敲了敲门,Leo急忙来开,手里还捏着手机。

我狐疑地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

Leo连忙点开通话记录给我看:你看,在跟我妈打电话呢,我怕吵着你,就锁了下门。

我不记得Leo母亲的电话,但我看手机号后面的归属地,倒确实是Leo老家,所以我点头,拿了iPad就出去了。

我觉得一定哪里有问题。

Leo以前跟他妈聊天,从不会背着我,相反,他还会喊我过去跟他妈妈说两句,力证我们俩很美满,让他妈妈放心。

他为什么要突然锁门,真是很怪。

我猜想——是涉及到他爸爸妈妈那边的财产问题。

凌晨一点,我在群里说了这个事。

洪瑜说,你干脆就看下Leo的手机呗,你知道他的密码吗?

我说不知道,但很好蒙。相识那么些年,对他来说重要的那几个数字,我还是知道的。

“独立女性也看伴侣手机吗?”冯楚楚说。

“看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事跟独立女性有啥关系,别有事没事给自己加那么大的人设包袱。”洪瑜答。

“我不看。”阮清辉跳出来:“因为我跟绝大多数的男的,都没有进展到需要看对方手机的那一步。”

“你今天晚上跟谁吃饭?”洪瑜在群里艾特阮清辉。

“一个人在家吃云南菜。只有约会没有男朋友的下场,就是大家都觉得520这个日子太郑重了,见面就意味着要确定在一起,所以没人约我。”

“一个都没有吗?”

“哦,陆星沉八点多问我吃啥,我跟他说我点了云南菜外卖了,问他要不要来吃,他说不吃云南菜,我就不管他了。”

洪瑜在我们另外三人的小群里迅速发言:“Steven问我,阮清辉跟陆星沉到底啥关系,请问我如何作答?”

从阮清辉提到陆星沉,到洪瑜在小群里发问,前后不超过30秒。这个时间,洪瑜无论如何不能转述八卦给Steven听,那就只有一个可能,Steven在她身边,看着我们聊天。

他俩复合了。

果然冯楚楚先反问:“你晚上回来吗?”

“我加班。但你不许往我家里带男人。”

她们聊得热热闹闹,而我专心听Leo的打呼声,确认他业已熟睡。

我悄悄拿起他的手机。

六位数密码不难猜,是Leo的身高+他当年的高考分数。

他好几个密码都是这个组合。

我先扫了眼他的微信页面,确实很“干净”。没什么可疑人员。

除掉他置顶的工作群外,他最后聊天的人就是他妈妈。我点进对话框,先看到的对话是他妈妈说“你也早点休息,现在可别喝酒了啊”,Leo说“好”。

再往上滑。

Leo的妈妈对他说,最重要是身体健康,家族没有遗传疾病。别的都可以暂时不讲究。

Leo说“嗯”。

再往上滑。

Leo妈妈说:刘翠是挺好的。可惜就是怀不上。我们现在不能等了。

很奇怪,这样的关头,我异常平静,平静到能听清自己的心跳声。

再往上滑。

Leo妈妈说:妈妈对你一切满意,唯一欠缺是你还没有孩子,让妈妈很焦虑。我是希望趁我身体还行,能给你带两年孩子,你就算找育儿嫂,家里也得有人盯着是不是?你跟刘翠这么多年没有孩子……我们对她也仁至义尽。她跟着你,什么都吃过用过看过了。你可以先认识一些年轻女孩子,要家教比较好的,母亲的素质还是很重要的,如果有谁先有宝宝了,你就跟刘翠提离婚。

Leo隔了半小时,说嗯。

我再仔细看这个对话的发生时间。

是Leo母亲手术当晚,我在陪床,Leo在家。

我不知道Leo母亲原来精神那么好。

我把手机搁回床头。

我自己的手机在疯狂震动,我一看,冯楚楚在艾特我:tracy!今天那个给我送花的粉丝居然是你们公司的!

阮清辉也在艾特我:

你前两天买的那个醉虾链接是什么?陆星沉没吃过。我给他买一个尝尝。

洪瑜在小群里艾特我:

人呢?

我们下注吧,阮清辉会跟谁在一块。

这是一个很寻常的夜晚。大家有各自轻佻的快乐和烦恼。

而我决心要打25岁迄今最重要的一仗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2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3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