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目录

第十三章

1月26日。

Tracy这几天很不对劲。我汇报什么不靠谱的事儿,她都不教育我。

我也不问她,我最近乐于找冯楚楚玩,跟她一块,我有种自己从三人行也就是本年级的后进生,降级后变成大姐大的感觉。

我告诉冯楚楚,Steven为了表达对我的歉疚和关怀,给我介绍了个新的约会人选,Owen,常春藤毕业,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当技术总监,据说年薪加股票有三百万。

放在Excel表里,光看硬件,9.5分以上。

冯楚楚问我说:“你不是喜欢沈晏吗?为什么还要约会这些有的没的?你为什么不卯足了劲追沈晏?”

我有点哭笑不得:“在我这个年纪,很难吊死在一棵树上了……”想了想又补充说:“如果我像你那么大就好了。”

冯楚楚大约看出了我的失落,找补说:“新时代女性,就是应该多约会!多实践!这样才不亏!你要是看不上Owen,你就把他让给我!”

我说绝对没问题。

“你要是看上了Owen,我可以自己追沈老师吗?”冯楚楚又问。

我没接话。

我是真的怀抱着希望去见Owen的。

Owen在一家人均数一数二的牛扒房请我吃饭。

落座后我们寒暄两句,服务员递菜单上来,Owen一边浏览菜单一边说:“这家店还算马马虎虎能吃,就是地方不够好,北京就这样,无论多贵的地段,方圆500米内,都有破破烂烂的平民楼,煞风景。”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表示我选好菜品了,Owen于是打一个响指,招呼服务员过来,Owen说要一份上等T骨,一份珍宝蟹饼配芥末蛋黄酱,一份松露炸薯条,他说得很快,服务员问:“先生你能重复一下吗?”

“哎。”Owen叹一口气,对我说:“我特别讨厌跟服务行业的人打交道,他们的低智商能把你逼疯。”

我觉得丢脸,悄悄用菜单遮住脸。

没上餐前的这段时间总是最尴尬的,幸好Owen手机里进了消息,他低头看完,“哎呀”一声,我说怎么了。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Owen连连哀叹道:“明天我要飞上海,大雨,预计航班会大规模延误,我的秘书告诉我,为了确保能赶上跟合作方的会议,让我改选高铁,当然,肯定是商务座。”

我说那也挺好呀,高铁准时准点,还不用提前过去安检。

“哎呀,你去过北京南站吗?臭烘烘的,现在春运又快开始了,我一想到我要跟农民工挤在同一个平方米里,就快窒息了。”

我说北京南站都是高铁停靠,农民工大约还坐不起。

“是吗?”Owen摸摸自己鼻子:“不好意思啊,我不太了解春运,不大关心这个阶层的事情。”

不过Owen显然很懂另一个阶层的事。

他说起跟前女友的分手原因:“庸俗。唯有庸俗是我所不能忍耐的。”

“我前女友每次选旅行目的地,都选海岛这种毫无内涵的地方。”

“我们俩每次去伦敦、去巴黎、去纽约,她一下飞机就去购物,成天在那算退税率和汇率,我让她跟我一起逛博物馆,给她讲解每一则名画背后的故事,她这时候倒是喊累了困了。”

“我前女友家境也算殷实,但我跟你说,中国这一批90年以后富起来的人,摆脱不了暴发户的习性。国外三代才有贵族,真正的old money什么样的?人家衣服都没有牌子,穿皮鞋里面一定黑袜子,收集名画而不是所谓奢侈品牌。”

“总之我是受不了那种new money的,那跟我从小接受的教育理念相差太远。”

我紧张地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刚买的心爱的CHANEL发夹,犹豫要不要偷偷揪下来。

“你蛮好的。”

我一惊,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入了Owen的法眼。

“我刚刚在观察,你切牛排的手势,拿杯子的姿态,都可以的。”

既然我通过了初审,Owen于是谈兴更浓些:

“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所以从小就非常重视我的教育,我从小学就是一路名校了。

教育真的太重要了,虽然我还未婚,但我选现在这个小区就是看重了它的小学学区。当然,朝阳没什么好的中学学区,都是好中学的分校。但我的孩子肯定不会在国内读中学了。

我对另一半的要求非常简单,遇到我之前,她的学历事业拿得出去不能丢脸,这也体现了她本身的个人素质;遇到我之后,她就要重心转移,要照顾好我,照顾好家庭,教育好孩子…………”

他一直讲,我拼命喝酒,一方面是我觉得微醺状态人会比较宽容,另一方面……酒还是好酒,不喝白不喝。

“嗨,吴兴亮。”

我怀疑我喝多了,因为这个声音很耳熟,我偏过头,居然真的是沈晏。

Owen,即吴兴亮,也看到了沈晏,他有些不情愿地打招呼,犹豫要不要介绍给我。

他问“你怎么在这”,而我迫不及待地看向沈晏背后的人,哦,是个男的。

沈晏说这是我助教,学期结束请他吃个饭,然后他拍拍身后的学生,说你回去吧,这学期辛苦你了,下学期见。

沈晏看向我,我不知道要站起还是继续坐着。

沈晏一脸茫然地问Owen:“这位是……”

Owen介绍了我,又介绍沈晏是他的PhD同学,我站起来跟沈晏握手,他只松松地握了下我的手指部分。

“好久不见,我一起加入喝两杯?”沈晏此刻仿佛丧失了察言观色的能力,厚脸皮地自己拉开了座位。

他说你聊你的,别管我。

Owen对着沈晏稍稍有些不自在,但他大约是想起了约会的初衷,决定继续说下去:

“刚才说到哪了……我邻居基本最低都是上市公司老板,他们的太太们聚会,也是非常有水准的,一起交流的内容非常有深度,不是普通的全职太太。

对了,我有个邻居,跃然集团的总经理,据说是董事长看儿子不成器,现在把他当半个儿子看,这么大的集团交给他来接班。这个邻居,就给自己太太做了一个家务SOP手册,非常实用,我上次看了,觉得可以留一份以备不时之需……”

我真的很难,我可以感觉到,沈晏一边喝酒,一边笑眯眯偷觑我脸色。

思索五分钟后,我给沈晏发了两个字:“救我。”

发完我想起来,沈晏的微信消息是不设置提醒的。

白发了。

但沈晏仿佛会读心术似的,打开手机,扫了眼屏幕,然后突如其来地“哎哟”了一声。

Owen的演说迫不得已打断,他说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行我得赶紧去医院。“沈晏眉头紧皱,一把抓住我的手:“你能送我过去吗?我都打不了车了。”

“太拙劣了,”我们俩一起跑出餐厅50米远后我抱怨说:“Owen肯定看出我俩认识,并且是一伙的。”

“那不是更羞辱他,更好吗?”沈晏倒着走路,面朝着我。

“Owen读书时候也这么高贵冷艳吗?”我问他。

沈晏摇摇头:“Owen家是农村的,拿了奖学金来美国的,当时是很朴实的一个人。”

“也难怪。就像挤上公交车的人总希望司机快点关上车门,人总是想跟自己最看不上的那部分划清界限。”

沈晏突然又”哎呀”一声,我说又怎么了。

他说我是不是搅黄了你的约会。

我一个劲地笑:“对,我甜品都没吃呢。”

“那我给你买甜品吃……不过这附近没什么甜品店还开着了。”沈晏逡巡了一圈,问我:“冰棍吃吗?去小卖部给你买。”

我在小卖部外跺着脚等沈晏的时候,觉得好快乐。

我们俩大冬天吃冰棍走在大街上。

Owen给我发微信,问到家了吗,沈晏怎么样了。

我把微信内容在沈晏面前晃了晃,还是回复了。

我说其实Owen……也不是不能谅解。人都是复杂的,我以前可喜欢我前男友了,他结婚的时候,我还崩溃大哭过,前阵子心血来潮点进他微博,发现他关注了一大批爆乳女网红。我有时都难以想象,当年跟我在街上吵架拥抱和好的,是同一个人。人就是这样的,看久了总有漏洞。

沈晏拍拍自己胸口。

我呛他说你手机里还八百个常联系的女性好友呢。

沈晏一阵乱笑,也不辩解。

我说所以长久地泡在女人堆里,会不会觉得女的都差不多?

沈晏想了想,说有幽默感的女性比较难得。

我学着他的样子,骄傲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沈晏作出苦苦思索的样子,说,我说的是主观上的幽默感,你是客观上蛮好笑的。

我气得拿吃完了的冰棍木棒戳他。

沈晏也急急地拿小木棒挡住:“怎么还动手呢。”

我们俩跟三岁小孩一样用冰棍木棒厮杀。

沈晏一边要抵挡我的攻击,一边还要顾着看我身后有没有车,很快就节节败退。

玩得最开心的时候,我心底仍然有一个略带悲悯的声音漫上来:

“沈晏,人性幽微,我并不是不知道。”

“但还是忍不住想试试。”

我回到家,看到我妈有个未接来电,又给我微信留言说,宝宝,你现在有空吗。

但我微信回她说”咋啦?”,她又没在回复我,料想是等不住睡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我妈又问我说,你现在方便电话吗?

但我此刻已经在洪瑜家了。

冯楚楚很神秘地跟我们说,她要有一桩艳遇了。

“姐姐,你要听吗?“她蹦到洪瑜身后问。

“你要倾诉的话十分钟三千元,转账了你再开口。”洪瑜面无表情把燕麦片哗啦啦倒进牛奶里。

“为什么她们跟你倾诉就不用钱?我就要?”

“她们不住我家。你又住我这又要跟我讲你的感情破事,那我成什么了,宿管阿姨?”

Tracy缺席,冯楚楚只能单方面给我说。

“我在一个公众号上连载小说,有个读者每次都给我打赏,是个男的,打赏金额特别大,每次都是200元,成了我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

“你连载什么小说啊?我能看看吗?”

“叫我的约会Excel,就是把我们的日常串起来写。”冯楚楚一副求夸奖的神情:“是不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成为一部注定流芳百世的小说的女主角?!”

我有些兴奋,又问她:“是那个男读者约你吗?看这种小说的男的,不直吧?”

“直不直的,见了才知道。他约我在利苑喝早茶呢。我先走了啊。”

我说你真厉害,还没出道,就开始睡粉。

冯楚楚噗嗤一笑,说我一会给你直播。

很久以后我想,我真的很后悔没要求看一眼约会对象是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2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3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