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目录

第三十二章

Leo早上临出门前换鞋子的时候跟我说:“你妈妈给我打电话了。”

我望向他。

Leo的皮鞋是系带的,所以他说话的时候没有看我,而是全神贯注地系鞋带,仿佛这是天底下第一紧要事:“没什么,就问我们最近好不好,没吵架吧,我说没。另外闲聊了两句。妈妈挺担心我们俩的……”

终于Leo把头抬起,直视我,说出了这番话的中心句:“以后家里的小事就别去烦她了。”

又过了两天,我在公司里收到一箱没有包装袋没有logo的手作牛轧糖,不用问我也知道是我妈做的,她还附了一张小卡片:家和万事兴。

Leo爱吃牛轧糖,我妈这是在委婉地讨好女婿。

我看着保鲜袋里塞得鼓鼓囊囊的牛轧糖,突然一阵心酸,我索性站起来,挨个分给同事,最后还剩下一袋,我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吃掉。

手机振动,看到我妈发来消息:“牛轧糖收到了吧?记得放到冰箱冷藏格里,小翠,人无完人,结婚前要睁大眼,婚后要闭只眼。”

而我只是突然想起,因为从小到大我都不挑食,所以妈妈也不记得我最爱吃什么。

但我并没有这个念头付诸文字,我微信回复她说“好的,我明白”,同时另一只手干脆地撕开牛轧糖的保鲜袋口子。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北京夏天暴雨特别多,地图上红色拥挤成一片,专车加到了3倍价,我决定下楼去便利店里买瓶酸奶当晚饭,等雨停了再走。

便利店里冷气打得很足,我进去时候忍不住一哆嗦,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沈晏?”

是他,他回头笑眯眯的,真奇怪,大雨天所有人都略显狼狈,但沈晏周遭的空气仍然是干燥的体面的。

“你怎么在这?”

沈晏有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脚下一个像旅行包一样的袋子:“一个朋友要离开北京了,我来把他家猫带走。就这个小区,结果碰上大雨。”

“哦哦。”我点头附和:“我也是看一时半会回不去,下来买杯酸奶。”

寒暄完毕,沈晏礼貌地侧过身方便我去冷柜拿酸奶。我排队结账的时候扭头看,他仍然坐在便利店的凳子上,旅行袋拉开了个口子,他伸手在逗小猫。

外面天色完全黑透了,配上瓢泼大雨,有恐怖片的气氛。

我看了一会玻璃门外,从队伍里走开,去架子上又拿了瓶酸奶,一起买单,然后走到沈晏旁边:“给你。”

“这猫什么品种啊?”

“小土猫。”

“哦。”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就专心舀酸奶喝。兜里的手机振动,是我妈,我不想当着沈晏的面接她电话,犹豫几秒,按掉,然后发微信说:“妈我在做饭呢。一会说。”

放下手机,我轻声跟沈晏说:“我跟Leo可能快离婚了。”

沈晏的神情毫不意外,这半年Leo频频找他镇场面救火,他当然早就嗅到了这段婚姻腐烂的气息。

“我妈很着急。我爸爸去世得早,她带着我,孤儿寡母,有过一段不容易的日子。所以她特别怕我重蹈覆辙。而且我懂她的顾虑,离开Leo,我不一定能碰到更好的人,也不一定会再婚了。”

“关于我和Leo的事,我不能跟妈妈诉苦……但也就斩断了她理解我的可能。”

我看着外面急匆匆的行人,平静地说这些:“我刚来北京工作的时候,每到傍晚就会心慌,觉得整个城市的人都有去处,就我是孤身一人,所以刚好碰到Leo就结婚了。这么多年过去,我其实还是一个人。”

小猫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用潮乎乎的舌头舔我的手指。

“我跟我妈打电话还得预约呢。”沈晏自我调侃:“邮件预约,特正式,跟定餐厅一样。”

我忍不住笑出声。

沈晏看着我,像是喟叹又像是安慰,他说有时你只能接受,人跟人之间的缘分就那么浅。

“你人生中有过特别……深刻的关系吗?”我调整了下坐姿,决定用八卦话题缓解心中郁结。

过了好一会,沈晏才露出一个像是认输的笑容:“没有。”

“我有点分离恐慌吧,不想分开的时候搞得大家太难受。”

“是你跟初恋分手的时候对方想暗杀你把你搞怕了吗?”我逗他。

沈晏摇头:“不,是我。我妈离开我的前半年,我每天都想着回家她可能在等我,但都没有。我有点被搞怕了。我不想带给别人这种感受。”

我们俩当中出现了悠长的沉默。

只有小猫无知无觉,还尝试舔酸奶盖,沈晏静静地把瓶盖挪开。

“——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追求承诺的。”

说完我俩又陷入寂静,我知道我们都想起了阮清辉。

冯楚楚被求婚后,阮清辉面上跟我们笑嘻嘻地立誓要好好约会,奋起直追进度,我知道打从心里这事根本没给她造成什么刺激。

但凡恨嫁的女人,不会跟沈晏纠缠个半年也不急着讨个说法的。

沈晏拿过手机看,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直觉对话那头的人就是阮清辉。

我看到沈晏弯腰,挑了个角度,给小猫拍了张照片,再坐直。

几乎是同时的,我手机振动,是群消息。

阮清辉把一张小土猫的照片发到群里,说:“可爱吗!沈晏新养的小猫!”

我把手机翻转,递给他看。

沈晏也略微带点羞涩地笑了,这一刻他不那么像情圣,反倒像被亲戚撞破早恋的中学男生。

他顾左右而言他:“雨小了。”然后问我:“你上去拿一下东西,我叫车?”

下楼的时候我带上了牛轧糖,坐进车里后,我把保鲜袋朝沈晏晃了晃:“你吃牛轧糖吗,手作的。”

沈晏拿起一块尝了尝,连声说好。

“你带回去吃吧。”

沈晏很绅士地让师傅先送我,我却看到群里阮清辉喜滋滋地说“晚上去沈晏家玩小猫”,我说没事,先送你吧,我没什么事。

沈晏下车的时候,我看到阮清辉也到了他家小区门口,她兴高采烈地朝他挥挥手,小跑过来,她穿了件粉红色T恤,鲜亮得融不进沉沉夜色。

而我要回家面对Leo了。

Leo已经到家了,他看到我,神情有些抱歉:“你这么晚——我本来想来接你的,但我看你们那一片堵车,我过来恐怕还没有你打车来得快……”

我挥挥手说没事,你吃饭了吧?

Leo说嗯,我把冰箱里的冷面吃掉了。

“哦。”

“哎,老婆不做饭,我就只能吃点冷冰冰的东西。你一回来,就觉得整个家都热乎起来了。”

我不接话,虽然没淋雨我还是觉得身上黏糊糊的,想冲个澡。

Leo看我走进浴室但没关门,就尾随过来:“你洗澡啊?要我给你搓背吗?”

“不用。”我停下动作等他自觉地出去。

家里两个卫生间,一个是公卫,一个在卧室里,从前我们俩都在卧室里洗澡,最近我一个人悄悄把洗漱品挪到了公卫,安静地划定了楚河汉界。

“老婆——”Leo拖长尾音跟我撒娇:“咱俩现在都不亲近了。”

我从镜子里看向他。

“你是吸取了同事的教训——怕我闹离婚,影响你在领导心里的形象吗?”我语气轻飘飘的,但我相信Leo一定听得出来并不全是玩笑话:“所以现在亡羊补牢?”

Leo干笑两声,说你这把我想得太阴暗了。

“我是真觉得今天没来接你……挺对不住你的。我今天开车回来时候还在想,咱俩刚结婚的时候,我开的是马自达,车很一般,但那时我每天接你上班下班的,咱俩说说笑笑,挺开心,我现在这车越换越好,你坐它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少了……有时真不知道人忙忙碌碌为的是什么。”

我面不改色地拿牙刷。

听得出来,Leo这话并不全是假的,只是他伤感的同时,也不忘捎上几分自得——到底车是越换越好了。

洗澡的时候我顺便清洗了下水道盖子,果不其然,上面缠满了我掉落的头发。

我心里叹口气——卧室里的卫生间就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Leo细心,每次洗澡完都会清理下水道盖,他这一点跟很多粗枝大叶的丈夫不一样。

Leo也从不抽烟喝酒赌博……据他说这是家教,我公公在世的时候也没这些毛病。相反的,Leo还往家里搬过不少花花草草,没事就伺候它们。从我妈妈的角度看,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丈夫。

往事也并不全是龌龊。

可能是因为冲了个热水澡,出浴室的时候,我脸色也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Leo在沙发上用电脑,看我头上包着毛巾走出来,当即放下电脑,说我给你吹头发。

我心里一动,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他第一次笨手笨脚给我吹头发,怕热风烫到我,还会仔细地先用自己的手试一下温度,多年过去,想到那一幕,仍有余温。

吹了没两下,Leo的手机振动,是微信电话,他故意坦荡荡地露出屏幕给我看,确实是来自他同事的,我说你去吧,Leo起身,去阳台之前还嘱咐我说,你别吹,等我回来继续啊。

我一边吹头发一边想找手机玩,忘了放在哪,于是环顾四周,却意外发现他的电脑没盖实,漏出一点屏幕的光。

我打开来,果然,因为Leo没盖好,所以电脑没有切换进睡眠模式。

我关掉电吹风,这样方便我听Leo的脚步声,同时点开了微信。

跟绝大多数人一样,Leo的微信还登陆了网页版。

我想——我可能要面对真相的全部了,因为男人担心老婆查岗可能会删除手机微信里的聊天记录,但网页版的常常就不会记得去同步删。

两年前我们探讨过,如果要查伴侣出轨,只能看对方手机的三个软件,你看哪三个?

清辉说:微信聊天记录、微博的最常访问,还有……王者荣耀队友匹配记录?

我跟洪瑜相视一笑,这答案真少女。

我们会选的是:微信转账记录、支付宝记录、银行卡记录。

所以我直接在Leo的微信里搜索“买”字。

先跳出来是跟我的对话框,相关语句分别有:

“我在盒马买了芦笋,晚上炒一下?”

“买菜的钱我跟阿姨结过了。”

“你提醒我周六下午去买热水,现在已经是用备用水了。”

太乏善可陈了,我点开看Leo跟别人的对话。

有跟一个头像是自己精修艺术照的姑娘的,对方发了一句:“想买。”

我连忙查看上下文。

是bv这两年热门的云朵包。

大约因为没有logo,所以Leo以为不贵,他说:买啊,这个多少啊?

姑娘说:官网28000,不过代购肯定能便宜好多。

我看到Leo隔了两个小时才回:这包都不能背吧?太不实用了。

姑娘没有回复他。

虽然是自己老公在出轨,我还是没忍住幸灾乐祸的笑。

我退出,看第二个对话。

这个姑娘的头像是一只吐舌头的小狗,微信昵称更让我头疼:元气苏打💕,作为HR我真的有点不解,她们都不上班的吗?如果上班的话,没人跟她们说这种名字头像很不专业吗?

Leo跟元气苏打说:你买验孕棒了吗?

我本来还挂着嘲笑的嘴角沉了下来。

元气苏打说:“嗯。我明天早上就测,然后跟宝宝说,宝宝,如果我们真的有了宝宝怎么办呀?”

Leo回:“那你也是我的大宝宝。”

过了20分钟,Leo再次叮嘱:“结果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滑过一堆腻歪的“宝宝”,我翻看这一次验孕的结果。

元气苏打拍了照片过来:一条杠,吓死宝宝了。

我迅速把这段对话合并发给自己,然后删除Leo这一边的发送记录,上次我的律师提醒我说,现在微信聊天记录也可以作为证据了。

我又翻看了他跟两个女生的聊天记录,发现小桃桃那样的可能是异类,现在女孩子们特别拎得清,Leo喊一个女孩到饭局吃饭,她说“没钱打车”,Leo只能灰溜溜打200过去,女孩说“叔叔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行情呀?”然后毅然退回红包。

我都有点想替Leo感叹“人心不古”。

Leo到底是从小到大的好学生啊。

Leo走回客厅的时候,我已经把电脑摆回去了。

他边走变感叹说外面雨真大,让他想起小时候的台风天,也是这样的风雨大作,又说小时候家里住的是平房,一下雨就泛潮,黏黏腻腻,很不舒服,所以从小立志考到北京。

“但雨停了就会觉得整个世界被清洗了一遍……也挺好的,是吧?”我面带笑意地看向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2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3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4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5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