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75章 藏不住

第75章 藏不住

所属书籍: 偷偷藏不住

回到家后,桑稚换上拖鞋,又坐回了原本的位置。

桑荣和黎萍还呆在客厅,倒是没怎么说话。一个在看电视,另一个拿着本书在看。室内只有电视的欢快声响,跟刚刚的氛围没差太多。

黎萍抬眼看她,随口问了句:“这么快回来了?”

桑稚往水果盘里拿了颗圣女果,塞进嘴里。她伸手把外套脱掉,嗯了声:“送到小区门口,嘉许哥就让我回来了。”

黎萍点头,没再多问。

桑稚咬着水果,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在桑荣和黎萍身上晃悠着。她觉得段嘉许表现得还挺好,小心翼翼地提:“爸妈,你们觉得怎么样?”

黎萍的视线重新放到电视上:“什么怎么样?”

“这不是好些年没见了,”桑稚小声说,“现在见到面了,然后也聊了那么多事情。你们的态度,有没有改观一些。”

桑荣笑道:“小伙子人挺好。”

桑稚连忙附和:“是吧,人很好的。”

“确实是很优秀,各方面都很好。他大学那会儿,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也觉得他以后肯定能有出息。”桑荣的目光还放在书上,声音听起来很和蔼,“这么多年,一个人这样过来,肯定也不好受。”

桑稚一顿,淡抿了下唇。

桑荣没多提,忽地转了话题,笑起来:“之前我还听你妈说,你头一回见段嘉许的时候,就在人面前哭,也不害臊。”

黎萍也笑:“哭的我还以为干嘛了,结果就跟阿延闹呢。”

他们这么提起来,桑稚也觉得面子过不去:“那我不是小吗。”

“最近总在想以前的事情,你小的时候,身体不太好。”桑荣放下手里的书,像是在回忆,“那会儿三天两头的,不是过敏,就是发烧。我跟你妈天天往医院跑,看你一直在哭,到后来连哭的劲儿都没有。”

黎萍也把电视关上。

“我们看着也难受,但也没别的办法。你哥那会儿也小,不太欢迎你的出现。觉得有了你之后,我们也不怎么管他。”桑荣说着说着又笑了,“还在周记本上写过,宁可家里养条狗,都不想要这个妹妹。”

桑稚瞬间不爽了。

没等她出声,桑荣又道:“但你住院的时候,他见不到你,又每天都跟我们找你。骗他说把你丢掉了,还把他当场弄哭了。”

“……”桑稚舔了舔唇,“怎么突然说这个。”

“想到还觉得挺有意思,感觉就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桑荣说,“结果现在,你和你哥都差不多要结婚了。”

桑稚窘迫道:“我还早呢。”

桑荣轻叹了口气:“只只,爸爸不是什么专.制的人,不会因为我们家里的条件还算可以,就有高人一等的想法。也不是说,觉得谁都配不上我女儿,不管是谁想跟你在一起,我都一定能挑出不好的毛病。”

“……”

“也不是觉得,我们只只吃不了苦。”桑荣说,“只是一点都不舍得让你吃苦,怕你以后会过得不好,无时无刻有这样的担忧。”

桑稚的喉间一哽。

“我只是个普通人,跟世界上所有的爸爸,拥有一样的想法。”桑荣说,“希望我的孩子一辈子顺风顺水,过得平安又快乐。”

桑稚轻声道:“我知道。”

“本来想瞒着你,但怕你以后知道了,会不开心,会怪我们。”桑荣把眼镜摘下,喃喃道,“今天,爸爸是跟嘉许说了点话。”

“……”桑稚愣住,嘴唇下意识张了张。

“我把我现在顾虑的所有事情,觉得该说的,都跟他提了一遍。可能这些话,有一定程度上,会伤害到他。但他应该也会因此认真地考虑一下,你们的未来。”桑荣说,“你可能觉得只是谈个恋爱,暂时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但如果不合适,爸爸觉得——”

“……”

“你们还是趁早断了比较好。”

这话一落,室内陷入一片沉静。

桑稚突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顾虑她的情绪,他们一直没有明说,只是说不赞成,但也不会阻拦。可他们真正希望的,大概就是,她跟段嘉许能够就此结束。

半晌后。

桑稚出了声:“我就是,一点都不能吃苦的。”

“……”

“被人骂一句就觉得不开心,吃不到想吃的东西也不开心,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去做一些自己觉得很不喜欢,又一定要做的事情。”桑稚的声音很轻,“所以,就是因为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才会一直在你们面前说这些话。”

黎萍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说话。

“我还在读大学,不是说谈个恋爱,就立刻要结婚什么的。”桑稚说,“还有那么长时间,我也可以经常带他回来给你们看,让你们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

桑荣看着她,认真地嗯了声。

“我不是让你们立刻就接纳他,立刻就很喜欢他。”桑稚吐了口气,“只是想让你们,不要太在意他家里的事情,因为这个不是他能选择的。”

“……”

“别的方面,你们有什么意见都没关系。”桑稚说,“只要对他,公平一点就好。”

三人的对话,因桑延的到来中断。

桑稚心情有些堵,回到房间。她坐在床上,发着愣,想着刚刚段嘉许的反应,思绪混沌,还想了一大堆的事情。

半晌,桑稚吸了下鼻子,给段嘉许打了个电话。

那端立刻接了起来,语气跟平时无二:“怎么了?”

桑稚拿起床上的抱枕,塞在怀里。她垂下眼,目光盯着虚空中的一个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声也没吭。

“怎么不说话?”段嘉许声音散漫,“不小心摁到的?”

桑稚这才开口:“不是。”

段嘉许也没再继续问,轻笑了声,提起别的事情:“你这家教赚的还不少,这红包跟个砖头似的。”

“哪有那么夸张。”

“下回也给你一个。”段嘉许吊儿郎当道,“是我没注意,忘了我们只只这年龄,还是能收红包的。”

桑稚没什么心情跟他开玩笑。听着他这语气,心情莫名更堵得慌。她没再犹豫,问道:“我爸爸今天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电话那头安静几秒。

很快,段嘉许说:“真没什么。”

“我爸爸都跟我说了。”桑稚具体也不知道桑荣说了些什么,半天只憋出了句,“你不要不开心。”

“想什么呢,怎么就不开心了。”段嘉许说,“真没说什么不好的话,你爸爸妈妈很好,只是跟我提了一些顾虑。”

桑稚小声问:“那他们说了什么?”

“好像是,觉得我年纪太大,你带出去丢人。”

“……”桑稚皱眉,“你能不能严肃点,我是很认真的在问你。”

“那叔叔阿姨一晚上跟我说了那么多话,”段嘉许笑起来,“我这不是也不清楚你问的是哪句吗?”

这明显就是不打算说的样子。

他不想说,桑稚也不再追问。

她的情绪有些低落,语无伦次地说:“反正,你不要不开心。我爸妈主要是,一直把我当小孩,怕我遇到不好的人,就跟我哥一样的……要换个他们不认识的,估计会说更多话。而且他们说的,也不代表我的想法的。”

段嘉许:“嗯。”

“还有,你爸爸的事情,就算别人怎么说,也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在意。”桑稚不会安慰人,只能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我会再跟他们好好说的……”

“我知道。”段嘉许说,“别跟他们提了,难得放个假,好好跟你爸妈相处,别因为这个影响心情。”

“……”

“别担心,”段嘉许的声音变得很轻,像是在喃喃低语,“我再考虑一下。”

桑稚一愣,正想问他在考虑什么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传来桑延的声音:“妈煮了汤,让你出去喝。”

她抬了眼,下意识应了声:“好。”

段嘉许明显也听到了:“去喝吧,别让他们等。”

桑稚沉默了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刚刚的事情,只是哦了声,又重复了一遍:“那你不要不开心。”

等桑稚喝完汤,洗漱完回来之后,已经过了好一阵子了。她重新翻出手机,打开微信。犹豫好半晌,在跟段嘉许的聊天窗输入了句:【你刚刚说考虑一下,是在考虑什么?】

在这个界面停了好一会儿。

桑稚默默地把字全部删掉,改成两个字:【晚安。】

她关掉灯,趴在床上,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这句话。

我再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

考虑。

桑荣和段嘉许都是说,提了一些顾虑的事情。

那是在顾虑什么?

年龄的问题,亦或者是他父亲的事情?

但这两个,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那就只剩下,段嘉许的经济条件。

可他也不算穷吧。

就是,可能暂时还买不起房,但他再努力个几年,然后加上她之后出来工作,这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所以段嘉许是要考虑什么。

总不能是……

桑稚强行收回自己即将冒出来的念头。

怔怔地盯着天花板,桑稚的眼眶发涩,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她坐了起来,眼前浮起一层水雾,又被她强行地憋了回去。

在此刻,所有的坚定和不退让,都变得不明确了起来。

其实桑稚觉得,总有一天,父母肯定会改变想法的。短时间内,她会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苦恼,但也不是很担心他们不支持的事情。

可她有些害怕,段嘉许的想法。

桑稚很清楚,他是很在意这件事情的。

所以会在在一起的第一天,就跟她提了这个事情,也会在意她是否介意。即使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个事情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却仍然会为此,而感到卑微。

极为根深蒂固的想法,还是他怎么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桑稚会担心,因为今晚桑荣和黎萍的话,他会不会也真的觉得自己不够好。

会不会因为她开始有了压力。

会不会因为对桑荣的感激,以及他们的反对,就做出了退让。

会不会就真的就不打算再跟她在一起。

会不会就真的放弃。

桑稚用力抿了抿唇。她忍着喉间的哽意,再次拿起手机,想跟他说些什么,想让他不要难过,不要太在意这件事情。

不要开始考虑,他所说的,要再考虑一下的事情。

在这一瞬间,桑稚觉得自己无力又弱小到了极致。

桑稚觉得自己能一辈子对他好,希望他不要再因为从前的事情,感到不开心,再不要因此受到伤害。

可他好像还是因为她,再次受到了伤害。

她慢慢地放下手机。

桑稚思绪发空,突然想起。

在段嘉许之前住的那个小区楼下,她小心翼翼,又格外正经地将自己的心意表达。他的眼睛染着光,伸手抱住她,亲吻她的额头。

而后,极为缱绻地说:“嗯,我也很喜欢你。”

隔天,桑稚一大早又被黎萍拉去走亲戚。注意到她的心思不在这边,黎萍也不勉强她,找了个理由让她回去。

从亲戚家出来之后,桑稚便去找了段嘉许。

因为年初七就要上班,他没打算呆多长时间,之前订的机票,也是今天晚上就回宜荷。

段嘉许神色照旧,似乎是真没被影响。

桑稚又跟他强调了几句,让他不要不开心。他倒摆出一副好笑的样子,说道:“你怎么跟哄小孩似的。”

上飞机之前,段嘉许思考了下,主动安抚了她几句,而后道:“自己在这边好好过完年,再玩一会儿,然后再回学校。”

桑稚心不在焉地点头:“嗯。”

“一去可要去好几个月。”段嘉许玩味般地说,“可别再因为想家哭鼻子了。”

桑稚盯着他,嘴唇动了动,想问点什么,又怕得到不好的答案。她沉默下来,只是又点了点头。

桑稚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就是不敢问,他到底在考虑什么事情。她警惕至极,觉得只要自己不问,就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

她觉得自己像是成为了一个悲观主义者。

什么都只能往坏的方面想。

但想多了,桑稚又会觉得,自己是在吓自己。

如果段嘉许真有那样的想法,现在肯定也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有的时候,很多想法,又会因为一些正常的小事,而产生了转变。段嘉许回了宜荷之后,变得很忙,跟桑稚的联系也渐少了起来。

这在平时,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单指是年后,之前段嘉许也经常要加班,总会比较忙。有时候她找他,他没有立刻回复,桑稚也不会太在意。

可这段时间,桑稚总想着他那句“我再考虑一下”,所有情绪不断积压,像是不断灌着气的气球,下一刻就要炸开。

再结合他这样的行为。

桑稚就会觉得,他会不会是在躲她。

会不会是真的在考虑。

要不要分开。

这一晚,桑稚睡得极其不安稳。

她做了一个晚上的梦。

梦到姜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跟她说:“你们真要分了啊?没关系,段嘉许也不会太难过的,他会觉得,你能找到更好的就好。”

梦到那天她没有进厨房帮黎萍的忙,然后看到段嘉许听到桑荣的话之后,瞬间僵住了的笑容。

梦到段嘉许自嘲般地说:“怕你介意。”

梦到他笑着说:“觉得,你爸妈都是好人。他们那样帮了我,我总不能对不起他们。”

所有的画面交错,在这虚幻中显得真实了起来。最后,桑稚梦到那天晚上,他没有收她送的那个红包,低声说:“要不还是算了。”

下一刻,桑稚睁开眼,醒了过来。

桑稚捂着心口的位置,脑袋还一片空白,处于梦境过后的迷茫感。她一时也想不起刚刚做了什么梦,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半晌后。

极大的空虚感将她整个人占据。桑稚抓着被子,突然就开始掉眼泪,喉咙里是克制不住的呜咽声。怕会吵到隔壁的桑荣和黎萍,她只能用尽全力忍着。

桑稚拿起手机,想给段嘉许打个电话。

注意到时间,她的动作停住,用极为模糊的视野,看着屏幕渐渐熄灭。

不知过了多久。

桑稚下定决心地擦开眼泪,再次点亮手机,订了最近回宜荷的航班。

桑稚只能订到隔天晚上十点的飞机。醒来后,她跟父母说了一声,学校那边临时有事,所有打算提前回去。

吃过午饭,桑稚开始收拾行李,看到窗台上的那个牛奶瓶的时候,她的目光停住,走过去拿起来。

她把里边的星星倒了出来。

到现在,桑稚都还记得,自己是用了哪哥星星纸,写下了当初的心情,然后放到瓶子里去。

桑稚伸手拿上里边两颗一样颜色的星星,放进口袋里。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桑荣开车把她送到了机场。

桑稚自己一个人过了安检,在候机厅里等待,犹豫着给段嘉许发了条微信,等了好一阵也没收到回复。

她抿了抿唇,还是没告诉他,自己现在就要回宜荷的事情。

上了飞机,坐到靠过道的位置。

桑稚系上安全带,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想起了自己高一的时候,偷偷跑到宜荷去找他的事情。也是像现在一样,临时买的机票。

好一点的位置基本都被挑完了。

那不是她第一次坐飞机,却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

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怕,假装并没有觉得不安,假装自己勇敢至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都不觉得可惜。

只要去见他一面。

桑稚把手放进口袋里,摸到了刚刚塞进去的那两颗星星。她的掌心收拢,很快又松开,像是决定了什么事情。

三小时后,桑稚下了飞机。她拿出手机,开机,拖着行李箱,往出口的方向走,恰好段嘉许的电话过来。

桑稚接起来。

“只只,我刚听你哥说,你今天回学校?”段嘉许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不是周六才回来吗?”

桑稚小声道:“嗯。”

“到了?”段嘉许顿了下,“怎么没跟我说?”

“想跟你说的。”桑稚的声音闷闷地,“但你没理我。”

“这段时间有点事儿,没怎么看手机,不是不理你。”段嘉许说,“我到机场了,你在哪儿?”

“t3出口旁边的椅子。”

“嗯。”段嘉许轻哄道,“在那乖乖等着。”

桑稚坐在位置上,从口袋里把那两颗星星拿了出来。她揉了揉眼,极为坚定地想着,这次一定不会哭。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桑稚就见到段嘉许赶过来的身影。

段嘉许走到桑稚的面前,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裹到她身上:“在南芜呆久了,都不知道宜荷这边的温度了啊?”

桑稚盯着他看。

段嘉许挑眉:“怎么了?”

桑稚垂下头,把手里的纸星星递给他。

见状,段嘉许接过来:“这什么?”

她一直想瞒着的事情。

这辈子都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

在她看来,自己是极为狼狈的,像个败将一样。

在这段感情里,桑稚自卑至极。她觉得不对等,所以想让别人都觉得,段嘉许才是投入感情更多的那个人。

她想让他也这么认为。

她希望,他能永远离不开她。

“你记不记得,我高一来宜荷的那次。”桑稚再次抬起眼,认真地说,“我说过来找网恋对象的那次。”

“嗯,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我其实,不是来找什么网恋对象的。”

“……”

“我没有什么网恋对象。”桑稚其实一点都不想哭,她觉得哭真的太狼狈了,但是说着说着就莫名哽咽了起来,“我那个时候,是来找你的。”

像是没听懂她的话,段嘉许半蹲在她面前:“什么?”

“我听我哥说,你谈女朋友了。”桑稚不敢看他,忍着哭腔把话说完,“我就偷拿了身份证,买了机票过来。”

“……”

“我不是,上了大学之后,来宜荷之后才喜欢你的。”桑稚用手背抹着泪,有些说不下去了,“我都是骗你的,我怕你觉得我……”

我都告诉你。

我全部,都告诉你。

这样的话,你能不能知道自己很好。

你能不能因为我这么喜欢你,不要因为任何人的话动摇,也不要觉得自己不好,永远跟我在一起。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持续了,接近七年的时间。

从年少,到现在,甚至她的整个未来。

桑稚极其确定,自己一定没法像这样,这么喜欢一个人。

段嘉许头一回,觉得极其无措。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低下眼,慢慢地把手里的那两颗星星拆开,看到了上面留下来的字迹。

稚嫩,又青涩。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叫段,jiā,xu。”

你相信吗?

在还没清楚你名字对应的是哪个字的时候。

我就喜欢上你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75章 藏不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2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3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