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章 偷偷

所属书籍: 偷偷藏不住

桑稚的音量不大,语气也平静。但也许是因为内容过于震撼,在此刻就像是用喇叭扩了音,传进另外两个人的耳中。

沉默被打破,气氛有一瞬间的放松。而后,又进入了一个更尴尬的局面。

段嘉许敛了敛唇角,依然没说话。

女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是被戳中了心思,亦或者觉得这只是无关痛痒的玩笑话。她脸上的笑意挂不住了,举着手机的手渐渐放下。

桑稚悄悄往段嘉许的方向看了眼。

很凑巧地跟他对上了目光。她立刻低下眼,做贼心虚般地把书包背到胸前,摸索着里头的手机,当做自己只是一个背景布。

又过了几秒。

段嘉许收回视线,顺着桑稚的话说:“嗯,我有点渣。”

“……”

“而且最近有点应付不来了。”他轻笑了声,摇了摇手里的手机,散漫道,“你要想给我打电话,可能还要排个号。”

他的语气理所当然,似乎没觉得这些话有什么不妥,脸上没半点羞愧。就像是觉得有一副好的皮囊,就高人一等了一样。

段嘉许轻佻地抬了下眉:“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女人深吸了口气,勉强保持着礼貌:“不用了。”

“那可惜了。”段嘉许叹息了声,惋惜道,“要不还是留个联系方式吧?说不定你哪天改变注意……”

没等他把话说完,女人直接转头走了。

剩桑稚和段嘉许两个人站在原地。

等看不到女人的背影后,段嘉许撇头看向桑稚,悠悠地问:“小孩,哥哥凑不到三十个了,怎么办?”

“……”

这语气温和又平静,仿佛真的是在询问。

又像是笑里藏刀。

桑稚甚至觉得,他还不如对自己发脾气。杀伤力估计还没这么强。

“差一个。”段嘉许笑了下,“这个月怎么过?”

“……”桑稚不敢说话,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背脊发麻。胆怯的情绪一下子袭满心头。

站在一旁的段嘉许没再说话,安静得过分。

仿佛是在酝酿什么大招。

桑稚实在是害怕,这次连偷看都不敢,只是乖乖地站在原地。无法预知的未来让她忐忑不安。她咽了咽口水,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鼓足勇气,快速喊了句“哥哥再见”。而后突然拔腿往前跑,像是逃难似的。

段嘉许扬了扬眉,轻松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扯了回来。

“跑什么?”

还没跑两步就被抓到。

桑稚突然意识到逃跑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她泄了气。

“太晚了……这天都快黑了。”桑稚心虚地低着头,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叫,“一会儿我妈回家了,看到我还没回去会担心的。”

段嘉许象征性地看了看天空:“这么晚了,哥哥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

桑稚立刻说:“没事,车站就在附近,然后下车了我就差不多到家了。哥哥你也得回学校,不然回去要很晚了。”

“嗯?”段嘉许说,“我之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关心我。”

“……”反正跑不掉了,桑稚干脆破罐子破摔,“哥哥,就这么一件小事情,你干嘛记那么久,你又没什么损失。”

段嘉许懒洋洋道:“怎么就没损失了?”

桑稚理直气壮:“你考虑那么久,不就是不想给那个姐姐号码,又不好意思拒绝。那我刚刚不是在帮你吗?这么一算,你还得跟我说一句谢谢呢。”

小姑娘胡扯的功夫倒是厉害,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段嘉许盯着她看了好几秒,似是气笑了,他轻扯了下嘴角,说:“行。”

“不过哥哥你刚刚也帮了我。”他就这么应下,桑稚的心里还是半点底气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说,“那我们就扯平吧。”

“这可不行。”段嘉许说,“走吧,哥哥亲自上门答谢。”

“……”

这个年龄的小孩,最害怕的两个词估计就是——“告老师”、“叫家长”。

眼前的人总拿这两个点来恐吓她,让她瞬间没了脾气。桑稚不敢再惹他,很憋屈地说:“你怎么动不动就要告家长,你这样很幼稚。”

段嘉许眼尾稍扬,淡淡道:“我这不是还差个女朋友,心情不好吗?”

桑稚反驳:“那你是来帮我见老师的,又不是来相亲的。”

“行,你告诉我。谁教你这些的?”段嘉许好笑道,“还一天换一个女朋友,说的哥哥跟鸭一样。”

桑稚眨了眨眼,没理解:“这为什么跟鸭一样?”

“……”

突然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个刚上初中的小朋友。

段嘉许的表情一顿,抓了抓脸,随后提起她背着的书包,面不改色道:“就养宠物的意思,养鸭子,然后给鸭子一天换一个主人。”

桑稚顺势把双臂抽出来。她想了想,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还是装作懂了的样子。

“哦。”

粉蓝色的书包就这么落入他的手中。

段嘉许在手里掂量了下这书包的重量,扯开话题:“这么轻?”

两人往车站的方向走。

桑稚:“我没什么要带的。”

段嘉许:“作业呢?”

桑稚的表情这才有了变化,磨磨蹭蹭道:“……我不想写。”

“不想写?”段嘉许说,“那你时间用来干什么了?”

“……”

“小孩,你得听话。上课好好听讲,别破坏课堂纪律,故意跟老师作对,作业也好好完成。”想到刚刚办公室的那个男孩,段嘉许又嘱咐了句,“还有,不要早恋,成年了再说,你这个年龄就好好处点纯真的友谊。”

桑稚瞅他,敷衍般地哦了一声。

见她完全没听进去,段嘉许似是不经意地补充:“你要是再被叫家长,今天我冒充你哥哥过来的事情估计会暴露,那我到时候可真的会完蛋。你总不能就这么恩将仇报吧?”

桑稚:“下次你再过来不就好了……”

段嘉许没应下,笑意敛了些。

不知道为什么,桑稚有点怕他生气,也因此一下子就没了自己的立场:“我知道了。”

他这才笑了:“真乖。”

语气像奖励一样。

段嘉许俯下身,亲昵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走吧,哥哥送你回家。”

把她送到楼下。

段嘉许没有要上去的意思,把书包放到她面前:“回去吧。”

桑稚点头,乖乖道:“谢谢哥哥。”

走到大门处,桑稚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慢腾腾地把门打开。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见,身后也听不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她停下动作,小心翼翼地回了头。

段嘉许还站在原地,恰好跟她对上视线。

像是被当场抓了包,桑稚的脸涨红,立刻喊:“哥哥再见!”

随后手忙脚乱地跑进搂里。

家里还没有人回来,房子空荡荡的。

桑稚用手贴着发烫的脸,快速地踢开鞋子,跑到阳台处,抓着防盗栏往下看。段嘉许已经快走出小区了,此时单手举着贴在耳边,像是在打电话。

过了几秒,仿佛注意到什么。他忽然抬起头,往桑稚的方向看去。

桑稚猝不及防,又做贼心虚。

她猛地背过身蹲下。

心跳砰砰砰直跳,像是下一刻就要从身体里跳出来。她咽了咽口水,无端的心虚和无措让她不敢动弹,过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往外看。

却已经看不到段嘉许的身影。

桑稚吐了口气。

心里莫名觉得有些空落落。

这事解决的格外顺利。

老师那边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妥,父母那边毫不知情,也因此,桑稚也没受到过多的教训。可却像是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后遗症。

她开始不断地,反反复复地,想起同一个人。

有什么带着酸涩,又能尝出一丝丝甜味的东西,在冒出萌芽。

桑稚觉得这种感觉很莫名,也很不知所措。她不敢跟任何人说这个事情,觉得有些羞耻,又像是一夜长大,有了属于自己的,不能跟任何人说的秘密。

桑稚开始不断地走神。

草稿本上,日记本里,也渐渐开始填满了一个男人的名字。尽管,她连那个人名字对应的是同音的哪个字都不知道。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段时间。

也许是因为没再见面,被时间渐渐冲淡。又或许是,被她强硬性地压在了心底,想当做不存在那样。

转眼间,期中考试结束,迎来了端午假期。

桑稚早早地就回了家,从冰箱里拿了碗草莓,趴在沙发上慢吞吞地啃着。父母还没回来,家里就她一个人,电视上的动画片发出欢乐的背景音乐。

忽然,玄关处的门被打开。

桑稚下意识看过去,一瞬间就看到了桑延的脸。

没想到他这个假期会回来,桑稚愣了一下,而后像没看到似的,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电视。

桑延气笑了:“不知道喊人?”

“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下,”桑稚的手里拿着颗巴掌大的草莓,边咬着边说,“妈妈刚刚打电话叫你煮两碗饭,你快去煮吧。”

桑延凉凉道:“我都没跟她说我回家,她怎么叫我煮?”

桑稚的目光没从电视挪开过,从旁边摸索着手机,给黎萍拨了个电话,而后按了扩音:“你不信的话,我给她打个电话。”

桑延懒得理她,到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喝。

那头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喊道:“只只,怎么了吗?”

“妈妈。”桑稚面不改色地说,“哥哥回来了,你刚刚是不是让我叫他煮饭呀?”

桑延把冰箱关上,往桑稚的方向看。

而后,他听到电话里的黎萍沉默了几秒,然后说:“对啊,他煮了没?”

桑延:“……”

桑稚咽下草莓,提高了音量,对桑延说:“哥哥,妈妈问你煮了没!”

桑延盯着桑稚看了好一阵子,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走进了厨房里。见状,桑稚爬了起来,走到厨房,倚在门边探头看:“他现在在煮。”

又跟黎萍说了几句,桑稚便挂了电话。她看着桑延的背影,突然想起了把段嘉许认成他的事情。沉默半晌,她莫名冒出了句:“哥哥,你在大学有谈恋爱吗?”

桑延没理她。

“没有吗?一次都没有吗?”像是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桑稚连动画片都不看了,“我说真的,哥哥。”

桑延回头,语气不太好:“干什么?”

桑稚认真道:“你要不要去整个容?”

“……”

桑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他不想再看到她,背过身,冷笑道:“上次跟我一起回来的那个哥哥,你还记得不?”

桑稚咬东西的动作一顿,垂下眼,慢吞吞地说:“记得。”

“他说你跟我长得像。”

“……”桑稚沉默几秒,突然冒出了句,“我惹他了吗?”

“什么。”

桑稚抿了抿唇,不悦道:“没有的话,他为什么骂我丑?”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2八月未央作者:庆山安妮宝贝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