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70章 藏不住

第70章 藏不住

所属书籍: 偷偷藏不住

“也不是跟我一块回来的。”桑稚手心冒汗,干巴巴地解释,“嘉许哥刚好也要来南芜,就顺便一起了。然后哥哥喝酒了嘛,他没喝,就帮忙把我送回来。”

黎萍随口道:“你也喝了?”

桑稚用手指比划了下:“一点点。”

“以后别喝了。”黎萍皱着眉说,“这次就算了,你哥哥在,但你自己在外边的时候,能不喝就不喝,自己得注意点。”

桑稚乖乖点头。

两人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后,黎萍又提起:“只只,妈妈之前有一次给你打电话,那时候不是听你说,段嘉许生病,做了个手术?”

桑稚呆呆地啊了声,很快就想起来:“是呀,怎么了?那都去年的事情了。”

“没。”黎萍的声音很轻,“妈妈就问问。”

黎萍的这个反应,弄得桑稚有些不安。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又点点头,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哦。”

狭小的电梯间内,气氛显得有些沉。

黎萍很平常地跟她聊着天,情绪上也没什么不妥:“你俩在宜荷经常见面?”

“就偶尔。”桑稚语气也很平常,“会出去吃个饭什么的。”

“以前怎么没见他来南芜?”黎萍说,“这次怎么突然过来了?”

桑稚不太会撒谎,只想蒙混过去:“我也不知道,没问。”

“你也是,你哥喝了酒没法送你,你怎么也不给爸妈打个电话。”黎萍语速温缓,轻声训着,“还得麻烦别人送你回来一趟,难得聚一次会的。”

恰好电梯到了。

桑稚跟着黎萍走出去,边说:“他酒店在附近,顺路。”

黎萍:“嗯。”

不知道为什么,桑稚总觉得她有些奇怪。这种怪异的氛围,莫名像是在施压,让桑稚甚至有了坦白的冲动。她的心跳直打鼓,小心翼翼道:“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儿。”黎萍笑了笑,拿钥匙打开门,“快去洗个澡吧,一股酒味。”

进家门后,黎萍进了厨房,继续收拾着东西。

桑荣正在主卧的浴室里洗澡。

桑稚想去个黎萍帮个忙,一进厨房就被赶了出去,让她赶紧洗澡然后睡个觉。她觉得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回房间拿上衣服,进了浴室。

想着跟黎萍的对话,桑稚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是被她发现了什么,但又好像不是,而且她的这个反应和桑稚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是因为她瞒着?

桑稚吐了口气,胸口处像是被压了块石头,有点憋得慌。她犹豫着要不要趁这两天,委婉地跟黎萍提一下这个事情。

感觉也不是多难提的事情。

因为心事重重,桑稚也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的澡。等她洗完澡出来,客厅的灯已经关上了,只有浴室外的灯还开着。

就着这个光,桑稚到客厅装了杯水。路过主卧的时候,她听到黎萍和桑荣似乎在说些什么,但隔着一道门也听不太清。

桑稚回到房间里。

她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到段嘉许发来的消息,桑稚打开看了眼,回复了句:【到家了,刚洗了个澡。】

想了想,桑稚迟疑地输入:【我妈好像发现咱俩谈恋爱了。】

没等她发送出去,房门被敲响。

桑稚按了下电源键熄屏,而后抬起头,顺带站起来坐到床上:“怎么了?你进来就行。”

下一刻,门从外边被开启。

是黎萍。

她走了进来,坐到床边上,似乎是考虑了一番,表情有些严肃:“只只,妈妈问你个事儿。”

桑稚把手机放下:“嗯?”

黎萍问:“你跟妈妈说实话,你跟段嘉许谈恋爱了?”

桑稚舔了舔嘴角,神情讷讷。

两人对视着,僵持片刻,桑稚垂死挣扎般地做出反应:“啊?”

“啊什么啊。”黎萍说,“妈妈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突然把那放了几年的东西都拿出来,整天对着手机笑,还莫名要跟你哥一块出去吃烧烤。”

“……”

黎萍问:“谈多久了?”

桑稚不知不觉就坐端正起来,小声说:“没多久。”

“所以暑假才没回家?”

“不是,”桑稚硬着头皮说,“就是听我舍友说完,就想找个实习,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嘛。我回家肯定就天天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干。”

黎萍脸上的笑意渐收,又问:“你暑假的时候,是住他那,还是住宿舍。”

“……”桑稚觉得紧张,磕磕绊绊道,“宿舍!哥哥也知道的……我没住他那。上回哥哥来宜荷的时候,也看到了的。”

“妈妈不是要干涉你。”黎萍叹息了声,“我只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毕竟这事儿,确实是女生比较容易受到伤害,而且你年纪也比他小那么多。”

桑稚的声音细细的:“我知道。”

“你俩到哪一步了?”

“没有的。”桑稚有些尴尬,说不太出口,“就没那样……”

黎萍抬眼盯着她,欲言又止。

“妈妈,你不是也见过嘉许哥很多次吗?”桑稚帮段嘉许说着好话,“你也知道的,他不是坏人,对我很好的,你不要担心。”

“只只。”黎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认真道,“我刚刚跟你爸提了这个事情。说实话,我们两个,都是不太赞同你们在一起的。”

这话极其出乎桑稚的意料,她抬起头,有点不知所措:“为什么?”

黎萍:“他跟你说过,他家的事情吗?”

桑稚点点头:“怎么了?”

“我先前也跟你提过,你哥大一的时候,他找你哥借了三万块钱。你哥哪来那么多钱,只能找你爸。但这个钱不算小钱,我们还是问了一下原因。”

“……”

“所以也大概清楚了,他家里的情况。”黎萍说,“妈妈没有要太注重家境的意思,那孩子我见过,知道是个好孩子。因为那三万块的事情,他一直也对我们家很好。来给你家教的那次,我给他的钱,他最后一天来的时候,都放在茶几上了。”

桑稚愣了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小的时候,他也很照顾你,我都知道。你哥哥跟他玩得好,或者你把他当成哥哥,我都没有任何意见。”黎萍又叹了口气,缓慢地说着,“但如果是要成为你的另一半,妈妈真的……”

桑稚有些急了,打断她的话:“妈妈,你不能这样想。”

“我不太清楚他现在的情况。但我之前听说,他爸爸现在是植物人是吗?”黎萍说,“还有,受害者的亲戚总来找麻烦?”

桑稚诚实说:“没有总。”

“你遇到过?”

桑稚沉默几秒:“没有。”

她这个反应,黎萍瞬间明白了。她深吸了口气,平静道:“只只,妈妈知道他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也确实可怜。可能我这么说是有点自私,但是我真的不希望,是我女儿陪他一起过这样的日子。”

“……”桑稚喉间一哽,很认真地说,“我没觉得辛苦,他也一直对我很好,我跟他在一起很开心的。”

“你现在还小,你们在一起也没多久。”黎萍说,“而且你现在还在读大学,他已经出来工作好几年了。你们接触的人和事都不一样,平时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很容易会有分歧。”

“但是……”

“只只,妈妈也不想说这些话,让你不开心。”

“……”

黎萍站了起来,又道:“妈妈只是不赞同,但不会阻止。你自己要考虑好,可能现在说这些,对你来说,也比较久远,毕竟现在也只是谈个恋爱。”

桑稚低声道:“我有考虑的。”

“我也不是要你找个多有钱的人。”黎萍说,“我只希望,你能找一个对你好的,你喜欢的,并且,合适的人。”

桑稚是真的没想过,桑荣和黎萍会不同意。

他们一向宠着她,不管她提什么要求,只要不要太过分,他们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意见。包括去宜荷上大学,以及暑假不回家的事情。

况且,他们也认识段嘉许。

清楚他的家庭情况,也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桑稚不太明白黎萍的顾虑。难道就是因为他家里的事情,以及目前的经济条件吗?

可她真的不觉得这是什么大的问题。

又不是没房就过不了日子。

桑稚觉得有些烦躁,爬起来把灯关上。她钻回被子里,拿起被她冷落了好半天的手机,发现段嘉许已经回了她好几条消息。

段嘉许:【明天有空出来?】

过了几分钟,又一条:【睡了啊?】

再过几分钟:【小朋友就是能睡。[难过]】

看到他发的那个土土的表情,桑稚的坏心情莫名散了些。她把输入框的那行字删掉,思考了下,把脑袋也钻进被子里,戴上耳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段嘉许立刻接了起来:“还没睡?”

桑稚嗯了声,纠结着要不要跟他说刚刚的事情。

段嘉许低笑着说:“刚刚在干嘛呢,还不理人。”

“跟我妈说了会儿的话。”桑稚的声音很小,像在跟他说悄悄话,“没看手机。”

“那你是不是要准备睡觉了?”段嘉许说,“我感觉现在的年轻人都挺能熬夜的吧,怎么你就活得像个小老头似的。”

桑稚皱眉:“早睡早起,对身体好。”

段嘉许顺从地应:“嗯,知道了。”

回想着黎萍刚刚的话,桑稚有些心神不定。他后来说的话,她也没太听进去,心不在焉地附和着。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段嘉许很快便道:“是不是困了?”

桑稚回过神:“啊?”

“困了就挂了吧。”段嘉许温和道,“哥哥明天再找你。”

桑稚的生物钟到了,确实有些困,下意识就顺着他的话喊:“哥哥,我问你个事儿。”

段继续愣了下,笑出声:“嗯?”

“我小时候,”在被子里呆久了,桑稚有点透不过气,把脑袋冒出来,“就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就对我挺好的,是为什么?”

段嘉许似是想不太起来了:“我那会儿对你好吗?”

“挺好的呀。”桑稚很认真地想,嘀咕道,“就钱飞哥和骏文哥加起来,哦,再加上我哥吧,都没你对我好。”

“那估计是你小时候也对我挺好?”顺着电流过来,他的声音多了几分磁性,半开玩笑,“也可能是我人本来就挺好。”

想着他没拿家教兼职费的事情,桑稚沉默几秒,嗯了声。

“还有的话,”段嘉许停顿了下,把话说完,“这事儿我好像没跟你说过,之前我妈生病,你家里借了我三万块钱。”

“……”

“觉得,你爸妈都是好人。”段嘉许似乎也没觉得难以启齿,话里带着笑意,“所以也得对你好点。”

结果桑稚还是没能说出口。

没能跟段嘉许说出,她父母不太赞同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

但想了一晚上,桑稚其实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她在黎萍面前多说点段嘉许的好话,在桑荣面前多撒几次娇,这事情估计也就这么过了。

隔天早上,桑荣又跟桑稚说了一些话,之后也没再提。黎萍确实也没太阻止,桑稚提出要出门,虽然没有明确说是去找段嘉许,但黎萍也没拦着,只是像平时一样嘱咐她早点回家。

桑稚也一直没在段嘉许面前提这个事情。

段嘉许提过一次,要不要上门跟桑荣和黎萍问个好。但黎萍刚说了那样的话,桑稚觉得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机,怕他知道了会不开心,还是拒绝了。

这个假期就这样过去。

觉得一来一回挺麻烦的,加上桑稚也没什么行李,所以她没让桑延送。七号中午,两人到附近坐机场大巴,直达了机场。

过了安检,到候机厅等待。

桑稚没睡午觉,此时有些困,百无聊赖地打开之前下载的密室逃脱游戏来玩。她不太擅长玩游戏,有时候卡一个点能卡半天。

段嘉许在一旁看着她玩,时不时说几句提醒她一下。

一个关卡,得他提醒好几次,桑稚才过关。玩了几关之后,她忽地放下手机,莫名发起脾气:“不玩了。”

段嘉许觉得好笑:“怎么了?”

“你是不是玩过?”桑稚把手机丢到他的腿上,不悦道,“你这也太奇怪了,我都还没点下个场景,你就知道线索在哪里了。”

段嘉许拿起她的手机,吊儿郎当道:“这游戏我公司开发的。”

“……”

桑稚没了解过这方面的事情,但连他做过什么游戏都不知道,也有些心虚。她瞅他一眼,默默地把手机拿了回来:“那你别说话。”

段嘉许眉梢一抬,没再多言。

过了几分钟,段嘉许开了口,但这次却不是说游戏的事情,漫不经心地:“对了,你哥昨天给我打了个电话。”

桑稚抬眼:“他又干嘛。”

“就说了八个字。”段嘉许的手搭在桑稚座椅的椅背上,一字一顿道,“‘我毁了我妹的一生。’”

“……”

“然后他就挂了。”

桑稚莫名其妙:“你别管他。”

段嘉许轻笑了声,低下头,继续看她的游戏进度:“你以前玩不玩游戏?”

“不怎么玩。”桑稚老实道,“没什么兴趣。”

“那你之前那个网友,”段嘉许若有所思道,“怎么认识的?”

“……”

“你那个年纪,估计都是,”说到这,段嘉许扭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游戏里的结婚对象?”

桑稚也想不到能通过什么途径认识人,只能含糊地应了声:“嗯。”

段嘉许:“哪个游戏?”

“……”

他这锲而不舍,什么事情都要刨根究底地问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桑稚勉强说出一个自己玩过的游戏:“冒险岛。”

段嘉许散漫道:“噢。”

沉默下来。

桑稚继续玩着手里的游戏,没过多久就听到了登机的广播声。

与此同时,旁边的段嘉许又冒出了两个字:“哪天——”

桑稚站了起来,看向他:“啊?”

段嘉许长睫抬起,一双桃花眼与她对上。他的唇角向上扯,一改平时不正经的模样,把话说完:“上去把婚离一下。”

“……”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70章 藏不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2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3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