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54章 藏不住

第54章 藏不住

所属书籍: 偷偷藏不住

外头暖黄色的灯光洒进来,在段嘉许的脸上染上了明暗不一的光。他的眼睛下方被睫毛打出了浅浅的阴影,瞳仁的颜色偏淡,天生自带温柔。

他轻咳了声,像是在忍笑,很有深意地嗯了声。

桑稚硬邦邦地补了句:“你该挂了。”

“等会儿。”桑延的声音轻了些,听起来捉摸不透,“段嘉许,你年纪比我大吧?”

段嘉许平静道:“怎么?”

桑延:“我妹的男朋友也比我大。”

“嗯。”段嘉许转着方向盘,眼皮都不动一下,“跟我一样大。”

沉默片刻。

桑延似乎是气笑了:“你别告诉我——”

像是猜到了他接下来的话,桑稚的头皮发麻,一时间也完全没有坦白的勇气。她连忙打断:“不是,绝对不是。哥哥,你想什么呢!”

桑延冷声说:“我说什么了你就说不是。”

桑稚勉强平复心情,很不爽地说:“你这样说,谁猜不到你要说的是什么?”

桑延:“你俩一块出去吃饭?”

桑稚底气十足:“是啊,嘉许哥生日,我就找他吃饭了。总不能像你那样,跟一点感情都没有一样,还好意思说我买的礼物是你送的。”

段嘉许在一旁安静听着两兄妹吵架。

桑延嘲讽:“大老爷们过什么生日,矫情。”

“……”

似是也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离谱,桑延没再提刚刚的事情:“那你俩吃去吧。还有,小鬼,记得早点回学校。我挂了。”

车内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是不是桑稚的心理作用。没了桑延的声音,一时间,她觉得这尴尬的气氛像是升到了一个最顶端。

桑稚装死般地窝在位置上,抱着手机在玩。

按照他俩刚刚说的话,应该是她每回跟桑延说了什么,然后他一转头就告诉了段嘉许。这老男人在她面前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估计每天都在心里笑话她的装模作样。

烦!人!精!

果然。

没多久。

段嘉许的话里带了疑问,慢条斯理道:“什么男朋友?”

桑稚不想没了气势,坐直了起来,认真解释:“我跟我哥说的是,可能要谈恋爱了,没说已经谈了。”

他轻笑了声:“研究生?”

“……”

段嘉许:“我现在去考还来得及不?”

桑稚觉得丢脸,继续装死。

“不考的话,那以后在你哥那边要怎么说?”段嘉许尾音稍扬,语气不太正经,“说你跟那个研究生男朋友没成,跟我成了,行不行?”

桑稚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跟你哪里成了。”

段嘉许笑:“都跟你哥那边摊牌了,还不承认对我有那个意思?”

桑稚:“我就不能真是看上了个研究生吗?”

闻言,段嘉许的眉梢抬起,悠悠道:“我真只有本科学历。”

“……”

每个字句都在暗示。

你看上的人,就算你形容出来的长相年龄身世背景跟我不符合。

那个人还是我。

所以只能是你形容的有误。

桑稚直直地盯着他,突然有些丧气,低声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段嘉许瞥她一眼:“知道什么。”

桑稚没吭声。

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段嘉许又往她的方向看了几眼。

她低着头,唇角略微下拉,眼皮也耷拉着,看不出在想什么,但很明显地能感觉到是有些不开心的。

表现的那么明显。

他还得装作没发现的样子。

段嘉许觉得好笑:“正经问你个事儿。”

桑稚小声道:“什么。”

段嘉许:“真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桑稚扭头看他,眉眼稍稍舒展开来。沉默了好几秒,她看向窗外,这次终于松了口,含糊不清地说:“有一点。”

“行。”

桑稚语气古怪:“你就这反应。”

段嘉许:“嗯?”

“你怎么不说我,”桑稚也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咕哝道,“明明对你有意思,也不同意,每天就等着你来追我。”

“你不是说只有一点吗?”段嘉许不太在意,替她想着理由,“那估计是还没到能在一起的地步吧。”

桑稚没说话。

车子不知不觉就到了段嘉许家附近的一个超市,他找了个位置停车,顺带调侃道:“我们只只第一次谈恋爱,顾虑多,哥哥理解。”

桑稚忍不住说:“那我要是一直不同意呢?”

段嘉许替她解开安全带,挑着眉道:“那你就每天等着哥哥来追你。”

“……”

段嘉许思索了下,淡笑着说:“你这一辈子估计也就谈这一场恋爱了。”

桑稚没否认,表情有些不自在。

段嘉许目光下滑,与她对视,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儿。而后,他开了口,声音很轻,像是在哄她:“所以,别的小姑娘有的——”

“……”

“我们只只也得有。”

两人进了超市。

段嘉许的来意只是想买点蔬菜和肉,晚饭就在家里弄着吃。他往生鲜区的方向去,桑稚却没跟着他一块,自顾自地到零食区抱了一堆吃的。

然后在回到他那边扔进购物车里。

一来一回好几次。

桑稚第四回出现到段嘉许面前的时候,购物车里已经装了大半的东西,还基本都是她挑的。他把刚拿的一盒鸡翅放进购物车里,随口道:“你这是要在我家住下了?”

桑稚一噎:“我这给你买的。”

段嘉许接过她手里的果冻:“给我买的?”

“你平时嘴馋的时候,就可以拿来吃。不吃的话,也可以放着,我有空来帮你吃。”桑稚厚着脸皮说,“我也喜欢吃这个,就不会浪费。”

段嘉许笑出声:“也?”

“干嘛。”桑稚理不直气也壮地说,“我又没见过你吃零食,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那我只能拿我喜欢吃的嘛。”

段嘉许低下眼,扫了一圈,评价:“小姑娘吃的东西。”

桑稚安静两秒,不甘不愿地说:“那我放回去。”

段嘉许推着车,往蔬菜区的方向走去:“放回去干什么。”

桑稚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他,嘀咕道:“你不是说这是小姑娘吃的东西吗?”

段嘉许平静道:“嗯,我家刚好养了一个。”

桑稚一愣,脚步瞬间停了下来,耳根莫名发烫,很快又跟了上去。她没再跑到零食区,跟着段嘉许一块挑蔬菜。

段嘉许掀起眼睑,问她:“不挑零食了?”

桑稚:“没要买的了。”

“那去结账了?”

“嗯。”

桑稚看着购物车里的东西,问道:“嘉许哥,你会做饭吗?”

段嘉许:“会一点。”

桑稚想了想:“我一会儿给你煮个长寿面吧。”

“你还会煮这个啊?”

“……”桑稚无辜道,“把水煮开,再把面扔下去不就完事了吗?”

段嘉许眉心一跳:“那能好吃?”

“这不就吃个仪式,哪里是吃味道。”桑稚自认为很有道理,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你先去排队,我去买长寿面。”

“……”

出了超市,两人回到段嘉许的住所。

怕蛋糕坏掉,桑稚换上室内拖鞋之后,连忙把蛋糕盒放进了冰箱里。段嘉许整理了下刚买回来的东西,而后进了厨房,洗米煮饭。

桑稚跟进去帮忙。

段嘉许:“饿不饿?”

桑稚摇头:“还好。”

段嘉许洗了盒圣女果,塞了一颗进她嘴里,然后把手里的水果盘给她:“抱着这个,自己出去外边看会儿电视。”

桑稚拒绝:“我要来给你做长寿面。”

她拿出手机,上网查食谱:“你做你的,不用管我。”

“……”

盯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段嘉许没再拦着,弯起唇角,忍不住笑了几声。

两人各做各的事情,桑稚只占了厨房里的电磁炉,偶尔会用一下砧板和刀。段嘉许要过来帮忙,还会被她很不悦地赶走。

煮个面的时间并不需要多久。

但桑稚从没下过厨,从小到大,连包泡面都没煮过。她磨蹭了半天,切菜的时候也小心翼翼地,唯恐在这好日子里见了血。

等饭熟了,段嘉许的三菜一汤也做好了,桑稚才极为狼狈地完成了一碗看起来味道并不太好的长寿面。

桑稚自己没尝过味道,惴惴不安地把面端到段嘉许的面前。

段嘉许眼角微弯:“饭给你装好了,快吃吧。”

桑稚不敢想象这面的味道,犹豫道:“这个面你别吃了,就当个仪式感。就,我听我同学说,你们这生日好像都会做这个吃的……”

段嘉许温和道:“我试试,不好吃就不吃了,行不行?”

桑稚坐到椅子上,勉强同意:“行。”

狭小的客厅,冷白色的灯光,显得温馨至极。

桑稚咬了口饭,目光一直盯着段嘉许,想看他吃下这个面之后的表情。她看着他把面夹起来,吃进嘴里,斯文地咀嚼着。

表情没多大的变化。

片刻,段嘉许笑道:“还挺好吃。”

桑稚完全不相信,狐疑道:“真的假的?”

段嘉许嗯了声。

桑稚:“那我也吃一口。”

段嘉许扬眉:“间接接吻啊?”

“……”桑稚一言难尽道,“我拿一双新的筷子吃。”

“不行,”段嘉许温柔拒绝,“别占哥哥的便宜。”

“……”

饭后,桑稚把蛋糕从冰箱里抱出来。她拆着装着蜡烛的包装袋,笑眯眯地说:“嘉许哥,你自己把蛋糕拿出来,上面有字的。”

段嘉许把蛋糕扯出来,照着念:“祝二十六岁的段嘉许生日快乐。”

桑稚眨了眨眼:“我还特地跟店员要多了一包蜡烛。”

“哦,对了。”桑稚拿起另一个塑料袋,“这个店还有送生日帽的,你给戴上。”

段嘉许好笑道:“什么玩意儿?”

桑稚瞅了眼,往他脑袋上戴:“这个形状像个皇冠,你今天当个段王后。”

“嗯?”段嘉许笑出声,顺着说,“怎么不是段公主。”

桑稚打击他:“你这年纪怎么当公主。”

蛋糕上已经写了“二十六”三个字,桑稚也没坚持要插二十六根蜡烛。她点燃了蜡烛,按照流程给他唱生日歌,而后认真说:“你许个愿。”

段嘉许想了下,淡声道:“明年也这样就成。”

随后他便吹灭了蜡烛。

桑稚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陷入一片漆黑:“什么也这样?”

段嘉许起身把灯打开,吊儿郎当道:“明年,你也过来接我过生日。”

“那算什么愿望,那我总不能当不知道你生日。”桑稚觉得他这愿望有些莫名,把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给你的礼物。”

段嘉许接过,桃花眼扬起:“谢谢。”

安静几秒,桑稚的动作顿了下,忽地想到一种可能性。她抬起头,干巴巴地说:“嘉许哥,我问你个事情。”

“嗯?”

“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真在一起了,如果觉得不合适,然后分手了。”桑稚轻声问,“之后应该也不会再联系了吧。”

听到这话,段嘉许的眼皮动了动。

很快,桑稚反应过来,觉得这场合说这种话不太合适,连忙补了句:“我就随便问一下。”

段嘉许切着蛋糕,声音清润朗朗:“信不过我?”

“……”桑稚安静了下,“不是。”

段嘉许:“是我平时的样子太不正经了?”

桑稚没吭声。

段嘉许反倒笑了:“看来是的。”

桑稚讷讷道:“我没这个意思。”

“桑稚,你要是觉得咱俩以后会分开,那确实不太合适。你不答应呢,我也没办法逼着你。”段嘉许垂眸,与她平视,“但你答应了的话,如果还提分手这事儿——”

“……”

他的声音停住,眼尾微勾,又笑得像个妖孽:“见过哥哥发脾气没有。”

桑稚手掌抓着衣角,抬眼看他。

段嘉许压低声音,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

“很吓人的。”

这个话题就终止于此。

之后段嘉许没再提起来,桑稚也当做自己没问过这个事情。像是一段打不起什么水花的小插曲,没有人在意。

见时间差不多了,段嘉许把桑稚送回了学校。

桑稚洗漱完,回到位置上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她的思绪有些空,没法集中精神,回想着自己突然浮起来的那个念头。

她其实很清楚自己的顾虑是什么。

桑稚一点都不担心,段嘉许会对她不好。

她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

可她会担心,他也许,并不会喜欢她很久。

就算不喜欢了,段嘉许很大概率上,也不会跟她提分手,只会把他们两个的关系,当成一种责任来对待。

会演变成,让双方都很痛苦的一个结果。

是不是真是她太矫情了。

跟他在一起的这件事情,桑稚明明已经期待很久了,可真要发生的时候,反而又觉得患得患失,不安到了极致。

不安到,连接受的勇气都没有。

桑稚努力地抛开自己的这些想法,依然按照之前的方式跟段嘉许相处。很多时候,她终于下定决心,打算跟他在一起了,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段嘉许似乎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来找她的次数也因此比先前多了不少。

桑稚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自己的想法。

毕竟,她也不愿意告诉他,自己从十三岁就开始喜欢他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不再去钻这个牛角尖。

转眼间,五月就到了底。

周五结束后,晚上七点,桑稚跟部门的人约了出去聚餐。她正跟部门里的一个女生挽着手说话,一出校门,就注意到站在树下的姜颖。

桑稚愣了下,疑惑地盯着她。

恰好跟她的目光对上。

很快,桑稚就收回视线,完全没有那种她是过来找自己的想法,只觉得莫名。她继续跟部门的朋友聊着天,往校外的一家烤肉店走去。

这个时间点,再加上明天就是周末,店里的人并不少。

部门里有人提前来占了座,桑稚走过去坐下。过了好一会儿,她注意到有一个两人桌被清理干净,而后,坐上去的顾客只有一名。

是姜颖。

再次对上视线。

桑稚犹疑地看着她,在此刻才有了种姜颖是专门过来找她的感觉。

但姜颖来找她干什么。

而且她是怎么知道她在这的。

桑稚想不通,也没再管她,低头喝着杯子里的水。

姜颖似乎只是过来吃饭,也没主动过来找她麻烦。但目光倒是时不时地放在她的身上,带了几分打量,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桑稚干脆跟对面的朋友换了个位置,渐渐地就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吃完晚饭,桑稚起身进了洗手间。她只是想进来洗个手,补个妆,也没别的事情。

没等她走到洗手台前,就顺着镜子看到跟着进来的姜颖。桑稚瞅了她一眼,没说话,挤了点洗手液到手上。

姜颖从包里拿出口红,果然主动出了声:“你是段嘉许的新对象?”

桑稚没吭声。

“也是,大学生可真容易骗。”姜颖笑着说,“刚好在这碰上你了,我就提醒你一句,他之前可相亲了几百次,你知道为什么都相不上吗?”

桑稚面无表情道:“不是刚好,你就是主动来找我说这些话的。”

“我这不是不想看你这么一个小姑娘误入歧途吗?”姜颖语气很平静,“你知道他有个现在还躺在医院的植物人爸爸吗?”

桑稚手上的动作停住。

“看来他根本没跟你提过啊,”注意到她的反应,姜颖的唇角勾了起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他爸爸还是个酒驾撞死人的畜生。”

“……”

“一年要给将近十万的医疗费养着个畜生,”姜颖说,“哪家的姑娘那么有钱能跟他熬,连房子都没有。”

桑稚这才抬了头,完全没被这话影响到,理所当然道:“我有钱啊。”

“……”显然不敢相信她会有这反应,姜颖的表情瞬间变得不太好看,“他爸爸撞死人了,是杀人犯,你没听见吗?”

桑稚语速慢吞吞的:“那我难不成是要嫁给他爸?”

“……”

桑稚不想再跟她呆在一块,连补妆的心情都没有,抽了张纸就往外走。

姜颖没再能维持表面的平静,猛地把手上的口红砸到她的身上:“你听不懂人话?你脑子有问题?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听不懂?”

口红体积小,砸到身上并不疼。

但瞬间点燃了桑稚的火气。

桑稚的眼一垂,盯着地上滚动着的口红,又抬眼看向她。她冷笑一声,把身上的包扯下,用力扔到姜颖的脸上。她活动了下脖子,语气极为不客气:“谁惯的你一身臭毛病。”

“……”

姜颖被砸的往后退了一步,沉默几秒后,反而笑了:“你说谁惯的?”

“……”

“段嘉许啊。”

僵持片刻。

桑稚的眼珠子黝黑,直直地盯着她:“阿姨,你要真被惯着,你今天还用过来找我?”

“……”

“有这闲工夫来干这种事情,”桑稚把地上的包捡起来,语气刻薄道,“还不如花点时间在保养上面,不然你跟段嘉许站一块,我还以为你是他妈妈的朋友呢。”

说完她便出了厕所。

姜颖来了火,立刻跟着她出来。她抓住桑稚的胳膊,抬起手,气得直抖。

恰好梁俊也过来上厕所。见到这个状况,他愣了下,立刻拽住桑稚的手,护到自己身后,怒喝道:“你干什么呢?!”

“……”

姜颖没吭声,死死盯着桑稚,没多久便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梁俊问了几句,桑稚含糊地编了几个理由。她也回到位置上,心不在焉地看了眼手机,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姜颖刚刚说的话。

结束这场之后,部门里的人决定到附近的一家清吧玩游戏。

桑稚没有意见,跟着一块过去。但她没法集中精神,莫名回想起了,段嘉许到她家住的那个晚上,他一个人在阳台处抽烟的画面。

想起了他的那句:“小桑稚以后赚的钱,要给自己买好看的裙子穿。”

想起了他大学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的兼职。

想起了他生病了不去医院,逢年过节都一个人过的事情。

想起了他最近的生活,过得似乎明朗了起来。

想起了他弯着眼,纵容般的,笑着对她说:“别的小姑娘有的,我们只只也得有。”

一直过不去的那关,在此刻像是豁然开朗了起来。桑稚瞬间脑热,忽地起身,跟其他人道了别:“我有点事,我先走了。”

到段嘉许家楼下的时候,恰好有人开了楼下的大门。

桑稚跟着进去,脑子一片空白,进了电梯,上到段嘉许家的楼层,然后站定在他家门口。她吐了口气,按响了门铃。

门很快就被打开。

段嘉许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淌着水,身上发着极为浓郁的薄荷香气。他的表情有些愣,似乎完全没想到这个点她会过来。

盯着她的表情,段嘉许弯下腰,迟疑地问:“怎么过来了?”

桑稚也盯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像是冲动,又像是忍了很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异常直白地冒出了句:“你能一直喜欢我吗?”

反正,本来就是我先喜欢你的。

本来也是我更喜欢你。

所以我想一直陪着你。

就算你以后,真的不喜欢我了。

我也好像并不吃亏。

段嘉许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甚至有种自己睡着了做了个梦的感觉。他垂下眼,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能。”

桑稚吸了吸鼻子:“那就——”

“等会儿,”段嘉许笑了,“你干嘛呢。”

没等桑稚再说话,段嘉许就已经扯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进了房子里:“先进来。”

“……”

“跟我说说,”段嘉许耐心道,“怎么了?”

“就是觉得今天合适。”桑稚低声说,“所以不想等了。”

段嘉许的呼吸停了下,这才意识到她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喝酒了?”

桑稚:“没有。”

段嘉许:“同意跟我在一起?”

“嗯。”

沉默几秒。

段嘉许突然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往上抬。他的眼眸深邃,盯着她清澈又紧张的眼,喉结上下滚了滚,再次确认:“想好了?”

桑稚没别开视线,也盯着他,又嗯了声。

终于得到的肯定答案。

近在咫尺的距离,不断升温的暧昧气氛,像是梦境一样的场景。段嘉许的眸色暗了下来,盯着她的唇,忽地开口,哑声道:“张嘴。”

桑稚没反应过来,啊了声,嘴唇顺势张开。

下一刻,他的声音落下。

伴随着极其热烈,又温热的触感。

“哥哥教你怎么接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54章 藏不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2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3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4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5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