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25章 偷偷

第25章 偷偷

所属书籍: 偷偷藏不住

客厅的沙发呈“l”型,前面摆着一张透明的茶几。段嘉许和桑延并排坐在一起,中间隔着两个人的距离。

剩一端的位置空着。

桑稚刚刚下意识就坐到那处,恰好在段嘉许的旁边。

此时因为这突发的情况,桑稚的脑袋一片空白。她甚至忘了要把手机收起来,方向还对着段嘉许,神情不安又紧张。

瞥见她的模样,桑延把游戏手柄扔到一旁,皱着眉问:“小鬼,你拍什么呢。”

桑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讷讷抬头。

注意到手机对准的方向,段嘉许的眉眼一扬,嘴角随之弯了起来。随后,他的身子稍稍向前倾,往桑稚的方向凑近了些,饶有兴致道:“嗯?拍我啊?”

桑稚往后一缩,立刻把手机屏幕扣到抱枕上挡住:“没、没。”

“没吗?”

“……”

“为什么拍哥哥?”段嘉许拖着腔调,话里带了几声笑,“哥哥这么好看吗?”

听到这话,桑延立刻嗤了声:“你能不能要点脸。”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侧头看向桑稚:“你不会是想拍照告——”

没等他说话,桑稚猛地站了起来,目光没往他们两个身上看,语速极快地说着:“我跟同学说我有个长得很帅的哥哥。”

桑延声音一停。

她的脸颊有些红,边说边往卧室的方向挪。似乎是真想不到别的理由了,憋了半天又憋了一句:“——但我不好意思把你的照片给他们看。”

桑延:“……”

说完,桑稚便立刻跑回了房间,留下一片沉寂。

客厅瞬间安静下来,静到莫名显得尴尬。两个男人各坐一端,脸上的表情天差地别,情绪上有很鲜明的对比。

半晌后,桑延转头看段嘉许,唇线拉直,脸上渐渐失了表情,心口处一团郁气涌上:“我还以为她是要拍照跟我爸妈告状。”

段嘉许收敛了唇角的弧度,故作平静地嗯了一声。

像是又回想了一遍桑稚的话,桑延慢慢吐了口气,想按捺住脾气,火气却依然一点就燃:“这他妈还不如告状呢。”

“……”

又安静几秒。

“操。”桑延忍不了了,忽地站了起身,“你先在这等着。”

下一秒,段嘉许跟着他也站了起来,行为上有拦住他的意思。他的下巴微敛,低笑了声:“兄弟,这事儿就别跟小孩计较了吧?”

桑延:“?”

段嘉许:“小孩不懂事,没必要。”

桑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个年纪的小朋友,”段嘉许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停了几秒,似是在忍笑,“确实会有点要面子,你也理解一下她?”

要、面、子。

理、解、一、下。

“……”

桑延的眉心跳了下:“我理解你妈。”

桑稚在自己房间呆了几分钟,蹲在门边听外头的动静。她隐隐能听见桑延和段嘉许在说着什么话,可因为距离不近,她也听不太清。

她思考了下刚刚自己说的那个借口。

似乎还是非常合理的。

又等了一会儿。

桑稚百无聊赖地翻出刚刚的“战利品”。

像素并不清晰。从桑稚拍摄的角度,只能看清段嘉许的侧脸,立体分明,却又显得柔和。他的唇角稍弯,心情看上去不错。

桑稚顿时觉得,刚刚的一切都值得了。

她忍不住笑起来,指腹在屏幕上触碰了下,又飞速地收回。

桑稚又看了好几眼,突然摁灭屏幕,抱着手机蹬了瞪脚。她勉强平复着心情,装作根本不在意的样子,爬起来照了照镜子。

觉得毫无破绽的时候,桑稚轻咳了两声,把手机藏到枕头下。她悄悄拉开门,往外头扫了一眼。而后迅速地跑到桑延的房间里,到书桌前坐下。

桑稚翻开物理练习册,很刻意地开始给自己找事情做。

注意力却全部放在客厅那边。

没多久,有个人走了进来。

桑稚没抬头,却也能猜到是段嘉许。她挠了挠头,假装在做题。

段嘉许在她旁边坐下,单手支着侧脸,瞥了眼她正在做的练习册:“小孩,把你的期末考试试卷给我看看。”

桑稚哦了下,从物理书里翻出试卷,放到他的面前。她又看回原来的题目,笔尖很快停下。她犹豫着,很小声地问:“哥哥,你能不能别那样喊我了。”

闻言,段嘉许抬眸,似是没懂她的话:“嗯?”

桑稚瞅他,没搭腔。

段嘉许反应过来:“小孩?”

桑稚收回视线,默不作声地点头。

段嘉许:“不喜欢哥哥这么喊?”

“也不是。”桑稚咕哝着,“就是,我也不是小孩了嘛。”

“不是小孩了吗?”段嘉许觉得好笑,“那你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了?”

“……”

桑稚抿了抿唇,没理他。

段嘉许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也不太在意:“哥哥这不是叫习惯了。”

桑稚的立场很坚决:“那你得改改这个习惯。”

“行吧,那怎么喊?”他的的尾音打了个转,“小桑稚?”

桑稚动了动唇,有些不满。

就不能去掉这个“小”字吗?

怎样都要强调她小。

算了。

桑稚决定忍。

反正至少比原来的好。

她没跟他计较,勉为其难地点头。

听她这么一提,段嘉许回忆了下第一次见她时的模样,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好像是长高了些。”

桑稚一本正经地说:“还会长的。”

“嗯。”段嘉许语气吊儿郎当的,听起来不太正经,“到时候长得比哥哥还高,来保护哥哥。”

“……”桑稚想象了下那个画面,嘀咕道,“那也不用那么高。”

段嘉许只是笑,继续看她的试卷:“小孩,你这上课没听过课吧?”

刚刚才说好的,现在又这么叫。

桑稚当没听见。

段嘉许懒懒道:“听见哥哥的话没有?”

桑稚觉得憋屈,但还是不敢再当没听见,凑过去为自己辩解:“听过,就是听不懂。”

“这题物态变化怎么还选错了?”

“哦。”桑稚指了指,“我写太快了,我本来想选a的。”

段嘉许似笑非笑道:“这题选b。”

“……”

两人的目光撞上。

桑稚觉得有点没面子,又觉得自己不能没了气势,干脆理直气壮道:“反正我就是不懂。我听了课的,我就是太蠢了,听也听不懂。”

“之前哥哥让你好好听课。”段嘉许说,“忘了?”

“那都多久前的事情了……”

“那还要哥哥每天提醒你一次?”

桑稚迟疑了两秒,温吞道:“也行。”

“……”段嘉许又气又好笑,“把课本拿过来。”

家教的时间定了每天两小时,一周三次。

本来说好是九点准时开始的,十一点准时结束。结果桑稚睡到了十点,再加上她洗漱和吃早饭的时间,两人到十一点才正式开始补习。

中途又休息了一小时吃午饭。

段嘉许似乎也不忙,时间到了依然在旁边看着她做题。等她做完了,他才拿过一一检查,边漫不经心提起了今早的事情:“你不想找家教?”

桑稚模棱两可地说:“不想学习。”

“你这年龄,”段嘉许轻笑道,“除了学习还想做什么?”

桑稚一噎,鼓了下腮帮子:“你不懂。”

段嘉许指着错题,让她再看几遍,而后道:“行,哥哥不懂。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也能去做,但得抽课余时间,至少别耽误了学习。”

桑稚:“我知道。”

“自己回去再消化一下。”段嘉许合上课本,“今天就到这了。”

桑稚点头。

课程一结束,段嘉许又往椅背靠。很快,他的眼睑动了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拉长尾音道:“小孩——”

“……”

他是有多习惯这样喊?

就这么改不了吗?

桑稚正想指责。

又听到他说:“听说,你觉得哥哥长得帅啊?”

“……”

她瞬间把嘴里的话憋了回去。

段嘉许慢慢凑近她,气息悠长地呵笑一声:“刚刚拍的什么样,给哥哥看看。”

桑稚不想给他看,此时极其庆幸自己没把手机带过来。她装模作样地摸了摸口袋,平静道:“手机在房间。”

结果。

段嘉许很自然地说:“去拿过来。”

“……”桑稚硬着头皮说,“我不要。”

“不拍多几张?”段嘉许支着侧脸,声音里带了几分调侃,“小桑稚想怎么拍,哥哥都配合你。然后挑张最好看的给你的小朋友们看,给我们小桑稚争争脸。”

桑稚不自在道:“……不用了。”

“这样啊——”他似乎还觉得有些遗憾,“那可惜了。”

“……”

“不再考虑一下?”段嘉许笑,“小孩,你不觉得浪费啊?”

桑稚被他逗得有些恼,没应,跳下椅子,默默抱起自己的东西回到房间里。她把东西收拾好,盯着枕头的方向,沉默无言。

也许是被洗脑了。

在这一刻,在桑稚恼羞成怒地情况下,她居然真的觉得非常的可惜。

甚至还有了反悔的冲动。

之后,桑稚没听到段嘉许离开的动静。

听着外头的声音,段嘉许和桑延好像是又玩起了游戏,只不过是把战场挪到了桑延的房间。桑稚有些郁闷,但其实就算桑延不在,她也拉不下脸再提起这个事情。

桑稚翻了翻手机里的那张照片,觉得只有这张好像也足够了。

她不再贪心。

桑稚有点想过去,又觉得自己没理由过去打扰他们。

突然想起平时有客人来,黎萍都会切点水果招呼。桑稚没想着指望桑延,又觉得不能亏待了段嘉许,她犹豫着走出房间,到厨房打开冰箱,抱了个西瓜出来。

把西瓜放到流理台上,桑稚拿起水果刀,有点无从下手。她挠了挠头,干脆拿了个托盘,把西瓜和水果刀都放了上去。

随后费劲地搬起来,走进了桑延的房间。

注意到动静,桑延和段嘉许的视线下意识挪了过去。

段嘉许:“……”

桑延:“……”

桑稚把西瓜放到他俩旁边,自以为很体贴地说:“我给你们送水果吃。”

“……”桑延的额角一跳,“你想吃直接喊,我出去给你切,不用这么费劲。”

段嘉许坐在沙发上,看着桑稚的行为,不由得笑起来。

被歪曲了目的,桑稚很不高兴:“我没想吃,我就是给你们送的。”

桑延:“直接搬一整颗西瓜进来?”

“……”桑稚没了底气,“那我不会切嘛。”

桑延盯着她看了好几秒,忽地爬了起来,把托盘又搬了起来,往厨房的方向走:“服了,我这游戏才玩了多久?又得伺候你。”

“……”

被骂了,桑稚也觉得不痛快,但也不敢顶嘴。

下一刻,段嘉许朝她招了招手,指着桑延的那个游戏手柄说:“来陪哥哥玩游戏。”

桑稚磨蹭地走过去,坐到桑延的位置上。

他们玩的是《拳皇》,桑稚虽然不怎么爱玩,但以前也经常跟桑延一块玩,玩的也算不错。她有点没法集中精神,乱按着手柄上的钮,也没认真打。

不一会儿,她游戏里的人物就没了大半条血。

段嘉许停下了动作,问:“会玩吗?”

桑稚点头:“会。”

“那是不喜欢玩这个?”

“嗯。”

段嘉许松开手柄,指了指前面的游戏卡带,散漫道:“自己去换一个喜欢的。”

“哦。”桑稚翻了翻,换了个超级玛丽,“玩这个。”

“行。”

没多久,桑延拿了盘西瓜进来。他不知道是收到了谁的短信,边看着手机边说:“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桑稚:“你干嘛去。”

“你这小鬼管得宽。”桑延晃了晃手机,“吃你的西瓜去吧。”

随后,他从抽屉里拿上钱包,正想往外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段嘉许这么一号人物:“诶,你跟我一块走还是继续呆着?”

段嘉许的目光还放在屏幕上:“再晚点吧。我一会儿还有兼职,直接从这过去。”

“行。”桑延说,“你走之前我估计也回来了。”

很快,房子里莫名就剩他们两个人。

这一轮是段嘉许先玩,桑稚有些无聊,便开始扯着话题:“哥哥,你知道我哥干嘛去了吗?”

“嗯?”段嘉许毫无正形地说,“可能想在情人节之前脱单吧。”

“……”

桑稚突然想起,今年的情人节刚好就是大年初一。

距离现在也没几天了。

她扭头看向段嘉许,想到他这么招桃花的性格和模样,便状似无意地问:“那你呢?”

段嘉许:“嗯?”

桑稚沉默几秒,莫名屏住了呼吸:“哥哥,你打算谈恋爱吗?”

段嘉许的眼尾一扬:“我啊。”

“……”

“看情况吧。”他笑。

桑稚突然想到他之前说的,毕业之后要回家里那边工作,再联系起他现在的话。她的胸口像是被块大石压着,堵得慌,又觉得极为无能为力。

恰好轮到她了,桑稚便当做过了这个话题,安静地玩着游戏。

在此安静之中。

桑稚突然有了个极为自私的念头。

觉得这个年龄说出来,还能被他当做是童言无忌,当成是一个笑话对待。等她再长大一些,她应该就不可能再开这个口了。

只有现在,才适合开口。

盯着屏幕,桑稚的心跳如打鼓,她紧张地舔了舔唇角,鼓起勇气问:“哥哥,你能不谈恋爱吗?”

段嘉许一顿,侧头看她,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你别谈恋爱了吧。”桑稚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像是理所当然那样,“好好学习比较好。”

段嘉许盯着她看了好半晌,似乎是觉得荒唐,反而笑出了声:“小孩,讲讲道理。你怎么不叫你哥别谈恋爱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25章 偷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3白色橄榄树作者:玖月晞 4云中歌1 5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