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27章 偷偷

第27章 偷偷

所属书籍: 偷偷藏不住

这什么话?

她现在才初二,等到高三毕业,还有四年半。她本来还打算中途找个暑假,编造一个跟朋友出去玩的借口,过去那边找他玩。

但他这么一说,不就让她连想借口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桑稚有些憋屈:“你这不是恐吓吗?”

“恐吓?”段嘉许侧头,懒懒道,“也可以这么说。”

“……”

“小孩,不是你说的吗?”他把练习册推到她的面前,指尖在上边轻点,并将她之前说的话原封奉还,“好好学习比较好。”

“……”

这事情还是没有因此而告一段落。

虽说桑稚是主动坦白了她“网恋”的这个事情,并非常认真地询问了父母的意见——她能不能趁着这个寒假去那个城市找她的“网恋对象”。

看似十分尊重他们。

却也因她这般的理直气壮,让桑家父母更加来气。

桑稚的这个想法,对于他们来说,比她从前做的那些“跟同学打架”、“上课不听讲”、“破坏课堂纪律”的事情,还要出格成百上千倍。

也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性。

尽管桑稚已经跟他们承诺了,不会再跟这个“网恋对象”联系,但桑荣还是让桑延改了家里电脑的密码,并没收了桑稚的手机。

还让桑延好好看着她,别让她乱出门。

所以在新年到来之前,桑稚的日子过的像是活在监狱里一样。每天除了家人,就只能见到每隔两天来“探监”一次的段嘉许。

段嘉许没再提她网恋的事情。做正事的时候,他总是格外认真,不会跟她提别的事情。直到空闲时间,才偶尔说几句话来逗逗她。

怕再会露出马脚,桑稚没再像从前那样,会去主动过问他的事情。

她只知道,段嘉许每天要做的事情好像不太稳定,但似乎也没从前那般忙碌。有时候帮她补完课,之后就没了别的事情。

依然会呆在桑延的房间里。

而除了补习的时候,桑稚也基本不会进去打扰他们。有时候,黎萍会让她进去送点水果和零食,桑稚就能借此看到,段嘉许的很多别的模样。

偶尔他是在抽烟,但在看到她的那一瞬,他会将烟头摁灭,然后对她笑,跟她说:“小桑稚。捂好鼻子,然后快点出去。”

偶尔他是在打游戏,亦或者是睡觉,却也能瞬间察觉到门开的动静,然后漫不经心地抬起眼。见她往桌面上放了一盘水果,他的神色困倦,也不忘要逗着她玩:“小孩,你怎么回事啊?”

也不忘,要笑得像个妖孽一样。

“一见到哥哥就脸红。”

一个变化多端的男人。

多数时间是玩世不恭而又毫无正形的,但却又细心而又温柔到了极致。看似处处留情,可实际上又会跟人却会保持着一道跨越不过的距离。

是她在极为不适合的年龄,

遇上的,她觉得不管在什么年龄,都一定会喜欢上的男人。

是她在青春期时,

遇见的一个,不想让任何人发现的宝藏。

除夕的前一天,桑稚结束了她寒假里的最后一次补习。想到之后的一段时间不会再见到他,她收拾东西的动作慢吞吞的,边听着给她嘱咐着话。

“以后上课好好听,有不会的可以来老师,或者问你哥,再不然问我也行。”段嘉许想了想,“不会的内容,你可以拍照了发给哥哥,哥哥看到了就回你。”

桑稚点头。

段嘉许:“开学有考试吗?”

桑稚:“有。”

“考完之后把成绩告诉哥哥。”段嘉许说,“最好考高一点,让哥哥有点成就感。”

“哦。”

“行了,自己去玩吧。”

桑稚拿上自己的东西,走到门边时,她又忍不住回了头,鼓起勇气喊他:“哥哥。”

段嘉许抬头:“怎么了?”

桑稚犹豫着说:“你明天要不要在我家吃饭?”

“明天?”段嘉许挑眉,“不了吧。”

桑稚瞅他,慢慢地嗯了声。

“哥哥留在学校,就是为了学校新年发的那两百块钱的红包。”段嘉许轻笑着说,“你这么一提,哥哥坚持了那么久不是白费功夫吗?”

沉默几秒,桑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点头,拧开门把回了房间。

桑稚把东西放到书桌上,拉开抽屉翻了翻,找到个去年收到的红包。里头的钱已经被拿了出来,空荡荡的。

新年还没到,桑稚也没什么钱。

想到这,她回头看了眼被她放在床头柜上的存钱罐。这个存钱罐只有上面的小口,如果要拿钱,只能整个砸掉。

但桑稚又觉得给他这样一个红包好像也挺奇怪的。

她考虑半天,最终只往里边塞了一颗糖。

然后抽了一张星星纸,一笔一划地往上面写了七个字。

——嘉许哥新年快乐。

折成星星,也塞进了红包里。

做完这一系列事情,桑稚悄悄打开房门,能听到桑延和段嘉许在客厅说话的声音。她眨了眨眼,蹑手蹑脚地跑到桑延的房间里。

瞥见段嘉许放在书桌上的书包,桑稚拉开拉链,也没往里边看,只是小心翼翼地红包塞了进去。

虽然看上去确实是有些寒酸。

但这样的话。

他今年在这边呆着,就能收到两个红包了。

除夕当晚,吃完年夜饭之后,桑荣才把桑稚的手机还回给她。一家人坐在客厅看春晚,桑稚不太感兴趣,便打开手机看了眼。

在一堆群发短信里,找到了段嘉许发来的消息。

——祝小桑稚天天开心,考上理想的高中和大学。新年快乐。还有,谢谢小桑稚给哥哥送的红包。

桑稚斟酌了半天,想问问他学校的年夜饭好不好吃,想问问他学校的人多不多,想问问他会不会有一点觉得孤独。

想问问他,要不要还是来这边一起过年。

可她什么也没问。

桑稚吐了口气,把所有的字删掉,重新输入。

——谢谢哥哥,哥哥新年快乐。

春节过没几天,寒假随之结束。

开学的那场考试,桑稚考到了年级第三,物理也十分不可思议的考到了九十分。她把成绩条拍了下来,发了条彩信给段嘉许。

隔天早上,桑稚才收到段嘉许的回复。

——小桑稚真厉害,哥哥过两天给你奖励。

因为这个短信,桑稚期待了两天。但收到奖励的时候,却发现并不是段嘉许本人亲自送给她,而是他托桑延给她带过来。

加起来有三份。

一份奖励,一份补送的新年礼物,一份提前送的生日礼物。

一盒彩色铅笔,一包糖,一个粉色的兔子布偶。

好像是真的把她当成了妹妹。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桑稚也很少再见到他。

桑稚偷偷找了家照相馆。她连被陌生人发现心思的胆子都没有,特意跟老板说要洗手机里的十几张照片,要的也只不过是她在寒假的时候,偷拍段嘉许的那张照片。

她把照片偷偷放进了自己的宝物盒里。

偶尔,桑稚能从桑延的口中得知,段嘉许大三下学期的课都提前修完了,在四月份回了宜荷,似乎是在那边找了份工作。

跟她隔了将近两千公里的距离。

她这辈子都还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

五月份的某一天。

语文老师在课上布置了一个作文,题目是——我的梦想。

桑稚思考了下,慢吞吞地在作文纸上写了几行字,很快又撕掉,塞进了抽屉里。乱糟糟的抽屉里,小姑娘的字迹青涩,却又清晰明了——

我的梦想:

1.考上宜荷大学。

2.段嘉许。

因为各种手续和毕业论文的事情,段嘉许在中途回过几次学校,但也来去匆匆。在期间,桑稚有见过他几面,但也都格外仓促。

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仍是那副不太正经的样子,说话也拖腔带调的,依然会逗着她玩,态度一如既往。

两人一整年的交集少得可怜。

在一些重大节日时,桑稚也会收到段嘉许的短信和礼物。在闲暇时候,他也会发短信问问她的学习状况。也让她觉得,自己并没有被遗忘。

真正跟段嘉许再有不仓促的见面,已经是隔年六月,他回学校拍毕业照的时候。

桑稚是被父母一起带过去的。

一到那,桑稚就能看到穿着学士服的桑延,以及许久未见的段嘉许。他站在阳光下,身姿挺拔高大,侧头在听陈骏文说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除了头发短了些,好像跟从前没有什么不同。

见状,桑稚莫名有些紧张。

她手上抱着一束要送给桑延的花,默默地跟在桑荣和黎萍的后面,也没主动过去跟他说话。

现场的人并不少,除了应届毕业生,还有不少来参加他们毕业典礼的亲朋好友。周围吵吵闹闹的,几百个人的声音覆盖在一起。

桑稚听不清父母在跟桑延说什么,热得脑袋有些发昏。但注意力却老是往段嘉许的方向挪,心脏也跳得快,扑通扑通地响。

很快,桑稚用余光注意到段嘉许走了过来,朝桑荣和黎萍问了声好。他们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她也没太听清。

没多久,段嘉许撇头看向桑稚,眉眼稍抬:“小桑稚。”

桑稚这才抬了头:“哥哥。”

“你有没有良心啊?”段嘉许笑了,“这么久不见哥哥,也不知道过来跟哥哥打声招呼?”

桑稚不知道该说什么,嘀咕着:“我以为你把我忘了。”

“嗯?这话你也说得出来。”段嘉许觉得好笑又不可思议,“你生日我没给你送礼物啊?儿童节我没给你送礼物?你当那是天上掉下来的?”

“……”桑稚瞅他,“那不是我哥拿给我的吗?”

“我让你哥拿给你的。”段嘉许还想说点什么,突然注意到她的身高,“小桑稚好像又长高了?”

桑稚唔了声。

段嘉许:“那明年儿童节不用送了?”

桑稚皱眉:“要送。”

“行,哥哥有钱就送你。”段嘉许思考了下,又问,“是不是要中考了?”

“嗯。”

“能考上一中吗?”

“应该可以。”

旁边有个同学要来跟段嘉许拍照,桑稚识趣地走开了些。拍一张照片的速度很快,没几秒,她又被段嘉许叫了过去。

桑稚犹疑道:“干嘛。”

他指了指相机的方向:“跟哥哥拍个照?”

桑稚顺势看去,而后默不作声地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她看了眼距离,停在了距离他一米远的位置。

“……”段嘉许纳闷道,“哥哥又惹你了?”

桑稚莫名其妙:“没啊。”

“那你站那么远干什么。”段嘉许朝她招了招手,“站过来点,怎么整得像哥哥的仇人一样。”

桑稚只好又挪过去两步,表情有些不自在。

拍完照之后,段嘉许对着帮忙拍照的那个同学说了句“回去之后把照片发给我”。

桑稚站在他旁边。过了一会儿,她犹豫着问:“哥哥,你是不是以后不会再过来南芜了?”

段嘉许抬眼,低笑道:“嗯?舍不得哥哥啊?”

桑稚抿了抿唇,点点头。

似乎没想过她给出的会是肯定的答案,段嘉许愣了下。他低下头,注意到桑稚的表情。随后,他扯了扯唇角,稍稍弯腰与她对视:“哥哥有空就回来找小桑稚玩,行不行?”

桑稚问:“有空是什么时候?”

“那哥哥不清楚。”段嘉许捏了捏她的脸,温和道,“如果哥哥要回来,会提前跟你说的。”

桑稚其实不太相信他的话,觉得这估计只是大人为了哄小孩说出来的谎言。

可她觉得并没什么关系。

他不过来,她也可以过去。

只要想见面,就一定能见到。她是这么想的。

可那时候的桑稚没有想过。

下一次的见面,会是在她成年之前,跟段嘉许的最后一次见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第27章 偷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2对你不止是喜欢作者:陌言川 3长相思作者:桐华 4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