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所属书籍: 流光之城

昨夜热吻的后遗症迟迟地发作了,心失控乱跳,连带着气息也跟着乱作一团。可昨夜的疯狂有夜色掩盖,此刻却是大白天。

“让开点!”冯世真沉着脸低声道。

容嘉上从善如流地坐了起来,理了一下西装大衣的领子。

“这路实在颠得很,先生要坐稳了……”

“稳”字还未说完,车轮胎碾到一块石头,猛地一跃。冯世真抽了一口气,整个人朝容嘉上倒去,准准地跌进了容嘉上张开的手臂里。

容嘉上手臂一拢,将她结结实实地抱住,朝前头喝道:“开慢点!”

“对不起,大少爷。”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容嘉上艳福不浅,道歉的话都带着调侃的笑意。

冯世真这么敏锐的性子,何尝听不出来?她当即恼羞地推容嘉上,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容嘉上抱着她不放,一本正经地说:“这样坐一起,重心稳得多,才不容易跌伤。先生没有学过物理吗?”

冯世真气道:“要想不跌伤,下车走路不是好得多?松手!”

容嘉上悻悻地松开手。

司机赶紧轰了一脚油门,轮子碾过一个大水洼,车身又是猛烈地一颠。冯世真还没来得及坐起来,又跌回了容嘉上的怀中。

“瞧!”容嘉上理直气壮地把她紧抱住,嘴唇贴着她冰凉的耳廓,低声说,“不是我不想放手的。”

冯世真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连围巾下露出来的一小截原本雪白的脖颈也染上了绯色。有保镖坐在前面,她又不敢大力挣扎。可容嘉上不怕她和自己扭劲儿,反而顺势调整了姿势,把她搂得更严实了。

“别动了。”容嘉上嗓音低沉暗哑,“我就抱抱你,以后机会也不多了。”

冯世真像是踏空了一级台阶,心漏跳了一拍。在她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身躯就先已经投降妥协。

车摇摇晃晃地开在空旷的荒野小道上,云层低低地压在头顶,收割过的稻谷伏在田野之中。冯世真依偎在容嘉上温暖的胸膛上,同他一起望着隆冬郊外的景色。手指又不自觉地扣在了一起,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车停在了一个土庙门前。

恰好天放晴了,稀薄的阳光从云层后撒了下来,照在庙宇灰扑扑的砖瓦和斑驳的墙壁上。小庙香火显然不旺,门前十分冷清。庭院里有一个小沙弥在扫地,见了施主躬身行礼。里面有老主持迎了出来。

冯世真每年都来一趟,主持认得她,寒暄过后便引她进去。

偏殿里摆满了一排排的牌位。冯世真熟练地找到了生母的牌位,点了香烛,然后掏出帕子,仔细地擦着牌位上的灰尘。

容嘉上安静地站在一旁,注视着冯世真的一举一动。那牌位十分朴素,写着“妣白氏之神主”几个字。

冯世真蹲了下来,供果盘,点香烛。

容嘉上本以为冯世真是来给冯家祖宗上坟的。可是冯世真却显然只是来祭拜这位白氏族的。他站在旁边看了半晌,忍不住问:“世真,这位前辈是你什么人?”

冯世真有些诧异他会这么问,说:“她是我亲娘。”

容嘉上怎么都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回答,愣了好一下,才继续问:“是你亲娘?那你家那位……”

“是我养父母呀。”冯世真也一脸诧异,“我还以为杨秀成把我的背景调查得清清楚楚,原来你不知道我是被冯家收养的孤女呀。”

“什么?”容嘉上不禁叫了起来,又想起自己正在墓前,急忙朝墓碑鞠了一躬,压低嗓音道,“你的资料里没有写这条。你不是冯家亲生的?”

“不是。”冯世真重新低头点香,低声说,“小时候,我亲娘带我和我弟弟走亲戚,半路遇到……遇到了劫匪。我娘遇害,我弟弟丢了。冯家救了我,把我养大,视我如己出。在我心中,冯家夫妇就是我亲爹娘,大哥就是我亲大哥!”

再亲那也隔肚皮呀!

冯氏夫妇还好。冯世真都知道自己的身世,冯世勋肯定也知道妹妹是收养的。那再回头看冯世勋对妹子狂热的保护欲,容嘉上终于觉得自己之前那股不对劲是从何而来的。原来他早就觉得冯世勋不对劲。原来,他们并不是亲兄妹!

“那你的家人呢?”容嘉上问,“你本来姓什么?”

冯世真摇头,“不记得了。我当时才两三岁,又受了惊吓,只记得自己叫真真,娘姓白,其他全不记得了。恰好冯家夭折的女孩也叫真真,我就顶替了她。”

冯世真就着香烛火苗点燃了纸钱,一张张烧了起来。

容嘉上蹲了下来,帮着她一起烧纸钱。

“冯家居然没有瞒着你的身世。”

“小时候不知道的。”冯世真说:“十来岁的时候,被老家一个多嘴的亲戚说破的。于是我爹娘就全告诉我了,又说我亲娘当初为了让我逃走,替我挡了歹徒的刀,死得很惨。既然我知道身世了,就让我每年回来给我亲娘上香祭拜。”

容嘉上问:“那你没有找过你其他的亲人?”

“找过,找不到。”冯世真说,“我娘死在半途中,行李烧了个精光。我们母子仨又不是本地人,谁都不认识。我爹当初还给镇长塞了些钱,说万一有人来寻我们母子,记得转告一声。可是二十年过去了,从来就没有人来寻过。”

她苦笑着,看着纸钱被火焰吞没,“我已经是命好的了。冯家待我如己出,还送我读了大学。我那弟弟,当初听说不过数月大,应该是被……那个劫匪带走了,现在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容嘉上握住了冯世真被火烤得暖融融的手。

“他会好好活着的,世真。他也许也会遇到好人家,平安长大。他或许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姐姐,但是如果你们见面了,你一定能一眼就把他认出来。”

冯世真朝他温柔地笑了笑。虽然她知道这只是几句太过充满幻想的安慰话,但是她依旧感受到了真切的关怀在里面。

“如果……”冯世真轻声说。

“什么?”容嘉上问。

冯世真苦笑着摇了摇头,在袅袅轻烟中,朝着生母的牌位拜下。

如果……你不是容定坤的儿子,该多好。

出了大殿来,风起云散,明媚的阳光撒满了小小的庭院,天色不刚才还要好了些。

容嘉上拿了钱请主持做斋饭,而后抬头看了看天色,对冯世真说:“饭还要过一会儿才好。我刚才进门前望见后山坡上的腊梅开了,黄灿灿一片怪好看的。不如我们去转转?”

透彻的冬日阳光好似一片打磨光滑的水晶玻璃,容嘉上清俊白皙的面孔隔着这阳光的屏障,浓烈的眉眼有些朦胧,笑容却越发温润,带着温暖的感染力。

冯世真胸臆间因回忆起往事够勾起的郁结随即被他的笑容冲淡了,心又轻飘飘地回了位。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点头一笑。

两人绕过了罗汉殿和僧人居住的屋子,从后门出了寺庙。山路是灰石板铺就的小路,已被杂草掩去大半,上面的青苔被雨水润湿了,踩上去直打滑。

容嘉上侧身走在前面,小心翼翼地牵着冯世真的手,给她带路。

“脚踩草上,不滑。没事,那下面是实的。”

冯世真踩了上去,容嘉上胳膊一使力,就把她拉了上来。惯性让冯世真往容嘉上身上倾去,手肘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年轻男子的肌肉结实而富有弹性,把那撞击真实地反弹了回来,冲得冯世真的心顿时乱了两拍。她脸颊一阵发热,薄薄的红晕自白净的皮肤下泛开,身体里一团热气好一阵翻腾。

昨夜那事的余韵,是不是持续得太久了一点?

两人又往上走了片刻,石板路没了,有的只是几乎没膝盖的枯草和灌木,以及十来二十株腊梅树。迎着风,沐浴着冬阳,是这片荒凉沉积的郊野之中唯一一片明亮鲜活的颜色。

容嘉上也是夸张了。还没有到最冷的气节,树枝上大半都还是含苞的花骨朵,只在枝头向阳处开了一片,黄灿灿、沉甸甸的,在风中轻轻摇曳着。清冽的寒香仿佛就在鼻端,待你想去仔细品味,却又捕捉不到了。

“先生当心被灌木刮破了袜子。”容嘉上叮嘱着,“要不你站这儿别动。你喜欢哪一支,我去给你摘。”

“还是算了。”冯世真说,“大老远带回去,都不成样子了。就留它们在枝头吧。这才开得好看。”

容嘉上笑笑,把手抄回了口袋里。

两人并肩站着,一面是花枝颤颤的腊梅,一边是视野开阔的江南丘陵平原。风似一只调皮的手,把天上的云拨来赶去,大地也随之忽明忽暗。

而风就自这空旷的田野里吹来,掠过树梢和枝桠,拂过两人并肩的身躯,再飞向青空之下茫茫的远方。

冯世真忽然说:“我在大学里的时候,看过一本地质学的书,说咱们站的这块地方,在亿万年以前,是一片汪洋大海。不知道再过亿万年,这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也许又变成海了。”容嘉上说,“也许将来的人都住在高高的山上,四面被水包围着,出门走一趟亲戚都要划船。”

冯世真被他逗得笑起来,又说:“还有一本说考古的书,记载了许多海底湖里被淹没的城市。那些城市也曾经非常繁华,可惜大水一来,什么都被冲没了。”

“是么?”容嘉上侧头望着冯世真,嘴角挂着俏皮的笑,“要是哪日轮到上海被淹了,我就划着船,带着你逃命。就不知道那时候你还肯不肯跟我走。”

冯世真笑得心酸,“既然到处都淹了,我们俩又能去哪里?”

“逃去天涯海角!”容嘉上朝气蓬勃地一笑,眉眼舒展开来,双目亮如寒星,整张英俊的面孔都在发亮。冯世真的心被那光芒狠狠地刺中,疼痛让她气息翻涌,却又半丝都挪不开目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九十五章
回目录:《流光之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2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3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4偏偏宠爱作者:藤萝为枝 5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