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三章

所属书籍: 流光之城

冯家拿到了金条,当天就换成了钱,存在银行里。冯世真回了家就闭门不出,冯太太出门买菜都是只身一人。

“冯医生说,他要陪妹妹回乡下扫墓。”

帮容嘉上打听消息的是冯世勋的小秘书。这女孩子同容嘉上也不过一面之缘,芳心暗许,容嘉上略一暗示,就替他做了内应,通过冯世勋打听各种冯家消息。

女秘书说,“冯医生让我去买两张大后天的火车票,是去嘉兴旁边一个叫白柳的地方,给一位长辈扫墓。”

容嘉上挂了电话沉吟片刻,拨通了红房子医院的一位副院长的电话。

那副院长是英国人,和容定坤是牌友。容家大少爷的面子,总是要卖几分的。

容嘉上彬彬有礼道:“贵院有一名住院医师名叫冯世勋,是我好友。最近他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想感谢他,和朋友们一起给他一个惊喜。可否劳烦阁下给他调一下值班日期?”

洋人院长当是年轻人要开玩笑,笑呵呵地保证绝对没有问题,又问候了容定坤,这才挂了电话。

于是到了第三日,冯世勋值完了夜班,正准备洗个澡,然后去火车站和冯世真汇合的时候,被通知院里有一台大手术,需要他去做副手。

且不说院领导的命令不好违背,这一场大手术又十分关键,还是一位医学泰斗亲自操刀。医院里一群年轻医师都蠢蠢欲动,却只有冯世勋雀屏中选有幸做副手。冯世勋实在舍不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抓耳挠腮了一阵,终于选择了手术,而不是妹妹。

冯世勋进手术室前写了一张便条,向冯世真说明情况,让自己的秘书送去火车站。

小秘书揣着便条出了医院,径直走到路边一辆轿车前。

容嘉上含着浅笑,接过了便条,顺便递给了女孩一个盒子。

“香水!”女孩惊呼,一脸狂喜,“容大少爷,您对我太好了!”

“你喜欢就好。”容嘉上微微一笑,车窗升起,遮住了他清俊的脸。

冯世真提着一个小行李箱,在月台前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冯世勋。掌车吹口哨催促,她只得先上了车。

小包厢是四人座,对面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人身材矮小,脑袋长得像一颗刚从地里拔出来的土豆似的。他太太却颇有几分姿色,浓妆艳抹,年纪更是只得男人的一半大。

夫妻俩都穿着崭新摩登的西装,看得出来经济宽裕。少妇的目光在冯世真清秀的面容和简朴的衣衫上来回转了几圈,不屑而得意地一笑,等冯世真放好行李箱坐下,便热情地同她打招呼。

“原来大妹子也是咱们嘉兴老乡,难怪听着口音熟悉。大妹子一个人出门,家里人也放心呀?”

冯世真客套一笑:“我大哥一会儿就赶过来。”

“哎哟,还是要当心的。”少妇说,“我舅舅家就在白柳,说就算现在这年月,也常有人牙子到处拐人呢。更别提早年世道乱的时候,那边劫道杀人越货的事可多了。”

冯世真的生母就是赶路途中被歹徒杀害的。冯世真心里不好受,侧头往窗外望,纳闷兄长怎么还没来。

火车汽笛鸣了二遍,眼看就要开车了。冯世真有些坐立不安,考虑着要不要下车,先去医院找冯世勋。

“大妹子,”少妇促狭一笑,“我看你这个‘哥哥’怕是不会来了。哎呀,男人都是这样的。承诺你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扭头就把你丢到九霄云外。天寒地冻的,还不如回家去算了……”

这是误会自己是约了情人要私奔了?

冯世真啼笑皆非,“不是的……”

“抱歉,来迟了!”

车厢门哗然拉开,一个高挑的身影夹带着车外的寒气走了进来。男人摘下了帽子,露出一张白皙俊雅的面容来。

冯世真未说出口的话堵塞在了喉咙里。少妇一脸惊艳地瞪大了眼。

“幸好赶上了。”容嘉上朝冯世真温柔微笑,自来熟地挨着她坐下,顺手把纸条递给了她,“冯医生让我转交给你的。”

冯世真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接过纸条。

容嘉上从容地摘下羊皮手套,取下围巾,动作优雅。那少妇着迷地看着她,一副眼珠子都要掉在容嘉上身上的样子。她男人坐在旁边拼命翻白眼,她都当看不到。

汽笛长鸣,车摇了摇,终于启动。

冯世真面无表情地把纸条折了起来,一个字都不同容嘉上说,自顾扭头看窗外的风景。车厢里的气氛一时降到了最低点,像是兑多了水的面一样糊住了每个人的脸。

少妇看在眼里,脑子里已经自行联想出了七八出精彩绝伦的戏。她也不是会看脸色的人,当即就叽叽喳喳地打破了僵局。

“大妹子,那个人不来就算了。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哪里用愁没有好男人欣赏?我看这位先生就很不错呀。哎哟哟,我可再没见过谁生得有您这么好看了。前阵子我还在舞会上见过那个电影明星李明天,他都半点不如您呢!当家的,你看看人家这气派,这衣服的做工……哎哟,这手表可真漂亮!上面镶着的是金刚钻吧?那这可一个就值几千块呢!先生您在何处高就呀?哎呀瞧我,您肯定是位少爷了。不知道府上是……”

容嘉上朝那少妇冷淡地扫去一眼,从钱夹里抽出一张十块的钞票,夹在指间递给那个男人。

“我看到那头还有空包厢,先生可以带着夫人去清静一下。”

那男人早就看不惯自己的太太围着别的男人搔首弄姿的样子了,当即拽过钱,一手提行李,一手扯着老婆,匆匆而去。那少妇的抱怨声一路远去,直到容嘉上再度把包厢门合上,隔绝了外面的杂音。

车厢里只剩两个人,和一片尴尬的沉默。

冯世真起身,挪到了对面,靠着窗坐着,偏着头望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景色。

天色晴好,冬日稀薄的阳光透过车窗照着她苍白清秀的面容上,让她一双眼就像秋日的湖水一样澄清而寂静。

“你瘦了。”容嘉上忽然说,“这阵子没有休息好吗?”

冯世真没有说话。她决绝的侧脸和紧抿着的唇,都向另外一个人传达着她拒绝交谈的决心。

容嘉上脉脉地凝视着她,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多相处一会儿。你不肯见我,那我就来见你。”

冯世真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像是有人在她胸口轻捶了一下似的。

“就让我陪陪你,像一个朋友。横竖你现在身边也没有别人。”容嘉上轻柔地哀求着,是一个无奈的男人,在哀求一个狠心的女人。

“我每天都试着少喜欢你一分,也许过阵子就不这样缠着你了。你就拿出当初驯服我的耐心来,容忍我这一阵子吧。我会恪守礼法,不做让你不喜欢的事。”

冯世真清澄的眸子闪动着薄薄的水光,终于把视线投向了对面的男人。

容嘉上朝她笑得清澈而坦然,“让我们营造一点最后的、美好的记忆。我只是希望,在你日后想起我的时候,不全是恨。”

冯世真嘴唇翕动,说:“我不恨你,嘉上。”

“那更好。”容嘉上拢着她的双手,热情地吻了吻冰凉的指尖,“让我们都暂时把那件事锁在箱子里。你要我做学生也好,做朋友也好,哪怕给你做个跟班跑腿,我都愿意。世真,我只求你这几天。你可怜可怜我,好吗?”

面孔是一扇上了锁的门,强硬地封住了七情六欲,可总有那么一丝一缕的情愫,萦萦绕绕地钻了出来,像是从岩石缝里开出了花一般,给阴郁冷寂增添了一抹珍贵的颜色。

冯世真什么都没有说,她默许了容嘉上的请求。

火车鸣着笛,载着他们穿过深冬荒芜的郊野,一路驶向远方。

容嘉上说了会规矩,就真的拿出了绅士风度,待冯世真彬彬有礼,殷情得恰到好处。

容嘉上虽然是在军校长大,没有怎么受过上海教会学校的绅士教育,可只要他有意奉承什么人,却能做得无微不至。他向掌车的要了茶杯,用开水烫了,就有手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送上来了一壶刚煮好的咖啡,还有一大盘子拼盘西点。

“进出口公司那边新送来的巴西咖啡,世真你尝尝?”

冯世真早起来赶车,没怎么用早点,正好饿了。她也不拿乔,大大方方地吃喝起来。

“那笔钱,你打算用来做什么?”容嘉上问。

冯世真说:“先买一处房子,安置父母,剩余的,做聘礼,给我大哥找个媳妇儿。再有剩的,就是我的嫁妆了。”

“就这些?”容嘉上有点失望。

冯世真笑道:“普通老百姓过日子,不过就是衣食住行,婚嫁丧娶,还能有什么新鲜事。”

“比如你可以出国留学。”容嘉上说。

冯世真一愣,笑道:“老大不小了,早不做留洋梦了。要想学知识,在哪里不能学?”

“你不应该被埋没。”容嘉上认真地说,“你远远不止做一个普通的老师。”

“谁说我只能做普通的老师?”冯世真瞪他,“听着,大少爷,你也就罢了,算我倒霉。我会教出最惊才绝艳的学生来的,你且看着就是。”

容嘉上忍俊不禁,举起咖啡杯,“那我祝冯先生得偿所愿,桃李满天下。”

他们俩漫天闲聊着用完了早餐,等到手下把餐盘撤去后,容嘉上掏出了一副扑克牌,放在了桌子上。

冯世真不禁挑眉一笑,露出促狭之意。

容嘉上说:“你教了我那么多知识,其实我最想学的,你还没有教给我。我专门去打听过,你果真是金陵女子大学桥牌社的顶梁柱,现在学校里面都还流传着你的大杀四方的光辉事迹。在下有意请教,还请冯先生不吝赐教!”

容嘉上笑眯眯地抱拳作揖,一脸讨巧卖乖的笑容。

冯世真轻呵了一声,“这可是师门绝学。你这半路出家的弟子,是不够格学这功夫的。”

“资历尚浅,但是脑子够用呀。”容嘉上厚着脸皮道,“都说有教无类,又说因材施教。碰到我这样的天才,先生不该倾囊相授才对么?”

冯世真翻了一个白眼,抽出了纸牌,纤细手指灵活地把牌洗了两遍,掼在桌子上。

“来吧。只教你这一回!将来出去不准报我的名号!”

火车抵达白柳镇的时候,空中又飘起了细雨。天是带着灰的蛋壳青,雨丝如牛毛,寒气逼人。

冯世真自温暖的车厢踏上月台,冷空气灌进肺里,不禁打了一个喷嚏。

一把大伞就在头顶张开,遮住了细雨,也遮去了一片天光。容嘉上风度翩翩地撑着伞,把胳膊朝冯世真偏了偏。

“你从哪儿变出来的伞?”冯世真纳闷,习惯性地挽住了他的手。明明看着他空着手下车的呀。

“我会变魔术呗。”容嘉上笑嘻嘻。

白柳镇虽又小又破,可车站外总有三两个招揽生意的黄包车夫。容嘉上却不理他们,带着冯世真走到路口。一辆在这样的小地方难得一见的漂亮的小汽车开了过来。开车的司机正是容嘉上最常用的保镖,副驾上则坐着另外一个保镖。

“白龙鱼服,乾隆下江南呀。”冯世真感叹。

“快进去,里面暖和些。”容嘉上把冯世真送进车后座,挨着她坐好。

“大少爷,接下来去哪儿?”司机问。

容嘉上朝冯世真看。

冯世真说:“桥头有一家东风来客栈,我每次都歇那里。”

“那就去东风来。”容嘉上吩咐。

东风来客栈是一处三层楼的房子,在白柳镇这小地方,已是相当气派的建筑了。房子有些年岁了,又是木质建筑,人走在里面,地板嘎吱嘎吱地响,一点风吹草动都听得清清楚楚。

容嘉上当然张口就要了两间最好的房间。说是最好的,其实也不过临河,视野开阔些,且房间里有一个狭窄的浴室。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听到隔着一面木板的隔壁,冯世真来回走动时皮鞋踏在地板上的轻轻的咚咚声,还有浴室里的哗哗水声。他的心里痒痒的,就像还在重庆读军校的时候,和同学们一起趴在围墙上远远望着女中学生从河对面的小路上走过时一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九十三章
回目录:《流光之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4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5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